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艳/访提希丰+番外 作者:斐成章

字体:[ ]

 
文案:
艳访提希丰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 ┃ 配角:无 ┃ 其它:黎礁,付舒玦,付舒瑄,谈安郁,何颂,张净杉,唐婉
 
 
  ☆、01
 
  南广县顾家村最近很热闹,人人都知道顾老四家的闺女嫁了个大城市的有钱人。
  那闺女模样好,脾气好,还特别会读书。考上名牌大学后据说直接进了个很了不得的单位。
  还没工作多久呢,就被人老板的儿子给看中了。
  一时间,村里的人都是去道喜的:“老四啊,你家闺女这回是出息咯!”边说着他们还摸一下旁边小孩儿的脑袋:“小屿,你姐姐嫁了个大老板了,你开心吧?”
  被叫做小屿的男孩长得俏皮可爱,他一扭身,就从他们手掌心下跑了出来,然后做了个鬼脸。
  顾老四无奈:“这娃娃被他姐宠坏了。”
  来道喜的人就笑:“看你家小子这灵光劲儿,以后可也不会差。”
  原本,村里的人以为老四家闺女嫁了之后,也会把家里的人接到城里住。不过,除了结婚那几天,顾老四夫妻俩和他家小子走了一趟,其他人就没见过他们再往进城的方向去。
  也有好奇心旺盛的人来打听。
  顾老四对此都是哈哈一笑:“我们去干吗啊?姑娘过得好就好了呗。”
  大家想想也是,这事儿也就到此为止。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才不过短短两年,顾老四家就发生了近乎毁灭性的变故。
  顾家村的人几乎都对那件事印象深刻:先是有外来人进了村子接走了顾老四一家,临走前,顾老四的脸色非常难看。
  而这一走,几乎就走掉了这一家子的命。
  顾老四再也没能回来,顾老四的媳妇儿虽然回了村子,但也没挺过一年。最可怜的是他家那小子,漂漂亮亮的脸硬是被毁了容。
  在顾老四的媳妇儿死后不久,顾家小子就彻底失踪了。
  村里人至始至终都不知道他们一家人进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奇怪顾家那闺女怎么就再也不回村子了。
  事情无解。
  ******
  提希丰是一家酒吧。
  这家酒吧不缺浪漫。
  来这里的人也衣冠楚楚,不缺钱权。
  作为这家酒吧工作刚满一周的菜鸟服务生,黎礁表示压力好大。
  他还在读大学,由于家境原因,需要负责自己的大部分学费以及生活费。
  普通兼职的收入简直少到不忍直视。所以,他应聘来了提希丰。
  托长相的福,黎礁很容易就得到了这份工作。
  提希丰的店主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大叔,胡子拉碴戴个大黑框镜却有个文艺的名字,叫做张净杉。
  张净杉除开平时沉默了点、不着调了点,其他倒没什么缺点。开工资也很大方。这让黎礁很满意。
  混杂着鼓动人心的电子舞曲,黎礁此刻正在吧台边帮客人拿酒。
  张净杉斜着眼看了他一会,开口道:“黎礁啊,我说过很多次了,拿杯子的手别放在杯口。万一你擦了屁股没洗手又去摸杯口,客人岂不是要吃`屎?”
  黎礁听后,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手指挪到细长的杯身,他瞪了一眼张净杉,气呼呼的走远了。
  把托盘稳稳的抱在臂弯,黎礁在包厢门口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就要微笑的敲门。旁边的女服务生顺手帮他将门推开了,还不忘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这位服务生和黎礁一样,也是没来多久的,所以整个人还是单纯可爱。黎礁也对她笑了笑,走进了房间。
  这个房间里的人可是大有来头。听张净杉描述,那就是各个家里都是牛逼上天的。末了还不忘加一句:千万别把人得罪了。
  黎礁那个小心翼翼就别提了。他把酒杯轻轻放好,就要麻利的离开,连眼也没敢乱抬。
  这时,左边沙发上的人突然开口叫住了黎礁,说道:“诶,你等等,走那么快干吗?给我们把酒倒上。”转而扭头冲身边一人嚷着:“你今天给我多喝点,不灌死你我都不跟我爸姓了!”
  一伙人开始瞎乐,几个漂亮的女人还不忘鼓动两句。
  没办法,黎礁只好帮忙倒酒。
  五个空杯被摆了一排,明显就是要灌人。
  他看了一眼即将要喝酒的人:心宽体胖红光满面。看上去就很喝嘛。
  黎礁就乖乖的把酒都倒满了,特满的那种。
  那胖子一看,嘿了一声:“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故意的?”
  黎礁被他说的抖了抖。
  旁人就叫:“别欺负人家小孩子啊,该你喝的!”
  那人倒也不再为难黎礁,举起杯子就一杯杯喝过去。
  黎礁看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正要走。他身侧的一个男人开口道:“你等着,我们还有几轮呢,你就留着来倒酒好了,小费少不了你的。”
  黎礁才来一星期,第一次遇上这情况,又因着张净杉说过别得罪人,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在那等着。
  胖子喝完之后,特别潇洒的把杯子甩到地上,说道:“哥儿几个看着啊,我可是都干完了,接下来到谁了,一个个来。”
  看着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杯子,黎礁想到:这得赔钱吧?
  还没等黎礁再多想想。那胖子继续道:“付少,满着吧?”
  被称作付少的那个人倒是无所谓,笑了一下,示意黎礁倒酒。
  黎礁同样的也默默看了一眼那位付少,灯光下半边侧脸轮廓深邃,眉目英俊。和胖子相比,这位付少感觉不像那么能喝的样子。于是,黎礁就给他少倒了一些。
  胖子立刻不服了:“我说你这小子,看人长得帅,酒也倒的少是吧?”
  “……”黎礁哀怨:喝这么多也没让你的嘴闭上。
  不过没人来找黎礁的麻烦,都去取笑胖子了。倒是那个付少低头看向半跪在地毯上的黎礁,两人的视线相交了一会。
  黎礁就见对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他愣了愣,看到那人慢慢喝了口酒,意有所指的说道:“不错。”
  几轮酒之后,黎礁才被特赦可以走了,他差点没给自己装上一个火箭飞出去。
  接下来的几次送酒,他再也不去那间包厢了,都让那个对自己放电的可爱妹妹进了几趟。
  酒吧凌晨两点关门。
  黎礁眼都快睁不开了,不停打哈欠。
  把尽头处的房间打扫干净后,他算着差不多可以下班了。往楼梯口走去,就看到有人靠站在包厢的门外,壁灯照的他五官有些模糊。
  等到走近了,黎礁才发现是那个“付少”。他从他身边走过,两人的目光又一次对上了。
  黎礁说不上对方的那种眼神:带了点笑意,还有点审视。那人的手指上夹了根烟,没有点燃。
  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大概是那个眼神比较吸引人。黎礁神使鬼差的问了一句:“你要火机吗?”
  对方就挑眉,笑意更深了。
  黎礁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倒不是因为他抽烟,而是职业需要,服务员每人得揣一个。他给他点燃了那根香烟。
  白色烟雾开始升腾。
  那人抽了一口,然后将烟嘴挪开,肩膀前倾,薄唇微张,就这么对着黎礁喷出了一口烟。
  黎礁隔着烟雾又一次看不清他的脸了。
  但即使看不到,也能感觉到赤`裸裸的直视的眼神。
  于是,黎礁很光荣的继续发扬了落跑的好习惯。
  ******
  两点半,酒吧终于彻底空了。
  舍得从休息间出来的黎礁完美的不用再和今天一直与自己不对付的那间客人相遇。
  员工走的稀稀落落,黎礁看向依旧在吧台边仿佛姿势没怎么变过的张净杉。调侃道:“老板,可以打烊收工啦,不用再装深沉了。”
  张净杉蓬松微卷的短发凌乱的散在额前,有些遮挡住了他眼镜的前框。听了黎礁的话后,也没什么大动作。他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对任何事都不太关心,漫不经心的,也不知道整天想些什么。
  “就算你愁眉苦脸,日子也是照过,还不如开心点。”黎礁说。
  张净杉难得笑了一下:“你很开心?”
  黎礁眨眨眼,“你觉得呢?”他有点娃娃脸,眼睛大而亮,明媚的很。但是身材修长,完全不会给人柔弱的感觉,只像一个阳光耀眼的大男生。
  张净杉看了黎礁片刻,挥挥手:“回去睡觉,明天别迟到。”
  黎礁就笑嘻嘻的应了声好。
  
 
  ☆、02
 
  黎礁每次来酒吧都挺早的,有时候会帮忙打扫一下卫生。虽然张净杉说过这种事不用他来做,但黎礁也不愿闲着,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比较勤快。
  今天,他依旧是拿了个拖把在勤勤恳恳的拖地。张净杉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黎礁抗议:“这边我刚拖干净!”
  张净杉不以为意:“那再拖一遍就好了。”
  “……”黎礁无语。
  等到八点左右,员工们陆续来了。换了身衣服,大家开始做着工作前的准备。
  酒吧大门突然被推开,铃铛叮铃铃响了一阵,大厅里的几个人包括黎礁和张净杉都抬头看了一眼。因为现在还不是营业时间,所以大家都奇怪是谁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然而这么一眼,把黎礁看的惊了一下。
  张净杉倒是波澜不惊,只若有所思道:“付舒玦?”
  付舒玦就是和黎礁昨晚有交集的那个“付少”。黎礁显然是在想对方为什么会这么早就来。不过当那人目光扫视过来时,黎礁又赶紧转开头装隐形人。 
  “付少。”张净杉过去和付舒玦打了个招呼。
  付舒玦也对他笑了笑,算是回应。随后两人又交流了几句,就看张净杉故意叹了口气,状若无奈道:“您这可有点为难我。”
  付舒玦仍旧一派柔和的样子:“这儿都是张老板你的人,你一句话,很简单的事。”
  张净杉就笑:“行啊,付少的话我也不敢不听。”他对那些各忙各的员工说道:“你们都过来一下。”
  众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事,所以就暂时放下了手里的工作。
  现在的场面有点诡异,提希丰所有的人都站在张净杉和付舒玦的面前,付舒玦很闲适的看着他们。
  张净杉说道:“提希丰的服务生都在这里了。”
  付舒玦一个个走过他们,黎礁余光看到他慢慢走近,这场面颇有点皇帝选妃的感觉,黎礁为自己不靠谱的想法感到好笑。随着脚步的迫近,他又想到了昨晚对方的眼神,直白的、深黑的,掺杂着夜色和酒精香烟的迷幻。
  黎礁抬头,付舒玦正好走到了面前。他看到那人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对张净杉说道:“可以了。”
  张净杉的表情在昏暗灯光下看不太清楚,不过还是示意其他人该干嘛就干嘛去。
  即使黎礁再没眼色,他也能看出唯独自己好像不能走。
  付舒玦对黎礁说:“今晚我是一个人来的,所以,需要你一整晚来陪。”
  黎礁有点吃惊,他看了眼张净杉,对方依旧是张无所谓的脸。他又重新看向付舒玦,迟疑道:“好的,付少。”
  *******
  包厢还是那间包厢。
  付舒玦不想让黎礁拘谨的站在一边,于是让他干脆坐在另一侧的单人沙发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