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金主画风清奇 作者:陆犯焉识

字体:[ ]

 
    文案:
    不甜不要钱。
    本文玛丽苏,苏破天际。全程无虐,不仅甜,还腻人。
    
    第01章
    
    我是下午五点左右抵达鄂尔多斯的,出了机场之后发现当地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热,甚至可以说的上舒适。
    据说剧组安排了接待的车辆,但是我没见到。我不知道我的经纪人怎么和他们商谈的,出了机场我直接坐上私人保姆车赶去达拉特旗。车程大约两个小时,我们又花了一些功夫才和剧组在酒店汇合。
    我看了看破旧的酒店,什么也没说,微笑听从工作人员的安排。
    小柯是随行的助理,他非常高贵冷艳地指挥他们搬行李。
    我推开房门,发现房间还算不错,至少干净整洁,一切看上去都是崭新的。整个酒店似乎都被剧组包下了,我坐在房间里,仍依稀听见许多嘈杂的声响。
    小柯有点洁癖,还没坐下休息就开始拿出消毒液打扫卫生。我瘫在床上问他:“你不累吗?”
    “再累我也不会坐这种都是细菌的椅子。”他坚定地说,紧张兮兮地劝我:“被子很脏的,宇哥你先别急着躺,等我把带来的蚕丝被拿出来。”
    我翻了个白眼:“不行,现在谁都不能拆散我和床。”
    小柯假笑:“老板也不能吗?”
    他提醒了我。于是我立刻爬起来去找手机,给我的金主大人报告行踪。
    我的金主是个控制欲超强的人,他要求我无论何时何地在做什么,都要把行踪交待清楚。他喜欢听细节,诸如早饭吃了什么,拍戏遇到了谁说了几句话等等。有时候我发了很多条微信分别阐述了我一天的生活:早上到剧组拍戏,午饭的咕咾肉和糖排我很喜欢,女二演技太差了导演老吼她,你看这里的夜晚可以看得见星星……过了一会儿他竟然回复:你为什么只吃肉不吃青菜。这个神经病。
    当地的落日比首都晚一些,接近八点的时候天色将暗,蓝紫的天幕上有一轮浓郁的红日。我在打字,告诉他坐了一天的飞机身体很僵,现在人在酒店休息,然后顺手拍了张落日的照片发过去。这里的落日很美,分享给你看两眼,不要太羡慕,我这样写道。
    很快的,手机有了动静。他回复:嗯,很想你。
    我老脸一红。卧槽,我的金主超黏人的。没办法,我只好回复,我也很想你,用的语音。然后我就想起以前和他很少用语音,上一次我们语音,是……语音做爱。
    好的,我的脸要烧起来了,现在想钻进被窝里。
    ……还是算了,被子可能真的有点脏。
    常年混迹剧组,导致我对陌生环境很适应,基本属于倒头就能睡。小柯打扫完就走了,自己去开房间,我原本想留他,反正这是个双人间。
    小柯呵呵一笑:“别介,我害怕被老板撕了。”
    是哦,我也挺怕他折腾我的。我一个人在房间,躺在床上玩手机,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大半个酒店的人都醒得很早,我估计他们根本就是没怎么睡。早饭我是在房间吃的,不知道剧组发生了一些争端。这是娱乐圈的常态,无论它表面如何,暗地里总是波涛汹涌。不过这些争端通常与我无缘,没办法,谁叫我是有金主的小贱人呢,嘿嘿。
    吃完饭我开始看剧本。这是国内名编剧的本子,又由业界泰斗执导,想来票房差不到哪去。
    导演是赵应秋,这也是我和他的第二次合作。一般来说,像我这种天赋不拔尖没什么亮点的演员很难入他这种老艺术家的眼。回忆下这部电影的阵容,影帝黎城,老戏骨董俞笙,影后郑茵,还有虽然是歌星出身但是被业界夸到天上去的天赋型演员贺兰陵,连一众配角都是小花旦……完了,这差距也太明显,我不会是开后门硬凑进来的吧?
    江姐怎么跟剧组谈的,不会是零片酬出演吧。哦,对了,江姐就是我的经纪人,江艳容。这名字我就不吐槽了。她三十出头,人缘甚广,是业内的金牌经纪人。说起来多亏了她我才能遇见我金主。
    最初进娱乐圈的时候,我完全不积极,是她赶着我向上爬才不至于饿死。至于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会和我签约,此事说来话长有空再提。
    剧本太厚,我暂时只看了关于自己的部分,角色还算精彩,是个复杂的人物。完蛋,我又开始担心能不能演好,会不会因为拖后腿被骂。
    揣摩角色是一个特别耗脑细胞的事。有时候导演会讲戏,给人物小传,帮助演员更好的入戏。赵应秋从来不干这档子事儿,虽然大家说他是要求高,可我觉得他是懒。
    我愁了一天,翻来覆去看完整个剧本,觉得大家的角色好像都不好演。可见这真的是一部好剧本,它纯粹又复杂,合理却矛盾。
    四天后,剧组的车队浩浩荡荡赶往响沙湾,估计要在那驻扎一段时间。响沙湾是一片沙漠,条件可谓艰苦。这部电影号称是魔幻现实主义巨作,这个魔幻现实主义吧,上一次听到这名字还是高中语文课上,就是那本著名小说《百年孤独》。烈日与黄沙,听起来好像挺有氛围。
    这天中午,我终于见到其他演员。艺人见面,先要互相客套,哎呀某某老师好久不见,哎呀麻烦某某老师多指导了,这是不成文的行规。当然也有本身关系还不错的,比如合作过很多次的黎城和郑茵,见了面就嘻嘻哈哈。
    我本身性格比较冷淡,但这并不妨害别人对我热情。是啦,在这群大牌里我什么也算不上,但是却有一个身为娱乐圈大老板的金主。很不凑巧,这个金主在某些方面就喜欢高调。我想娱乐圈里应该没有瞎子或者聋子。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天下谁人不识君。
    ……有点暗爽的感觉诶嘿。
    “宇轩来啦。”董俞笙笑呵呵道。
    有部电影,我们演叔侄来着,所以关系还不错。
    “董叔。”我熟络地打着招呼,“怎么感觉你比上次见面还年轻了?”
    他哈哈大笑:“上次是挑染了白头发,这回全染黑,当然更显年轻。你倒是一如既往地水灵,生活特别滋润吧。”他似乎意有所指。
    我毫不在意道:“是啦,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心血来潮买张机票飞去意大利喂鸽子,简直爽翻了。”
    “你呀……”他无可奈何地笑着摇头。
    围观群众表情复杂,尤其是几位大牌,显得迟疑不定。我和他们都不熟,如果要他们腆着脸来向我问好,好像太侮辱人。可我要是主动去拍马屁,是不是有损我金主的颜面?
    啧,好麻烦。
    幸好导演组这时候冒出来。一个导演组包含了导演、副导演、执行导演等等,除了正式开工,像我这样的地位很难与赵应秋有什么亲密交谈,所以干脆回自己的休息棚。
    走之前看到黎城和赵应秋相谈甚欢,想起他们都是X影出身,赵应秋好像还回母校当了什么客座教授。哇,这可是名正言顺的师徒情深诶。
    剧组里比较有名的演员,母校不是X影就是X戏,像我这种野路子一般常见于电视剧圈,那个要求比较低。其实我根本没学过表演,更准确地说,甚至专业跟艺术不沾边。我是正儿八经的理科生,名校毕业,也就临时上过三个月的演技培训班。
    我待在棚里很无聊,想玩手机发现信号不太好。小柯不知道从哪搬出一台小冰箱,问我要不要来杯鸡尾酒。卧槽他可真是小叮当。
    不一会儿剧务来请我去商讨事宜。我进了大棚子看见乌压压的人头。副导演开始给我们讲戏,期间黎城郑茵插科打诨,场面热烈。坐在我旁边的是号称天才的贺兰陵,我们以前上过同一个综艺,算是点头之交。
    他扯着我低声问:“有烟吗?”
    我说:“疯了吧你,赵导去年做过手术,从此戒烟,你敢在他的地盘抽烟?”
    他无奈地叹气:“太难熬了。”
    我无语,从来就没抽过烟,不能体会他现在什么感受。
    后来我们熟悉以后,贺兰陵告诉我他一开始也不怎么抽烟。但是没办法,写歌的压力太大,需要舒缓。之后唱片业不景气他开始涉足影视,抽烟更加凶猛。
    “你知道吗,某半退休的歌坛天王是圈内著名的瘾君子,他说在那种状态写歌,灵感就跟火山爆发似的。我有时候恨不得效仿一下这位前辈。”他当时哧溜着面条,口齿不清地说,“可惜我胆子太小,怕沾上就戒不掉。妈的,戒烟都跟玩儿命似的,我哪敢碰那玩意儿?”
    我不解地问:“你抽烟不怕毁嗓子吗?你可是歌手。”
    他说:“你不懂,这叫烟嗓,我唱歌就走这种颓废风。”
    “好吧。”我觉得他的歌很好听。
    他有些嫉妒道:“你是没有这种高压体会了,毕竟你……”
    “嘻嘻。”我得意地笑道,“是咯,我有霍先生嘛。”
    然后他就开始攻击我不要脸。妈的,他想丢脸都丢不到我老板身上呢。
    赵应秋堪称业界刺头。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脾气那么硬的导演。剧组里的女N号是制片主任亲自带来的,到他手里被骂得狗血淋头。这么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你就给投资商一点面子,凑合过去得了。他非要精益求精,拿影后的标准要求小野模,也是耿直。
    当然我也没能幸灾乐祸太久,马上就到我的戏份。
    我的戏份排在傍晚,刚好避开毒辣的太阳。沙漠这种地方是很折磨人的,一天下来就是以吃苦闻名的郑茵也有些脸黑。我的出现伴随着落日的余晖,一个逆光的场景,服装和化妆都有种脏兮兮的感觉,副导特别要求我的眼睛要清澈动人,因为有一个眼神的特写镜头。
    完了,特写镜头,我最不擅长的。要我在大场景下浑水摸鱼还算凑合,一涉及到细节我基本抓瞎。
    果然,几条过后导演一言不发。我忐忑不安地僵站在沙丘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想应该是不太好。
    过了一会儿副导走过来说收工吧,今天的夕阳不太好看,明天再拍。尼玛,夕阳不好看这种理由算个球啊,你不会找后期啊,要多绚烂有多绚烂。我宁愿他骂我一顿,好显得我不是那么突兀。
    晚上我到沙漠拍星星的时候,不经意听到剧组的人在聊八卦。没办法,都是临时搭的帐篷,隔音效果太差。哪怕他们已经尽量在压低音量。
    有人说小花旦田雨是带资进组,拽的不行,前几天嫌弃酒店不好,非要自己出去住。
    有人说看见黎城进了郑茵的屋,怀疑他们隐婚。
    有人说制片主任的房里有女人住过的痕迹。
    ……
    最后,有个男人说:“要我看,整个组最大牌的还是宇轩。你们知道吗,他住的房间是酒店最好的一间,家具还是临时新换的,组里谁都没这待遇。我听财务说,他的吃喝用需都是另外划账的。”
    “宇轩当然不一样了。”
    “是啊,别人怎么能跟他比。”
    “有霍先生宠着,羡慕死了好嘛。”有个女人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