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都是男的你怕啥 作者:花生暖

字体:[ ]

 
 
文案:
“都是男的你怕啥!”事实证明,当黎希理直气壮地喊出这句话时,曲哲并没有怕。
但是,当有一天曲哲将这句话丢还给自己时,自己会变得如此不争气。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希,曲哲 ┃ 配角:丁楠,包子,曲涟,常加非 ┃ 其它:
==================
 
    ☆、第1章
    
    “早上好!”不管有人没人,黎希一走进工作间都要这么朝气蓬勃地喊上一句,仿佛这样就能燃烧起他的工作热情。
    “早啊希希!”回应他的是陈至真,此工作间业务最熟练年纪也最大的总账会计,当初黎希来这个公司实习就是她带的。说是年纪大,其实也不过二十八-九,只不过在财务会计这个女人扎堆的工作中,年龄的高低层次就被划分的尤为明显。
    黎希扭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几乎瞬间就崩不住乐了,“陈姐,你这眉毛…刮开有奖吗?”
    “兔崽子,嘴里没一句好话!姐姐这是浓眉大眼。”话是这么说,陈至真还是拿出镜子反复照了照,然后从包里拿出了卸妆水扭身去了洗手间。
    她这一走,工作间里才陆续有人吭哧吭哧地笑了起来。
    黎希把包往自己座位上一甩,皱着眉道:“哎哎,我说你们这样可缺德了啊,人家在的时候不提醒,人家一走就背后笑话。”
    “我们哪敢说啊!”平时话最多的丁楠说道,“也就你,才敢说实话。再说了,我们能有你缺德啊,提醒人家眉毛画的不好都不能委婉点。”
    “我说的,不够委婉吗?”黎希抓了抓头发。
    “跟委婉够得着边吗?你那是损!”丁楠白了他一眼。
    “啧,不是故意的,习惯了。”黎希悻悻地坐下。
    没办法,他这技能可是大学四年熏陶出来的。想当初,他们学校会计学系十个里边挑八个出来都是女的,黎希每天就听他那为数不多的兄弟几个议论哪个女生又画了熊猫眼了,哪个女生嘴上吸了姨妈血了,那嘴损的,有时候他都替那些个女生委屈。
    所以哪怕工作快两年了,他都没学会“委婉”这俩字。也得亏这里就他一个男的,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加上他年纪又小,没人跟他计较就是了。
    黎希刚打开电脑,陈至真就回来了,黎希正想着要不要说两句好听的补救一下,一沓发-票就绕过电脑飞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他吓得猛的往后一退,椅背撞到了丁楠的椅子上,回头看到丁楠也扭过头来,朝他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发-票就发-票吧,又不是没整理过。黎希正打算着手开始工作,又是一沓发-票飞了过来,稳稳落在他面前,接着又一沓,还有一沓,而且一沓比一沓厚。
    “姐姐啊,够了吧!”黎希忍不住抬头朝打算继续往他这丢发-票的陈姐哀嚎道。
    “叫祖宗也没用。”陈至真又淡定的甩过来两沓。
    “祖宗他姐!”黎希豁出去了,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
    “哎,瞎叫什么?”
    “我错了,陈姐你最美!”黎希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他知道这工作间里的姐姐们基本都吃他这一套,此刻他要威武能曲,“够了吧?”
    “且着呢!票本来就有那么多,够什么够?”说着走过来把一沓□□直接递到了他跟前,还不忘抛个媚眼提醒,“好好干啊!”
    “够够够,噢雷欧雷欧雷!”丁楠在后面一边窃笑一边小声唱着。
    “哎哟!”黎希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认命的打开了软件开始做账。
    背后的丁楠凑了过来,“你还叹气呢,看陈姐多照顾你,给你分配的活都是轻松的,呐,”说着朝实习生王玉那努了努嘴,“跟实习生一个标准了。”
    “要不咱俩换换?”黎希斜了她一眼。
    “不了,我这工作,把你累坏了算谁的?”丁楠嘿嘿笑了一下,立刻缩了回去,老实地对着自己电脑开始了工作。
    这活轻松是轻松,做多了就会觉得枯燥,想他当初实习的时候可没少整理□□填凭证。想到这,黎希朝王玉那瞟了一眼,好家伙,王玉面前的那堆票据都快顶到她那小塌鼻儿了,这让他瞬间觉得有些释然。
    黎希一鼓作气,再作气,继续作气,终于在下午把那些凭证都打了出来,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一个懒腰还没伸完,就又被陈至真叫了起来。
    “干嘛去呀?”黎希甩了甩发涨的脑袋,跟着陈至真走出工作间。
    “杨主管找。”
    “找我?”黎希有点惊讶。
    “是找我们,你当我怕你迷路啊还亲自带你过来?”陈至真白了他一眼。
    “不是,”黎希还是有点儿没明白,“她找你就找你干嘛还捎上我啊?”
    “我哪知道?没准看上你了?”陈至真边走边道。
    “去你的!看上你都不会看上我!”他们杨主管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儿子都上小学了看起来还是风韵犹存,黎希觉得她那是贵在气质。
    陈至真朝他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淡定地敲了敲主管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杨主管在办公室里说道。
    看着这个妆容精致年近四十的干练女人,黎希不禁在内心感叹,瞧人家这气质,这强大气场,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把她hold住的,想必是一位奇男子……
    “坐吧,不用拘束。”杨总监笑了笑示意他坐下。
    陈至真在一旁扯了扯他,这才把他不知不觉跑偏的思绪给拽了回来。黎希发现两人已经在沙发上坐下了,而自己还突兀的迎风而立,于是也马上在陈至真身旁坐下了。
    “我找你们来的目的你们大致也清楚了吧。”杨总监问道。
    “嗯。”陈至真点了点头。
    黎希虽然不明所以,也下意识地跟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傻逼。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大多是用客户提供的原材料进行建筑安装的,很少有出问题的时候。但最近越来越多的客户反馈,用我们公司原材料所做的建筑安装,出了很多问题,据我所知,这些问题大都出在PE管上。我们公司用的PE管一直是钢化公司提供的,听说他们最近引入了新的加工技术,看来不是很实用。”杨主管解释说。
    “所以从前几个月开始我们公司的PE管大约有三分之二都是从精益公司采购的?”陈至真问道,这些都是她从账务往来中发现的。
    “没错,而且据市场部得到的客户反馈,这部分PE管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们公司决定增加在精益公司的其他材料采购。但是增加了订单后,我们公司的账务上却出现了问题,这点你应该清楚。”杨主管严肃地说。
    “是,还在核对。”陈至真有点尴尬。
    “鉴于钢化和精益都跟我们公司有账务往来,材料又多,所以你们所出的问题就先不跟你们计较了。正巧精益也说跟我们的合作中材料销售方面出了问题,不如你们干脆去一趟C市,直接和他们的负责人对接处理一下好了。”杨主管把必须的一些材料递给他们。
    “所以,是到C市出差?”黎希又惊讶地指了指自己,“我和陈姐吗?”
    “嗯,陈会计的业务能力不错,你跟着她可以多学一点锻炼一下自己,以后发展空间是很大的。”杨总监点了点头。
    直到走出了总监办公室,黎希脑子里还有些懵懵的。如果是财务上出了问题需要对接,面对那么复杂繁琐的账务,公司要派的人肯定是能力出众的。至于让他这才到公司没超过两年的也跟了去,可能跟他是整个会计部的唯一一位男士有关,这多少让他有些郁闷,不过转念一想,能跟着锻炼锻炼,倒也是好的。
    下了班,黎希跟一众同事姐姐们告别后,就“噔噔噔”地从消防楼道里跑了下去。从他们这层到楼下总共不过五层,他实在不愿意在上下班高峰期跟大家一起挤电梯,再加上坐了一天,再不活动活动胳膊腿儿,感觉就要变成僵尸了。
    到了楼下,黎希一脸得意地看向电梯,不由佩服自己的明智,这时候还是走楼梯更方便一些。
    扭头正要走时,眼角突然瞟到一个身影,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愣了一愣,待他转过来想要再看一眼时,电梯门早已经合上了。与此同时,一大波乘电梯下来的人涌了过来。
    黎希一看这架势,不敢再耽搁了,拔腿就往公司外跑,生怕慢了一步就被淹死在汹涌的人潮中。
    每次下班黎希都会纠结要吃点什么,
    这也想吃那也想吃的时候还好,可以多买几样挨个吃,可他今天刚好是看看这个,没胃口,看看那个,觉得还是算了吧。得,看来今天要亲自动手开伙了。
    黎希一向觉得做饭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会不会的,反正煮熟了就行,没想到他第一次做出来的食物味道还挺不错。只是比起做饭他还是更喜欢洗碗,他很享受洗碗的过程,不费神,而且看着盘子和碗变干净了还会觉得很欣慰。
    等把自己喂饱了收拾好之后,黎希放松地瘫在沙发上。每次他都觉得歇上一个半个小时后,应该起来运动运动,可惜总是想得美,每次一陷到沙发里他就不想再动弹了,好在他这小身板虽然不够健美,却也没有多长过二两肉。
    在沙发上愣了会儿神,叼了根烟玩着打火机,不知不觉就又想起下班时瞟到的那个身影,总觉得那人是曲哲,虽然这都五六年过去了。五六年,黎希猛地一惊,都这么久了吗?一直不去想起竟都没有察觉,真是往事譬如昨日啊。
    曲哲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还记得那么清楚,就好像曲哲当初“啪”的一下把自己的痕迹拓在了他脑子里似的。这印象渐渐与今天瞟到的带着熟悉气息的身影重叠起来,哪怕曲哲少年时的身材和今天看到的根本就对不上,他们还是“咔哒”一声合体了。
    黎希几乎被这一声惊得跳起来,这才发现原来这“咔哒”一声是来自从他手中摔落到地上的打火机。
    “哎哟宝贝儿呀!”黎希忙蹲下身来拾起打火机,装模作样地吹了吹灰尘,又搁在袖子上擦了两下。
    黎希其实并不抽烟,不过大学班上的几个小伙子少有不抽的,他便也在嘴里叼一根,但并不点着,只用来装逼,同时也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不合群。为了配合着装的更像一点,装逼利器打火机也是少不了的,他当时就买了个贵的。
    想到自己如今工作刚起步过得紧巴巴的日子,黎希不由又是一阵心疼。真是,没事儿想那么多干嘛,真是吃饱了撑的,以后不能吃这么饱了。哎不是,是不能再胡思乱想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都。
    都过去这么久了,还管什么曲哲不曲哲的,如今就算真的见了面,自己记得人家,人家都不一定还记得自己是谁呢?黎希自嘲地笑了笑,应该已经忘了吧,早该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