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十而受[豪门] 作者:大江流(上)

字体:[ ]

 
    文案
    黎夜万万没有想到,
    在三十岁的年纪,
    为了活命,他不得不被包养了。
    包养他的人熟悉又陌生——正是十五年前曾被他救下,又被他赶走的秦烈阳。
    只是当年护着他的小狼狗,变成了个邪魅狂狷的蛇精病。
    黎夜: (⊙?⊙) !
 
    偏执型人格障碍攻VS温柔体贴人QI受,狗血小白HE。
 
    第1章 所谓兄弟
    
    黎夜只觉得自己仿佛睡了很深的一觉,梦见了许久未见的秦烈阳。
    那孩子可怜兮兮的,冲着他喊:“黎夜,我不要回家,我要跟你在一起。别送我走,别送我走!求求你了。”
    秦烈阳的性子从来都不好,求了一会儿无效后,又变得凶悍起来,“黎夜,你会后悔的,你肯定会后悔的,你要送我走,我就再也不认你了,没人护着你,没人帮你打架,没人给你做生意打下手,黎夜,你肯定会后悔的。”
    怕是看黎夜还没改变想法,秦烈阳终于忍不住闹了起来,他挣扎着,去踹,去踢,去咬,去撞身边的人,试图从他们手里逃脱出来,他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黎夜,我就只有你一个了,他们都不要我了,我只有你一个了,连你也不要我了!”
    那些人都是经过训练的,怎么可能被他弄开,他们加快了速度,很快到了轿车旁边,将他塞了进去,关门的时候,秦烈阳终于认识到,再也无法改变要离开的现实了,他那张小脸陡然收紧了,他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仿佛是一头愤怒的小兽,用手拍打着,用头去撞着车窗,发出咚咚的声音。
    可事已至此,怎可能改变呢!
    车子很快发动起来,向前开去。自己应该是跟着跑着,视线变得抖动起来,没几步,车子又停了,车窗落了下来,露出了秦烈阳板着的脸,他定定地看着自己,然后说,“我恨你!是我不要你的,我恨你,黎夜!”
    这三个字一出,黎夜只觉得心都绞碎了,疼痛让他从梦中惊醒过来,然后就听到了旁边的声音。那声音特别熟悉,是他的弟弟黎耀和弟弟的未婚妻徐蒙蒙。
    徐蒙蒙不知道为什么,质问着黎耀,“你到底愿不愿意,明明在家都说好的,到了这儿又磨蹭起来。你就是没个男人样子,跟你哥似得,什么事都小气吧啦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黎夜模模糊糊地有些疑问,到了这儿了?这是哪儿啊!他们为什么吵架啊,婚房不是已经买了吗?他上个月才去交了首付,怎么又闹腾上了。再说,徐萌萌怎么这么凶,平日里嘴巴那么甜,不是都装的吧!黎耀念书念傻了,可别被她欺负。
    想到这里,他就拼命的想要睁开眼,去帮帮弟弟。
    那边徐蒙蒙又说话了,她好像推了黎耀一把,“跟你说话呢!发什么愣啊。你到底想怎么办?你死人啊!”
    黎夜只觉得心里急得上,他努力地睁着眼睛,可一切都白搭。我这是怎么了?他不停地想,难道是梦靥了,这是做梦?
    徐蒙蒙讲了半天,黎耀终于吭声,“就是觉得这样不太好,万一以后有人说起来,多不好听。你也知道的,我今年博士毕业,已经跟学校谈好了留校,万一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捅出去,怎么办?留校竞争多激烈啊,这工作来的太不容易了。”
    他一说这个,黎夜更急。他们家爸妈早死,还留下了不少债务,黎夜那时候不过十六岁,退了学,一个人又当妈又当爹,拼了命的挣钱将黎耀养大供他读书的,从大学到硕士再到博士,花费了的心力和钱财,可能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不算是什么。可对于家底是负的黎夜来说,那确是血汗——他都三十岁了,为了弟弟,如今还没找对象呢!
    至于那份工作,则是黎夜挂念了半年的事儿,那是他弟弟的前程啊,前几天才定下。究竟什么大事儿,说出去要影响黎耀的工作?他真想睁开眼跟原先一样说,“你不能做,哥哥来做吧,你不用管了。”
    可他做不到。
    八成是清醒的时间长了,很多感觉隐隐的恢复了。他的脑袋和五脏六腑隐隐作痛,四肢一直仿佛用不上力一样。但究竟是为什么,他却想不起来了。
    徐蒙蒙也被工作的事儿吓了一跳,终于催的不那么急了,床上猛然向下一沉,黎夜觉得,她应该坐到了自己躺的床上,她的声音更近了,“可那也不能救啊!现在房价那么贵,咱俩买套房容易吗?那可是六十万啊,虽然就是一套三十平的小房子,可也是家啊。如果把房子卖了,咱俩那点工资,什么时候能再买上?再说,真救了,你哥就一定能好?万一……万一是无底洞呢!你以后还要养着他!”
    怎么会提到了自己?黎夜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竟然是要为自己花钱吗?竟然是在商量要不要放弃自己吗?怎么会这样?!
    徐蒙蒙接着哭道,“再说,这事儿也怨不得别人。谁让他开大车还不买保险呢!就没见过这么抠唆的人。出了事一分钱都没有。还有,警察怎么说的,他为什么出事,疲劳驾驶!直接睡着了,开出了道翻到山坡下面去了,车都废了,这怪得了别人吗?他也干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知道高速有多危险,我看他就是托大!他怎么就不能替你想想呢!他但凡有想着你的心,也不能这么干!”
    这一句一句的接连不断的砸过来,黎夜终于隐隐约约想起来了。他不是做梦,他是受伤了!他弟弟装修还差三万块钱,他就接了个私活,连轴转的干!出事那天,他已经四十多个小时没合过眼了,原本他说不干的,结果老板找不到人,就跟他说跑一趟加五百,他咬咬牙就应了。地方近,不过半天路,就没配倒替的司机。结果半路上他可能是恍惚了,直接冲下了高速。
    这下,他才明白了,自己肯定是受重伤了,躺在医院吧。他上保险的钱被黎耀拿走了,一分钱都不会赔,他们这是商量出不出他的医药费吧,或者说,商量着要他活还是死?
    一想到这个,黎夜的心陡然就揪了起来。他再无私,再为弟弟着想,他也是想活的。他这辈子,上学上学辍学了,恋爱恋爱不敢谈,吃舍不得,穿舍不得,他并非不想好好过日子,他只是想着爹妈不在了,自己就是家长,再苦再累也要供出来黎耀,然后才能活自己。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算很担心,黎耀是他一手养大的,他付出了那么多,怎么可能是一套房子能抵的?他安慰自己,黎耀的犹豫,是做给徐蒙蒙看的吧。
    这个弟媳实在是不怎么样。
    黎夜护短的想。
    只是这一次,黎耀并没有很快回答徐蒙蒙的话,他沉默了下来。
    这样的沉默越多,黎夜心里的不安定也就越多。他感觉到徐蒙蒙站了起来,在黎耀的耳旁说,“想想我们的未来,我们马上就要有孩子了,你想让他没地方住吗。你哥哥的事儿只是意外!”
    黎夜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愤怒了,他好像站起来冲着那个女人喊一声,“滚!”可他不能,他睁不开眼也说不出话,还不能动。他变得有些没有把握起来。而这种心虚的感觉,随着黎耀沉默时间的拉长而加剧!
    救我吧!救我吧!黎耀,救救哥哥吧!房子等我醒了,我再挣啊!有一套就会有第二套的。
    不由自主地,黎夜在心里呐喊起来。
    那边的黎耀似乎也想了足够长的时间,他叹了口气,终于落下了最后的一只鞋,“自然不能卖房子的,我就是很郁闷,你说他死透了多好,还连累我担风险,不过这事儿得处理好了,不能让那群人知道,省的他们嚼舌头。”
    死透了?黎夜仿佛一下子坠入了冰窟!他弟弟说了什么,他为什么不死透了?那是他养大的弟弟吗?那是天天说等我毕业让你享福的弟弟吗?他怎么变得了个人,跟魔鬼似得?
    他拼了命的想睁开眼,他要去看看这个没良心的畜生,要去问问这个畜生怎么能这么对他?仿佛老天爷都知道了他的愤怒,终于……终于,在不懈地努力下,眼前亮了。
    他只瞧见了黎耀离去的背影,他想喊,可那声音太小了,黎耀没听见。
    他呆呆的瞪着天花板,愤怒与不甘简直要撕碎了他。为什么?他想问,可他知道,这是无果的了,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疼,四肢又没有知觉,肯定伤的很重。没有钱,他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吧,接回家,他怕是没有几天可活了。
    门打开,有护士进来。同时带来了外面的声音,一个男人愤怒地说,“他还有希望,伤虽然重,但都是可以恢复的,你这样把他接回家去,等于谋杀!”
    黎耀的声音,显得那样的淡定,“如果你们肯免费救治,我们肯定放在这儿,我们没钱,不抬走怎么办?我这是不想为难你们,我们回去凑凑钱,等着有钱了再来治!”
    忍不住地,黎夜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啊”!护士吓了一跳,连忙凑了过来,正跟他的视线对上。护士的脸上立刻升起了笑容,“你醒了,我给你叫大夫去。”说着,她就跑了出去。
    很快,一个很斯文的大夫快步走了过来,一见他就问,“你醒了,我是你的主治大夫卓亚明,你双颅骨粉碎性骨折,多脏器受损,四肢骨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怕是考虑到他并没有多大的力气,卓亚明还低下了头,把脑袋凑过来听他说话。
    黎夜只有一句话,“救我!”
    卓亚明猛然抬头,就看到了黎夜的眼睛,出人意料的,那竟是一双很漂亮的杏眼,里面满是求生的渴望。他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外面,然后小声说,“你听见了?”
    黎夜艰难的点点头。
    卓亚明叹了口气,直接让护士出去,然后关了门再过来,很慎重地对他说,“既然你醒了,自然还是要将情况跟你说说的。目前你弟弟拒绝支付医药费,想要将你接回家调养。但你伤的很严重,必须住院治疗,我可以帮你申请减免部分费用,但是全部减免不可能,你自己有存款吗?”
    黎夜说,“都给他买房了。”一分也没剩,连给大车买保险的钱都凑出去了,徐蒙蒙有句话说得对,他是托大了,他以为他开车多年没出过事,结果终日打雁反被雁啄了眼。
    这种说法更让卓亚明愤怒,他骂了句,“畜生。”再说话的口气温柔了许多,“可以借到钱的朋友呢!”
    黎夜想了想,他有什么朋友呢!他的朋友都是一群没文化,靠着卖苦力养家糊口的穷人。他因为会过,已经是这里面最富裕的人了。谁能借给他一笔这么大的钱呢?至于有钱人?他恍惚了一下,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卓亚明一眼就瞧出这是想到人选了,他鼓励说,“命最重要的。”
    黎夜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他犹豫了一下,外面传来了黎耀的声音,“怎么关门了,我要进去。”时间紧迫让黎夜不得不下了决心,说道,“有家人姓秦,你就说我是当年救过并养了他们儿子秦烈阳两年的黎夜就可以,把我的现状给他说说,电话是……”
    
    第2章 秦家
    
    秦烈阳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
    阳春三月,这时间天都黑透了,他爸妈和弟弟秦芙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他进去的时候秦芙正说得起兴,“爸,你别小看这网剧,做好了比上星剧还火呢!而且成本低,投入少,绝对是门好生意。”
    他妈方梅在一旁敲边鼓,“是啊,现在放的这个,就是老二最近参股投资的网剧,叫《烈火晴天》,最近在网上已经特别火了,两千万点击量呢!投资才三百万,赚回来的广告费早就超过成本了。小芙投资方面,绝对是随了你,贼有天赋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