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丑八怪 作者:连城雪

字体:[ ]

 
  文案
  周小厨暗恋男神七年,被丑拒后,做出了一生最大胆的决定。
  周舟:江医生,我要整容。
  江皓:有什么想法?
  周舟:我、我想要整成您这样儿,做这一套得多少钱啊?
  江皓:……我是天生的。
  周舟:哦哦,(﹁"﹁) 我、我想整成那种妖艳贱货!
  江皓:你说我是什么?
  周舟: _(:з」∠)_……
  江皓:我觉得你不用整也挺可爱的。
  周舟:啊?
  江皓: )
  小厨师受x整容医生攻的故事么么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甜文 美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舟,江皓 ┃ 配角:左煜,景照,蒋司 ┃ 其它:==================
  
  ☆、第01章
  
  绵软的蒸土豆捣成泥,混入黑胡椒翻炒过的黄金洋葱碎沫,团住鲜甜虾仁,在蛋液和面包糠的守护中起伏于油锅中,发出滋啦滋啦令人饥肠辘辘的声响,瞬间便吸引住了食台前一个天真的孩童。
  他毫无遮掩地做了个吞咽口水的动作,奶声奶气地追问:“哥哥,可以吃了吗?”
  “马上就好。”
  回答他的是个穿着厨师服的小胖子,圆滚滚的脸上带着和善神色,用和身型不太相符的利落动作将可乐饼捞出控油,又加之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和花型的胡萝卜摆盘,很快就把酥酥脆脆、喷香扑鼻的儿童餐端到台面上,用日语装模作样地说:“请用。”
  男孩儿全心都被美味吸引,不顾妈妈在旁边拿着湿巾清理的唠叨,兴奋地吃了起来,使得冷清的日式居酒屋充满欢声笑语。
  名为周舟的小胖厨师欣慰而笑,接着又忙碌起家长点的烤鸡串和刺身。
  他对待食物颇具耐心的态度,让人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太沉溺于口腹之欲的世界了,才有了此刻如同国宝般的身材。
  “美味!一百个赞!”小男孩儿说起话来很调皮,吃得满脸渣,就差爬上桌面围观做菜。
  周舟像大部分胖子一样,有副极好的脾气:“谢谢,你还想吃什么呀?”
  “梅子酒!”小男孩拍案。
  坐在旁边的母亲嗔怪:“未成年人不能喝酒。”
  “那我什么时候能喝呢?”
  “成年了才可以。”
  “成年是什么?”
  “就是十八岁。”
  “我、我才八岁,等不及啦!”
  周舟弯着嘴角凝望他们聊天,满眼炉火都成人间烟火,觉得很羡慕,又觉得很幸福。
  这家居酒屋开在酒吧街旁边的静巷之内,虽处于繁华地段,却要等到半夜才会有那些醉醺醺的青年们光顾,平日里是很少出现小朋友的,也几乎不用准备如同可乐饼这般幼稚单纯的菜品。
  正在气氛融洽之际,紧闭的拉门忽被轻轻开启了。
  紧接着,便走进来一位宽肩窄臀、面带桃花的美男。
  美丽的人比美丽的花更具有妆点效果,马上使得清新的小店蓬荜生辉。
  没想到旁边正于闲聊的服务员们莫名显出厌恶之色。
  反倒是周舟在眼底流露欣喜,脸红着打招呼:“蒋司,你怎么有空来?”
  可惜这样无遮掩的表情被他做出来,并不赏心悦目,甚至还有点蠢。
  “不欢迎吗?”美男反问道。
  “欢、欢迎。”周舟低下头,紧张到手足无措。
  ——没有人面对暗恋对象会不紧张的,虽然小胖子很清楚自己有些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嫌疑,却没办法控制内心的憧憬和激动,自从高二时出柜被赶出家门后,于漂泊中相识在大北京的小艺人蒋司就成了他岁岁珍藏的白月光,整整七年未曾改变。
  趁着这功夫,服务员中比较讨喜的那个姑娘已经把点菜单拍在蒋司面前:“要吃什么?”
  “海胆三份,刺身拼盘和芝士雪蟹腿,再来一杯石榴汁。”蒋司倒是很会挑贵的菜品点单,还若无其事地调笑说:“沫沫姐,别这么凶嘛。”
  “我可不是你姐。”沫沫来自四川,脾气也是川妹子的心直口快,飞速帮他下单后就不再理睬,躲去一边招待渐渐到访的夜客。
  反正不用任何人帮忙,周小胖都会把这只花蝴蝶招待好的。
  平日里蒋司三教九流的朋友很多,很少有空光顾这里,即便难得出现,也不过是带着狐朋狗友蹭吃蹭喝,但今天他不仅来了,还耐心地等到周舟收工、跟到楼上的员工宿舍去,想必是没安好心。
  沫沫对此很看不惯,边收拾空荡的店铺边抱怨:“妈蛋又是小周结账,这货就会欺负老实人,迟早要遭报应的!”
  “谁欺负谁了?”忽有个身型高挑的男孩子大大咧咧的推门而入,分开长腿坐到食台前嚷嚷说:“我饿了,我想吃炒饭。”
  别看他穿着大体恤和哈伦裤,一副非常靠不住的年轻模样,实际上却是这家店的小老板,从父亲那骗到本金后已经开店三年了,仍旧漫不经心地维持着生意。
  “没的吃啊,周舟那姓蒋的朋友又来了,我打赌肯定是想借钱。”沫沫嗤笑。
  “胖周能有几个钱?”小老板左煜还在读大学,脸嫩得出水,讲话却不饶人:“就凭他那财力还想包养小演员?做什么春秋大梦。”
  沫沫没再讲话,只是在整理桌椅时搞得砰砰响。
  “算了算了,你给我炒个饭吧。”左煜在酒吧喝得烧胃,趴在桌边可怜巴巴。
  “老板,我倒是不介意为你服务,可你确定要吃黑暗料理?”沫沫忐忑。
  “……啊!烦死!”左煜平时总是嫌弃小胖子迟钝,现在没他做的美食,却又开始火冒三丈地发脾气。
  “今天周舟给朋友付了三百多,我打折算成本价了。”沫沫抱怨归抱怨,还是很为小胖的荷包着想的。
  闻言左煜皱起眉头,他并不在乎这点钱,全因看到某些人占便宜没够的行为而泛起了无名火,清秀的脸蛋拧巴得如同快要爆炸的炮竹,叫服务员们瞬间作鸟兽散,再不敢跟他插科打诨地骗好处。
  ——
  沫沫猜的没错,面如冠玉的蒋司的确是想来借钱,而且数目还不少。
  说起来,周舟刚来北京便与这小演员在租借的地下室相识,也算是共同经历过打拼生活的酸甜苦乐,加之自己内心痴汉,已然接受了“艺人花销大,难免要钱周转去买衣服买奢侈品”的无理设定,总是毫不犹豫地把辛苦钱交给他挥霍。
  只不过没想到这天蒋司的要求,还是大大出乎了周舟的预料。
  他吃惊地张大嘴巴,像个傻瓜似的望着暗戳戳梦想着的意中人:“你要整、整容?”
  “其实也就是微整,主要是眼睛鼻子,再打几针。”蒋司坐在桌前飞速地写下其实永远不会还的欠条:“放心,这五万块钱我有了就给你。”
  “不着急……”周舟用支付宝把钱给他打过去,小声郁闷:“可是你的眼睛和鼻子都很好看呀,为什么要动刀呢,多疼呀……”
  “你懂什么?别拿自己颜值衡量我。”蒋司懒得解释那么多,态度显得有点不客气。
  周舟揪了揪柔软的短发,盘着胖腿坐在木茶几边没有吭声。
  蒋司毕竟是有求于他,见状不由改口道:“现在演艺圈没有不整的,要是我不弄好看点,怎么跟别人竞争?你也不希望我永远跑龙套、没有出头之日吧?”
  “之前……不是说要当歌手吗,你写的歌呢……”周舟对这个人的每句话都信以为真,正因自己是说一不二的性格,就以为谁都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生活。
  “嗨,那制作人把我坑了。”蒋司不在意地抱怨,他极度缺乏忍受寂寞的毅力,与大部分年轻人别无二致,习惯性地将人生中的不得志通通归咎于其它。
  周舟再度陷入沉默。
  “对了,我开刀后不太方便出门,能不能在你这儿住一阵子?要麻烦你啦。”蒋司双手合十,桃花眼里流露出哀求之色。
  并不喜欢讨好人类的美丽猫咪偶尔十示弱,瞬间就能让人忘记它的薄情。
  周舟有本事拒绝才怪,他受宠若惊:“可、可以啊,那你珠江帝景的房子怎么办,租金那么贵全都浪费了。”
  “没关系。”蒋司并没有道出那豪宅已然到期、自己时运不济无钱续租的窘境。
  想到接下来能和喜欢的人读在一个屋檐下了,周舟忍不住有点兴奋,胖乎乎的脸也泛起了神采。
  蒋司强忍住反感,假装认真道:“再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
  只可怜太便宜的好,从来得不到稍许珍惜。
  周舟心情寂寥地微笑:“没、没什么大不了。”
  蒋司继续给他徒手画饼:“等我发达了,肯定帮你开家餐厅,这样你就不用给人打工了。”
  “不用啦,你过得好就行,我的理想我自己会努力的。”周舟一如既往地老实,作为同志在这纷乱的世间活着实属不易,他有自知之明,对他人之恩从无过分肖想,有关蒋司的奢望,也不过就是期待着他这个人有天年老孤独,还愿意被自己陪伴而已。
  结果内心浮躁的蒋美人并未没来得及继续忽悠,半掩着的门就被大力踹开。
  紧接着迎面而来的,是左煜如同包租婆一样的恶骂:“谁叫你这么早就打烊!我饿,给我去弄炒饭。”
  “每天打烊的时间都一样的呀,没有提前。”周舟边解释边站起来:“好好好。”
  说这着就屁颠颠的跑下楼去,滚动的姿势很好笑。
  左煜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日对几个小员工都不薄,生气了哄哄就搞定,更何况他可不想失去这份安稳的工作。
  等到小胖子消失后,小老板才瞪蒋司:“你别对周舟打什么歪主意!”
  “呵,我看起来那么重口味?”蒋司淡笑。
  “CAO你——”左煜平时就是个惹事生非的富二代,闻言立刻气的不行,习惯性地想动手。
  可惜单纯的周舟又殷勤地跑回来问:“香肠没货了,三文鱼炒饭怎么样?”
  “成。”左煜气哼哼地答应,憋住了想要发怒的情绪。
  
  ☆、第02章
  
  纹路优美的挪威三文鱼切块与蛋液翻炒,撒上蔬菜丁与黑胡椒调味,极好的橄榄油使得米粒在灯光中晶莹剔透,那股香味一袭来,瞬间便令满心烦躁的小青年陷入对食物全然单纯的期待之中。
  实话实说,跟日本师父学习过的周舟手艺还算不错,摆弄起这些料理的双手,格外干净而温柔,他不嫌辛苦地把炒饭和饮料端给左煜,关掉排风扇,再度清洁起开放式的小厨房。
  丰富而饱满的口感满足了左煜的饥饿之痛,他狼吞虎咽地吃了半盘,忽然说:“你那什么朋友,纯属在忽悠你,你傻不傻?”
  “我不傻,我不计较。”周舟还不至于天真,态度很平和。
  “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不好,非在这种不靠谱的事儿上浪费青春,你都二十五了吧?”左煜追问:“连高中文凭都没有,有空做春梦,不如去读读夜校。”
  “不是……我不是非要找个人在身边,只不过从前和蒋司相处的日子很快乐,所以现在他需要我,我也不打算拒绝,人都是有感情的嘛。”周舟有自己清醒的方式,无奈地笑:“再说你们异性恋都不算很好找结婚的对象,像我这种男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遇见愿意跟我过一辈子的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