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岑愿的极夜与永昼 作者:十十得一百千足金

字体:[ ]

 
文案:
暗恋八年一炮即合的故事,这真的是一篇发错地方的肉?文。
忠犬伪渣直护短流氓攻X傲娇腹黑伪高冷小浪受【朝钼X岑愿】
伪强强,H,宠,甜,现实风。之前垫感情,后面欢脱风
原名《敷衍》
岑愿向自己摊牌的时候,朝钼气得失控,他不知道自己珍惜压抑到不敢触碰的人瞒着他这么多,瞒了这么久。当然这一点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他很生气,很不确定这份感情,可是他一点也不想放岑愿走。所以朝钼给了岑愿一只土的不能再土的“传家宝”玉戒,把岑愿从他的极夜里拉出来,给了他一个永昼。
让我们开开心心的刷文,认认真真的谈感情_(:зゝ∠)_哟西哟西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愿,朝钼 ┃ 配角:于沛昀,李里儿,亓景 ┃ 其它:相爱相杀执念
 
 
  ☆、失控
 
作者有话要说:  我修文了,因为BUG实在太多(还好意思说),所以今天从起床修到现在,章节也有变化,读者老爷们对不起啊可能有不便,但是我脑浆都快干了,没修完,平时四五点睡的我也已经不行啦,明天继续,今天修了50000多字  over
2016/9/1凌晨
—————————————————分割线—————————————————————
因为开篇就开了车,我放微博里了,以后有车都会单独放过去(可能会有点多_(:зゝ∠)_,恩……有车这里字数少,所以实际是两章连更_(:зゝ∠)_
微博名:九九八十一难重阳
在头条文章里更
PS:有人看出来谁是没头脑谁是不开心吗hhh他们的性格会慢慢丰富起来的_(:зゝ∠)_
然后攻真的只是伪渣!
谢谢大家支持。
  朝钼看着岑愿红着眼角回头来挨他的嘴唇的时候,已经热得没脑子再去细想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了,他情不自禁,难加自持,却又满心愤恨:
  这个小骗子!
  他微微眯眼,用目光仔细描摹着眼前这个人的眉梢眼角,鼻梁唇珠,清瘦下颌,修长脖颈。岑愿眼里浅浅溢出一层水雾,他倾了倾身子,贴上朝钼的肌肤,仿若池鱼渴泽。
  朝钼眼神一凌,是真的忍不了了。他掐住了岑愿的后颈,控着他用力地碾上那张微张着的唇,探进去勾着舌尖到处点火。
  两个人此时已经赤诚相待,方才岑愿蹭上来,他理智都不剩几分,润.滑和扩.张做得很急。谁知道岑愿这个关头还要喊暂停,拉着他迷迷糊糊摊牌。朝钼不听还好,听完简直想直接揉碎他。
  他报复性地施力,十足十地不温柔,哄骗地压在岑愿耳边说话:
  “哭出来,哭出来就饶了你。”
  “叫我。”
  “自己说你想要什么,恩?”
  他把“要什么”几个字说得极重,几近咬牙切齿,身下不徐不疾,满心蛊惑。直把岑愿逼得哭着求饶才罢手。
  ……
  这一晚两个人都失了理智,结束的时候岑愿迷蒙着眼昏睡过去,朝钼顿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从他身体里退出来。
  他垂下眼不去细看满屋不堪的混乱,沉默地抓起床边散落一地的衣服开始套。出去外间药箱里找出了温度计,他回来草草地拿纸擦了擦了一下岑愿浑身的痕迹,帮他量了体温。
  还好,只是温度有些偏高,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朝钼在床边坐了许久,慢慢回忆岑愿说的话,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想明白。
  岑愿蹙眉缩了一下,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看似很不舒服。朝钼怔了片刻,还是端水来帮他清理了身下,然后打了凉毛巾帮他敷额头。毛巾换了两次,他越来越烦闷,干脆恨恨地拿开。
  岑愿脸上还有没干的泪痕,依旧微微皱着眉头,双颊明明白白地泛着红潮,睡得很不舒服踏实。
  不自觉收紧了手中的手巾,朝钼低着头没有动,他面向岑愿的方向站了好一会儿,额前的碎发遮住了眼睛,看不出神色。
  走之前他抿着唇把拿出来的东西一一收回去,恢复成没有动过的痕迹。然后再也没有碰岑愿一下,开门融入了凌晨的夜色中,任岑愿带着一身痕迹赤身在床上睡着。
  朝钼凌晨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清醒了大半,一路晚风,吹得脸有些冰。他进浴室洗了澡,换上干爽的衣服,拿了一包烟站在阳台上,一抽就抽到天边泛白。
  他抽半只扔半只,一口口云云雾雾,把在夜里燃得殷红的半只烟烟头朝下,松开指尖,看着它们迅速地跌进模糊混沌里,不见生息。
  直到房间里电话铃声想起,他迟疑了一下才快步走进去,在外套口袋里翻出手机:
  “喂!朝哥,你今儿能过来吗?我们这儿搞不定啊这……”
  许潘的声音大大咧咧地响起来,说到最后却有没什么底气,但是这点鲜活的人声还是把朝钼从麻木里拽了回来,他抬眼看了一下挂钟:“你们昨晚没回?”
  “没啊,计划周三就发了,你和添姐都不在,我们弄不好哪敢睡。”
  “那我现在就过来吧,你和三儿等着,别的人放回去休息。”
  许潘嘿嘿笑着应他,问他想吃什么早餐:“我去给您老买好。”
  朝钼想了想:“不吃了。”
  他摁了烟,套上衣服。自定放假的第三天就光荣地回去埋头工作,却一点都没有不乐意,他甚至有点认真地指望着接上颠三倒四的生物钟,好让他早点忘了这好像似错非错的一晚。
  他赶到的时候许潘头都快埋进电脑里了,脖子伸得老长,三儿站在一边一个劲打哈欠。朝钼只能把他提溜起来,问了问情况自己认命地坐下去接手,叫他们去睡会儿。
  许潘是朝钼进公司那会儿就认识的哥们儿,两人都是玩音乐的,没进公司之前就在圈子里相互都有耳闻。结果两人碰巧都在一个公司里,许潘本想倚老卖老,以公司前辈的身份涨涨身价,可是怎么眼见着朝钼进来就往市场营销那块凑,许潘打听了一下,这小子明明学的流行音乐!
  不出几年朝钼就坐在市场营销部顶头儿不挪窝了,许潘觉得这就不能好了,这什么展开?这丫肯定是靠背景吃饭的!
  彼时朝钼摸着他的圆脑袋,语重心长:“小胖子同志啊,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许潘就差揍他了!
  要不是打不过的话!
  后来几年朝钼风生水起,一头做着自己的音乐一头忙着公事,一双手抓老,两边不耽误。
  朝钼的声音很有磁性,低沉带哑,而许潘的就很圆润有光泽,合在一起很是出挑。以前两个人经常一起做几首歌,互动合作不亦乐乎。一般这样的早就被扯成CP天天拉一块说了,可惜朝钼不乐意,一副直男做派,他直接撇下许潘,洁身自好地表示:
  别当我恋爱道路上的绊脚石。
  许潘在小窝直播的时候就常常拿他打趣:“你们朝大原创的歌从来不和我一起唱!他就是觉得和一男的唱有没意思,所以宁可搭档声库电音,调/教技术也那么好,是吧,朝大~”
  每次朝钼就当众开口嫌弃他:“那不一定,我只是看脸。”
  朝钼是看脸,如果不是今天,他差不多早就忘了,他第一次这么直接和岑愿说的时候,好像是实实在在让那家伙炸毛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不认识,准确说,朝钼甚至只是收到过几次岑愿的微博私信。
  他以为也是求暖求关注的妹子,就顺手一起撩了。
  结果岑愿发现他每条消息都回复,就辛勤打卡从不停歇,可是万花丛中过的朝大哪管他那么多,不过几天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和他要了照片,。
  他间歇逗着岑愿,结果犹豫半天,岑愿真的发过来一张照片,朝钼点开看了一眼就关了。后面的回复都略微敷衍带个笑脸。
  岑愿过了好久终于问他为什么忽然这样。
  他就回了俩字。
  看脸。
  紧接着岑愿好像就不行了,哆哆嗦嗦回了些什么,也不会骂人,也没气得跳脚跑去挂出来黑他,就是自己炸毛。
  他其实也从来没这么直白过,而且也是心血来潮,一时最快,没什么恶意。可那不看着一个“小姑娘”天天再接再厉,都开始规划人生说要考研来找他的时候,只想快点悬崖勒马劝佛归西(?),于是心念一动就说了那么一句。
  况且那时候,朝钼直接想都没想就默认对方是个女生,他一大老爷们那会想那么迷他的人是个男的?再加上那张照片,自拍镜头拉得很近,模棱两可的,眉眼又软。
  其实岑愿一点也不丑,朝钼说看脸也完全是因为不大合他胃口,看起来……太……太青纯单调了点儿。
  恩,单调,都看不见他最喜欢的腿。
  他不知道岑愿是个男的。
  当然也不知道,有朝一日他们会肌肤相亲。
  朝钼想到这里,又点了根烟,很烦自己,明明都都快八年了,竟然记得岑愿这么多事,这在办正事儿呢还又回忆起来了!CAO!
  狠狠吸了一口,他甩甩额发看回电脑,嘴里补了一句:
  “不过那小子自拍技术真烂!”
  烂到认都认不出人来!
 
  ☆、渡口飞欧
 
  许潘是朝钼端着咖啡过来踹醒的,还流着一脸哈喇子在梦中吃烤鸭。
  朝钼一脸嫌弃:“起来,说事。”
  十一点半,录音室的人都到齐了,朝钼就着刚才整理的下一期流程简单布置了任务。他自己准备的这套录音室加工作室,原本只是觉得方便,后来圈里的朋友渐渐成团,人气稳定,朝钼干脆组了一个范围轻松的团队,偶尔会做一些合集准备成专辑或是EP来发布。
  他想了一下,还是把正式回来赶工的日期提前到了下周一:“后天三儿把新歌发了,下一期的制作提前了,你们通知一下笙添,让她从西藏回来。”
  听了这话一群新来的助手闹哄哄凑脑袋聊起天来。
  “添姐在北京?昨天不是还在荷兰?”
  “你昨晚没看朋友圈吗?凌晨飞的!”
  “添姐好浪好潇洒哦……”
  ……
  朝钼一挑眉,合上档案夹起身出去了。许潘屁颠颠跟过来:“嗨!新招这些小姑娘就这样,看着氛围轻松就爱说话。”说着偷偷瞟朝钼一眼。
  后者也不看他:“我可没生气。”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有几个长得还不错。”
  许潘刚想打趣说他“我就说你这种看见小姑娘就撩的人怎么会一脸阳痿地走出来呢”,朝钼就再噎了他一句:“可惜活儿不行。”
  “……”
  这事许潘是心虚,上一期专辑出了以后,朝钼对外歇了很久。前段时间才“失踪人口回归”,可是之前得力的前期后期不少都不合适了,得招人。
  许潘就积极地担下了这个重任,拍着胸脯和朝钼保证:“朝哥你放心,这点小事你歇着我来!”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搞得他假期中途亲自回来救火……
  可是许潘心里还是默默地嫌弃说:那你也别说什么……活儿不好啊!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画风突变辣耳朵啊!
  他褶着小肥脸一拍朝钼的肩膀:“我这不在弥补了吗,放心兄弟!物色到好几个又好又能挖的了。过几天成了,你先验验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