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亲+番外 作者:执白不直白

字体:[ ]

 
文案:
【txt见微博:执白不直白1】 大龄傲娇青年俞然被老妈骗去相亲,却没想到初次相亲的对象颜值声音身材职业都甚合他意。他还在想着该怎么委婉表达自己“觉得对方还可以,不过还要继续考察”的想法的时候,对方却说:两人性格不合,没必要再联系了。  
俞然只好默默惋惜,然后故作淡然地说:没事,性格不合嘛。结果半年后的第二次相亲,俞然懵逼了:怎么又是你?一句话简介:先相亲再恋爱也不一定是按部就班的套路爱情。
主cp:袁誓(军人)X俞然(审计)副CP:郑阎(警察)X姜运文(教师)
番外cp:凌延X凌旭(穿越修真界变成剑修腰部挂件)
【注:现代架空背景,同性可结婚,但不生子。】微博艾迪:执白不直白1这边有发在长佩的其他文什么的,欢迎来玩(づ ●─● )づ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然,袁誓 ┃ 配角:姜运文,郑阎,凌旭 ┃ 其它:军人,审计,日常
 
 
  ☆、第一章 相亲(一修)
 
  第一章我说相亲就相亲
  “相亲?你真去?”
  看着微信聊天界面上姜运文发过来的信息,俞然不自在地咳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既然隔着网络,那么何必羞涩。于是他手指轻敲键盘,神色坦然地打了一行字:
  “对啊,这不我妈逼我去的嘛。”
  当然,他发这行字的时候,明显是选择性的失忆了:“逼”这个词根本无从谈起。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二十分钟。
  今天是国庆放假第一天,俞然因为难得休息,本想睡到自然醒,但是头天跟姜运文约好了看9点的阅兵式直播,这才挣扎着爬起来。
  直播从8点就开始,不过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现场花絮,他正好趁这会儿洗漱吃饭,再在他爸妈回来之前赶紧解决掉厨房堆积的碗筷,免得到时候耳朵又遭到一顿□□。
  等他收拾好一切,把自己瘫在沙发上拿起手机,就听见门锁响了——这是出门买菜的二老回家了。
  俞正清进屋瞄了眼电视,就径直去了卧室,打开电视看起阅兵式来——要说他们这对父子也是挺好玩的:明明俩人看的一样的东西,但是当爹的往往坚持认为儿子太幼稚,跟自己不在一个层次,非要分开来看。俞然倒是无所谓,也乐的轻松,不用看个电视还听父亲在旁边说教。
  孟青早就习惯了这对父子的相处方式,直接忽视了这一幕,转身去厨房检查俞然的“任务完成情况”。
  等她看到水槽里被水泡着的碗时,瞬间火大,到客厅把躺在沙发上的俞然揪起来:“早上叫你起床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你又怎么答应的?不是说了洗碗之后把水槽清理了吗?这一堆东西就扔这儿了,怎么,还想让我给你洗啊?”
  俞然被这一连串杀伤力极大的问句镇住,恍然道:“哎呀,妈,您看我这记性!我刚刚正收拾来着,没想到被同事电话打断了,就忘了——您别着急,我马上去!”
  这个小插曲一过,俞然甩着没擦干的手回到沙发上继续看电视。孟青这次没吱声,在边上坐着织毛衣,只偶尔瞄一眼儿子。
  很快三军仪仗队出来了。俞然此刻微信都顾不上聊,身体前倾,眼睛锁定屏幕,快速扫描入镜军官的样貌。
  等仪仗队走过了,才意犹未尽地放松姿态,随口道:“哎,要是咱们家住□□附近多好。”
  孟青早看穿了他的心思,忍不住冷冷吐槽:“咱家就是住□□城楼上也看不了,你觉得咱们普通百姓没有邀请函能进去吗?”
  俞然心塞地看了眼他妈:妈,打人不打脸,聊天不补刀。
  大概是察觉到儿子眼神中的幽怨,孟青生硬地转移话题:“当初你高考完不是想当兵吗,要不是体能那关被刷下来了,今天你搞不好也在电视上呢。”
  俞然越发心塞:“妈,您别补刀了行吗?”
  孟青看儿子被打击到,兴致一来,道:“诶,当初如雨不说给你介绍个军官吗?你怎么没去啊。”
  俞然连着被他妈故意打击,心里的郁闷都露在了脸上,颇烦躁地道:“我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表姐又没带个照片来……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清楚就跑那么远去看嘛!”
  孟青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白了俞然一眼:“说得像是给了你照片,你就有胆子去看一样……你那胆呢,比耗子的大不了多少,我是你亲妈,还不清楚吗?”
  俞然被他妈这话一激,当即拍了下沙发,坐正了:“嘿,您还别说,我把话就放这儿了,要是您能给我介绍来一个颜值高的兵哥哥,我肯定去相亲。”
  孟青爽快拍板:“行!”
  看着母亲和善的微笑,俞然突然觉得自己落入了圈套。
  “怎么不说话了?”
  姜运文看他好几分钟没回复,忍不住发了条信息。
  俞然刚从回忆里出来,看到姜运文的气泡框,忙回道:
  “刚去上了个厕所。”
  姜运文没发现有什么问题,继续道:
  “好吧,继续刚刚的话题。你真的决定去相亲了?我怎么记得某人说过坚决不相亲来着?”
  俞然因为姜运文揭底的行为老脸一红:
  “不是说了是我妈逼着我去的嘛,咱们为人子女的总得孝顺吧。”
  姜运文深深了解俞然的傲娇属性,毕竟两人从游戏到现实认识好几年,他早发现:像俞然这样死要面子的傲娇,如果一件事总是含含糊糊说不明白,那多半有问题——还是面子问题。于是他扶了扶自己度数不高常做装饰的眼镜,敲了行字:
  “行,那我等你消息(づ ̄3 ̄)づ。”
作者有话要说:  918一修
 
  ☆、第二章 凌旭(一修)
 
  结束一天的查账,俞然神色疲惫地登上了回家的公交车。身累是次要的,心累在于白天工作上遇到的问题:财务思路不清楚,账乱做,导致自己对账对了半天也没凑出正确的数来,白白浪费半天时间……不过干了审计这一行,遇到的奇葩账是数都数不过来,也不差这一天的。
  往常他照例是要找姜运文吐槽一番发泄一下,可自从年初对方跟个醋坛子警察结婚,自己主动找对方聊天的频率已经低了不少——毕竟破坏人家夫夫生活和睦是要遭嫌弃的。想到这里,作为一只有自知之明的单身狗,俞然退出了微信界面,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工作的事放到脑后,俞然又想到了明天的烦心事:相亲。
  说起来,华国早在5年前就通过了同性婚姻法,这对于一个内敛中庸的国家来说,可以说是相当大胆的尝试。虽然至今仍然有很多激进分子反对,但总的来说,在这个经济文化都相当发达的国家里,人们对同性结合的接受度已经很高了,又因为全国范围内人们对同性婚姻包容度的提高,就算是相亲,也有婚恋机构组织针对同性的相亲会。
  不过,就算有这么个背景条件在,作为一个明天就要经父母介绍去跟男性相亲的男人,俞然心里还是有点小疙瘩。
  当然,他心情不佳的原因不是相亲本身,而是在于——明天是难得的周末明明可以不用早起!可现在他竟然要放弃睡懒觉的机会一大早跑出去!
  而且孟表姐发过来的那张一脸迷彩油漆的照片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好吗?!
  一想到这儿,俞然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万一对方颜值低于自己能接受的底线怎么办?
  没想到吃晚饭时,孟青仿佛有了预知能力似的,特意对他道:“你明天会去相亲吧?”
  俞然嘴里还嚼着东西,听这话一时心虚,嘴里的饭菜匆匆一咽就想否认,这一着急立马就被呛着了,咳得眼泪都出来了,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孟青看好戏似的盯着他,没什么动作;还是旁边的俞正清看儿子咳的太凄惨,递给他一杯水。虽然做出了关心的动作,但为了维护自己的严父形象,俞正清嘴里道:“吃饭着什么急?谁还能跟你抢不成?”
  俞然顾不上跟他爸解释,缓下来就道:“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不去!您看我像爱反悔的人吗?”
  孟青还没说话,刚刚好不容易慈父一把却被冷落的俞正清不开心了,冷冷道:“从小你就没什么恒心,更别说临阵脱逃的次数有多少了。”
  俞然被他爸这话一噎,傲娇症又要发作,但是等他看到对面父亲的冷脸,瞬间怂了,只好一边默默扒饭,一边嘀嘀咕咕:您这就是老观念,总翻老皇历算什么呀……
  时间一晃,又该熄灯睡觉了。俞然虽然这几天表现出的都是对相亲没感觉,也不愿意去的样子,但是经过二老这么一激,他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心说是不是得好好准备准备,免得到时候尴尬——毕竟中间人是表姐,要是最后对方先嫌弃自己,这才是丢面子丢到“姥姥家”。
  不像俞然这晚的辗转反侧,袁誓作为参与相亲的另一方,睡得那叫一个踏实:毕竟他是代人相亲,第二天只需要走走过场,看看对方各方面素养如何,然后报告给那个在相亲前一天被召回的苦逼就行——反正他也没觉得凭着一次相亲就能相上未来的伴侣,自己受人所托,赶鸭子上架,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
  相亲定在一环边上的一家咖啡馆,约定的时间是11点整。这时间和地点是孟如雨经过充分考虑过后定下的。11点这个时间很取巧:要是聊得不行,随便咖啡馆吃点就撤;聊得可以,就转战附近的餐厅。
  至于咖啡馆呢,孟如雨是考虑到俩人没见过面,去哪儿吃饭都略显尴尬,所以特意在网上看了好多点评,才发现的这家环境和氛围都很不错的店——这样就算尴尬了,好歹能跟安静的环境气氛契合,不显得突兀。
  俞然想着时间尚且充裕,干脆提前出门,顺便去市中心充个交通卡。原本不必多此一举,可秦市的交通卡系统太操蛋,公交地铁一卡通只能在固定的地铁线路沿线充值,他平时上班又不走那条线。万万没想到,等他到地方了,发现充卡点又特么网络故障了。俞然低声骂了句“操”,然后不甘不愿地走了,还没坐地铁——他卡里钱不够了,又嫌排队买票人太多,便上了地面,寻找公交线路。
  秦市这几年修路修桥修地铁,地面跟遭了难一样到处是坑洞。俞然本以为这个点应该不至于太堵,但他毕竟是小瞧了这个城市里的人口数量。等他一路上被自行车超车数次,最后离咖啡馆还有两站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抬腕看一眼表,这时才发现他已经迟到七分钟了。
  车内乘客看着外面的路况都有些躁动,司机估计也觉察到了,便转过头来道:“有着急下车的吗?要是在附近的话现在下了得了!我估计你们要是下去走路还快点。”
  听司机这么一说,好些乘客都骚动起来,等司机把后车门一打开,就有好几个乘客下去。俞然一想,自己这都迟到了,赶紧地吧,跑一段儿,免得人家久等。
  他跟着人群下车,心里忐忑,又抱着点侥幸心理:说不定人家还没到呢。
  等他气喘吁吁地到了咖啡馆,拉开门看到尽里头那一桌,绿植旁边背对自己,坐得端正的西服男人,突然有点怯场。
  得,这下尴尬了。
  俞然一边平息呼吸,一边往那边走。
  刚刚他还宽慰自己,说不定对方也要晚到一会儿,但是看男人手边搁着的两杯茶水,显然是坐了有一会儿了。他终于没好意思再磨蹭,快走两步到了男人对面,然后问道:“请问是凌旭凌先生吗?我是俞然。”
  袁誓抬头看了眼对方,听他口中称呼愣了一瞬,反应过来微微颔首:“对,我是凌旭。俞先生你好,请坐吧。”
  俞然也不客气,直接落座,抽空一瞄手表,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将近二十分钟,饶是脸皮再厚也有点臊得慌,饱含歉意道:“刚刚路上有点堵车,让您久等了,实在抱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