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灵根真的不好吃 作者:二白东山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花样作死撩汉不小心玩脱了踏入修真界的阮阳童鞋二十多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遭到重塑,一不留神还顺手拯救了一下修真界的故事。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妖相恋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拿他当恋人,他拿你做储备粮啊。
幸好飞来一位古装侠士救了阮阳一命,不管,抱紧大腿先!
阮阳:我错了我不应该随随便便跟妖修勾搭,喂喂喂,天灵根不是你们的十全大补丹好吗!不准吃我!QAQ大侠救我!
朔旌寒:呵,不救。
修真后的阮阳:身为一个十全大补——哦不天灵根,为什么我每天都在被绑架,心好累,不过绑着绑着,我现在已经可以自己干翻绑匪了呢!我真帅!
正在赶来路上的朔旌寒:……
腹黑高冷攻X二货逗比受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阳,朔旌寒 ┃ 配角:红戈,临雀,邪官 ┃ 其它:现代修真
 
 
  ☆、阮阳的桃花运
 
  今天也是平凡无奇的一天。
  阮阳手里拿着一杯奶茶,孤身一人走在繁华的商业街上,盛夏的炎热天气让人昏昏欲睡。阮阳被头顶的烈阳晒得头晕眼花,冷不防看到眼前似乎一闪而过一道穿着古装的长发剑客的身影,那美好的侧颜让人不由想要凝神细看。
  好帅!
  他眨了眨眼,那道身影已经消失在人海之中了。
  幻觉吗?那么醒目的人,怎么可能一眨眼就消失。
  阮阳很遗憾。
  眼前出现一家明明装修得低调奢华有档次奈何偌大玻璃窗上却贴满花花绿绿洗剪吹,硬生生将风格拉扯到十分接地气的店,他将那惊鸿一瞥的古装帅哥抛到脑后,推门进店。
  一股冷气扑面而来,阮阳舒爽得长叹一声。
  “哈尼——”一个花枝招展的身影迅速扑了上来,语气似嗔似怨,“你好久没有来看人家啦,人家还以为你有了新欢……”一把勾上阮阳的小脖子,另一只手熟练地吃豆腐。
  店里其他人各干各的事,仿佛没有看到身边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个估计是新来的小学徒,正给客人洗头,听见自家老板如此黏腻的语气,手一抖揪住一缕头发,惹来客人一阵愤怒的尖叫。
  “放开我Mary,我要被你勒死了……”阮阳挣扎着,然而并不能逃脱八爪鱼的束缚,眼看那只手越摸越往下,终于怒道,“马坚强你给我放手!”
  Mary立刻松开手,翘着兰花指大惊小怪地道:“天哪马坚强是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呢!”
  是你啊亲。
  阮阳翻了个白眼,整理好被他揉乱的衬衫。
  马坚强,不,Mary玩够了,这才笑嘻嘻地道:“我怎么觉得都好久没见你了呢,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哈尼!”调戏够了,他伸出兰花指点点阮阳,“今天想做个什么发型呀?”
  阮阳想了想,正欲回答,恰巧这时手机响了,他瞄了一眼屏幕,居然是昨晚一起浪的亲亲闺蜜打来的电话。
  现在还没到下午两点,这厮居然起床了?
  阮阳顿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亲爱哒,今天晚上是人家的生日party,一定要来哦——”范恬甜腻腻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什么鬼?阮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我说姐姐,你的生日是每个月都要过一次吗?我现在头还疼着呢,今晚不打算出去了。”他揉揉额角,深感自己年纪大了。
  “啧,少拿借口搪塞我,”范恬一秒变回本性,干脆利落地道,“今天我干弟弟的表姐的男朋友的好基友回国了,带了一串八块腹肌大长腿的洋鬼子说是来旅游,咱怎么着也得尽一尽地主之谊啊,你就说来不来吧。”
  “……我去。”一听见八块腹肌大长腿,阮阳毫不犹豫地屈服了。
  头疼算什么。
  挂上电话,Mary倚在他身边抛媚眼,手里一叠时尚杂志递过来由他挑:“只要是你看中的,我都可以复制出来哦。”可谓是百分百贴心VIP服务。
  然而阮阳将那叠杂志丢到一边,想了想,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严肃地朝着Mary道:“给我弄个洋鬼子喜欢的发型。”
  Mary一愣:“哈?”
  阮阳却没看他,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暗暗握拳:这回一定要摆脱处男之身!
  白天很快过去,眼看太阳逐渐西沉,范恬打扮得光鲜亮丽地坐在自家客厅里,争取最后的时间补妆,时不时扫一眼身边的手机。
  都六点多了怎么还没到!
  就在她快要忍不住打电话催人之际,门铃终于响了起来。
  范恬“噌”地站起身,一挺自己垫了三层的胸,最后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造型足够完美,这才出去迎接客人。
  “好久不见啦宏哥哥——”甜腻腻的声音响起,范恬的笑容在看见她那宏哥哥身后那一溜的外国帅哥的时候更灿烂了,声音也甜得恨不得腻死人,“欢迎来我的生日party,快请进,我家有点小,见谅哦。”她眨眨眼,侧开身让众人进去。
  门外的外国小哥看着栅栏后面那宽敞的草坪花园和小别墅,实在是不能理解C国人的谦虚意义何在。
  看着这群人进入别墅,外面不远处的一片树丛里动了动,一个人影缓缓浮现出来。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老大,消息无误,那人进去了,门牌号4-19。”
  “好,你继续看着,一有异动立刻向我汇报。”对面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是。”话音刚落,那个人影再次变淡,几乎快要与树丛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端倪。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范恬邀请的其他人也陆续到了,别墅里的气氛逐渐热闹起来。
  有烤肉的香气顺着风飘出来,半透明的人影抽抽鼻子,有些委屈。
  没吃晚饭,饿了。
  奈何他障眼法练得不到家,一动就破功,更别说吃东西了。
  只能苦逼兮兮地继续蹲着。
  范恬并不知道门外有人正虎视眈眈盯着她家的烤肉,此刻她已经看上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哥,黏着人家眉来眼去,视四周人群为无物。
  眼看夜幕已经降临,阮阳顶着新做好的发型,气喘吁吁地往范恬家走。只是随便逛了逛街,一不留神居然就这么晚了,这片小区太偏了晚上走着好吓人哦,出租车又只肯送到小区门口,差评!
  好像……是这么走的来着?
  他狐疑地看着眼前的道路和四周的树,只觉得到处都长得一样。四周的别墅被花草树木隔开独立的空间,彼此之间距离很远,因此这个小区显得格外空旷,想找个问路的都看不见人。
  就在这时,前面闪过一个人影,阮阳眼睛一亮,立刻追了过去:“前面那位——”
  前面的人影果然停下了,但阮阳尚未跑近就迟疑着停了下来。原因无他,这人穿得有些古怪:一身古代长袍,还背着一把剑,长发束成一束,垂落及腰,转过来的那张脸眉眼锋利,气质凛然。
  阮阳愣了愣,莫非是白天一闪而过的那个古装帅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真是巧。
  没想到随便问个路都能碰到这么帅的,他挂上友好的笑脸:“这位大侠,请问4-19号别墅怎么走?”
  那人眉梢微挑,似乎露出一丝讶异,然后指了指前面。
  阮阳抬头一看,嗬,自己要找的地方不就在眼前嘛!
  “谢——”道谢还未出口,眼前一花,只看见那衣摆上流光一闪,人影就没了。
  要不要这么高冷,还想问问白天在商业街附近的那个是不是他呢,居然一眨眼人就走了。
  阮阳目露遗憾,按响门铃。
  半晌才有人听见动静,给他开了门,可见里面有多热闹。
  别墅外重新恢复一片寂静,蹲在树丛里半透明状的那位已经目瞪口呆了,揉揉自己的眼,连障眼法失效了都没注意:“我没看错吧?怎么来的那位那么眼熟……那位不是……”虽然听说这位出关了,可是这么小的任务为什么会出动这尊大佛啊!难不成他出现在这里只是凑巧?
  正在喃喃之际,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刚刚给阮阳指路的古装帅哥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吓得他一屁股坐在树丛里:“朔,朔前辈……”
  “嗯,”大侠微微颌首,提醒道,“你的障眼法破了。”
  阮阳进了门,粗粗一瞥不少熟人,范恬所言不假,陌生脸孔里果真有不少质量上乘的外国小哥。他一路往里走一路跟熟人打招呼,终于找到了整个人都挂在一个金发碧眼的陌生帅哥身上的范恬同学。
  “哎呀,这不是我家亲爱的嘛,你怎么现在才来……”范恬喝得不少,看到阮阳很开心地举手打招呼,然后拍拍自己黏着的那个帅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干弟弟的表姐的男朋友的好基友卫宏带回来的歪国友人,帅吧?”
  真是难为你喝多了居然还能如此口齿清晰。阮阳一个白眼尚未翻完,就被热情的外国友人来了个贴面礼,立时蹬蹬蹬后退三步,拉开安全距离。
  友好热情的外国小哥茫然而疑惑。
  “哈哈哈哈!”范恬立刻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Tom你别吓他,他还是个处男呢!”
  “喂!”猝不及防被人揭了老底,阮阳看起来就像只炸毛的猫。
  “今天可是难得的大好机会,祝你摆脱处男之身,亲爱的。”范恬凑过来低声调戏他一句,趁着他尚未炸毛立刻拉着Tom往回走,走到半路转过身,手指贴在鲜艳红唇上给他来了个飞吻,“客房随便用,别来打扰我哦。”
  “真是……”阮阳垮下肩摇了摇头,他来得太晚,范恬显然已经进行到午夜场,没空理会自己了。正准备转身,他突然被一个男人拦住。
  “可以聊聊吗?”纯正的C国语,悦耳的嗓音,整洁的西装,每一点都是加分项。
  阮阳期待地抬眼,面前的男人眼神深邃,五官英俊,优雅而绅士地微笑着。
  阮阳觉得自己的桃花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求收藏╰(*°▽°*)╯
 
  ☆、阮阳的新男友
 
  夜色已深,小别墅里却灯火通明,人影绰绰。对某些人来说,夜晚才刚刚开始。
  安静偏僻的角落里,阮阳跟刚刚那个主动搭讪的男人聊得正开心。正如阮阳所猜测的那样,这个叫文瀚的男人是卫宏的朋友,刚从国外回来,是个混血,不过C国语说得很棒,又温柔又绅士,阮阳感觉特别满意。
  “你的发型很适合你。”文瀚笑道,目光中的温柔简直可以腻死人。
  “是吗?”阮阳受宠若惊,下意识地摸摸新染的栗色发梢,“谢谢。”不枉他特地换了发型,果然骗到了半个洋鬼子。
  给Mary点赞。
  就在二人闲聊之际,附近传来一阵大笑,伴随着有人气急败坏的尖叫,气氛愈加热闹。然而这些都影响不到阮阳,他正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面前的男人身上,自然也就注意不到身后闹得越来越夸张的朋友们。
  “砰!”地一声轻响,文瀚忽然睁大双眼,下意识伸手将阮阳往怀里一拉:“小心!”
  阮阳还没注意到什么,就被他抱了个满怀,鼻尖嗅到一阵潮湿的水气,似乎是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念头一闪而过,身后一阵冰凉,香槟的气味蔓延开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