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总裁,如此多娇+番外 作者:凉涩V

字体:[ ]

 
文案:
一喝酒就迷糊的易维同学在某个早晨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吃干抹净了!!
易维: 卧槽!被爆菊了?!
地板上那两个看起来很可怕的套套是怎么回事!!
慌张的易维童鞋果断跑路了……
尚穆沉: 你,逃不掉的
……
————————————————
◆ 本文CP: 迷糊傲娇记仇受+霸道总裁腹黑攻
★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开坑,凉涩高兴,哼╭(╯^╰)╮
▼本文略雷,不适者请离开,一言不合就扑倒上肉,凉涩高兴你想咋滴╭(╯^╰)╮╭(╯^╰)╮
●各种脑洞都会加,看心情,哼╭(╯^╰)╮
■ 识相的快去包养专栏哼╭(╯^╰)╮╭(╯^╰)╮╭(╯^╰)╮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维、尚穆沉 ┃ 配角:温闫 ┃ 其它:耽美、霸道总裁、傻白甜、一夜情、年上
 
 
 
  ☆、传说中的一夜情
 
  身上的男人狠狠地连续抽动数十下后,瘫软在他身上。
  半晌,男人抬起头,那是一张十分漂亮的脸,他勾起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吻了吻身下人的嘴角,慢条斯理地起身穿衣。
  待易维幽幽转醒,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股间那股火辣辣的疼痛,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卧槽,这怎么回事?”
  自己未着寸缕,白皙的肌肤上满是吻痕,□□的床单还残留着暧昧的白浊。
  宿醉的头特别疼,易维揉着太阳穴回想昨夜发生的事。
  昨天下午他顺利的收到了面试公司的试用合同,寝室兄弟几个听说后,要求请吃饭,易维豪气地一挥手,几个人便雄赳赳气昂昂地朝S区最贵的大酒店出发。
  几人点了一大桌子菜,一边喝着酒,一边谈论着他们的初识,初遇。
  易维被这种疑似生离死别的气氛所感染,多少被灌了点酒。
  磨蹭到夜幕降临,几人又兴致勃勃的说要去酒吧玩玩。
  易维拗不过,也跟着一块去了。
  他记得自己好像被几个漂亮女孩搭讪,客气地摇头拒绝后,自己找了角落的一个位置慢腾腾的喝着桌上放着的酒。
  后来,傅源过来陪他,他俩就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中途,本来在舞池里跟着美女扭腰的袁肖杰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神神秘秘地搂着他的肩膀说,十四楼靠电梯的对面房间里有个惊喜在等他。
  此时的易维已经迷糊了,他没有去思考袁肖杰到底说的是四楼还是十四楼,那所谓的惊喜又是什么,反正他按的电梯楼层是十四楼。
  从小就没沾过酒,易维也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喝多了会干些什么。
  歪歪扭扭地走出电梯,径直敲开了对面的房门,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模糊影子好像是白皙的胸膛,易维嘿嘿一笑,果断的扑倒在了那人身上。
  最后…………记忆断了片。
  易维揉了揉太阳穴,他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开门的到底是谁?
  目光在房间里浏览了一圈,发现这个卧室好大,看布置就知道房费不简单,易维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恐惧,他不会被哪个秃头恶心变态睡了吧()д`()
  生无可恋的时候又看见了地面上那两个可疑的套套上。
  卧槽,看那用过的大小型号明显有点过于可怕吧……
  易维简直想撞死在墙上,他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男人爆了菊?发生了人生第一次419??!!
  没有听见房间里传来任何响动,易维小心翼翼地快速穿好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果断跑路。
  ……
  尚穆沉回房间时,床上已经空无一人。
  他拧着眉解开锁骨处的纽扣,扫了一眼床上那滩因疯狂而喷溅残留的水渍,又看了眼被易维拾起扔垃圾桶的那两个套套。
  心情不错般地关门下楼,去了酒吧二楼的监控室。
  “你们先出去,我查一下监控。”
  本来坐在椅子上偷懒的保安立马就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尚总好”后,自觉地带上门走了出去。
  高清画质下的监控十分清晰,尚穆沉调出十四楼他离开的那个时间,向前进。
  自己的房门被打开,一个穿白色T恤的男孩子皱着眉走了出来,他动作有点别扭,扶着腰,双腿似乎合不拢。
  尚穆沉摸了摸下巴,视线凝在画面上,那,是他的杰作。
  本以为他会乖乖睡到他回来,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力气跑了。
  那个男孩子比初见时长高了不少,味道嘛,尚穆沉修长的食指点了点自己被他咬破的唇角,微勾,很不错。
  尚穆沉倒是没想过去追,他撑着下巴又看了眼监控画面上那个定格的背影,易维是么,有点期待下次几面。
  易维出了酒店大门就直接招了辆出租车回学校。
  时间还早,校园里显得十分静谧,没人看见他别扭的步伐,易维快速地回了学生公寓。
  推开寝室门的那一刹那,他狠狠地抽了抽眼角。
  眼前的这到底是一幅什么画面呢?
  两个玉体横躺在地上睡得呼噜四起。
  除了傅源躺床上,另外的袁肖杰和姚恒两人只穿了一条裤衩豪放地相拥躺地板上。
  那画面简直辣眼睛。
  易维关上门,跨过两人到自己衣柜里拿了衣服去浴室清洗,洗干净才有精力找地板上那人算账。
  身上明显被简单处理过,但也只算是简单处理,易维从锁骨至腰腹上都是吻痕,还有几枚居然顺着内裤边缘没入到大腿根部,腰部又酸又疼,两腿根本就合不拢,走路需要扶着腰,稍不注意两腿摩擦,又疼又麻。
  真像怀孕的妇女……
  易维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人到底长什么样。
  懊恼地快速冲洗了一下,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傅源已经醒了,坐在床上还有点迷糊,看见易维时,眼神才恢复清明:“你回来了啊!”
  易维点点头,径直走向地板上躺着的两人,拿过书桌上喝剩下的矿泉水,一股脑地倒在袁肖杰脸上。
  水快速地冲击鼻子,袁肖杰一骨碌就坐了起来:
  “卧槽,下雨了?”
  姚恒也被带了起来,他一脸懵逼的望着易维,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见易维没有说话,他就又往下倒:“我还没睡…”话还没说完,快速倒下的头和坚硬的瓷砖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发出了“Duang”地清脆声音。
  易维三人还没来得及阻止。
  ……
  姚恒本来就小的眼睛皱成一团:“为什么我睡在地上,唉哟,我的头”
  易维无暇顾及姚恒,他看了眼袁肖杰幸灾乐祸的表情,一把将他扯了起来,弯腰使力的时候,腰部一软,易维还没站稳就扑倒在袁肖杰身上,有点疑似投怀送抱。
  袁肖杰下意识就搂住了易维的腰,反应过来后,语重心长的调侃:
  “大清早投怀送抱?”
  易维扶着腰站好,将袁肖杰扯到自己跟前,两人距离只差零点几毫米,他表情严肃,语气挺冷:
  “十四楼怎么回事?”
  袁肖杰眉一皱,易维是他们中间最温和的一个,不招惹他他就会一直笑脸莹莹的对人,但今早上说话这表情不太对,他首先反应:“十四楼?什么十四楼?”
  回头看了眼姚恒和傅源,见他俩也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就又转过来,盯着易维的脸。
  目光从他的眉毛落到嘴唇,再到敞开的衣襟。
  表情从一脸懵逼到目光炯炯再到了然猥琐,他勾住易维的肩膀,盯着他的锁骨推了推:
  “昨晚上,挺疯狂的啊~”
  “十四楼怎么回事?”
  “十四楼?什么十四…哦,你是说四楼吧?我昨晚叫你去四楼啊?!”
  “不是你叫我去十四楼吗?”
  “我什么时候……哎不对,你去了十四楼?就算你听错了你直接下来找我就是,但是你好像一晚上没下来吧?!你这被咬破的嘴巴和满是吻痕的脖子怎么回事啊~”
  易维现在混乱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听错了?那十四楼的人到底是谁?
  “那你开始叫我去四楼干嘛?”
  “…额…既然没去那就算了吧,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易维盯着袁肖杰飘忽的眼神咬牙切齿:“那你所谓的惊喜是什么鬼?”
  傅源一直在听他俩讲话,他看了眼易维的脖子,果然发现了星星点点的吻痕:“小维你的脖子是谁亲的?”
  “……”易维把纽扣全部扣上,留下修长干净的脖子,他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会是狗血的一夜情吧?小维你初ㄧ夜没了?”地上的姚恒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小维你那么纯情,到底是谁把你上了?”
  易维就着手中的矿泉水瓶砸向姚恒的脑袋,瞥了眼也是幸灾乐祸的袁肖杰,留下一句“这个月的打水任务和买早餐任务就交给你了。”便准备去浴室去洗衣服
  袁肖杰一脸呆楞:“什么!?”
  “不然的话,”易维危险的眯起眼:“把你昨天吃我的喝我的给我吐出来!”
  袁肖杰立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保证伺候得你舒舒服服”
  “这就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就写着玩玩,主要更新的文章还是《别磨叽,在一起》╭(╯^╰)╮╭(╯^╰)╮╭(╯^╰)╮╭(╯^╰)╮
 
  ☆、传说中的第一天上班
 
  阳光透过玻璃再透过帐幔照上易维的脸,他在S市这所一级大学的男生公寓五楼上的第一个房间睡得昏沉。
  也许是感受到了太阳公公的目光,又或许是美梦做完,易维皱了皱眉,翻了个身,不小心触及腰间,那未消反烈的酸软感使他哼哼出声,这才幽幽转醒。
  外面阳光遍洒,温暖明媚。
  几丝迷茫的视线变得清晰,易维坐起身,先傻了是的抬头看了会自己床位上的天花板,又想起似的看了眼寝室的其他人。
  对面的两个床上蚊帐已经挂起,房间里空无一人。
  他又抬头看天花板,试图记起些什么,傅源和袁肖杰今天有技能考核,姚恒今天好像要去相亲,我今天要干嘛来着??
  他慢慢开始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记得前天收到了正式上班的内定合同,出去庆祝喝多了发生了人生第一次419,被爆了菊……
  那好像,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上班?!!!
  易维的脑袋终于清醒,他清楚的看见挂在墙上的大圆钟表清晰的显示着北京时间八点五十。
  那份合同上的上班时间要求是八点半去人事部报道,他现在已经整整迟到了二十分钟!易维开始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自己,飞快的下床换衣服刷牙洗脸,拿着手机钥匙就冲出了门外。
  四月份的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学校外边就是一个公交站台,但是公交车到不了公司门口,就算到了他也大概还需要步行十分钟。
  所以只好站在路边挥手打的。
  眼看着站他前面的几个姑娘都上了车,而他却被无视的彻底,不禁有些烦躁,难道这年头的士车师傅只搭女乘客?
  正一筹莫展准备搭公交车时,一辆银白的奔驰在他面前停下,车窗摇下,一张骚包的人神共愤的脸露了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