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躲不开+番外 作者:上言

字体:[ ]

 
文案:
如果有一天作为男人的你被强上,而且对方也是个男人,一不小心还男田种玉,你会怎么办?
再如果,一个男人面临一系列女人问题,带娃,哄娃,喂奶,还有说服爹妈,又会怎么办?
再再如果,所有问题都有另一个默不作声但是愿意承担一切的男人,还能怎么办?
且看两男人斩不断躲不开的缘分。
温馨1vs1 别扭受X外冷内热攻
另有小包子,自然而然出生,一点也不雷?【待定】
没有第三者,有的都只是酱油~
 
内容标签:生子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清颐,覃雳 ┃ 配角:季清依,季元铤,孙云,覃嵩,季黎桉【安安】 ┃ 其它:命定之事,缘分使然,男男生子
 
 
 
  ☆、错误发生【一】
 
  季清颐是一个医生,上面还有一个大三岁的姐姐,家里的事他是不搀和进去的,但也知道最近这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他下了班,开着车在街上瞎逛着。转了几圈还是不想回家,这几天爸妈逼着姐姐去相亲,闹得不可开交,家里氛围并不好,想到这里方向盘又反转起来。
  季清颐的姐姐叫季清依,名字清清秀秀的,但个性却和季清颐那个黑道爹如出一辙,连他母亲从小到大的淑女教育也不起作用,性格火爆狠辣,相反的季清颐这个男孩倒是温文儒雅。
  正是因为他姐姐和父亲性格太像,一山怎能容二虎,两人一吵就会闹得不可开交,从小姐姐就在各个好友那里住,大了就干脆搬了出去。
  季清颐转着转着看到了一家店,是姐姐爱吃的梅子干,想着她这几天和爸闹得也累,就顺便买了点,往她外面的房子开去。
  季清颐把车子停好,却发现自家姐的车不在,反而多了一辆陌生的车。他打开门进去,保姆也不在,他把买的吃的往茶几上一放,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季清颐他妈妈看着一个女儿已经牵扯进老公的那摊子事了,说什么也不能再把儿子折进去,所以季清颐得以正常的成长学习,工作。接着可能是娶妻生子,可是缘分这个事情吧,躲不开,逃不掉,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季清颐想着估计姐又被爸扣住了,家里肯定又是一团糟,想着就往楼上走,干脆在这边休息算了,反正这几天家里都不适合住人。
  他洗了个澡,打开电视往床上一躺,看着跳动的画面,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响声,似乎是杯子被打碎的声音,接连的是一串东西掉在地上砸碎的声音。
  季清颐翻身坐起来,认命的掀开被子走出去,估计是他姐又攒了一肚子火正在发泄呢。他在门口敲了敲,“姐,你回来了?”奇怪的是,并没有人应声和开门,他奇怪的再敲了敲,依旧没人回答,这倒不像他姐的作风,他转了转门把手,还锁起来了?
  他下楼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门,里面并没有开灯,倒是有个人喘气,气息声还挺重,季清颐打开灯一看,哪是他姐,是他姐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覃雳。
  季清颐倒是见过几次,不过没有好印象就对了。
  作为医生,季清颐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情况不怎么对。
  “覃哥,你怎么了?”季清颐走过去扶起那个倒在地上的黑衣男人。
  覃雳已经失去意识,认不清人了,不过动作倒是一如既往的迅速,一个钳制,把季清颐扣在身下,他似乎想要认清是谁,不过一下子又卸了力,压在季清颐身上。季清颐这下子算是明白了,这位爷是喝醉了。
  不过他为什么会在姐的家里,还喝醉了?爸妈可能不明白,季清颐一直却知道,姐说是说和覃雳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其实,覃雳对他姐半点兴趣都没有,自家姐倒是一颗心挂在他身上,难不成两人还真成了?
  季清颐思索间把覃雳推到一边站起身来,想着自家姐姐估计今天回不来了,放着他在地板上躺一晚上也不行,只能架起覃雳往内间走去。
  季清颐不矮但也架不住覃雳那一米八几的个子,一扶一倒的摇晃着,总算是到了床边,季清颐把覃雳扔到床里,把被子一盖就完事了。
  可就当他往外走的时候,手臂被拉住,然后刚昏迷瘫软的覃雳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拽把他拽到在床上,然后箍在怀里,季清颐和覃雳靠得很近,这才发现,覃雳不是醉了,是被下药了。
  他赶紧挣扎,不过覃雳大手大脚的力气大得不得了,而他的头抵在季清颐的肩膀上,正喘着粗气。
  “覃雳,你给我起来,老子不是女人!”季清颐大声的怒骂着。
  覃雳似乎清醒了点,但被季清颐吵得烦,他动了动头,转向季清颐的脖子,然后一口咬了上去,不是调情,不是惩罚,单纯的发泄。一下子就见了血。
  季清颐嗷的叫唤了一声,“你他妈的有病啊!死变态!”季清颐剧烈的挣扎都被覃雳压了下去,而他则咬了一口之后,慢慢的舔着。灼热的呼吸像是要把季清颐的皮肤融化了似的。
  慢慢的季清颐也挣扎不动了,覃雳用力太大,甚至连呼吸都有点艰难,只觉得衣服被扯开了,皮肤被一一临幸,先是手再是唇舌,毫无保留的被侵犯,他不可置信的感受着。
  等衣服尽数被退下的时候,覃雳的钳制松了很多,季清颐趁着这几秒,用力的一推,覃雳从他身上翻了下去,季清颐赶紧起来,想下床逃走,可是小腿被人捉住,连带的内裤也被扯下来,人被拉回倒在床上。
  季清颐的头重重的磕在床头上,原本有的反抗就更是烟消云散,任人鱼肉了。
  只是当灼热抵到他的腿部时,他才恍然惊起,剧烈的抵抗,可是无奈事实已成。原本胡乱摸索的覃雳终是找到了舒服的门路,直直的进入了那个地方。
  季清颐的妈妈是大学教授,虽说有个黑道爹,可是他的教育却从小沿袭母亲的礼义廉耻,所以在这之前他并没有乱来的经历,他只能无力的瘫倒,任其所为。
  覃雳折腾了很久,药效过后就睡倒在他身上,而季清颐则一直睁着眼睛,没有焦点也没有神采,他慢慢的觉得手脚都回了点力气,就从覃雳身下退了出来,虽然身体不适他还是扶着墙站了起来,看着床上熟睡的人,他憎恶的随手拿过手边的台灯狠狠的砸向床上的覃雳,顷刻便流下了鲜血,而覃雳则是动了动,并没有醒来。
  季清颐看着涓涓流出的鲜血,想着索性不如弄死他,一了百了,可是又想到最近姐姐的状况,再加上覃雳的身份,要是覃雳死了,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他冷冷的看着覃雳,慢慢的捡起自己的衣服,回房间披了一件外衣,就开着车子离开了。
  迷茫的在街上瞎转着,这个样子他不可能回家,只得找了个酒店对付一晚上,他手腕被覃雳扭伤了,已经肿了起来。手指也肿着,更别提身上其他伤口,他车里有药箱,这是当医生的习惯,要用的时候,随手就有,而这个习惯也确实让他好受不少,至少不需要带着一身伤跑药店。
  他脱下随便套上的衣服,小心的洗了个澡,可是再冲刷也去不掉那些斑驳的痕迹,以及切肤的感受,他泄气的拿过浴袍披上,倒在床边,一身青青紫紫的,衣服一遮倒也没事,可是脖子上的咬痕,清晰可见,他拿了点膏药抹上去,缠了点布。估计着明天还要打针疫苗,而且像覃雳那种男人,还要做个身体检查,不知道有没有病。
  越想越是愤怒不堪,处理好手腕和胳膊,就倒在床上,睁着眼睛直到天明。
  直到手机响了才回过神来,他拿出来一看是他姐,他第一直觉是把手机关掉,但又停住了,季清依对覃雳的执着他是知道的,要是她发现她爱的男人和自己的亲弟弟上床了,她一定会崩溃的。
  季清颐深深的吸了口气,接通了电话,“姐?干嘛呢?这么早?”
  季清颐佯装被吵醒的声音听在季清依耳里,这才让她颤抖的手上下浮动的心安静了下来,“小颐,你昨天来我这了?”
  “是啊,我看你心情不好给你送了点吃的,在茶几上搁着呢,看到了吧?”
  “嗯,看见了,你怎么没回家啊?”
  季清颐心里咯噔了一下,又推脱到,“我猜到你在家里,就住酒店了。”
  季清依心里松了一口气,“别老是住酒店,什么样子!我不会和爸吵了。”季清依讲了几句,又接着问道,“小颐,昨天你有没有看到我朋友?”
  季清颐呼吸一顿,“没看到,不过看见车了,我想着你一定有事,妈又不让我掺和你和爸的事情里,洗了个澡就走了,不然我还想睡你那呢!”
  “嗯,还早,你好好休息,今天上班不要迟到了。”季清依祝嘱咐道。
  季清颐不用想也知道今天这班是上不了了,可能这个星期都上不了,只能想了个借口,“最近加班挺累的,我想休几天假去奶奶那转转,你去不去?”季清颐只是说说,这么个紧要关头,他姐怎么可能离开。
  果不其然,季清依拒绝了,“我不去了,先把家里的事解决吧,那你好好放松放松,替我给奶奶问好。”
  挂掉电话,季清颐随手把手机扔在一边,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久久没有动作。
 
  ☆、错误发生【二】
 
  季清依咬咬牙,走进房间看着一团糟的样子,本来她借生意约覃雳过来,给他酒里下了药,只要他们发生关系,覃雳就一定要娶她,可是没想到半路被爸爸喊了回去,然后关了一晚。等她回来看到的却是一副欢爱后的场景,这就是竹篮打水吧,她苍白着脸走过去,不论如何她不能输。
  覃雳醒来就觉得不对劲,头部一阵阵疼痛,等他清醒过来却看到他躺在陌生的房间,身边躺着□□的季清依。
  他冷漠的脸顿时更加阴冷。
  季清依一直没睡,就等着覃雳醒来,感觉到身边的动静,她也佯装睡醒。覃雳冷漠的看着她,“季大小姐手段可以啊。”
  季清依知道他不会欣然接受,可是他也不会残忍拒绝不是吗?“秦大老板,我说过三个月内就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娶我,我季清依还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覃雳看着她,就像是看一堆死物,半晌才笑笑,“可以!你赶着投胎,我为什么不收!”说完起身穿好衣服,走出了别墅。
  季清依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虽然烦闷嫉妒却又欣喜,她赌对了。自从她挖到覃雳的身世之后,她就一直在策划,也一直在徘徊,犹豫,覃雳的爸爸就是被覃雳的妈妈下了药,才有了覃雳,可是他妈还是没有当上覃夫人,就因此而死,所以她在赌,赌他妈对覃雳的影响,虽然事有变化,但也是她要的结果。
  季清依翻身起来,穿着睡衣走到阳台边,看着走向车库的覃雳,“覃大老板,我等你的聘礼。”
  覃雳头也不回,开着车子冲了出去,只有这时候才能看到他脸上不是一贯的冷漠,而是痛苦。脑海里画面不断,每一个都曾作为噩梦在他的记忆里逡巡。
  季清依等覃雳走后,干脆的点了一把火,看着床上的被子毯子在火光里灰飞烟灭。然后去调门口的监控,她一定要把那个人找出来。
  可是,季清依看着他弟弟来了,待了不到两个小时前就走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来过,季清依皱紧了眉头。
  季清颐退了房打电话到医院交代了一番,就开车去了A市,当然在这之前去打了针,还抽了管血。
  奶奶就住在A市老家里,季爸爸接了几次老人家也不愿意过去,看着奶奶身体也健朗,就不强求了,嘱咐保姆好好伺候着。
  季爸爸是他们领养的,不是亲生的,当初季爸爸他们家和季奶奶是邻居,也在同一个厂里做事,厂里安全工作没做好,季爸爸的亲爸妈一起出了事故。
  两家关系要好,季奶奶也不忍心才几岁的孩子孤苦无依,就接到自家养着。
  不过季爸爸从小不安分,生事,和家里关系并不好,尤其知道领养的事情之后。还是娶妻生子了之后,才明白老人家的无奈。
  季奶奶也一直很愧疚没有教好季爸爸,看着季爸爸现在能这样,也算松了口气了。
  季清颐把车开到院口就进不去了。老人家恋旧,还是住老家,季爸爸有能力以后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三层楼的小洋楼倒是在一片老房子里很醒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