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关蓝之执拗总裁 作者:古攸兰

字体:[ ]

 
文案:
有没有爱过一个人,明明心里在乎,却不懂表达?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关泽予;蓝政庭 ┃ 配角:原曲凡;关依琳;斯瞳;黎涵;蓝政轩;卓啸;乌鲁石;欧阳砚等 ┃ 其它:关蓝专属系列!
 
 
 
  ☆、第01章 挖坑
 
  原曲凡从外面开门进来,他本来想到了要敲门,然而面对一个冰冷冷的办公门,他本能的反应还是先下手为强,反正进都进了,也不必急于行使职责,那些所谓的礼貌准则,全权交由其它部门管理者模范示威,他的习惯从来都是但凡涉及冠鹰总裁办公室的一切原则性失误,那都是我和他太熟,搬不出那套礼仪规范,所以就免了。
  雯秘书在市场经理的脚步之后,她也来到上司的办公室门外,当然,作为秘书,她的行为规范首要先敲门,然后再推开门。
  关泽予抬头看到偷偷溜进来的人,那人踮起脚尖,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用说也猜得□□不离十,无非想大吼一声。
  雯秘书说,“抱歉,原经理也在啊?”
  原曲凡回头望一眼素来兢兢业业尽职守则的雯秘书,他说,“你要是再晚一步,我保不准能让你们总裁心脏病复发。”
  关泽予微不可闻的冷哼一声,他说,“我还没有耳聋目盲。”他虽然走神了,但还不至于神魂颠倒,有人推开办公室的门,即使动静不大,但能听得清楚。
  雯秘书说,“总裁,有一份报告需要您签署。”
  原曲凡自顾走到沙发里就坐,他把这里当成了家,这已经养成一种习惯,而且这种习惯正在往恶性方面发展。
  关泽予接过文件,拿了签字笔,在那白字黑字的右下角划了几道熟悉成惯性的比划,那也就算是他个人的标准大名了,核准的报告,一般就这个程序,经过最后流程,最高的首席执行官签字确认,然后盖上公章证明效用。
  雯秘书说,“咖啡需要换吗?”她指着半杯凉透的咖啡,今天很意外,每天正常消耗两杯咖啡,今天第一杯还剩大半,而且凉透了。
  关泽予把文件合上,交出去,他说,“四点半的会议,交由行政主任主持,我就不参加了。”
  雯秘书双手接过文件,她还想说什么,可余光瞥见坐远处的原经理翻着不知名的文件,大致明白了接下来的内容,故而说,“好的。”
  原曲凡坐在沙发里,远看尽忠职守鞠躬尽瘁的女秘书带上门出去,他忍不住揶揄起来,“都说秘书是总裁的情人,可我看雯秘书好像是你的奴婢,尽管察言观色唯命是从,其它完全一概不知不敢多嘴,关泽予,你到底有多独载?”
  关泽予起身走过来,他无视坐在沙发里风情万种的原少爷,眼睛只看着对方手中的似乎很有分量的资料。
  那不是有关大项目的报价单,也不是哪家公司的私密文件,纯粹就属于一个人的私密档案。
  原曲凡把文件塞在怀里,他一副想要看,来,脱我衣服。
  关泽予坐在沙发一头,他说,“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去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再帮你脱。”
  原曲凡五官扭曲,他说,“流氓。”
  关泽予如愿接到了递来的文件,他说,“男人的本色是什么?”
  原曲凡想了想说,当然是流氓,但看着眼前的男人哪够本色,他要钱有钱,要相貌有相貌,当然,除了要情无情。
  “哎,蓝政庭才回国不久,你就迫不及待的搜查他个人信息,这行为做法妥当吗?”
  关泽予翻掉那简历似的文件,他说,“这是网上下载的资料,我要的不是这些。”
  原曲凡转身去倒了一杯水,他边喝水边捡起办公桌上的纸飞机啧啧,“你到底有多无聊,居然有空去折纸飞机?”
  关泽予转头看了一眼,他刚才嫌闷得慌,所以随便捏了一张白纸折叠,没想到它成了纸飞机的形状。
  “说正事,蓝政庭的档案能不能查?”
  原曲凡回到座位里,他说,“不能。”
  “你也有办不到的事?”
  “笑话。”
  “那……”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查他?人家才回国,未曾得罪你,无端端干嘛要查他?”
  关泽予把手上的垃圾资料扔掉,他说,“映辉的新总裁确定了吗?”
  “不是蓝政轩吗?”
  “最近传出的消息?”
  “据说他们要换执行官。”
  “那这个执行官是谁?”
  “我会告诉你是蓝政庭吗?”
  “哼,原经理这么绕着有意思吗,我有没有没告诉过你,做事如果可以直线行走,就不要试图拐弯抹角。最好是一条直线走到底。”
  原曲凡鼻子里哼出一团烟雾,他把杯子搁在桌上,捡起了被扔掉的资料,当即转身出门。
  他说,“要是可以直线行走,谁还会去绕地球转圈圈?你当我闲着没事儿干?”
  关泽予想说,难道不是吗?你天天下班不是去吃喝玩乐就是去花天酒地,说到底是因为工作太轻松了所以才有那么多时间去挥霍。
  原曲凡走出门又钻回来,他说,“蓝政庭要是发现了怎么办?”
  关泽予想也不想,他说,“很好办,把你拉出去报销就对了。”
  原曲凡:“…………”你妹!!!
  他带上门出去,风云残卷般扫过办公室里各部门管理的门口,见一个即对一个说,“月底你们总裁要请大家去KTV唱歌,他全权报销,大家做好发疯入魔准备!”
  关泽予坐在办公室里,眼皮不由多跳了几下,他说,“你刚才跟大家说了什么?”
  原曲凡站在电梯里,他说,“没什么,大家都深深的表示感谢关总请客,月底一定要酣畅淋漓high上场,希望关总到时能莅临位场考察。”
  雯秘书淡定的站在老板的办公桌前听候发落,她说,“大家都传开了。”
  关泽予恨得咬牙切齿,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被一只妖虐害死千百下,而且每次都是大放血,不过公司里的人员个个都只记得感谢市场部的原经理掏心掏肺,却没有人去诚谢作为最高领导的恩情,那是他的钱!!!
  雯秘书说,“要不要做安排?”
  关泽予挥挥手,他说,“拨款。”
  他知道原经理那是什么意思,明着说是被讹了,按理说是用心良苦,他这是给冠鹰的总裁积德了。
  雯秘书说,“映辉的创意总监打电话来预约与您在周末见一面,您看要不要抽出时间调度?”
  关泽予看着手上的数据报表,他皱了皱眉问,“什么时候预约?”
  雯秘书小心翼翼的回答,“今天下午。”
  关泽予把报告交还回去,他说,“安排在周六下午七点。”
 
  ☆、第02章 勿施
 
  六年后,当再次见到昔年面试过自己的前辈,如今对方仍旧担当映辉高层的管理者,而自己则是冠鹰的最高首席执行官,这老天开的玩笑还真厚此薄彼,当年原本想进入映辉高层的现今冠鹰管理者,他转身一变,只一蹦就直接跳上了最高的台阶,简直不能让人再愉快生活。
  姚证桦说,“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一转眼六年过去。”
  关泽予轻轻摇动手中的酒杯,那暗红的酒液在水晶杯里反复浮沉,他说,“姚总今天找我来,单纯是为了感慨吗?”本来刚开始还感觉意外,不过很快又释然的接受了邀约,他并没有借此进一步探询心里的答案。
  姚证桦不知其中的因果缘来,他说,“我来找你,是为了人力资源部的事情。”
  关泽予放下手中的酒杯,他不喜欢喝红酒,只要了解过他的人都知道,就除了对面的这位映辉创意部的高级总监,他匆匆忙忙的赶来见面,什么也没有准备,就为了说通一件事,关于冠鹰和映辉互相抢人的消息。
  以前是映辉想要什么人,冠鹰都绝对争不过,而如今,世道变了,竟换做是冠鹰只要认定了什么人,映辉动都别想动。
  听闻映辉最近又请了猎手,挖空心思要请一个人,谁知那人也不是好请的弥勒佛,一面以静制动,一面又在暗暗的运功,就想给自己抽出一张出敌致胜的王牌。
  姚证桦原不想管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他手上有一大堆工作忙不过来,要不是部门人才紧缺,他也不至于红了一张老脸过来请求。
  关泽予本想把事情交给行政部的主任去处理,他相信罗又父的办事能力,然而细思到心里的疑惑,他还是亲自走了一趟,就想问当年有没有后悔拒聘那个无处可去的关泽予?
  姚证桦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说,“那你有没有想过,假如真的留在映辉,那么今天的成就从何而来?”
  关泽予才发现这是一个充满矛盾的问题,他不该自我捆缚那么多年,映辉的拒绝不过是顺应了某个人的要求,所谓的强权就是政策,它从来适用于每一个人,而自己又凭什么例外?难道就因为是关企董事长的亲生儿子所以觉得理所当然能受到特殊的公正待遇?
  姚证桦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暂时放松的话题,他说,“还在怪关董事长?”
  关泽予不予回答,他说,“映辉最近的人事异动是不是太过激烈了?”
  姚证桦一愣,他没想到传闻中说话很直接的人竟能这么单刀直入,他直接提刀斩马于麾下。
  “当然,一个企业发生人事异动很正常,至于激烈?人才的去留肯定有所波澜,正因为有上才能下。”
  关泽予听听官方式的答案,他感到好笑,跟这些年迈的老将切磋,注定要败在体制之下。
  年轻人不受束缚于成型成规的条条框框,而年长者习惯了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经过长年累月,他们原本认为属于枷锁的负累,终究成为了一道不可遗弃的护身符。
  姚证桦说,“不管如何,冠鹰和映辉之间的合作关系不能被否认。”
  他说,“即使你从来不承认映辉的存在。”
  老人家起身离开西餐厅前,他说这个优雅的地方适合年轻人,却不适合他这种老年者,尤其是忙于工作,疏于享受生活情调的老年者。
  关泽予听不清长辈最后说的话,只隐约听闻,“他毕竟是你父亲,当年再如何不对,也是为你好。”
  这就像一个笑话,每一个人都可以为自身存在的不足和缺陷无可厚非的犯错,而关耀聪当年就是如此,他为了那份不容丢失的强势和不可蔑视的威严,竟然狠得放养儿子,他不仅让其孤苦伶仃,自生自灭,而且还想在儿子走向阳光的道路上设置重重障碍,就为了他口中所说的锻造。
  姚证桦说你要理解你的父亲,他是身在其位当谋其政。
  关泽予握紧手中的酒杯,他蓦然将其喝得一干二净。
  蓝政庭正好在这家餐厅里就餐,陪同他的是三弟蓝政轩,两个人坐在落地窗前,他们转头就能看到冠鹰总裁所在的位置。
  蓝政轩说,“姚叔找关泽予干嘛?这家伙又跟映辉过不去了。”
  蓝政庭也转头看了一眼,他说,“也许是为了工作的事情。”
  蓝政轩哼了一声,他说,“不可能,姚叔一般不对外谈判。”
  关泽予扭头看到了远处的兄弟俩,莫名心里一沉,没想到世界那么小,居然在餐厅里也能碰到。
  蓝政庭说,“我过去……”
  蓝政轩说,“别,你不要去惹他,谁知道他刚才和姚叔谈了什么,脸色变得那么难看,要是你撞枪口上了怎么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