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之入戏太深 作者:秋日原野下之梦

字体:[ ]

 
文案
 
张炽先是被圈内地位高大上的洛总裁母亲所救,免于车祸。
但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继承了这位母亲的感情。
以至于张炽每次看着洛总,都充满了母亲般的关怀。
洛总表示你走开,你的眼神好恶心。
张炽:宝贝儿不要怕,我永远爱你么么哒~
————简单版文案——————
一个共情现象困扰了两个人。
当共情现象完美解决,却发现入戏已深。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炽,洛长宁 ┃ 配角:王娟笙,许诚谦 ┃ 其它:
 
 
 
  ☆、第一章 张炽(修)
 
  六月天,刚入暑,按理说这天该是干热干热的,但只见窗外天上乌云密布低垂,是个要下雨的前兆。
  平成写字楼在三环,周围算不得太繁华,但旁边有家私立医院和一家著名疗养院,在这片穿西服打领带的小白领不算主流,医护人员和老弱病残才是主流。
  这两年风头无量,号称萝莉脑残粉中战斗机中的战斗机之主——小鲜肉张炽,正站在写字楼七层一间会议室的落地窗前,电话听得吊儿郎当。
  他哥在那边闲闲地嘲笑他:“当演员有什么好,你看我们老爹,手下养了批职业经理人,他自己环游全球去了。我呢,虽然不时要照看下公司,但总得来说也是轻松,没事就搂着女朋友去度个假睡个觉,你这,许诚谦的剧组都进不去,用不用我帮你啊?”
  “你——帮个屁!”张炽一张确实足以让萝莉大妈等颜狗奋不顾身的脸上,露出了个往事不堪回首的便秘脸。
  “上次你帮我,我让你牵线A城电影学院的王老师去给李导说情,你嫌麻烦,直接用钱砸,你不知道李导最讨厌这砸钱塞人的风气啊,人直接放话用谁都不用我啊!你是我亲哥嘛!啊?啊!肯定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你!”
  对面货真价实的亲哥,并没有听他亲弟说什么,突然语调肉麻的来了句:“宝贝儿,我这就挂了电话,哎,你这身礼服好看,真好看,衬得你皮肤特别白。”
  这话当然不是对张炽说的,张炽冷笑两声,闻苏白旁边定是有个妞,他刚刚说搂个女朋友去度假睡觉,看来睡觉是真,度假是假。
  闻苏白那边:“那你不让我帮你啦?行,宝贝儿弟弟,有骨气,哥祝你早日拿到影帝,拜拜喽。”
  电话应声而断,张炽收了电话,哼了两声,一回头,转过身对着会议桌上望着他的公关团队,团队头头儿张女士年四十,一身传统版西装套装,头发盘的一丝不苟还带着个黑框眼镜,看着张炽语气严肃:“老板,您电话打完啦?”
  张炽挠挠脑袋,有点不好意思,但转念一想他付薪水他最大,有什么不好意思。
  张炽嘴角一边翘起,眼睛一眯儿,看着应该蔫坏儿的小流氓模样,耐不住长得好看像是送秋波,张女士有点受不住张炽这样,欲盖弥彰的低下头不再看张炽。
  张炽也不是故意这样,他无意义的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撩人,上前走了两步,正了正嗓子:“虽然我是老板,不过会议中接电话也不对嘛,晚上请大家吃饭唱k好不好?”
  老板请客,张炽又向来大方,员工们立即配合的起哄:“好啊好啊,炽哥请客要高级点呀,咱们唱个通宵不回家啦。”
  诸君不客气,请客的人又财大气粗,一群人分析了下怎么帮张炽先把舆论导向一下——没办法,张炽这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媒体缘,每次出事那标题带上他,都是怎么微妙怎么来,总之怎么看,都是在黑他。
  这次出的事,就是张炽去年年末拍的电影上了,青春喜剧电影,说来张炽有点亏,这电影更偏向女主,男主有点做配,但导演很厉害,之前拍的两部文艺电影都拿了不大不小的奖,这次转型拍商业片,张炽奔着学东西去的,谁能想——这片,拍的真烂啊。
  更倒霉催的是,明明大女主剧,张炽却被拉出来鞭尸了再鞭尸,一个个影评恨不得把所有的锅全让张炽背了,张炽怎么感觉都不对劲,十分怀疑是女主请了水军黑他——以便转移诸位消费者对她那烂演技的鞭笞。
  但显然,女主演技烂的清新脱俗——到一定地步了,现在是她和张炽齐齐被鞭尸,一时间两人齐头并进,风头无量,整这个月,两人是成双成对儿的被拉出来骂啊骂。
  张炽呢,烦躁了一段时间倒也看开了,脸皮吗——大概是能被骂厚的,于是耸耸肩,该干嘛干嘛,但这舆论总这样也不好,他就临时组了个班子,请他哥曾经的得力干将张姐——著名公关经理,来看看能不能给他挽回点正面形象。
  张姐对此表示:你必须得给我涨工资。
  忙了一下午,张炽掏钱大家吃了顿星级的自助餐,吃完又去唱K,唱着唱着红的白的黄的都上场,一个个喝开了,张炽一喝酒,容易醉不说,还会体温升高,于是偷偷让会所老板签他哥的单,自己则偷偷溜走了。
  他也不想回家,于是溜溜达达的回了写字楼,他的平板电脑还放在会议室,张炽准备拿了电脑回酒店开小号,给自己刷几篇“客观”的影评,比如这电影明明是大女主戏,现在这么烂,怎么能把给女主做配的他——一起骂呢!
  刚到平成写字楼,下了车,这晚上倒也不算寂静,旁边的高级疗养院有许多护士护工领着病人或者推着轮椅,从写字楼前过。前面就是个风景不错的公园,一时间街上很有夏日晚间的怡然自得。
  张炽也放松了心情,写字楼停车场在对面,他停了车,双手插兜过马路,刚走了几步,听见一阵男女争吵声,心想问世间情为何物啊,直教人心烦意乱理不清——就吵架呗。
  正这样想,刺耳的刹车声袭来,他一侧头,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往回跑,后面一辆SUV,透过挡风镜可以看到一男一女正在夺方向盘,显然两位发生了什么不可磨合的矛盾,以至于没发现车前一人影。
  张炽两个腿还是没敌过四个轮子,这车不知道被谁,大概油门当刹车踩了下去,直奔张炽,张炽一刹那想到一句台词——吾命休矣,下一秒,也大概只是下一个瞬间,他被人推到了一边,人在地上滚了一圈,再去看,惊住了。
  这时,闷了一天乌云的天儿,发出一声长长的轰隆声,闪电应声照亮了半边天,一阵算不上大的雨哗啦落下,张炽躺在地上,对上一双缓缓闭上的眼。
 
  ☆、第二章 见鬼(修)
 
  那是个女人,借着路灯的光看出来大概三十多岁末尾四十岁出头的样子,张炽只见她长而弯曲的头发铺了一地,人侧躺在地上,脸对着他,嘴角笑了下。
  然后眼睛里像是有火正在慢慢熄灭,她张嘴说:“长……宁……”
  张炽看着她呆掉了,女人眼闭上了,头下一滩血洇了出来,暗红深沉像是场噩梦,张炽睁大眼嘴唇发颤,喊:“阿……姨?”
  喊完,眼一黑,眼一亮,他看到红色斜房顶白色的墙壁,绿色的花藤攀爬着房子外的铁艺的栅栏,还有小天使喷泉正在往外喷水。
  他又看到喷泉边一只小豆丁低着头在画画,他走过去摸了摸小豆丁头,小豆丁抬起头一双眼真好看,又大又亮,小豆丁伸出手要抱抱,他却转身走。
  张炽捂了捂胸口,心好痛,好后悔,好想抱那孩子。
  他又眼一黑,眼一亮,坐上了车,他扭头透过车窗看到小男孩举着一张纸追着车跑,追着追着哎呀一下五体投地趴地上了。
  那纸被吹来的风高高的吹起,“啪”的一下贴到车窗上,张炽睁大眼去看,使劲去看——
  一张年轻女孩的脸出现在眼前。
  “呀!你醒啦!”女孩声音清脆,戴着护士帽,白色的护士服,见他醒激动的像是要哭,“少爷你醒啦!我是你粉丝啊炽少爷!”
  “咳咳咳!”一起随行而来的医生咳了两下,小护士这才压下激动,讷讷补充:“我是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护士,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疼不舒服?”
  张炽侧头去看刚刚那女人躺着的地方,他还没上担架,人还在原地躺着,雨也不大,但是淅淅沥沥的不停在下。
  他只见女人不见了,有担架走过去,担架上的人一只瘦弱的胳膊耷拉下去,一整张白布连着这人的脸一起盖的严实。
  张炽睁大眼,那纸上,简笔画的女人牵着小男孩的手,下面字写得歪歪扭扭。
  歪歪扭扭的字写到——
  妈妈,我爱你
  “你脸上都是雨……”小护士见张炽不吭声,拿出纸巾去擦他的脸,擦完了发现怎么擦张炽脸都是湿的。
  这才发现不对劲儿,噤了声。
  张炽躺在地上,睁着眼雨水落进了眼中,死死咬着牙,腮帮子绷了起来,眼眶红了一圈,眼角的泪水像是自来水龙头被拧开了,刷刷的往外流眼泪。
  没一会儿,雨水泪水混在一块,他哽咽了一声呜呜呜呜地伤心的哭了起来,听着不像是害怕,像是后悔。
  后悔有什么事再也来不及做了,再也来不及说了,再也没有以后了。
  再也来不及告诉他,长宁,我也爱你。
  张炽再醒来,张姐拿着IPAD,食指点了点新闻头条,张炽一张流着泪的脸放大了整个屏幕,先是告诉张炽:“老板,你上头条了。”
  头条赫然写着——男女车上吵架,误将油门当刹车,张炽险些命丧车轮之下。
  附一行小字:有幸被救后,张炽当场流下对生命感悟的热泪!
  张姐比媒体客观:“老板,你是被吓哭的吧?”
  “你没看,我那是劫后余生对生命进行了深刻的感悟,而流下的光辉之泪吗。”张炽翻了个白眼。
  他刚醒不久,整个人还有点楞,看了看四周只见墙壁雪白还挂着天使和圣母玛利亚的大幅挂历,“我说这是哪家医院?怎么还宣传天主教?”
  张姐坐在张炽病床边,随意回他:“公立医院哪有单间让你住,就近把你送到仁爱私立医院啦,信天主教好嘛,这里医生护士肯定特别仁爱。”
  “你对宗教这么有研究?”张炽挠挠头,手指却碰到一个鼓包,疼的呲牙,听到张姐回他:“我瞎扯的喽。”
  张炽无语,张姐一向最稳重严肃,这会儿这么语气故作轻松看来今天这一出把她也吓得不轻。
  他对着张姐笑起来,八颗大白牙好像会发亮,年轻的一张脸元气满满像是个小太阳:“你别怕,我没事,今天这么倒霉以后连续几个月想必都不会走霉运,大凶一过之后就都是大吉了。”
  “我怕什么。”张姐嘴硬,但说着已经忍不住用手抹眼睛,“今天真是吓死人了,现在的小年轻,一言不合这是要杀人啊?”
  张姐说着,抹掉后怕的眼泪,带回眼镜,吁了口气,张炽又突然问:“那个阿姨呢?救我的那个阿姨……还好吗?”
  张姐听他问,才明白张炽醒来一直想说的是这事。
  “那位女士……”张姐表情复杂,“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两个坏消息,老板你要先听哪个?”
  “先说坏的吧。”张炽心底感觉不太好,想到那块盖着脸的白布,寒意从脚底往上冒,结果张姐就说了最坏的消息:“那位女士姓王,名娟笙,等救护车来的时候,医生确认……当场死亡。”
  张炽四肢冰凉,病房里空调开得二十六度恒温,他听到死亡二字像是瞬间跌进了深海冰窟,天仿佛一瞬间就黑了,人像是跌入了深海,周围没有声音也没有光,世界是黑暗的让人绝望。忍不住去想,生命——生命怎么这么脆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