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一样的下伴生耽美+番外 作者:王今

字体:[ ]

 
文案
 
受,顾盼,高冷,木纳,闷骚,运动爱好者,银行职员
攻,沈飞,热情似火,公安,兼职健身教练,自来熟,话唠.
这对直男是如何变弯的????温馨,有虐,强强,无肉不欢,结局H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盼 ┃ 配角:沈飞 ┃ 其它:
 
 
 
    第1章 又碰上了
    
    初秋的黄昏,一扫夏日的酷热,风中己带了丝丝凉意,树叶不时随着风声传来唦唦的响声,然后飘落下几片黄叶,落地后打了几个圈,便被孤零零的抛弃在道路两边。
    顾盼下午六点下班,托着疲惫的双腿,缓缓走在回家的路上,银行工作,每天八小时站在大厅里,应付形形□□的顾客,让他双腿麻木,喉咙干涩,现在的他一句话也不想说,回到家,便一头倒在沙发上,不一会儿竞然睡着了。一觉醒来,己点晚上七点,孩子高三住校,一个星期回来半天,妻子应酬多,几乎不在家吃饭,他现在的生活就像个单身汉,顾盼随便吃了碗泡面,便带上运动装,去健身房了,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也是他唯一的爱好。
    因为有长年运动的习惯,所以人到中年的他,无论从外型和长看,都比实际年纪要要小许多,宽宽的肩膀,精瘦有力的腰肢,腹部上若隐想若现的的六块腹肌,紧实翘挺的臀部,像两块小面包堆在后胯处,看上去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的感觉,双腿修长笔直的隐藏在西裤下面,白色的衬衣塞进蓝色的西裤里,一条黑色的皮带轻轻系在腰上,更突勾勒出他紧实扁平的腰腹,和滚圆的臀部。也许是因为风大的原因,把他薄薄的西裤从前面吹得紧紧贴在身上,以至隐隐显出了他下身的轮廓。
    顾盼的眉眼是属于哪种浓眉大眼粗犷型的,鼻子很直,嘴唇肉肉的带上点性感的红色,乌黑粗硬的头发,更称出他偏白的肌肤,加上一米八二的身高,给人一种成熟男人的稳重感。但与他长相不大相符合的是他的冰冷的气质,一脸的莫然”,很少主动搭讪,每天除了工作中不得不回答的问题,他几乎不愿跟人交流,除非他心情非常好,难道是因为他工作中话说太多的原因,顾盼自己也不清楚。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沉默,就连跟妻子的交流也几乎没有,他的女强人妻子,因为工作应酬太多,也抽不出时间来搭理他,连夫妻间的性生活一个月也就偶尔一二次的匆匆了事,还要看妻子的脸色和心情。顾盼有时觉得自己很失败,没能像中国大多数家庭哪样男主外,女主内,他觉得自己是妻子生命中多余的人,妻子多次劝他在仕途上求上进,可是顾盼不喜欢哪种生活,于是妻子廖丽便开始为追逐自己的官场之梦而努力奋斗。
    顾盼开了半小时车,来到健身房,每天都能碰上哪几个狂热的健身爱好者,大家礼节性一的客套几句便各自练开,器械区充斥着满满的科尔蒙味道,因为工作调动原因,顾盼最近才搬家到这片,所以健身房也换到就近了,他有点恋旧,对这里他不是很喜欢。每次顾盼在器械区,挥汉如雨时身边男人,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他几眼,他早已习惯了这种眼光。
    因为他这高冷的性格,顾盼应酬很少,一周三次的健身他从不间断,还有四天进行一次室外跑步,然后就窝在家里看看小说,周六女儿顾晓回家,他会做上满满一桌女儿喜欢的菜,一家三囗一起吃顿团圆饭,顾盼也只有这一刻才感觉到自己是个有家的人。顾盼在想,如果女儿顾晓去上大学了,自己是否有必要养只狗。
    就在顾盼一边擦汗,一边在想养狗的事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叫他,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以前健身房的小教练沈飞,他怎么也在这?顾盼心想。
    沈飞个头比顾盼矮点,只有一米七八,一说话就两眼帶笑,有种自来熟,跟谁都能聊上几句,沈飞真正的工作是警察,因为喜欢健身,所以晚上兼职着健身房的体能教练,顾盼原来固定上过他几节课,两人聊的不多,事隔半年又在这个健身房碰上了。沈飞带笑眯眯的走过来跟顾盼聊起来:顾经理,您怎么上这儿来了,我说好几个月没见您呢。顾盼客气的带上职业笑容:我工作调到这边了,原来哪个健身中心离得太远,你今天怎么上这边来了。顾盼问道,沈飞小眼睛一亮说,这巧了,这健身房我朋友开的,他这边有个教练得走,让我上这边帮忙,这不才上二次课,等会来上我课呗。顾盼想了想就答应了。
    
    第2章 电灯泡
    
    沈辉上课其实气氛不错,他身材均称,皮肤是哪种健康的小麦色,一个大男人却长个柳叶眉,吊梢眼,瓜子脸,有点娘,笑起来还有一对小酒窝,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错觉,可沈飞还特别爱笑,惹得健身房的小女孩天天跟在屁股后面沈教练,沈教练的叫。
    顾盼上课的时候看着沈飞哪线条优美的健子肉心想,如果这家伙又白又嫩的话,可能真是个大美女。不过别被沈教练迷人的笑容给忽悠了,抓起人来哪狠劲,公安局出名了。
    上完课,几个小姑娘围着沈飞叫他出去霄夜,沈飞几经推托,小姑娘撒娇不肯,沈飞又不想一个人去,可这个健身房刚来,熟人不多,转眼看见想走的顾盼,立马跑过去求帮忙说道:等会一块出去吃个饭吧,你看这一伙女孩,就我一男的,多尴尬。顾盼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应酬,但沈飞第一次开口,不好拒绝,想到了回去也是一个人就答应了。
    沈飞眉开眼笑的朝小姑娘挥手说,让她们等会,冲个澡就出来,于是拉着顾盼就进浴室了。
    顾盼把衣服全脱光,灯光下皮肤白的晃眼,让沈飞羡慕的要死,沈飞问道:哥,您怎么这么白啊。天天用牛奶洗澡啊。顾盼用手梳了下湿碌碌的头发,转身对沈飞说:天生的。沈飞毫不客气的从正面打量这个男人,标准的倒三角体型,在往下毛发从下身一直延续到肚脐,一只淡红色大小合适的yingjing静静卧在乌黑的毛发上面,随着主人洗澡的动作偶尔抖动几下,几滴晶莹的水珠挂在规头上,显得可爱又诱人。沈飞心想,大多数男人的yingjing都黑不溜秋的,为什么顾盼会是淡红色的呢?像个大胡罗卜。沈飞在看看自已的鸟,虽然不是很黑,但藏在毛发中,除了大之外,就是硬起来凶样,跟可爱挂不上勾,不过幸好他有一张可爱的脸。沈飞很会为自己寻找优点。
    顾盼不一会儿就洗好了,往更衣室走去,沈飞一看,忙胡乱的擦了擦,也跟着出去了。于是不一会儿,两个帅哥,一棕一白,一个笑容满面,一个面无表情,出现在小姑娘们面前。
    门口几个小姑娘见二个帅哥出来,欢呼雀跃的围上去问沈飞:教练,您想上哪吃啊?沈飞问边上的顾盼:哥,你有好地方吗?顾盼淡淡的回了句,随你们吧。沈飞于是提议就近吃烤串去。小姑娘们一听,拍手同意,于是一行人就近挑了家路边烤串,点了几匝啤酒,相谈甚欢,席间小姑娘们围着沈飞没完没了的问,多大了,在哪上班?有女朋友吗?沈教练,你笑起来真好看,你一个男的怎么会有酒窝啊,你这肤色是不是顾意晒出来的?沈飞笑道:我吃饱没事干啊,天天晒太阳,我们这工作本来就是成天在外跑。
    整个氛围让沈飞有种相亲的感觉
    而顾盼只在旁边不冷不热的吃着东西,并无半点解围的意思。他哪高冷的性格,让小姑娘们不改随便开玩笑,只能一轮一轮的敬酒,顾盼也是来者不拒,没把这些小孩们放心上,一顿饭吃到晚上近十一点,顾盼走路竞然的点晃,沈飞没想到他酒量如此不济,帮女孩们打一辆车送她们上了车,顾盼是肯定不能开车回家了,沈飞问顾盼住处,没想到顺路,于是提议送他回家,顾盼也没客气,上了车顾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沈飞看到他皮肤现在慢慢泛起的淡红色,想不通,这人平时在酒桌上是怎么应酬的。出租车先到顾盼家,沈飞让司机在车上等他,然后叫醒顾盼,沈飞说:你明天肯定没车上班了,要不我明天来接你吧。顾盼说:没事,我明天打车,坐公交都行。沈飞说,哥,别磨叽了,司机还等着呢,你电话多少,明天打电话给你。顾盼只得说了手机号,便走进了小区。沈飞盯着顾盼的背影发了会呆才让司机走。
    顾盼回到家,妻子已经睡了,顾盼于是一个人睡到客房,他怕吵醒妻子,而且他身上有酒味,妻子闻到了会不高兴,虽然妻子廖丽也经常喝得不醒人事。
    顾盼拉过枕头,衣服也不愿脱一头栽倒到床上。蒙头便睡。
    
    第3章 说话不算数
    
    沈飞没一会儿也到家了,他是租的房子,一个人住,离单位健身房都近,打开房门可以用狗窝来形容他的住所,床上被子皱成一团,厨房里不知什么时候留下的方便面包装散落在厨台上,水池里还有几个碗,看样子是用来泡面的,洗衣机己被多少天的脏衣服和臭袜子塞满,沙发上丢着拳击套,和几条分不出颜色的毛巾,客厅的一角摆放一个拳击沙袋,一幅哑铃。门口横七竖八堆了五六双鞋。书桌上面堆了几叠公安业务书,还有几本丢在枕头边。
    沈飞从小就是放养动物,父母给他充分的个人空间,就连高三的时候知道他谈恋爱,沈飞妈就说了两句话:不要影响学习,注意带套。当然沈飞的套还是在高考成绩出了以后才用的,因为相恋三年的女友要沈飞永远记住她是第一个。
    沈飞的第一次,紧张,兴奋,当扒开女友双腿寻找入口时,他又带着点好奇,结果一进入哪温暖潮湿的地方,因为太激动没几下就泄了,让沈飞觉得很丢面子。可是自从两人分别进了不同大学后,联系就越来越少,毕业后便各奔东西。
    沈飞此时躺在皱巴巴的桌上,双手枕着脑袋,想着哪个在健身房认识几年,却永远一种表情的话不多先生。今天就算喝酒了,话也没多一句,这个人到底会不会激动,会不会愤怒,会不会开怀大笑,难道在gaochao时,他也是这种宠辱不惊的样子,沈飞被自已忽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去想另一个男人gaochao的样子,可这个顾盼,总有一种神秘感,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原来哪个健身房经常看到他熟悉的身影,忽然有一阵没看到他,弄得沈飞还有点惦记,没想到今天又在这儿碰上了。沈飞正胡思乱想着,忽然电话铃一响,拿起来看是单位电话,沈飞马上从床上坐起来接通电话,回答几个好,好,是,是,沈飞便挂了电话,穿上制服直奔单位。
    沈飞赶到单位,有人举报一伙小青年吸毒后在大街上挥刀乱砍,所长叫这片的民警全体到位赶到现场,果然见到其中一个精瘦,病态的∵小伙子,摇头晃脑手持一把长刀,谁靠近他,就朝谁砍,旁边同伙一起吓起哄,沈飞柳叶眉一皱,跟所长说,领导您叫几个人分散哪个家伙的注意力,我有办法抓住他,所长不放心的回道,你小子能有把握?安全第一。沈飞说,没事,你看好吧。于是沈飞换上便装,假装民众,混在人群里,乘同事跟哪瘾君子说话的功夫,趁其不备,迅速闪步,双手下抓哪家伙右手腕,身体后转,两手合力牵带对方小臂肘关节至自己肩膀上方,左肩朝上猛顶的同时,双手用力下带,二力合一,重创哪家伙肘关节,顿时隐君子疼痛难忍,丢刀就擒。沈飞转体、带腕、上顶、下带几个动作瞬间完成。引来群众一片叫好。
    同事把这伙闹事的小青年带回所里,一个个搜身,核实身份,检尿,审问,调查,拘留的拘留,强诫的强诫,忙完这些己经是上午十点了,沈飞揉了揉布满血丝的吊梢眼,边打哈欠,边伸懒腰,看了看手机,忽然想起昨天还说要送顾盼上班,忙打电话过去结果半天没人接。直到中午,顾盼回电话来问,谁打我电话?沈飞一听心里有点不高兴,赶情人家根本没存自己号码,转念一想他昨天不是喝醉了吗。沈飞忙回道:哥,是我沈飞啊,本来说好今天送你上班的,昨晚上所里有事加班,所以,,,真不好意思。顾盼根本没把这事放心上,忙说:没关系,你们工作重要。沈飞又问:哥,您今晚去健身房吗?顾盼说:去,我车还在哪停着呢。沈飞听顾盼说去,忙回道,哪咱晚上见。顾盼说,好。于是便挂了电话。其实沈飞今天晚上特别想好好睡一觉。
    
    第4章 帮忙了,吃饭
    
    顾盼每天六点准时起床,为妻子做早饭,这是他多年的习惯,虽然昨天喝了点酒,但也不是醉的很严重,早上醒来,他感到xiashengyou点胀,想想都近一个月没释放了,于是他走到妻子睡的房间,轻轻躺下,从后面抱住廖丽,轻轻抚摸着妻子腰部臀部,廖丽轻轻扒开他的手说了句:别吵,我还要睡觉。顾盼便停止了动作,平躺下等哪jianting的部位慢慢软下去后,便去厨房做早饭了,他炒了两个青菜,煮了小米粥,因为今天没车上班,他随便吃了几口,就匆匆去挤公交了,这个点,上班高峰期,很难打到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