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友总是被刷新 作者:月寂烟雨

字体:[ ]

 
 
文案
重生到了连喝汤都喝不饱的未来世界,许晋摊上一个古怪的系统,系统赐给他一个黑化男朋友,男友还喜欢各种play……
 
黑化的男盆友也勉强能接受,可新到一个世界男盆友不仅会失去记忆还会升级换代肿么破?!
 
 
叮——契约者许晋,你的男朋友已在这个世界重新出现,请接收。
 
内容标签: 年下 系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晋、小禾 ┃ 配角:午昼 ┃ 其它:暂无
==================
 
☆、第一章
 
  天色渐渐变得昏暗,层层叠叠如帐子一般铅灰的云霭堆积在天空中,使天显得很低,仿佛这巨大天空随时要被压垮掉下来。远远的夕阳在云层下面,反射出万道金色的光芒,把顶上的云染上一道道灿烂的火红色,天空像泼了五彩颜料一样,澄澈的明黄天空,灿烂的火烧云,乃至近一点的铅云,浅灰色的天幕,一层层铺开来,直至天山相连的那处。
  现在不过是下午六点多钟,夏天夜得晚,江西省南康市大余镇远郊的某处泥砖房内,伸手只能影影绰绰地看见五个指头的影子。
  泥砖房里中间放着一张简陋的木板床,说是床还真是高估了它,这不过是两张长凳上架了张杂木钉起来的薄床板,床板上也只有一张草席和一张脏兮兮破烂烂的褥子,泛着一股子霉味和潮味
  可就是这样的床上,上面还有一个蜷缩着的三头身的瘦小孩子,此时这孩子似乎做了什么噩梦,不安地动了动,嘴里哼出细小的□□声。
  许晋脑海里的斑驳影像不停地回荡着,混乱的马路,尖锐的刹车响声,人体温热的血液溅在脸上,受了伤的人在痛苦的哀嚎,肋骨穿透胸腔的皮肉露出来支棱着,失血过多渐渐冰凉的身体。
  梦做得久了,当日被骨头刺穿身体的疼痛感仿佛又回来了,让许晋不由抽搐了一下惊醒过来。
  许晋抬头出神地望着黑乎乎的屋顶,嘴角扯了扯,干瘦的面颊上露出几分茫然,他一度以为这是噩梦,他不可能已经死了,更不可能又重生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可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作为晋江网的签约作者,许晋写过数本金手指大开的文章,重生与穿越都没少涉及,重来一次体验不同的人生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爽点,然而当这种事降临到自己身上时,当事人才会明白这件事究竟多让人痛苦和崩溃。
  三天前,许晋的母亲带着她的现任丈夫和许晋同母异父的弟弟,从湖南省寥江市自驾游赶过来看他,一家人久别重逢都高兴得很,许晋更是提前订好了郊外一家很有名的特色餐厅,打算一家人吃餐饭聚一聚。
  然而就在前往餐厅的途中,天降暴雨,路面湿滑,尽管许晋的继父开车开得十分小心,他们还是不幸地在路上遇上连环车祸,七辆车撞在一起,有两三辆小轿车被当场压扁,许晋他们坐的车在后段,受损较轻,可即使这样,许晋依然被死死地卡在座位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他的胸腔刺穿。
  当时许晋就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下来,他那时连痛感都没有感觉到多少,只有铺天盖地涌过来的冷意和倦意,让他睁不开眼睛,意识一直往虚无处沉。
  许晋想到坐在驾驶座的继父和坐在副驾驶的母亲,再想想被他死死护在身下满眼惊恐的弟弟,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究竟有没有活下来。
  不过估计再怎么着也不会差过他,许晋望着同样黑乎乎的屋顶,苦笑一声,他可是当场殒命,在一醒来就来到了这个破地方,这个恍如地狱一般的破地方。
  “小傻子,吃饭了!”许晋还没来得及把心事想得完全,一个尖利中还稍显稚嫩的声音划破这方阴冷湿暗的屋子,直直地抵达许晋的耳膜。
  许晋还没来得及搭话,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十二三岁的女孩就推开了房门出现在房门口,女孩视力十分不错,见许晋呆呆愣愣地躺在床上没什么反应,她三步并两步快速走进来,伸出细瘦的手臂,直接把许晋攥了起来往地上拖,在拖行之前,她还伸出如爪子一样的手,在许晋的肋骨下狠掐了一把,痛的许晋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
  在许晋的身体还没有做出反应动作之前,女孩已经熟练至极地把许晋拖下床,拖着他踉踉跄跄地在地上行走,许晋现在这具身体才六七岁的样子,又小又瘦,就剩一个大脑袋,浑身饿的没力气,根本就反抗不了,只能任她拖行。
  女孩把许晋拖到外面时,黄昏的余光射入许晋的眼中,令他不适地眯起了眼睛,又是一阵茫然。
  见许晋这呆怔的样子,女孩心里的火气又上来了,张口又低骂道:“小傻子,连走路都不会了?!就知道吃!”
  女孩的肤色又黑又黄,单眼皮,高颧骨,塌鼻子,眼睛有些浮肿,人干瘦,脸倒是小小尖尖的不算难看,但生活贫苦困窘在她身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迹,让整个人都有种凶戾刻薄的味道。
  骂完了女孩还不罢休,她愤愤地伸出腿去踹许晋的小腿骨,许晋下意识地躲了开来,女孩一怔,没想到许晋居然会躲,继而她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地伸出另一只空闲着的细瘦爪子来抓许晋的衣服,伸脚就要再踢他几脚。
  许晋避闪不及,挨了一下,腿骨像断了一样疼,他龇牙咧嘴地朝女孩怒目而视,瞬间情绪涌上来,眼珠子都快红了,他现在什么隐忍什么计划都被抛在了脑后,这一刻憋闷已久的他只想跟这个抓着他的人拼个你死我活,然而还没有等他做出具体的动作,一个女声传了过来,“二妹,吃饭了,你别老欺负小禾。”
  那是这家的女主人郭英珍。
  听到已经颇为熟悉的女声,许晋涌上头的热血瞬间退尽,露出满身的疲惫出来,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他所在的那个时空,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没什么行动能力的孩子,就算要反抗,真能反抗出什么结果出来?许晋越发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事实,心里的暴躁感和挫败感沉浮翻涌,无处发泄,最后只能一股脑依旧憋回心里,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许晋过来了,郭英珍招呼他坐到屋檐下客厅所对的走廊上的饭桌前吃饭,此时饭桌前已经坐好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大概三十多岁样貌的男人既这家的男主人梁国涛,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女人——梁国涛的母亲金秀,还有梁国涛的两个儿子,十五岁的大石以及六岁的小宝。
  郭英珍利落地把许晋带到座位前,把许晋塞到一个座位前坐好,然后给了他一碗青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菜熬制的菜汤糜,让他赶紧吃晚饭。
  许晋这三天都是这么过来的,每天都吃这味道诡异的菜汤糜,佐餐的只有咸菜和粗粮饼,不过咸菜和粗粮饼都不是他能多吃的,毕竟这个世界的原身只是一个智力有缺陷的小孩,郭英珍一家理所当然地认为,给这个孩子吃得太好那是浪费粮食。。
  许晋沉默地坐下开始吃晚饭,菜汤糜清苦酸涩,汤多菜少,弥漫着一股奇特的味道,根本嗅不到一丝食物的香味,许晋第一次上饭桌上的时候怎么也吃不下,在经过几次饿得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的日子之后,许晋的接受度莫名地就高了不少,这菜汤糜吃着也能勉强下咽。
  许晋的存在感极低,可尽管这样,许晋喝汤蘼的样子依然令某人不快,桌上除许晋之外最小的才六七岁的小宝看见许晋在快速进食,张嘴骂了句小傻子,许晋不理他,小男孩哼了一声,嘴巴噘得老高,不乐意地挪了挪椅子想要远离许晋,仿佛许晋自身带着病菌,会传染一样。
  “小宝,前天那顿炒肉还没吃够?”家里的男主人梁国涛看了小儿子一眼,语气平淡地开口道,大有小男孩再动一下就赏他一顿竹笋炒肉的意思。
  小宝在家里谁都不怕,唯独怵自己的老爹,见他爸想生气,小宝扭了扭身子哼唧两声,到底不敢再作妖,小宝的奶奶金秀放下筷子摸摸他的脑袋,示意他不要闹。
  当妈的郭英珍更是警告地扫了他一眼,“小宝,你别老欺负小禾,前天你还把他推河里,这才几天,你怎么不长记性?”
  “谁让这个小傻子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小宝不敢大声说话了,嘴里却依旧不依不挠地嘟囔,“别人都笑我了,别人都往家捡个聪明娃娃,就我们家有个傻子。”
  “你家要是不捡个小傻子,你时不时吃的零食从哪里来?”大儿子大石看了眼小弟,语气淡淡地说他,“小傻子他家每个月给我们家四十斤粮和十块钱,你要是把他害死了,我看你以后吃什么。”
  “都闭嘴,吃你们的饭。”梁国涛不耐烦家里吵吵嚷嚷,开口喝止,他声音不大,但话一出,饭桌上立刻恢复安静,显然不止小宝一个人怵他爹。
  许晋像是没有看到这幕闹剧般,照例低着头坐在座位上发呆,目光里一片呆滞。
  这家人一大家子吃完晚餐,天已经摸黑,看人影看得影影绰绰,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但人的距离要是超过三十厘米便会看不清,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人也还是没有点灯。
  直到所有人都开始离桌,二妹开始收拾桌子,郭英珍才从泥砖房的缝隙里抽出一盏煤油灯,拿起放在旁边的火柴擦了点火星把这个煤油灯点着了,煤油灯发出一点莹莹的昏黄火光,把人长长的影子拉长放大印在低矮的墙壁上,显得格外诡异。
  说是收拾桌子,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顿饭根本没有油水,每一粒粮食都被这一家子舔光了,半点不曾掉下来,二妹需要做的只是把粗瓷餐具叠起来拿回灶房前用水冲一冲,收起来就好。
  就在二妹端起餐具的时候,许晋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扯了扯,他侧过头看去,扯自己衣服的是一个黑瘦的小孩,他在一点火光下显得若有若无,身形都不甚清晰,只余一双眼睛又大又亮,见许晋望过来,他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眼睛里流露出渴望的目光。
  对上许晋的目光,小孩儿不由瑟缩了一下,往暗处躲了躲,许晋很明显地看到小孩的身体有一半嵌入了他们用来吃饭的木桌里,在这点火光下显得分外诡异。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融合了各种脑洞,有快穿元素,会去其它世界,两位男主的身份也会随之改变,并非种田文哦~
感谢基友杜红娘帮忙修改的文案和一句话简介!
文章所涉及的大部分科学内容都是凭感觉杜撰而成,请勿较真~
 
☆、第二章
 
  拉住许晋衣服的小孩是真正的小禾,许晋现在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可惜此时的小禾已经变成了鬼魂,他三天前被这家的小儿子小宝恶作剧推下河不慎淹死,许晋已经重生在他身上,小禾的鬼魂却并未消散或进入轮回。
  许晋心里暗叹了口气,表面上对这种足以令许多人尖叫的场景视而不见,他没什么表情地跟着众人下了桌,拐了个方向与郭英珍一家人背道,往自己住的那间小破屋内走去。
  哪怕小禾是鬼魂状态也轻易可以看出来他的状态并不好,他黑且瘦,小脸很尖,细胳膊细腿,跟个小泥孩般,伤痕累累。不过小禾眼神出乎许晋预料地非常干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虽然天真但并没有痴傻的那种混沌,他大多数时间都十分安静,不过并不怯懦,安静地跟着许晋跟进跟出,就如一只温驯的小狗。
  许晋和这个变成了魂体的小男孩已经相处了三天,日夜不离,两人之间不说十分熟悉,相互之间的了解却不算少,就算在晦暗的暮色里,许晋刚刚也能看得出他眼睛里的渴望,知道他饿了,可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桌面,再看看小禾纯净的眸子,许晋心里又酸又软,却毫无办法,他悄无声息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没理会小禾渴望的目光,直接离开庭院,回到那间小卧室。
  不是许晋心狠,他很清楚,但凡他露出一点异样,一定会招来一顿打,在这家人看来,许晋不过是一个傻子,有什么不听话的地方,打一顿就好。事实上,他们这套办法在小禾那里的确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小禾不过来这家一年多,在经过无数次毒打之后,已经条件反射性地学会了把自己藏起来,竭尽全力地减弱自己的存在感,不去碍这家人的眼。
  许晋才来这个世界三天,作为一个成年人,在经过不下三顿的挨揍之后,他也已经粗略明白了这套生存法则并且能初步成熟应用。
  天已经完全黑了,整个世界都变得十分安静,除了偶尔有一两声虫鸣之外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这让在城市呆惯了的许晋觉得十分诡异,不过要说害怕倒没什么,先不说他自己已经死过一回,旁边还有个小魂体时刻跟着他,能害怕到哪里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