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作者:舒阳的故事

字体:[ ]

 
文案:
有人走的匆忙 有人爱的甜美
谁会在意擦肩而过的心碎
那就这样吧
再爱我
如果有缘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笛、杜峻林 ┃ 配角:陆逊、庄棋 ┃ 其它:
 
  ☆、第一章
 
  莫笛独自待在宿舍里,对着刚打开的计算机,深吸一口气,而后轻轻点开浏览器,在搜索引擎里郑重的输入了三个字——同性恋。
  0.24 秒,5,980,000条信息弹出来,他颤抖的右手移动鼠标,随便点开一个。
  同性恋是一种性取向。那些对与同性产生爱情、□□或恋慕,称为同性恋者。同性恋有时也用来描述……
  他呆愣片刻,陷入沉思。
  莫笛对杜峻林的感觉很复杂。
  虽然就读同一所大学,但莫笛学信息经济,杜峻林学商学,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会相识完全是因为一次机缘巧合的饭局。
  莫笛对他的初次印象不好,甚至很坏,杜峻林坐在篮球场边调侃的说着荤段子,引得男生女生嬉笑不止,他非常不屑。
  纨绔子弟,他从来就很鄙视,一如他同班同学,整天无所事事的庄棋。
  杜峻林和庄棋是关系很好的同省老乡,他这是从陆迅那里听说的。
  陆迅是莫笛唯一的室友兼好友,长着一张娃娃脸,很是可爱,而且成绩优异,领导能力极强,莫笛很是佩服。
  但陆迅和庄棋关系也不错,莫笛有一段时间很不理解,觉得他们两根本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陆迅给他的回答是,多个朋友多条路,方便。
  他们那群人的饭局,本来和莫笛完全无关,因为陆迅的软磨硬泡,他只得不情愿的跟去。
  鬼使神差的就是,吃饭当中,他稀里胡涂的帮杜峻林挡了一个因他人情绪激动而飞过头顶的玻璃杯,两人因此结识。
  杜峻林低声交代他,“记得明天去校医院看一下。”温柔关切的眼神,和整晚他的安静冷漠截然不同。
  莫笛本还疑惑他怎么一晚上这么冷漠?和那次在球场调侃的把“挡拆”说成“往里插”时的嬉皮,完全不同。
  此刻更是吓了一跳,……温柔?关切?
  嬉皮,安静,冷漠,温柔?乱七八糟的感觉居然都来自同一个人。
  也因为这次“奇遇”,莫笛和杜峻林、庄棋一帮人,有了不少往来。不管他是不是愿意,人家已经笑脸相迎,他当然也好脸相对。
  频繁的接触,他渐渐不再像从前一样一味排斥,只觉那些人或许并没有他想象当中的差劲,也许只是比较爱玩,不爱学习,不谈理想,不谈未来。
  暑假莫笛和陆迅留校打工,为了方便,一起搬进了杜峻林和庄棋在校外租的公寓楼。原本只单出来一个房间,因为庄棋早早飞回家看女友,他们俩住进来刚刚好。
  初次找工作的大学生总是眼高手低,一直梦想着毕业后可以打拼闯荡干下一番轰轰烈烈大事业的莫笛,在找工作的第一个星期后,满膛的自信便被打磨得七零八落,一个星期,能找到的,只有推销,和家教。
  最后即使他选择了“看似轻松”的推销小学生英语复读机,受挫的程度仍是难以接受,一星期,只卖出去两台。
  “不如试试找小学老师推荐?家长一般都买老师的帐。等到开学,生意就好啦!”
  杜峻林给他的建议,英俊的笑脸满是温柔。
  他觉得很好,使劲点头赞同,第一次对杜峻林有了质的改观,除了感谢甚至升起些盲目崇拜。
  杜峻林一个暑假忙着炒股,很是熟稔,赚了不少,他崇拜这个人,学习,做生意,玩股票,打篮球,样样厉害。
  离开学只有一个星期时,陆迅回家了,公寓楼只剩下他和杜峻林。
  那天晚上,已经过了11点,一直习惯打完球晚上8点之前必回的杜峻林,稀奇的没有回,也没留任何讯息。莫笛忍不住担心,拨打几次电话不通后,便不再多想,拿着钥匙出门了。
  篮球场上单调的拍球声,在寂静的夜色下,分外骇人。
  莫笛对着黑暗深处轻喊:“杜峻林?”
  “啪啪”的拍球声并没有混乱节奏,他有些失望,碰运气的再喊一次,“杜峻林?杜峻林——?”
  一瞬间,拍球声骤然停止,黑夜突地寂静。
  “谁!”
  “呃?……是我、莫笛……”莫笛寻着杜峻林冰冷的声音,慢慢往前走。
  “哎……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干嘛去啦!这么晚了,也不打个电话。”
  “你出来找我?”
  莫笛这才看见杜峻林的身影,但黑暗中看不清脸,他嘻嘻哈哈的开玩笑,“是啊,这么黑你还打球?看得清篮框吗?”
  “还好。”杜峻林回到篮下,继续投篮。
  莫笛疑惑,整个暑假罕见他的冷漠。他也没再多问,只是走到一旁的石梯上坐下。
  杜峻林没理他,自顾自的三步上篮,扣篮,三分线投篮,一片黑暗中,他还真的看得真切。
  莫笛静静的看他表演,看他投进,投不进。幸好夏夜的风带着凉爽,他也耐心的干等着,时间过得很快,他看看手机,已经12点整了。
  平时这时候宿舍早就关门了,不过既然不是住学校,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莫笛看得出杜峻林有心事,再明显不过了。那种表情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他把杜峻林当朋友,对他的钦佩比陆迅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遂也不管他的冷漠,自顾自说:“12点了,回去吧!”
  “啪!啪啪!”回答他的,仍然只是强烈的击球声,半晌,他几乎以为得不到对方的响应时,杜峻林才说,“你先回去吧。”
  “哎……”莫笛叹气,很是理解,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于是摇摇头,在石梯上躺下。
  “你在那边打球吧,我就躺这睡!”
  风轻拂脸颊,他断断续续的醒过来几次,朦朦胧胧的意识中,依稀还能感觉到杜峻林仍在不断的投篮。
  他是在练球吗?还是练视力?世间果然没有天才,高手都是靠勤奋啊……再一次醒来时,他脑子里只想到这些。
  看看时间,3:28。
  “铁人……”他艰难的坐起身,迷糊的看着杜峻林,“这么晚了,回不去了……”又觉不对,不是住宿舍,他抓抓头发连忙改口,“不对……还能……呃?!”抬起头才发现杜峻林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杜峻林低头俯视他,他也刚好抬头仰视杜峻林,眼神交汇的瞬间,莫笛胸口猛地颤抖,这双深邃黑眸中的暗藏的裂痕,他没法忽视。怔怔对视良久,他觉得眼眶快要被他眼中的悲伤浸湿。
  “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莫笛摸不清头绪,四处闪烁目光,被那样一双专注的暗眸直视,他胸口膨胀得厉害。
  “算了。”杜峻林叹气,大汗淋漓的在莫笛旁边坐下。沉默片刻后,他带笑的口吻说:“你刚刚说,‘这么晚了,回不去了’。”
  莫笛恍然大悟,尴尬自言自语,“哦,我刚刚弄错了,我以为还住宿舍呢,12点锁门了。呵呵……”
  杜峻林只是摇摇头,“怎么这么傻呢?”
  呃?
  “呵呵……”莫笛不好意思的继续干笑。
  是挺傻的……
  正傻笑,他却被杜峻林猛然抱住头,耳边传来他的笑声和喃喃自语,“怎么这么傻呢?怎么这么傻呢……?”
  莫笛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他,想掰开他的手,刚碰到他手背,就感觉他手掌更用力了。
  莫笛疑惑,觉得他笑声中满是哀伤,欢快的脸根本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愉悦,他越笑得大声,就颤颤越让人心碎,他越是笑得开心,就越让人觉得哀伤。
  莫笛攀上他的手轻问,“……怎么啦?”
  他盯着杜峻林深邃迷人的眼眸,似已浸湿,黑暗中,纵然看得不真切,莫笛也知道,他流泪了。
  “怎么啦?到底怎么啦?”
  他更急切的又问,深陷入杜峻林破碎的黑瞳中,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凉凉的,满满哀伤,只是急切的想知道一切。
  杜峻林没回话,只是摇头,松开双手转过身,视线转移至远方,他叹了口气,抬手遮住眼睛,低下头,再也没有动作了。
  这声叹气带着些许绝望,萦绕在莫笛耳边,让他心神不宁,他伸过手搂住杜峻林的肩膀,像是希望能给他安慰的一下一下的拍着,刚拍没几下,杜峻林却突然整个人放松的侧靠倒在他身上。
  杜峻林低沉的嗓音说:“借肩膀靠一下。”
  莫笛猛地全身僵直,不敢乱动一下。
  夏风吹着杜峻林身上汗湿的气息沁入他鼻息,他的心跟着“咚咚”急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他茫然无措,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
  杜峻林头靠在他肩膀上,汗水随着发丝一滴滴在他的脖子上,他觉得自己的脸即使在黑暗中,一定也看得清很红,他抬起还舒展自由的另一只手,轻轻碰了一下脸颊,立刻弹开,烫得厉害,连带着其它被碰触的地方,也都变得火热起来。
  他缓缓转头看杜峻林闭上眼睛后舒适放松的脸,透明的液体,不知是汗滴还是泪水,顺着消瘦的脸颊滑落,他不自觉抬起手,莫名的想要帮杜峻林擦拭,却因对方猛然睁开的眼睛,而吓得急忙缩回。
  “应该算农历吧?……为什么每年的今天,月亮还是这么圆?”没有察觉到莫笛的动作,杜峻林静静的注视夜空下皎洁的圆月。
  “……嗯?”月亮?没太懂他话中意思,莫笛思绪沉浸在自己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反应中。
  杜峻林再次闭上眼睛,像是困极了,打着哈欠。
  “今晚借肩膀让我睡吧。”
  “呃?!”莫笛慌神,吞吞吐吐道,“可是、可是……”还是回床上睡比较舒服吧。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杜峻林,他只是相信,心情不好的时候,在舒适的床上睡一夜,所有的烦恼都会随着夜色消逝,醒来后又是迎接新一天灿烂的阳光。
  可他话还未说出口,就因脑袋上突然传来的温暖触感而顿住。
  杜峻林伸出一只手,摸到莫笛头发,轻揉一下。他嘴角浮出微笑,“谢谢啦。”
  “嗯……不用……”
  被那只大手轻抚的感觉滞留于发丝,渗透入全身,莫笛呆呆看着他微笑的唇,心脏扑通扑通跳起来,突然有些口干舌燥,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涌动着,而后聚积在喉咙口,随意都要迸发出来。
  他连忙低头,闭上眼睛,大口吐气。
  杜峻林鼻尖轻呼出的气息却总是随风扫过他的耳廓、唇瓣、眼睛,他像是再也抑制不住的转过头,怔怔看着他沉睡的脸,多看一秒,心口的地方就更剧烈颤抖一秒,他伸出手轻轻按住,想要压制住这不知所措的颤动,却是怎样也压制不住。
  陌生的情感在这个混沌晦涩的夜晚,毫无预警的席卷而来。
  那个夜晚,莫笛真心希望能被尘封在悠久的记忆盒子里,永不再打开。
  他总觉得那晚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太过真实的梦,但梦里无处化解的悲伤,梦里无处迸发的情感,却又实实在在的被他从梦中带入现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