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杀死一只金丝雀 作者:木子萌

字体:[ ]

 
文案:
陈冉本来是一个北漂的十八线小歌手,18岁时,因为一场意外,遇到娱乐圈著名“渣男”霸道总裁沈宜修。一番威逼利诱,陈冉无可奈何做了沈宜修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四年多之后,23岁的陈冉开始想要逃离沈宜修的控制,重新掌控自己的人生,从此走上一条作死不归路。
这大概是一个可怜巴巴弱受的成长史,也是一个渣攻到痴汉的进化史
文案写得我快吐血了!这就是一篇没事看着玩儿的都市现耽狗血包养文!虐恋是有的!甜宠也是有的!强取豪夺,破镜重圆,浪子回头,最后HE!HE!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风流多金貌美腹黑“顺我我就超温柔逆我我就控制狂”霸道总裁攻 VS 甜美善良小清新羞答答“但我们绝不是包子”“宝宝不开心宝宝就是不说”受
年上!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冉,沈宜修 ┃ 配角:曾陌晨,孙阳,林亦晖 ┃ 其它:娱乐圈,包养,年上,HE
 
 
  ☆、雨夜(修)
 
  天地仿佛在大雨中颠倒,一道闪电撕裂黑暗夜空,紧接着天边传来滚滚雷声,停车场里随即响起一片报警声,像是狂怒野兽的一声声嚎叫,听得人胆战心惊。
  北京迎来这个夏天的第一个超强对流天气,市民们从昨天开始就接到各个渠道发出的强风暴雨预警,大家都早早回了家,谁没事都不会再出门。
  这样的鬼天气,大半夜的,台球厅里已经没什么客人了,只有一个店员在门口收银台上打瞌睡,之所以还不能关门,完全是因为那个VIP包房里的客人还没有办完事。
  包房里烟雾缭绕,灯光昏暗,老旧的空调发出一抖一抖的颤音,好像重病老人的声声喘息。台球桌旁边围着三个人,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黑色紧身背心,宽大的迷彩七分裤,脖子上挂着一个玉观音,男人正俯身击球,动作十分流畅,臂膀上紧实的肌肉随着动作凸显出来。他一击即中,一个花球干净利索的落入袋中。与他一起打球的高个子男孩和另一个在旁观战,手臂上有着密密麻麻纹身的年轻人立即叫好,笑着恭维了几句。
  光头男懒洋洋的,没着急继续打下一个球,而是竖起球杆转过脸来,看着直挺挺坐在沙发上的陈冉,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小兄弟,你听听这鬼天气,哥几个挣几个钱不容易啊,你想好没有?钱今天给得了还是给不了?给句痛快话吧。”
  坐在陈冉旁边的是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瘦的皮包骨头的小哥,他嘴里叼着烟猛吸一口,紧接着一手用力揽过陈冉的肩膀,几乎是贴着他的脸喷出那口烟,厉声说道:“就是,老子们陪你耗了一晚上了!别给脸不要脸!赶紧打电话,叫人来还钱!赌得起就得输得起!”
  陈冉被呛得咳嗽起来,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空洞的眼神越过眼前一团乱七八糟的头发,不知道在看哪里。
  纹身青年也耐不住了,对光头男说:“别跟他废话了,三哥,给他点厉害瞧瞧!”说着走过来一把揪住陈冉的头发,把他的头向后仰,右拳猛击陈冉小腹,陈冉闷哼一声,痛得弯下腰。
  钱三儿摆摆手,示意小弟别着急,他不紧不慢地给球杆涂巧克粉,接着又稳又准地连进两球,只打到桌面上一个花球没有,只剩黑八,这才擦了擦手,走过来。他捏起陈冉的下巴,让他抬起头。
  钱三儿既好奇又困惑地看着面前的男孩,他收债这么多年,见过急赤白脸的,见过死皮赖脸的,装酷玩深沉的也不是没有,但像眼前这孩子一样一脸漠然油盐不进的还真是没见过。而且这孩子长得非常好看,超越了钱三儿自以为是的认知,他在脑子里把自己女儿喜欢的那些个当红一线小鲜肉过了一遍,发现他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钱三儿近距离逼视着陈冉,几乎可以透过他白皙到近乎透明的皮肤看到青色的血管,他的瞳仁黑得发亮,就像黑暗夜空中闪烁着璀璨的星光,他的五官精致而细腻,好像精雕细刻,却并不突兀失真,反而浑然天成让人看着很舒服。只是这样一张脸此刻却是半点生气也没有,目光空洞散乱,眼底浓重的青黑好像在无声讲述着什么恐怖故事。
  “小弟弟,看你相貌气质,举止打扮也不像是没斤没两的人,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大家出来玩,都要讲道理,前几次咱们说的很清楚,今天是最后期限,过了十二点,你要是还拿不出钱来,就别怪哥哥们不留情面。三哥我也算阅人无数,不过还真没见过长成你这样的,我跟兄弟们可都不介意尝尝鲜……”他皮笑肉不笑地说,边伸手捏了捏陈冉白嫩的脸蛋,眼神肆无忌惮。
  旁边三个人发出浪笑,嘴里骂着下流无耻的脏话。
  陈冉看了看他,好像犹豫了一下,半晌轻声说了句:“今天没钱,再等两天……”
  钱三儿简直没脾气了,这他妈不是在耍我吗?他随手甩了陈冉一耳光,粗暴地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从他牛仔裤兜儿里摸出一个手机,再用力拧过他的手,按在手机上开了指纹锁。
  陈冉挣扎,要去抢手机,被小弟们三下五除二按倒在地。钱三儿打开通话记录,随便看了一眼,发现近期至少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号码,但是只有号码没有名字,钱三儿觉得有趣,咂着嘴问:“这尾号0714的是谁的号码?有点意思,打打试试吧……”
  陈冉脸上终于不再是一片冰封雪冻,他眼看着钱三儿要按下去,大叫道:“等等!我自己打!”
  钱三儿看着他,发现他美丽的面孔有了表情之后更加生动好看,挑挑眉毛,把手机扔给了他。
  陈冉捡起手机,就那么趴在地上,翻出通讯录里另一个号码,犹豫片刻,打了过去。
  “阳哥……我遇到点麻烦,你能不能来一趟……”陈冉的声音有点颓废,带着那种不甘愿这样又实在没办法了的挫败。
  电话打完,钱三儿让人扶他起来,自顾自来到球桌前,俯身瞄准,又准又狠地将黑八打进袋里,击球的清脆响声回荡在狭窄的房间,外边又响起一声惊雷。
  半小时后,一个戴着复古圆框眼镜穿着笔挺西装长相斯文的年轻男人走进台球厅,收银小哥把他带到包房。
  男人推门进来,淡定自若地把伞放在一旁,甩了甩头上的水珠,环视一圈,看到陈冉的时候,眼神关切,细细打量他几眼,才最终把目光锁定在钱三儿身上。
  “我弟欠了你们多少钱?”孙阳冷静问道。
  “他在这玩了一个多月,连本带利一共欠了135万。”钱三儿正色道:“小猴子你去把账本欠条都拿来,给这位兄弟过过目。”
  五彩头发小哥应了一声,拿着个本子过来,孙阳就着他的手随便扫了一眼,再看陈冉,陈冉垂下眼睛,没说话。
  孙阳在心里叹口气,拿出手机登录网银,按照钱三儿给的账号,几秒钟就把钱转了过去:“行了吗?”孙阳把欠条收好,眼都没抬:“我们可以走了吧?”
  钱三儿收到钱,自然不再说什么,还笑眯眯道了声谢,让手下把门打开。
  孙阳拉起陈冉的胳膊,带他出来,陈冉顺从地跟着,但是走的很慢很慢。从房间门口到台球厅地下室的楼梯口,短短十几米的距离,陈冉好像不太想走完。
  “他知道了吗?”陈冉冷冰冰地问孙阳。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上哪去给你变这么多钱?”孙阳的语气说不上是讽刺还是无奈,他转过头看着陈冉苍白柔美的侧脸:“别闹了行吗?一会儿出去说句好听的……”
  陈冉冷笑一声,甩开孙阳的手,大步踏上台阶。
  孙阳紧跟上去,在门口打开伞,但陈冉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大步跨入暴雨中。大风卷着暴雨,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他全身淋得湿透,他单薄的身体像一片风浪中的树叶一样,飘飘摇摇,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但又无比执着,向着前方走去。
  孙阳的黑色凯美瑞停在路边,车门旁站着一个男人,他身材笔挺修长,面容沉毅俊美,穿着手工高定黑色西装,雪白笔挺的衬衣领子上围着精致的黑色领结,他手里撑着一把巨大的黑色长柄伞,但皮鞋和裤脚还是不可避免地被雨水湿透。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风雨中,沉默地看着陈冉向他走来,那目光如同冰冷凌厉的刀锋,破开雨幕,恨不得把陈冉劈成两半。
  陈冉走到男人面前,微扬起头看着他,细长的眼梢微微挑起,如夜色般黑暗湿润的眼眸中含着一种冷淡轻蔑又无所谓的光,他牵动嘴角冷冷笑了一下,这样的眼神和笑容在他美丽的面孔上混合成奇妙的反应,那是一种极致颓废靡丽的媚态。
  “呦?沈总,沈导,沈影帝?刚参加完颁奖礼?真对不住,大半夜的劳您大驾……”陈冉轻飘飘地道,声音轻柔好听,瞬间散入雨声中去。
  “闭嘴。”沈宜修深沉略带沙哑磁性的声音慢慢吐出这两个字,眼睛里全是冰冷的怒意,他把伞换到左手,盯着陈冉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这是最后一次……”
  “哦?”陈冉漫不经心地笑笑,挑衅地看着他:“要不然呢?你放了我?杀了我?——真是求之不得呢。”陈冉欣赏着沈宜修脸上混合着愤怒不甘的复杂表情,心头掠过冰冷残忍的快意,面前这个男人永远高高在上,风度翩翩,优雅从容,水火不侵,现在这副表情真是难得一见,陈冉觉得自己灰烬中的心好像又恢复了跳动,在扭曲自虐的报复快感中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沈宜修被他脸上的轻慢不屑和讥讽笑意彻底激怒了,星星之火在他心头燃起,迅速在四肢百骸成燎原之势,烧的他手指尖都在微微发抖。
  陈冉重新回到他身边之后,就开始了这种自我放逐般的堕落和报复。
  一个半月前,他在一家夜总会跟一群小混混嗑-药,一个月前,他深夜跟一群富二代飙车被拘留,十天前,他在酒吧喝得烂醉如泥和人斗殴差点被划了脸……
  真的是够了,沈宜修想,他一忍再忍,一退再退,所有的耐心愧疚和怜惜都被熊熊怒火燃烧殆尽,他死死盯着陈冉美丽的脸,想从那上面看到哪怕是一丝的自责或者悔恨,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如果还敢这样胡闹,就把你关起来!”沈宜修几乎是咬着这句话,一字一字逼了出来。
  “好啊,又不是没关过。”陈冉露出一个讽刺的笑,手抬起随意抹去脸颊上不断滑落的水珠。“不走吗?在这里淋雨很好玩?” 
  沈宜修没动,他浑身散发的戾气似乎把狂风暴雨都逼退了,两个人身周的气压陡然增大,形成一个隐秘令人窒息的空间。沈宜修突然扔下左手的伞,抬起右手,一巴掌重重打在陈冉脸颊上!
  这一巴掌仿佛灌注了沈宜修全身的怒气,陈冉被巨力冲撞,当即站立不稳,哐当一声摔倒在路边的水坑中,溅起无数白色水花。
  一直站在后边几步远的孙阳瞬间震惊了,他急忙过来一把托住陈冉的头,避免他撞在马路牙子上,心疼地看了他一眼。
  孙阳又抬头看着沈宜修,又惊又急,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老板……” 
  在那一瞬间,陈冉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金星乱跳,时间在这时候被无限拉长,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所有知觉终于回到陈冉脑子里,他感觉到左边脸颊火烧火燎的剧痛,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冲上头顶,嘴里一片带着铁锈味的腥甜,冰凉的雨水劈头盖脸浇在身上脸上,令他几乎不能喘息。
  他有些迷茫地睁开眼睛,看到沈宜修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无法熄灭的愤怒火焰,还有眼底那样令人心碎的心痛。
  陈冉忽然笑了,一开始是低低的冷笑,到后来变成疯狂扭曲的大笑,他笑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好像是觉得自己能把沈宜修这样的人气成这样是件非常畅快非常爽的事。这笑声简直是最辛辣狠毒的讽刺,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压垮沈宜修最后的理智,他俊美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他揪着陈冉的衣领把他从水里拉起来,又举起手,就在这第二个耳光要落下去的时候,孙阳一把架住他的手臂,眼中露出哀求:“算了……”,沈宜修恼怒地看着他,他只好又放低声音加了一句:“这在外边万一被拍到怎么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