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你了,微笑吧 作者:委鬼乌衣

字体:[ ]

 
文案:
仰慕的人就这么出现在眼前,沙羽恨不得扑上去舔舔舔。
然而男神却对他不假辞色,难道是因为他那句——“让我看看你的牙!”
好吧,这句话确实傻逼,可是男神长得不一样了。
要确认男神的身份果然还是要看牙齿吗?!
所以……求你了,微笑吧!
向哨文,短篇
国庆七天日更完结
淡漠腹黑爱记仇向导攻X对攻坦诚傻白甜忠犬哨兵受
主攻文,受追攻
攻:邵冰,受:沙羽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年下 现代架空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冰,沙羽 ┃ 配角:凌炀,糖糖,莉莉 ┃ 其它:主攻,受追攻,受宠攻,向哨
 
  ☆、傲娇系的男主?
 
  1、
  沙羽是一名哨兵,从小在塔长大,所有的一切都是白塔给予的,他是塔的工具武器,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叛逃出塔,理由还是那么的滑稽。
  夜色渐浓,沙羽凭借着自己超强的五感在漆黑的巷子里奔走。过堂风在耳边呼啸,将夏日的炎热吹散了一些,不过也将他身上的汗卫血腥味吹向了后头。
  沙羽咬紧牙关捂着受伤的腰腹一步不敢停,因为身后追踪的是和他一样五感超强的哨兵,即使甩开了对方几百米的距离,对方也能凭借空气中他残留的气味找到他的踪迹。
  只能说幸好向导太过珍贵,他们不敢轻易派出来,不然就凭沙羽那常年没有经过向导疏导的混乱的精神世界很容易被向导入侵,到时候被控制了思维,真的就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沙羽叛逃的理由很简单,大概是塔看他有利用价值,而且最近有些不太听话,打算给他配一个向导。这种别的哨兵求都求不来的事情放到沙羽身上却不亚于晴天霹雳。
  因为他从小就喜欢一个向导,只可惜那个有着一口可爱的鲨鱼牙的小向导在三年前就失踪了。沙羽这些年一直借着在外出任务的间隙寻找他的踪迹,大概就是因为他这种古怪的行为才让塔对他的信任岌岌可危。
  虽然不是真的想背叛,但是要他跟别的陌生向导在一起还不如叛逃呢!
  腰间的血怎么也止不住,沙羽感到自己的指尖都变得冰冷了,脚步越发的沉重,就在他走到巷口时意外发生了。
  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提着一个塑料袋刚巧从巷口走过,昏暗的路灯下他根本没看清从巷子里冲出来的是什么人,就被沙羽撞到在地。
  “啊唔……”青年才张口痛呼就被沙羽带血的手按住了嘴。
  “别叫,求你。”沙羽失血过多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但是勉强能看清身下的青年皮肤白皙,看起来文文静静不像是坏人,沙羽的心中燃起一线希望,“我不会伤害你……我需要止血,你是不是住在附近?”
  邵冰抬眼看着身上这个凄惨的男人,冷淡了眉眼,他用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说:“你想我救你?”
  那声音一入耳沙羽就浑身颤抖了一下,哨兵敏锐的耳朵将对方每一个音节都听得仔仔细细,酥麻到指尖都僵硬了。不知为何沙羽突然紧张了起来,他努力看清面前人的面容,发现自己并不认识,心里止不住的失望。
  “请你帮帮我,我会给你报酬的。”
  “那就从我身上下去。”
  沙羽照做起身,看着男人表情淡然的走在前面带路,突然觉得哪里好像很违和的样子。
  而且……这个背影好熟悉。
  邵冰其实认出了沙羽,毕竟二十年如一日的蠢,除了沙羽邵冰还没见过第二个,只是没想到分别数年再见面时对方居然把自己搞得这么凄惨,真是……一点都不意外呢。
  邵冰拐进了一条只有半米的小路,那是两栋小楼中间的夹墙,根本不能算是路。
  然而沙羽却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他还在想这个青年的样貌明明看着很陌生,但是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却越来越觉得熟悉。更加熟悉的是对方给他的感觉,隐隐有种要找的人就在眼前的错觉。
  沙羽跟着他,眼前越来越模糊,那道身影像是会发光一样,一张漂亮到让人窒息的脸转过来看着他,沙羽痴痴地看着嘴角勾起。
  等到俩人绕来绕去的走了十几分钟,邵冰才在一栋三层小楼前停了下来。身后那个蠢得要死的男人脚下未停,直接就撞到了他的背。
  邵冰挑了挑眉,转身接住了软倒在地的哨兵。
  男人不知何时陷入了昏迷,身体发热,口中不断地喘着粗气,腰间的伤口还在渗着血水,滴落在他们来时的路,但是邵冰却一点都不担心这个,他蹙着眉,心烦的是另一件事。
  “啧,连选择昏迷的时机都不懂,还是那么蠢,长得那么大块头,我怎么搬得动?”
  几声轻如羽毛的脚步声响起,邵冰本该听不到,但他却准确地抬起头命令道:“快点来帮我把这个蠢货搬进去。”黑暗中什么都没有,邵冰像是对着空气说话,可是下一秒他就将手中的男人放到了什么东西上面,接着沙羽就腾空地被运进了屋子。
  小楼原来是一间未营业的酒吧,如果沙羽醒着恐怕会拉着邵冰好奇地问,然后得到一个这间酒吧白天营业入夜关门的奇怪答案,而邵冰当然是这间酒吧的主人。
  小楼一、二层都是酒吧范围,三楼才是邵冰的住处,那里只有一房一厨一卫还有个小阁楼邵冰当做书房用了,里面的书架上堆满了书。
  所以当邵冰难得好心地帮沙羽包扎好伤口,并且给他擦了身,接下来的事情就让邵冰非常不爽了,他抿着嘴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一米五的小床他自己睡显得非常宽裕,但是这个愚蠢的男人又高又壮,简直要把他的床挤爆了。而且现在天气又热,沙羽显然不是偏凉的体质,贴在一起黏糊糊的,邵冰就冷下了脸。
  所以……我睡哪?
  那一瞬间邵冰是真的想把这家伙丢出去,然而想想要把他扛出去丢得远远的也挺麻烦的,最后只能就这么算了,把人往墙角推了推,给自己空出大半的床位,看着高大的男人蜷缩在小小的一块地儿,邵冰心满意足地脱了衣服躺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
  邵冰是被一阵尖叫吵醒的,他侧躺着双手抱胸的睡姿冷冷地睁开眼,看着面前那个像是见了鬼一样惊吓的男人,直把对方看得再也不敢出声,他才坐起身,撩了撩额前的刘海冷声问:“大清早的鬼叫什么?见鬼了?”
  “你……”沙羽咽了口口水,青年的肌肉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体态匀称,皮肤白得像是牛奶一样,汗毛很细,如果不是因为他拥有敏锐的五感几乎都要看不清。胸前那两点居然是可爱的粉色,沙羽为什么会知道人家那地方长什么样?因为他没穿衣服啊!不仅这青年没穿,沙羽自己也是光溜溜地。
  邵冰慵懒地靠坐在床头,眼神迷瞪瞪的,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虽然不是那张漂亮到极点的脸,但沙羽感觉自己的心都化了。
  三分钟后。
  “啊啊啊啊啊!你还是盖着吧!”
  邵冰本来又睡着了,现在倒好,被子从头蒙到脚,他要还能继续睡那就怪了。
  他掀开被子冷漠地瞪了那个春虫虫的家伙,就这么起身拿起昨晚放置在凳子上的衣服穿好,这是他一贯的作风,第二天早上要用什么东西,前一天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准备好。
  转过身时,沙羽正看着他若有所思,邵冰挑了挑眉,刚想说话,就见沙羽突然激动地站起身。
  被子从他身上滑落,又被他红了脸扯过去挡住,然后就一副喜上眉梢地表情说:“快给我看看你的牙!”
  “……”
  邵冰转身就走,他怕自己一不小心一巴掌乎过去,身后沙羽招手喊道:“哎,你别走啊!你……等等我!”
  凳子上还有一套衣服,那个人也有这样的习惯,沙羽咧开嘴笑了,衣服穿在身上有些紧绷,不过没关系,能穿他的衣服沙羽高兴还来不及呢,蹬上鞋子就追了出去。
  “等等,你是阿冰对不对?!”沙羽受伤未愈,走不快,直到一楼才堪堪追到邵冰,他高兴得快要跳起来地模样,“你给我看看你的牙我就知道是不是了,还记得我为什么叫沙羽吗?邵冰和沙羽,我们都没有名字,你就用了我的哨兵身份做名字,小时候你的牙齿长得跟鲨鱼牙一样,所以我就取了这个名字,你从白塔失踪有三年多了……距离我们分开也快有五年了,可是你一定还记得我对不对!”
  酒吧的门板被拆了下来,阳光照射进来,打在面前的青年身上,更映得他白皙的肌肤像是透了光一样,沙羽心跳越来越快,就是这种感觉,像是见到了天使。
  “阿冰,这次我出来就是来找你的,我不回白塔了,我喜欢你!”
  青年背着光,阳光在他身上渡了条柔和的金边,沙羽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用冷漠地声音说:“你认错人了。”
  邵冰如往常一样,拿着吧台边挂的抹布擦拭起座椅来,全然不顾因为他刚才那句话而石化的某人。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节快乐么么哒
福利来啦,本篇会有肉,不过不确定是国庆这几天写还是完结后补,小天使们可以自行在评论里点餐哦,除了反攻,np,攻怀孕这样的,其他play都接受哦
然后,求收藏求点击求评论,哼哼,如果不评论,小心不给play(咳咳,其实不会)
 
  ☆、不承认也没关系
 
  沙羽其实长得挺英俊的,皮肤是健康的白,一头蓬松的卷发刻意地占了水往后梳,这是他追着青年下来时,路过洗手间快速接了点水抹上的。露出饱满的额头,英挺的剑眉稍微有些粗有些浓,更衬得他双目有神,深蓝色的眼睛像是盛了一海水,笑起来时特别有魅力。
  酒吧挂上营业的牌子后走进来两个手挽着手的年轻女孩,她们看见沙羽傻傻地站在门口,俱是眼前一亮,开口招呼道:“帅哥,你是老板新请来的门童吗?”
  “……”
  “你们是?”
  “我们是店里的服务生啊,我叫莉莉,她叫糖糖,帅哥,你这么帅身材又这么好,有女朋友吗?”右边的长发女孩勾起了发梢,轻咬嘴唇做出妩媚的表情问道。
  “没有,”沙羽随口敷衍了一句,转头看了一眼擦完桌子,站在吧台后面擦拭起玻璃杯的青年,咬了咬下唇不死心地问,“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
  “老板就是老板啊,大家都这么叫,”左边那个短发大眼睛的女孩糖糖凑了过来,压低声音说,“老板的名字就是个谜,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的,如果你能问出来告诉大家,有很多人会感谢你的。”
  “哦,那算了。”问出来也不告诉你们!
  “哎,你对我们老板感xing趣吗?不然你不会在看到我们两个大美女的情况下还有心思问老板的事,”莉莉貌似了然地挑了挑眉,笑得一脸怪异,“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xing趣对吧?”
  糖糖扯了扯她的衣袖,看了看在吧台后眉眼清秀的老板,似乎对他有些害怕,“莉莉你别乱说,老板要生气了。”
  “没事,离那么远他听不到的,”莉莉虽然表情显得不在乎,但也压低了声音,她对沙羽招了招手,见他弯下腰侧耳倾听,才小声地说,“我告诉你一个关于老板的秘密……”
  糖糖看到门外屋顶上的黑猫跳了下来,甩着尾巴从莉莉和沙羽身后走过,橙黄的眼睛看着他们。
  糖糖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余光瞄见老板似乎也正看着这边,当下更是急速后退,表示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伙的。
  到了上午十点多左右,酒吧里的人多了起来,沙羽被打发到厨房洗碗筷去了。
  不过就算是这么一闪而逝,也有人注意到这个从没见过的英俊男人,从莉莉和糖糖那里得知这人昨晚是住在这儿的,这就引起了酒吧常客门的好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