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宠婚+番外 作者:长戈一画(上)

字体:[ ]

 
文案:
  一次意外,楚家大少爷楚广玉被查出并非是楚家的亲生血脉,他只是当年被错抱的农村小孩,父亲不愿意浪费这么多年对他的栽培,便开始给他张罗一门对家族有助力的婚姻……一夕之间,他从天堂跌进地狱。
  无法接受这个打击的他在风雨交加之夜独自跑出来,却被那个取代他的新少爷杀死,并且在他临死前笑着告诉他一个关于他们生世的秘密……
  他如同恶鬼一样从泥潭中爬出来,接管了生父留下的破烂小农场,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地重新回到楚家,并答应接受父亲的婚姻安排……
  *楚家的佣人私下都在议论纷纷,那个新接回家的少爷每天晚上都会半夜惊醒,大喊大叫,而且还谁都不让靠近,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唉,还是广玉少爷好啊,以前……
  *司臣喜欢楚广玉很多年了,但楚家的背景让他们根本没有可能,直到听说楚广玉并非楚家的亲生儿子,他决定不再等下去……
  女王受(楚广玉)VS深情忠犬攻(司臣),宠宠宠,有包子,半架空,1VS1。
  
内容标签:生子 甜文 种田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广玉,司臣 ┃ 配角: ┃ 其它:种田,生子,甜文,1VS1,HE
 
  第1章 两个少爷
  
  瓢泼大雨接连下了一天一夜,兰城的许多街道都被水淹了。
  楚广玉沉阴着脸把车开往郊区,快入山的时候,才看见前方的路上倒了一颗大树,几乎将去路全部挡住了。他此时心情烦躁,转动方向盘想要掉转车头离开,没想到这时后方一个拐弯处一个大货车快速开了过来,对方刺目的远光灯透过车窗让他什么也看不见了,耳边猛然传来车身被剧烈撞击、以及轮胎被强行推出路面时发出的巨大而刺耳的声音,身上传来剧痛,他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醒过来,身上已经痛得麻木了,什么也感觉不到,只有脸上还能感觉到豆大的雨点打在上面的感觉。
  他勉强睁开一点眼缝,眼睛仿佛还因为之前远光灯的直射造成的暴盲,眼前只有一片惨白的灯光。
  这时,一个人影进入了这片白光中,他紧接着就感觉到脸上似乎被什么狠狠地踩住了,坚硬而粗糙的纹理压得他脸生疼,不过他很快就没空去关注这些了,因为脸被踩往,他的口鼻几乎全都被压进了路面的水洼,脏水呛进鼻孔的感觉让他有些模糊的意识终于清醒了点,随即剧烈地呛咳了起来。
  “没想到那么风光的楚大少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真是可怜啊。”一个男人的嗓音混合着雨水击打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
  楚广玉浑身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麻木的,仿佛身体已经与他分离,即使口鼻被脏水呛咳个不停,胸膛也只是轻微地起伏,脑中混沌一片。
  他感觉到那个男人投向自己的黑影正在逐渐扩大,他用力地喘着气,勉强睁着眼却看不清对方的脸。直到对方在他耳朵上方不远的地方再次开口,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得意和笑意,“真是可怜的人……可惜你不能再活着了。”
  楚广玉极力睁眼去看面前背光的黑影,但即使看不见对方的脸,他也从这个声音里听出来,对方正是今天被楚父带回家,传说中那个真正的楚家大少爷,高浩……不,不对,他现在已经改名叫楚浩了!
  “楚!浩!你是楚浩!”楚广玉用力咬着发僵的牙龈,声音却因为没有力气而低得几乎听不见。他想到自己落到现在这个悲惨境界,全都赖这位新任楚大少所赐!一时心中充斥着无边的恨意与暴虐,如果不是这个人,如果不是这个人突然冒出来,他怎么会落到现在什么都不是、什么也没有的地步!
  楚广玉恨得双眼几欲滴血,然而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被撞烂了,连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但对方心中的得意仿佛压都压不住,一把掐住他已经进气多出气少的喉咙,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笑着说:“你还不知道吧,爸爸早就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了,不过为了让我成为真正的楚家大少爷,才留了你这么久,呵呵……不过你现在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就真的必须消失了……那么,再见了~”
  楚广玉微微瞪大眼,胸口剧烈起伏,他下意识就想反驳,不可能的,父亲不会那么做!
  但是很快的,所有的辩驳,都在想起父亲冷冰冰告诉他,给他定了婚事的话后变得不值一提,这一切明显是他早就安排好的!
  所以,父亲……他早就知道这一切,那么所谓的在医院抱错孩子的话,全是蒙骗别人的谎言吗?!
  ……也对,像楚家这样的大家族,母亲又怎么可能会去普通医院生产,身边服侍的人更不会少,又怎么会轻易就抱错了别人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拿他做牺牲品!就算他不是亲生的,他也给父亲做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啊!为什么!他什么都想不了,只觉得很恨,恨不能让所有让他痛苦的人全部都消失!
  楚浩却不再给他更多的时间,抓住他的脖子在地面上拖行了一段时间,随即楚广玉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他只听到一声卟嗵落水声,就感觉到巨大的水流汹涌地灌进口鼻,死亡,也随着无情的水流紧紧地笼罩住了他。
  但他却仿佛还能听见,楚浩站在岸边抑制不住的得意大笑,那大笑声在暴雨和水浪中,变得尖锐,扭曲……
  第二天,兰城的天空重新放晴,车道两旁的草木被雨水浇了一夜,在阳光下显得更加清脆欲滴。而除了叶片上滑动着的水珠外,昨夜的瓢泼大雨已经在这座城市里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了。
  楚浩十分的春风得意,他成为了楚家正牌的嫡长少爷,楚家未来的正牌接班人……而且随着昨夜楚广玉出了车祸又落水死去后,那个秘密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从此以后没人再能动摇他的地位,让他彻底摆脱贫穷寒酸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不得意?
  他坐在楚家的大客厅里,一双腿跷起来搭在客厅的茶几上摇来晃去,自得意满地环视了一眼装饰得十分华丽的大客厅。楚家在早年间就已经是本地的名门望族,不过随着时代的推进,地域已经是最不被在意的限制了,楚家的生意偏布全国许多个行业,在国内是名符其实的大家族企业,旗下许多公司的产品甚至远销国外……钱这种东西,在楚家简直就像砖块一样,堆起来用都用不完……
  楚浩正畅想着未来自己在楚家这块富饶的土地上大展抱负,就看见佣人于妈从后面走出来,于是对她招了招手,笑着吩咐道:“于妈,我有点口渴了,给我拿瓶酒过来。”
  “酒?少爷想要什么酒?”正要出门的于妈只好停住步子,走过来问道。
  楚浩想了想说:“楚广玉的收藏室里不是放了很多酒吗?随便给我拿瓶好点的吧。”
  楚广玉是于妈从小看着长大的,听了他这话,脸色淡淡的,“可是这是广玉少爷的收藏,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我得问过他才行。”
  楚浩想说没必要了,他永远不会回答你了……还好他及时想起楚广玉的事还没人知道,于是打住了这句话,换了副口吻对她说道:“于妈,你这态度可就不对了,爸爸让他嫁人,他早晚得离开楚家,这些酒他又带不走,那个司臣家里可不一定有这么大的收藏室空出来给他放东西……到时候这些东西还不是要留在家里?我提前喝一瓶又怎么了?”
  于妈微微皱眉,她觉得这个新少爷的话实在有些过了,虽然当年在医院抱错孩子导致他在外面受了很多苦处,但是广玉少爷也是无辜的啊,他现在突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还得被逼着嫁人,他那个高傲的脾气,怎么能忍受得了?
  楚浩见她仍然不动,有些动怒,正要怒斥她时,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声音,两人同时转过头去,就看见他们正在争执的话题对象正含笑走了进来。
  楚广玉身高一米八零,人长得非常的帅气,丰神俊朗,面如冠玉,一身白西装穿在他身上是最合适不过了,加上他在楚家多年养出来、从内到外渗透而出的属于豪门大少爷的高傲和贵气,再配上脸上时常浅含的微笑,就像切割得十分锋利的钻石被打上了柔柔的暖光,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耀眼夺目的存在。
  于妈立刻眼前一亮,笑着迎了上去,“广玉少爷回来了?吃过早饭了吗?”
  “于妈,还没有呢。”楚广玉很自然地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拥着她一起往里走,轻笑着说,“于妈给我做点儿?最喜欢吃于妈做的东西了。”
  于妈被他一哄,脸上立刻就笑眯了眼睛,连声答道:“行行,我这就去给你做,你等着啊。”她说完才看见跟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男人,身高与楚广玉相仿,但要高那么一点,不过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材比楚广玉要结实有劲得多,脸也生得十分俊朗,不由又问道,“这位是广玉少爷的朋友?”
  楚广玉看了他一眼,微微挑眉,笑着说:“他是司臣啊,过来看我的,应该还没吃早饭吧,让于妈多做一点一起吃?”他最后两句话,是跟身后那个男子说的。
  男子,也就是司臣点点头,“好,谢谢于妈。”
  于妈一听说他的名字,心里就是一咯噔,但见两人似乎相处得很好,她又有些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只好点着头满心疑惑地重新回了厨房。
  如果说于妈只是疑惑的话,那昨天亲手把楚广玉拖在泥泞的路面裹了一身脏污,最后还把他亲手扔进水里淹死的楚浩就是活见了鬼了!
  他明明,明明在亲眼见他沉水后,还因为不放心又把人捞起来试探过气息和脉门,确定人已经死透了才重新扔回水了水里的啊!
  可是眼前这个人是谁?!是鬼吗?!
  他心中无法抑制地生起一阵阵恐惧,下意识地去看他脚下的地面。
  清晨的阳光从外面斜斜地照射起来,在他白色的西装上撒上了一层金粉,也在他脚下的地面投下确确实实的影子……
  作者有话要说:  PS:此文非灵异文,没有神鬼这些东西啦,但有一些小妖精(←_←)和一些属于主角的小宝物什么的233333,不过不会很多就是了~~
  
  第2章 婚事
  
  于妈去做给楚广玉两人做早饭了,客厅里剩下的人一下子就变成楚浩、楚广玉以及司臣三人。
  楚广玉笑着对司臣说道:“司先生去客厅坐会儿吧,于妈应该很快就能做好饭了。”
  司臣定定地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楚广玉转身引路,他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复杂深沉起来。
  楚浩看见楚广玉引着人往他所在的客厅方向走,就跟见了鬼似的,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几个大步远离了他,仿佛在躲开什么脏东西似的。
  司臣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看了楚浩一眼。
  楚浩现在心里都快要吓死了,一个他以为已经死了,并且还是他亲手杀死的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背上不发毛才有鬼!
  楚广玉仿佛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似的,招呼了司臣坐下,给他倒了杯茶,笑眯眯地说:“还得谢谢司先生刚才送我回来呢,要不然我非得从西郊走回来。”
  楚浩听他提到西郊心里就是一抖,西郊不就是他昨晚杀死楚广玉的地方吗?!
  说起这个司臣很疑惑,“你怎么一个人在西郊,也没开车出去。”
  楚浩心里吓得要死,手脚都在发抖,却又什么都不敢表露出来,还必须要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人僵着身体站在一边偷听他们俩的对话,心里默念着,现在是大白天,太阳那么大,就算楚广玉是恶鬼,肯定也没力气来找他报仇!
  楚广玉听司臣这么问却特别自然,“唉,说起来我也是倒霉,在那边出了车祸,还好我逃出来的快,不然就得跟车一起落水了,不过我刚买的新款跑车就这样报废了,真可惜。”他说得满脸心疼,毕竟谁都知道楚家大少爷喜欢收藏各种各样名贵的东西,跑车当然也是其一。
  司臣双眼深深地看着他,说道:“我再买一辆送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