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宠婚+番外 作者:长戈一画(下)

字体:[ ]

 
  第50章
  
  董少华因为小舅的事,干脆直接给司臣的公司投了一笔钱,司臣在与楚广玉商量后,也很干脆地直接购买了一批设备,不然他购买和租下的工厂就这样空着实在太烧钱了。不过为了这批设备不会再被人动手脚,司臣打算亲自跟着运输的公司。
  司臣本身就是个痴情种,突然要离开美美的老婆和软软的儿子,他当然舍不得,离开前一晚抱着楚广玉几乎快要做到天亮。
  “……别做了,老子要死了!”楚广玉没得觉睡,心情非常的暴躁,可惜武力值又敌不过某人,连想把人给踹下床的机会都没用,只能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结果还把自己的手掌给拍红了。
  “乖,再等一下……”司臣踹着粗气,搂着人紧紧地不放,疯狂得像一头不知餍足的野兽。
  这天晚上楚广玉是怎么失去意识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他一觉睡到了大中午才勉强睁开眼睛,浑身仍然酸疼得难以忍受。
  已经快到中秋了,但是外面的阳光仍然十分的明媚刺眼。楚广玉从床上看出去,都能感觉到外面的阳光有多晒人。
  他正躺在床上发呆,就听到卧室门外有人佣人敲门,“广玉少爷,您醒了吗?”
  楚广玉应了一声。那佣人也是松了一口气,说道:“小少爷一上午没看到您,正在闹呢,要不我把他抱进来?”
  “抱进来吧。”楚广玉扶着腰从床上坐起来,除了某个部位难以言说外,感觉身上十分清爽干净,应该是司臣发疯到最后也没忘记给他清理。
  司球球早上起得挺早的,那时候司臣还没走,还亲自抱着他喂了奶才离开,要不然司球球早上醒来谁都没看见,早就闹翻天了。
  此刻他正在佣人的怀里扭来扭去,小脸都憋红了,但还是强忍着没哭出来,不过看着这金豆豆也差不远了。
  “就你事情多。”楚广玉啧了一声,伸手把人从佣人怀里接了过来。
  司球球看到爸爸还委屈呢,小嘴瘪着,不过倒底是没哭出来了,一个跟头扑到了他怀里,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领子,嘴里还啊啊叫了一声。
  小不点如今也两个月大了,但是看着更像别人家半岁的小孩,十分的聪明,尤其在认人和吃东西这方面。
  佣人又把刚给小少爷煮的奶放下,就退了出去。
  楚广玉抱着他坐在床头,扶着奶瓶喂他喝奶。这奶都是煮好、温度也尝好了的,要不然家里人还不敢给楚广玉喂。
  司球球刚才一直在闹,要爸爸,奶也不肯好好吃,这会儿被爸爸抱在怀里,总算是不闹了,小嘴咬着奶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楚广玉,像是生怕他又跑不见了似的。
  楚广玉被他看得心情好了起来,喂完了奶,又抱着他在卧室里玩了一会儿,才叫佣人把他抱下楼,刚起来就被小家伙给缠住了,他可还没洗漱呢。
  唐老跟唐炎这两天出门访友去了,山上的农场里没有客人需要他招呼。楚广玉刮完了胡子,正摸着下巴上的水珠思考今天要干什么。
  他正发着呆呢,就听到阳台上传来小香树嫩嫩的声音,正在叫他。
  “怎么了?”楚广玉抽了条毛巾把脸擦干净,好奇地走了过去。
  “那盆珍珠露快要成熟了,你要不要再给它一点泉水?”小香树最近长得越发的枝繁叶茂了,声音虽然还是嫩嫩的,但多少还是有些变化的,没有最开始那么细,仿佛随时会断掉一样。
  楚广玉顺着它的枝叶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看见摆在它旁边的一盆植物,才想起来它指的是什么。这盆珍珠露是当时他们去花琼山取泉水回来的时候遇到的那盆,他记得当时为了挖这株珍珠雪,司臣还差点被一条毒蛇咬到。
  “行,正好等它成熟了,给司臣的母亲送一点过去。”楚广玉说着就下了楼,这种珍珠露对身体挺不错的,具体表现在,如果长期服用,能让人年轻好几岁,秦叔就是最好的例子,不过这对女性的吸引力肯定要更大,所以他才想送给司臣的母亲。
  关于司臣家里的长辈,说真的,他之前也想象过会是什么样的人,不过多数的想象是他们很严厉,或者刻板,甚至跟楚家那老太太一个德性也不一定,不过后来他间接地接触过宋兰馥这位女性后,才觉得是自己的思想狭窄了。
  宋兰馥是真正的大家庭出来的女性,其气质风度和处事态度,是楚老太太那老虔婆绝对比不上的,而且他与司臣在兰城结婚的事,司家的人并没有来,就说明司臣事先肯定也没得到家里的同意,这种可以说得上是自私的行为要是放在楚家,那些人早就把人扫地出门了,但是宋兰馥在他有孩子后,已经有了明确地表示出了愿意接受他这外“儿媳妇”的态度,而且楚广玉听司臣说,在他怀孕感觉身体不舒服那段时间,宋兰馥就很关心他的身体,那个时候可没人知道他能怀上司家的血脉,并且这件事还是她先发现的……
  这种胸襟和善良,连楚广玉都自愧不如。对于宋兰馥的接纳,他平时没有表现什么,但是其实内心非常的感动,尤其是在拿楚家那些人做对比之后,这种感动就更加强烈了。
  楚广玉一边用稀释的泉水浇着珍珠雪,一边想着这些事情,有些心不在蔫。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小香树嫩嫩的声音传来,楚广玉才发现自己走神了,笑着问道:“嗯?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吧,我刚才没听。”
  小香树也不在意,又把刚才的话给他说了一遍:“把珍珠雪和蜂蜜拌在一起敷在脸上,能直接让人年轻十岁,尤其是女性。”
  楚广玉挑眉说:“你怎么知道的?”
  “之前问的白鹤啊,白鹤告诉我的。”
  楚广玉逗他道:“你们没事讨论这个做什么?还想变漂亮啊?”
  “对的呀。”小香树边说边用树枝摸了一下自己的树干,“万一以后我变成人了,脸也像树皮一样怎么办?那不得丑死啊。”它还想变得美美的呢,脸蛋最好像小球球那么滑嫩就好了。
  楚广玉忍俊不禁,思考了一下说,“那我等下试试,对了,这个珍珠雪还要多久才能成熟?”
  “你浇了泉水,应该就是这两天了。”
  楚广玉看了一眼仿佛泛着珍珠光晕的珍珠雪,心里转了一个念头。
  晚上他给司臣打了个电话,知道他已经接到货后,嘱咐道:“路上一定要小心,晚点回来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自身安全,知道吗?”他跟司臣生活了这么大半年,对这人也是有点了解的,知道这人别看外表硬朗又冷漠,其实内心极其念家,他就怕这人为了赶路,路上再出了什么事故,那他跟司球球上哪里哭去?——当然这种话他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司臣在电话另一边低应了一声,然后轻声问道:“你们吃饭了吗?”
  “都这个时间了,当然了,你呢?”
  司臣低头看着手里的廉价饭盒,说道:“吃了。”
  楚广玉笑了起来,又跟他说了一会儿话,才挂掉了电话。
  司臣嘴角微微弯了起来,放下手里的电话,大口将剩下的饭菜全部吃掉,虽然这种便宜的外卖实在很难吃。
  楚广玉挂了电话,正逗着儿子玩,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竟然是李瀚池打过来的。
  “小舅?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楚广玉笑着问,因为董少华跟司臣是发小,所以他跟司臣也随着董少华叫人。
  “是有点事儿。”电话另一边的李瀚池似乎是很尴尬,隔着手机楚广玉都听出来了,“让你小舅妈跟你说吧。”
  电话很快转到穆惜彤手里,“小楚啊,是这样的,我有两个姐妹听说你有生子的药,所以想问,能不能也卖给她们一些,价钱好说。”
  楚广玉顿时就明白了,又有些哭笑不得。
  这李瀚池夫妻俩回到北京后,因为李瀚池身体逐渐硬朗起来,也有精力去对付他大哥了。李家老大给自己的弟弟下药的事,李瀚池夫妻虽然不想传出去,毕竟这种家丑也不是多光荣的事,不过到底还是传出去了,而穆惜彤两人开始备孕的事,她的小姐妹也知道一些,可她到底也是快四十岁的人,李瀚池身体又是刚刚好转的,想要怀孕哪里那么容易,于是就有人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偏方……
  有钱人更在意子嗣传承,对这种事也尤其在意,穆惜彤也明白,毕竟是自己的小姐妹开口问,她的小姐妹结婚时都三十了,这几年肚子还没动静,大家都挺为她着急,穆惜彤不好推托,只好打了电话过来帮她们问问,再者如果楚广玉那边愿意,也是一笔生意不是?
  “要是不行就算了,小楚你也不要为难。”穆惜彤说完没听见他接话,以为他有为难处,就把话又往回收了回来,穆惜彤可不想做逼迫恩人的事情。
  “倒不是为难,只是我上次给你的药也不是万能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不能保证是生儿子还是生女儿,小舅妈的朋友要是想要,还得亲自过来一趟,我们给她看过身体才行,您最好也跟她们讲清楚。”
  穆惜彤也是聪明人,哪里听不懂他话里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明白的,我会跟她们说清楚,”
  “那就行,如果她们听过还想要,那就过来一趟吧。”楚广玉也不吝啬。
  “好,那我先去跟她们说,回头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
  挂了电话,楚广玉挺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捏了一下趴在他怀里流口水的司球球,笑着说:“你爸爸我的生意真是越做越广了,没想到竟然连别人生孩子这事都要管,唉……”
  司球球吐了一个泡泡,忽然看见爸爸胸口有个红红的果子,瞪着大眼睛直盯盯地研究了一会儿,最后低下头,一口啃在爸爸的胸膛上,吸……
  “啊。”楚广玉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自己的肉从他嘴里抽出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又看了看司球球,郁闷道:“你哪里学来的啊!小家伙怎么都不学好!”
  被爸爸骂了,司球球还挺高兴,又冲他吐了个泡泡,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楚广玉简直被他气笑了,狠狠地点了一下他的鼻头,最后也没舍得冲他发脾气。
  第二天楚广玉早早地就起床了,洗漱完后就去了阳台上看那盆珍珠露。
  珍珠露越发地像一串串挂在树上的雪白珍珠了,在阳光下反射着的珠光简直不像是这世界上的东西,特别梦幻。
  “它已经成熟了,你可以把上面的果实采下来,不过不要伤到下面的植株,常浇泉水的话,还会再生长出来的。”小香树在旁边说道。
  这珠珍珠露挖回来的时候很小,但是被楚广玉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泉水养了这么久,现在看着也挺大一株的了,不过珍珠雪的果子并不多。
  “这样个一颗果子掺多少蜂蜜?”楚广玉问道。
  “珍珠露本来就是灵物,这一株又是极品,只要极少一点就能改变人的外貌了,与蜂蜜的比例的话,一比二十都可以,如果能再掺一些灵泉水,当然最好了。”小香树看起来对这个很有研究,说起来头头是道。
  楚广玉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了他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你是男孩子吗?”
  小香树闻言挺了挺树干,说道:“当然了!我当然是男孩子!”
  楚广玉:“……”他有点想说,你一个男孩子对美容这么了若指掌,真的好吗……
  楚广玉摇着头把这种八卦给甩了出去,小心地把珍珠露的果实全都摘了下来。
  “对了,灵物的话,最好用玉做的东西密封存放,这样能保存得更长久。”小香树提醒道。
  “好的。”正好之前买了好多玉回来还没用,是金雕特意给他挑的,都带着灵气,用来存放这些倒挺合适的。
  把珍珠露摘下来,楚广玉就下楼取了家里还剩下不少的山花蜜,把珍珠露切碎了,拌了一碗打算先试试。因为担心司球球会捣乱,楚广玉无视了他期待地递来的小爪子,回到楼上继续折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