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箱匣之中+番外 作者:陆婪

字体:[ ]

 
文案: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真的能够治好么?
古今中外有许多假设,也有许多非常典型的例子。
到底,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或许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四方小屋,一间囚笼。
束手缚形,无齿无足。
本文已完结,无删减文包请去微博陆维luv baker 下载,预售已经结束,不进行二刷。电子封面,书中插图皆为自绘。
箱匣世界观我还没有讲过瘾,或许下一回,还会继续写。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竞,陆俭 ┃ 配角:田贝,萨缪 ┃ 其它:
 
  ☆、一
 
  深陷一片黑暗之中。
  身陷一片黑暗之中。 
  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李竞事实上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脑袋里不停重复的那个画面,仅仅只有十几秒。
  视界的四周是模糊的,中间的颜色是混乱的。大理石的黑褐色与廉价的人造墙纸的黄色糊成了片很恶心的图象。
  李竞依稀记得那应该是厕所的颜色。自己则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挪动着手指,想要把掉在远处的手机捞起来。
  舞厅里面的节奏乐声还咚咚咚地传过来,走廊里面小姐的笑声,一边洗手池的放水声,以及自己不停吧嗒吧嗒地挪动着手指的声音,却清晰得可怕。
  好像还有那么一个两个的年轻人,或是中年人不屑的朝自己瞥了两眼,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玩物丧志” “世风日下” “一看就是个出来卖的” 
  李竞有一瞬间想要把自己手头边的所有东西包括呕吐物全部朝他们脸上扔过去。 
  可是下一秒他就断片儿了。 
  酒店的服务生凌晨两点来打扫厕所的时候,连个鬼影儿都没看见。
  地上的狼藉是一点没少,一个躺了大概五个小时的人却不见了。大概是朋友来把他接走了吧。服务生耸了耸肩,戴上橡胶手套开始收拾。 
  收拾着,服务生发现了掉在地上一部IPHONE 5。他捡起来擦了擦,开机。过了会儿,进来了一条短信。
  “请捡到我手机的好心人拨打这个电话,1000酬金当面付,谢谢(^_^)” 
  1000块呢,好好好!服务生看看半旧不新的手机,歪了歪嘴角,心想这个晚上过得还不错。
  而李竞的这个晚上真是糟透了。本来今晚要约的女孩突然爽约了,叫人出来喝酒却连第二摊都没支撑过去,于是被几个酒友丢在了厕所里,还被不知哪里来的人踢到了小肚子,吐得一塌糊涂,最后失去了意识。 
  李竞迷迷糊糊起了个毒誓,今天之后要是再喝醉,就让他三年不得安生。 
  于是他不得安生了。 
  醒过来时,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李竞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还在做梦,或者是眼睛还没有睁开来。
  没有错,眼前的确是一片黑暗,一点点光源都没有。
  他把右手举到眼前,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轮廓。
  脑袋好疼。脑浆好像变成了浆糊一样,搅都搅不动。
  身上也有一股昨晚的酒味,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只巨大的泔水桶。 
  他用右手撑地,想要爬起来。结果被绊了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左脚处传来“锵啷”的声音。 他跌坐在地上,用左手摸了过去。
  没错。 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个脚铐加上一条冰冷的铁链。
  另外,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被囚禁了。 
  “诶?” 李竞疑惑地发出了声音。这一声里,不知为何并没有多少惊慌。
  他开始拼命搜索自己那还没恢复的记忆库,思考着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还是说了什么得罪了什么人。
  他是个普通的人。
  普通到随处可见,普通到不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只喜欢做一些有意思的事。
  说白了,就是找刺激。
  很多时候,自己喝高了,随便到一个地方续摊,随便拉个人去开房。第二天醒来,首先要检查钱包手机还在不在。
  李竞觉得,普通人不就是喜欢享乐,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常常抵制不住身体上的诱惑么。
  可是他到底做了什么?
  每一个床伴都有好好地沟通,每一个妞都有好好追直到分手,每一个酒友都不算很久不见。
  可是自己究竟是怎么被扔下的?然后一步步差错到被拐到了这个地方来?
  李竞的头脑断断续续空白了几次,最后他放弃了思考。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让他心如擂鼓,口干舌燥。
  地面不是水泥,而是地板。根据触感来看,应该是不错的材质。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在囚禁者的家里。
  四面暂时不通气也没有亮光,这间屋子是专门用来关押被囚禁者的。
  李竞靠着那不大清醒的脑子,只能想到这些。他焦躁地转着头,想要从黑暗中看到更多东西。可是这也是徒劳。
  过了很久。李竞都快要睡着了,突然边上传来了“吱呀”的开门声。
  开门声?
  李竞一下清醒了。
  门里面透出来的光,让他能勉强看清自己周身的情况。
  这是一个12平方的小房间。没有窗户,有两个门。
  他脚上的铐链很长,但目测只能走到开的那扇门里面。
  他站起身来,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本以为会看见解密之类的游戏场面,结果——
  是卫生间啊。
  马桶加浴缸。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而边上还放着干净的衣服和一张纸
  “穿上它们”
  李竞看着一浴缸热水和一边的衣服,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这个囚禁者,未免太贴心了点。
  一缸清水,一块肥皂。一个白色的房间。
  李竞站在暖色调的灯光下,盯着浴缸看了一会儿。
  实在觉得身上臭不可闻,他就试了试水温就坐了进去。
  他在短暂的泡澡时间里,思考着自身的情况。李竞是个很简单的人。平日里除了上学,打工,运动,就是约炮。
  几个□□关系也很明了。打工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关键是,李竞很不想承认,但是的确是,他现在很平静。平静得有一些心安理得。
  艹。
  这是什么心理活动。
  往常的囚禁,至少在李竞那点可怜兮兮的印象中,被囚禁人都是被关在诸如地下室,笼子,或者干脆手脚绑好口鼻贴上黑胶布,十足的被害人形象。
  他看看自己脚上的镣铐,甩了甩。镣铐在水面上发出“哗啦”的响声。清脆而悦耳。
  李竞用一块肥皂把身上搓了个遍,又洗了个头。毛糙得感觉头发都要掉光了。
  洗完之后,他嫌弃地用洗澡水把自己的脏衣服洗了洗,然后带着衣服回到了原来的房间。原来的房间是完全的黑色,墙壁应该贴了墙纸,关上卫生间的门的时候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房间里还有一扇门,应该就是进出口了。然而门上没有任何把手,似乎有一个小窗。
  李竞把衣服扔到了地上,然后想开着门再好好观察一下房间。
  然而门却开始自动关闭了。李竞吓了一跳,仔细抬头看。原来是电子自动门。
  搞不好能远程控制?
  他抵着门,坐在门口,不想回到黑乎乎的房间中去。
  他背对着光明,朝向着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  更三章。
 
  ☆、二
 
  肚子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叫了起来。
  李竞平躺在门中间,闭着眼睛看灯光的颜色。
  “咕。”
  “咕。”
  “咕。”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
  靠要是这房间里有监控监听李竞真的想一头撞死得了。
  没有时钟也没有窗户,没有办法很好的判断时间。李竞掐指算算,自己断片儿的时间大概是10-12个小时,应该是普通睡眠时间的1.5倍。那么现在早就过了下午2点。
  还没闷死先饿死了。
  喂喂,好歹关了人家,也得给顿饭吧?
  李竞这么想着,晃动着脚上的镣铐。
  “啪叽。”
  大门那边传来了硬物落地的声音。
  李竞猛地抬头,往那边看过去。好像是个盒子什么的。
  太远了看不清。李竞想要爬起来仔细看看,但突然想到了个问题。
  自己离开门口,门就会关上。那么要是自己去大门拿饭,就必须摸黑过去,摸黑吃饭。
  他摸摸鼻子,开动小脑瓜。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李竞立刻动手,把铁链往卫生间的门里面拉。拉到无法拉动时,他越过铁链堆往门口走去。
  他想用铁链卡住门,然后把饭拿到门口去吃。
  然而他还是太无邪了。
  在他到达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铁链长度已经快到极限了。也就是说,他需要趴下来,使铁链尽可能贴合地面延长,他才有可能够到那一盒饭。
  那么铁链就会完全从卫生间里抽出来,绷成一条直线。
  李竞表情都僵硬了。
  然而肚子可不允许自己考虑这么多。仔细计算,他已经快27小时没有好好进食了。肚子在发出越来越凄惨的叫声。
  最后他还是把铁链抽了出来,贴着地面够到了饭盒。
  饭盒上绑着一双木筷子。他摸索着打开了盒子。没弄错应该是外面7块左右的便当。盒托都是木质的。
  他打开了盒子,仔细闻了闻味道。然后拆开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他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吃得头不是头,嘴不是嘴,滋味黯淡。
  心中并不害怕,然而却一点想法也没有了。
  从这一切布置来看,对方考虑得很全面。不仅是铁链的长度,连自己的身高体长臂长也考虑到了。
  不出意料,是一次漫长的囚禁。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三
 
  早早扒了一会儿饭,肚子是塞满了,更为现实的问题却冒了出来。
  下午16点24分,李竞觉得一阵冲动涌向下身……
  艹。老子要上厕所。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地板,到达了墙边,然后沿着墙摸到了厕所门边。门没有把手,他拼命推门,推不动就抠门缝。
  然而没有什么卵用。
  李竞后悔刚才洗澡之前,没沉住气把头探进浴缸里喝好几大口水。
  水是干净的,水是干净的,水是干净的……
  他这么自我暗示了足足有二十多遍,才有勇气喝了水。
  水是不是生的,烧没烧开,有没有混其他东西,他并没有那个闲情去管。甚至他都后悔自己暗示自己了那么多遍水没有问题。
  好像水是甜的?
  于是他现今整个人都甜得膀胱酸痛了。
  他捂着小肚子侧躺在地上,不做动弹,希望能够减少自己下身如同□□一样一股股的锲而不舍的痛苦感。尿意逐渐减退,然而睡意渐渐升腾了起来。
  宁愿在梦里面找厕所也不要在现实尿裤子。李竞心里这么想过之后,果断抛弃了意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他不断在梦境中找着厕所,但不是被一不小心跑进了女厕所吓醒就是突然被现实中的尿意折腾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