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再见阿sir+番外 作者:野火小僧

字体:[ ]

 
文案:
我住在一个挺大的沿海城市,别猜了,不是你想的那个。反正我发出来也不打算告诉你真实的地名。我是个出租车司机。这天我开着车在路上拉活儿。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你说现在的警察都他妈不是东西。报了警有什么用,妈的,一群披着狗皮不干人事儿。我哥都给人捅了,他们他妈都不管。真是还不如养条狗来个人还知道汪汪两声呢。”
说气愤了,瞅前边乱插队的一个小丰田喊:“你他妈瞎啊!”把烟灰弹在窗外,回头发现后面仨人表情很难看。
妈的,不会是条子吧。
心虚的问了一句:“您哥仨去哪儿?”
短头发的那个没看我,看窗外说:“狗窝。”我一头没撞死在方向盘上。“啥劳您驾再说一遍。”“公安局。”
嗯,很好,我淡定的把刹车踩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我闯进来啊…… 
大哥我错了,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要你钱了还不行吗。这哥们说不行,啊?还要我怎么样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胜 ┃ 配角:云豹 ┃ 其它:警察,的哥
 
 
  ☆、这是个故事
 
  我住在一个挺大的沿海城市,别猜了,不是你想的那个。反正我发出来也不能告诉你真实的地名。我是个出租车司机。这天我开着车在路上拉活儿。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陈儿,别上中环啊,堵着呢。”老刘在对讲里来了一句,
  我看了一眼,已经晚了,过了这个红灯不能挑头,抓着对讲机一顿吼:“CAO,你咋早不说,我都拐上中环了。”
  “CAO,我哪知道你小鳖崽子开那么快,今儿拉了几个?”
  “别提了,我就拉一个去二中的,三个都是滴滴打车的短途的,妈的,有一个,听声音我以为林志玲呢,到了一看他妈的林志炫!男的!”我从手套箱里拿出一根烟,车里没客。
  忘了说,我叫陈胜,今年二十四。对,就是大楚兴陈胜王的那个陈胜。别人都还读书的年纪,我去当了兵,汽车兵,四年。转业回来跟我一个部队上的大哥干汽修,车是自己的,晚上包出去,我只开白班。
  刚抽了一口,路边有仨人招手。我一看仨大老爷们,长得都挺高挺膀的,有点紧张。不是没被抢过。上晚班的是三十七八一个哥们,姓秦,家里有个学美术的女儿上初中,两个月前在周村特荒凉的地方给人抢了,连手机都没了。几个人都是半大小子,上来就捅肚子,还好秦哥练过点,身板硬,还能撑着把车开到医院。妈的报了警警察说是流窜犯案,让我们等信儿。
  CAO,想起来就有气。
  这几个人上来没走两步就堵在中环上了。前边一长溜。我把掐了的烟又拿出来,问了问后座:“我抽一根。”有个头发挺短的,贴头皮那种的短,点了点头。我从镜子看了他一眼,好像他是个头儿,那两个人都听他的。
  三个大男人都坐后座,也挺不常见的。挤得慌不挤得慌啊。
  秦哥的闺女画了一小张画儿贴在仪表盘旁边。画的就是她爹,挺像的,眉毛眼睛。秦哥经常跟我炫耀他闺女。
  看着这画我就来气,“你说现在的警察都他妈不是东西。报了警有什么用,妈的,一群披着狗皮不干人事儿。我哥都给人捅了,他们他妈都不管。真是还不如养条狗来个人还知道汪汪两声呢。”
  说气愤了,瞅前边乱插队的一个小丰田喊:“你他妈瞎啊!”把烟灰弹在窗外,回头发现后面仨人表情很难看。
  妈的,不会是条子吧。
  心虚的问了一句:“您哥仨去哪儿?”
  短头发的那个没看我,看窗外说:“狗窝。”
  我一头没撞死在方向盘上。“啥劳您驾再说一遍。”“公安局。”
  嗯,很好,我淡定的把刹车踩死。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我闯进来啊…… 
  前面的车一点点蠕动,我滑过去跟上。一路沉默,他仨也不说话。
  我发誓我这辈子就没接过这么让人憋屈的活儿!
  我能去死一会儿吗!啊!?
  烟就一直叼在嘴上,过滤嘴纸都叫我含泡了,烟灰掉了一裤子。
  时间真漫长啊,中间还夹杂着各种滴滴打车的客户和机械的女声:“前方,统一中路,到少年路,时间,五分钟后……”老刘还问我,“怎么不说话,陈儿?死啦?死也吱一声,陈儿?陈胜!陈胜你他妈装什么死。”
  人家本来还不知道我叫啥名儿呢,这下好了……老刘,你真是我亲老伙计。嫡亲的。
  谢天谢地,好不容易跟着蜗牛一样的车队走到了公安局前面的路,眼看到了,我赶紧说:“我说话说错了,哥几个别见怪,这趟我不要钱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那个短头发的说:“没事儿。该给钱给钱。”临下车非塞给我一张五十。我找钱的时候他又把一张名片摁在我手里,“你哥们的事儿,到时候找我。”说完下车关门,走了。
  没……没找你钱呢。
  我低头看了名片,市刑警大队,云豹。名儿挺奇怪的,像武侠小说里小帮派掌门的名字。
  我一条头迈出去喊了一声:“哎,云豹。”他在公安局门口的台阶上回头。“没找钱呢。”我喊。他挥了挥手,可能是太远了听不清楚,只咧开嘴朝我笑了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谨以此文献给我爱的狐狐和我亲爱的瑶瑶,你们是这本书最初的读者。么么哒
 
  ☆、再也不上夜班了
 
  秦哥住院我看过两回。一回给送了两千块钱。一回去看了看,拎了一箱牛奶两斤苹果。秦哥伤不重,但也缝了二十几针,住一个半月的院。
  今天拉了一个去医院的座。我一看脸色就不对,脸煞白。也不知道是胃病还是晕车,我看他有点要吐的意思,赶紧扔给他一个塑料袋:“要吐吐袋里啊,要不然这车都没法坐。”
  这人哆哆嗦嗦接了,果然吐了。我把车窗都摇下来,那味儿还是很浓郁。
  到了医院这人都虚了,手里还攥着塑料袋呢,也挺不容易。下车都得我搀着。“得了给我吧。”我接过来拿另外一个塑料袋包了扔了。“用不用我送你去挂号啊?”那个人摆摆手,这人看着挺有修养的,婉言拒绝了,但是他根本走不了那么远。我还是搀着他去门诊,末了千恩万谢的。挺不错的人。
  正好第三医院就是秦哥住院的地儿。出来我就去门口超市买了点东西上去看看。
  嫂子没在。丹丹在旁边看书。“秦哥。”我把东西放在旁边病床上。“那是人家的床,你拿到窗台去。”秦哥看我来了精神好像不错。
  三人间住了两人,人还不是很多。另外一个是个小小子,下巴缝了针。
  “丹丹,你妈呢?”丹丹可有意思了,我总逗她玩。丹丹抬头白了我一眼:“回家做饭去了。”
  “你怎么不做饭给你爸吃?”丹丹头也不抬:“我抢我妈的活儿干嘛,她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干。”秦哥媳妇娘家挺有钱的,她也不干活,就在家带孩子。秦哥等于是倒插门,他媳妇和他可巧都姓秦,连房子都是老丈人买的。
  秦哥支使她给我洗个苹果,老大不情愿的去了。“我每天白天得睡觉,她上学走了,下班回来,她还睡着,这孩子跟我实在不亲。”
  “大了就好了。现在她青春期,闹呢。”秦哥以前没说过,可能人受伤了就比较脆弱吧。
  “现在晚班谁开呢?”“没人开,就空着。”秦哥听了有点惋惜:“都是钱呐。”我忽然心里一动,“哥,要不然等你好了咱俩换换,我开夜班你开白班。”
  秦哥有点感激的推脱,“那哪行,你的车。”“我光棍一个,你出点啥事,全家都担心。这样你上班时间能规律点,还能送丹丹上下学什么的。”秦哥明显被打动了。于是换班就这样在我一时冲动和有点助人为乐的心里推动下说定了。
  开晚班第一天,我他妈就后悔了。
  什么叫圣母啊,我就是传说中的圣母啊。有苦自己吃,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啊。马达开晚班真他妈什么事儿都能遇上啊。
  有四个人两对儿来打车的,上了车就他们抱着脖子啃啊,啃完了就完了吧,他妈的还交换了妞儿接着啃。CAO真是闪瞎我的眼。还有大姑娘晚上出来瞎溜达的,穿个白裙子脸白的跟鬼似的,吓死哥了。问去哪儿居然还去火葬场,魂儿都给我吓飞了。我关车门就要走,那姑娘还喊呢:“你敢不拉我我要告你拒载!”妈的,拒载就拒载吧,这么吓人谁他妈敢拉我喊谁爷爷。
  马上后半夜了,白天睡得多,晚上也不困。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开近了一看卧槽一身血。前面好几个出租都没拉。那人刚开始还站着,后来就坐在道边,眼看要倒。
  妈的,我就是心软。
  一咬牙,停车。我下车把这个人搀到车上去,小子真沉,像喝醉的人一样,不随着人使劲,一个劲儿往下坠。好不容易给扔到后座。
  也不用问去哪儿了,反正得去医院。晚上路上没人,我油门一踩到底就没松。这人穿了个白衬衫,现在都是血红的了,从肚子一道斜口子直开到胸上,皮肉外翻非常恐怖。
  好不容易跟护士把他弄手术床上,我坐在走廊里发现一手都是血。都是他的血。身上也是,新买的七匹狼T恤算是废了。我在洗手间洗了洗手。衣服上搓了搓,没洗掉。
  给他垫了手术费,怕他跑了,所以我还得守着他。护士找过了,他身上没有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横竖都得等他醒了。
  这个人洗干净了,露出眉眼,长得挺帅,但也没到明星的水平,不知怎么我瞅着有点眼熟。仔细看,除了这几个月头发长长了点,不就是那个警察叔叔吗。那个谁,对,云豹。我当面骂他那个。
  卧槽,这么巧。
  我掏了掏,没找到他给我的名片,大概是在车里吧。出去在车上找,果然找到了。给他的办公室座机挂了电话,简单说明了情况,就挂了。
  车里都是他的血,这得洗多少遍才能洗掉呢。我本来洗的挺干净的手上又沾上血了。我回到医院走廊等着,过了二十来分钟,上来几个人,咣咣就给我摁地上了,就要上铐子。卧槽我咋这么倒霉。“冤枉啊!”我在走廊里哀嚎,来往的人都看我。
  有个脸色苍白的人示意他们松开我。我起来一看,是我早上拉的那个胃病的人。我肩膀都叫他们掰断了,我揉着肩膀没给好脸色。“你们干嘛呀,调查清楚再摁人好不好。”他看着还是病怏怏的样子,过来跟我说不好意思,他们是警局的,这几个小伙子看我一身血以为我是打伤云豹的人有点激动让我谅解一下云云。
  反正医药费给我报销了就行。那个人笑了,笑得挺惨,嘴唇都是白的。“白天的事儿还没谢谢你呢,医药费肯定不能欠你的。”我问他还好吧,他看了看其他警员,悄声让我不要把上医院的事情告诉他们。我点了点头。
  “谢谢你啊。顺便,还想麻烦你一趟。”
  
 
  ☆、阿姨您也是搞刑侦的啊
 
  我手里拎了半只烧鸭,站在云豹家门口的台阶上。
  我伸手机械的按了门铃。
  那个苍白面孔的人是云豹的上司,让我叫他峰哥。他顺便还拜托了我一件事,去给云豹妈妈报个平安。报个屁平安,就是糊弄老太太,撒个谎。他说他们这些人他妈妈早都认识了,只要他们露面基本云豹就是受伤住院无疑了,所以让我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