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犯上[娱乐圈] 作者:独行醉虾

字体:[ ]

 
    文案:
    陈墨是豪门二公子,大三在读,才貌财兼具,直得不能再直。
    杜叶青是出道十年的影帝,英俊高大,温柔霸道,攻得不能再攻。
    因为一场阴差阳错的绑架,从未做过0号的影帝和从未抱过男人的二少被迫发生了关系。
    杜影帝表示人生总是充满意外,这事就这么算了。谁知陈二少竟然对这个比他大八岁的男人上了瘾……
    萌or雷点:强强碰撞,从肉体到精神,狗血折腾。
    年下,年下,年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双洁党勿入w】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娱乐圈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叶青陈墨 ┃ 配角: ┃ 其它:
    ==================
    【起】
    第1章 初遇
    
    “你现在在哪?怎么突然说不来了?”
    “……有事……录音棚……突然……”
    那边的信号断断续续的,加上这边宴会的嘈杂声音,手机那边的人的话总是听不清楚。杜叶青起身,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处,拉开窗户,让里面的嘈杂声被冷风吹散一点,压着最后一丝耐心问:“什么时候结束,要我来接你么?”
    打开窗户以后,信号好多了,那边同样的嘈杂声清楚地传了过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似乎在做什么剧烈运动,稍微有些喘,道:“不用了,宴会结束之后早就回去,别熬太晚哦。”
    杜叶青恩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拿着手机迟迟不挂电话。那边没等一会就先断线了,断之前,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别的什么男人的喘声,离得很近,差不多就在听筒的地方。杜叶青举着已经没了声音的手机在窗边站了好一会,眉头紧紧地皱着,说不上有多难受愤怒,只是有些心烦意乱,微微仰起脸,让冷风肆意钻进他解开的衣扣里面。
    突然有人从后面伸过来一只手,替他把窗户关上了。
    杜叶青回过神来,转身一看,见一个颇为面熟的人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一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看着他,脸颊边带着醉意:“杜影帝这是在为谁受冷风吹啊?吹感冒了可得不偿失。”
    杜叶青看见这双桃花眼愣了一下,慢慢想起这人是陈家大少陈羽,圈里面有名的花花公子。他跟这人还颇有一点渊源,他们性向相同,长相性格都很是彼此的菜,两年前曾经还认真地想要交往过,无奈两人都是纯1,在上床这件事情上谁也不愿意妥协,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不过买卖不成仁义在,杜叶青不动声色地道:“陈少也是喝醉了想来吹吹风醒醒酒?”
    陈羽笑着摆摆手,脚步有些发飘,走过来几步,凑近一点,歪着头看着杜叶青:“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杜叶青随口道:“是吗?谢谢。”
    陈羽伸手还想摸他的脸,被杜叶青躲开了,便单个肩膀靠在窗户上,盯着他直笑。杜叶青转身想要离酒鬼远一点,却从大厅里突然急急地走出一个面生的年轻男人,一看到陈羽就眼睛一亮,跑过来冲杜叶青道了歉,似乎有些紧张,架起陈羽往外面走。陈羽整个人都像没骨头一样靠在这个人身上,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他屁股上,杜叶青看了几眼,有些兴趣缺缺地转身回了宴会。
    被陈羽和那个电话这么一搅和,杜叶青也没有什么心思参加宴会了,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便找了个借口告辞。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外面不知何时竟然下起雨来,雨里面还夹着噼噼啪啪的小冰雹的声音,再被冷风这么一吹,一股透骨的寒意便迎面扑来。
    杜叶青在自己的西装外面披了一件长风衣,大步走进车库里。车库里面灯光有些昏暗,远远看见有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他车边上,颇有些瘆人。等到走近一看发现是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高个青年,耳朵里面塞着耳机,双手插兜里,有些不耐烦地靠在一边的柱子上,一头黑色的短发被灯光照出了一圈淡淡的光晕。杜叶青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走到自己的车边上,发现自己旁边那辆车正激烈地摇晃着,里面开了灯,又拉了帘子。
    杜叶青轻轻“啧”了一声,把视线挪开,然后就听见一个磁性的声音:“你是杜叶青?”
    杜叶青转过头,那个青年已经摘掉了耳机,微微偏着头,很认真地看着他。他这个角度整张脸都正好对着光,五官一下子清楚地映到杜叶青眼睛里面来了。
    这是一张相当年轻的脸,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五官英俊,乍一看像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主,桃花眼、薄唇,和陈羽有几分相似的地方,气质却截然不同,眉眼神色中流露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眼角也有些冷冷的,加上十足的身高,远不像陈羽那样好接近。杜叶青在看到这张脸之后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把他整个人打量了一遍,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产生了一股微妙的心动感。
    这个人,完全是他喜欢的类型。
    杜叶青胸口微微发热,站在那辆还在摇晃的车旁边冲他笑了一下,声音忍不住降了一个调:“你是?”
    青年同样礼貌地笑了一下,从自己的背包里面翻出了便利贴和笔,走到杜叶青的身边:“您可以帮我签个名吗?”
    杜叶青很乐意地从他手里接过便利贴,一边有些心不在焉地写名字一边问他:“你在等人?”
    “啊,算是吧。”他说,伸手指了指一边那辆摇晃得越来越激烈的车,“突然下雨了,只好等我哥送我回去。”
    杜叶青笔尖一停,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青年又补充了一句:“来的时间不太对。”
    杜叶青理解地点头,笑着把便签递给他。他们身边那辆车这时突然停了下来。
    里面有人拉开了帘子,似乎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过了几秒,车窗慢慢摇了一半下来,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杜叶青吃了一惊。
    陈羽一双桃花眼里面含着水,两颊泛红,一张脸春意十足,严严实实地挡住车里面的情景,先是冲着青年没什么诚意地说:“刚才才看到你的短信。”然后把脸转向杜叶青,舌头还有些打结,道:“叶青,你看,我现在有点不方便,能拜托你送我弟弟一趟吗?改天请你吃饭。”
    杜叶青和青年对视一眼,青年背起自己的书包,皱着眉头很明显压抑着自己的怒火,直接背对着自己的哥哥,冲杜叶青很有礼貌地说:“麻烦您了。”
    杜叶青应下了陈羽的请求,替青年把车门拉开:“去哪里?”
    “花港那边,多谢。”两人都上了车,青年伸出一只手,“我叫陈墨。”
    “沉默的默?”
    “墨水的墨。”
    陈墨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和陈羽简直是两个性格的极端,无论怎样都没法把他们两个作为兄弟联系到一起。杜叶青尝试跟他搭话,都是一问一答。
    “还在上学?”
    “恩,大三。”
    “在哪个学校?”
    “J大。”
    又沉默了很久,车差不多要拐到花港了,杜叶青又跟他聊了几句,无意间聊到最近的电影,陈墨道:“我女朋友很喜欢您。”
    杜叶青愣了一下,心里那点苗头一下子被浇灭了,“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又补充了道:“谢谢。”
    车开进花港,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已经有了倾盆之势。杜叶青记得车上有一把伞,一时间却怎么都找不到,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被郝子谦扔到后备箱里面去了。陈墨一只手已经推开了车门,冲他道:“今天麻烦您了,谢谢。”在杜叶青还来不及说什么之前钻进了雨里面。
    杜叶青用前灯替他照着路,看着他的背影差不多要消失在视线的时候,突然整个倒在了地上。他一惊,连忙推开车门,去后备箱里抽出伞,快步朝着陈墨摔倒的地方跑过去。
    雨太大了,噼里啪啦地砸在伞上,什么都听不清,画面也模模糊糊的。杜叶青没跑几步就看见陈墨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而两个黑影一下子从旁边蹿出来,把他按在了地上。直到这时候杜叶青才感觉到不对劲,心里面咯噔一下,马上转身要去拿车上的手机。
    一只手突然从后面死死地捂住了他的鼻子,乙醚的味道直冲大脑。他心里骂了一声,拼命地挣扎了两下,但乙醚很快就开始起效果,让他的伞无力地掉在了地上。
 
    第2章 患难
    
    外面隐隐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在吵架,语气非常粗鲁,然后有人很用力地打开了门,“碰”地一声巨响。杜叶青头痛欲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人被推了进来,倒在了他边上。
    他稍稍清醒了一点,艰难地挪动身体,让眼睛慢慢适应了里面的光线。这里看起来像一间废弃的农家小屋,除了四面长着青苔的砖墙以外什么都没有,地面很脏,窗户上面没有玻璃,外面的寒风呼呼地灌进来。他的衣服还是湿的,两只手被绑在身后,被冷风这么一吹,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彻底地冷醒了。
    宴会……大雨……陈墨……他们被绑架了?
    有人在他不远的地方急促地喘息,杜叶青转过头,看见陈墨狼狈地靠在冰凉的墙上,两只手也被绑了起来,脸颊上带着病态的红晕,额头被磕出了一个血包。他晃了晃自己沉重的脑袋,努力挪到陈墨的身边,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声音发哑地问:“你怎么样?”
    陈墨一下子倒在了他身上,但这个动作似乎碰到了他的伤处,痛哼了一声,紧紧地皱着眉,慢慢翻了一个身,露出了背后狰狞的伤口。
    杜叶青瞳孔狠狠一缩。那伤口似乎是被利器划出来的,横穿半个背部,上面还沾了铁锈的痕迹,划得很深,能看见里面翻出来的肉,血把黑色的毛衣浸得沉甸甸的。他很明显在发烧,整个人都瑟瑟发抖,滚烫的脸颊紧紧地贴在杜叶青的脖子处,从喉咙里面虚弱地挤出两个字:“好冷……”
    杜叶青身体凉了半截,偏过头用自己的嘴唇去试他额头的温度,已经到了烫的地步,如果是感冒还好,要是伤口感染恐怕就糟了。他低声叫他的名字,那肩膀轻轻推着他:“不要睡,陈墨,听见我说话吗?不要睡。”
    陈墨微微睁开眼,湿漉漉的黑色眸子看了看杜叶青,似乎放下心来了,干脆整个人都贴到了他身上,汲取他的温度。杜叶青有些焦急地用目光四处寻找尖锐的可以割开绳子的东西,就听见外面清楚地传来劫匪吵架的声音:“我让你他妈的别动那小子!我管你跟他们家有什么仇什么怨,没拿到钱之前再让我看见你动他,小心我恁死你!”
    一个稍微小一点的声音说:“杨哥,好啦,别这么大火气嘛。刘哥也只是一时没忍住,保证没下次了。是吧,刘哥?”
    那边稍微安静了一会,被叫做杨哥的人冷哼了一声:“老子告诉你,陈家大儿子是个同性恋,全家就眼巴巴地指望着那小子给他们传宗接代。我们拿了钱就跑还有活路,你要把他给弄死了,那些人能放过我们?老子要不是走投无路了,你以为我会想打陈家的主意?”
    “是啊刘哥,”另一个人说,“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是保守一点比较好。倒是那个明星,你们看怎么办比较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