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夜定情:兄受弟攻 作者:澈如水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连锁蛋糕店的老板,有过女友却不近女色,守身如玉。
一个是商业巨头的冷漠总裁,天生的GAY,只对男人感兴趣。
一夜之间受受被冷漠攻夺去了保留了22年的的处男之身,从此算是结下了梁子。
囚禁,相处,逃离,招数用遍,连哄带骗,可是终究逃离不了成为兄弟的命运
而躲在暗处的还有其他人在悄悄窥探这一切,是阴谋设计?还是天意的弄巧成拙?
高冷攻能否追到受受,挽回他受伤的心呢,让我们一起期待……
阅读指南:
1.是霸道总裁,但是不是玛丽苏,受受不小白,智商5个点,略傲娇
2.先甜后虐,结局HE,全文搞基
3.背景是脑洞,不用细究
 
内容标签:年下 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寒泽受:李暖阳 ┃ 配角:韩星辰;宋瑛橙;金熙洙;蓝海;唐酒 ┃ 其它:高冷寒泽;傲娇受;年下;1V1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正文,求关注,求收藏
  当如火炉般炙热得太阳穿过大气层,将那一波一波的火辣炙烤着大地的时候,它所及之处,万物皆变得有气无力。
  大树的树叶被晒得耷拉了下来,小草则被晒的卷起了细条,空气里流动的热浪滚滚让路上的行人的脑子变的昏昏沉沉……
  初夏的天气虽比不过盛夏的炎热来的猛烈,但下午两三点依旧是极为难耐的时候,可此刻的我因为刚摆脱难缠的客户而开车在路上堵着,炙热感透过车窗渗透进车内,即使是开着空调也是让人异常难受的喘不过气……
  忘了介绍,我叫李暖阳,是全国连锁蛋糕店sunshine的老板,是个记性不太好的处女座,因为这闷热的天气,我差点就要丧失理智跟难缠的客户吵起来了,而现在又逢堵车,简直郁闷至极。
  所幸的是前面就是十字路口可以调转方向,刚巧拐角不远处有家酒吧,一般来说白天这酒吧都是不营业的,可是这家却很奇怪……
  堵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的我,早已饥渴难耐,将车熟练的停好,下车走了过去。
  而我不知道的是推开这扇门,改变我的将是整个命运,整个人生!
  人这一生中,命运是条无止境的长河,而我们是那条长河里的游鱼,游过如水的时光,重拾心里的那份期盼,看到的将是不一样的景象~
  不管前途是光明还是黑暗,我都将好好拥抱,而这次悄然而至的会是什么呢?
  是泥泞荆棘?
  还是璀璨美好?
 
  ☆、Chatper1.初见
 
  “少爷,这是今天为您挑选的猎物。”管家恭敬的站在一旁。
  “都下去吧!”那个被名唤少爷的男子醉醺醺地走进房间,并挥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本来就浑沌的他因为大床上□□着身子的男子,再加上暧昧的灯光,脑子变得更加混乱。
  嗡的一下,只觉得有点口干舌燥,在酒精的发酵下,他的心情再也无法平静。
  在那酒红色的黯淡的灯光下,那白皙水嫩的肌肤越发红润起来,看起来像是入口即化的法国大餐,令人垂涎欲滴!
  寒泽眯起狭长的丹凤眼,收起平时冷咧的目光,开始以一个猎食者的神色,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可口无比的猎物。
  乌黑发亮且及肩的短发,巴掌大的小脸上有一双拥有着浓密卷翘睫毛的眼睛,微挺的鼻梁下方那薄如蝉翼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在低声呓语一般,整个人看起来美的有点亦真亦幻~
  眼前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究竟是在哪见过呢?
  寒泽的手指轻柔的划过他柔和的眉,划过他紧阖的眼,划过他娇小的鼻子,停在他微启的双唇上,思绪伴随着微醉逐渐飘向远方……
  寒泽轻撩起窗帘,清晨第一束霞光毫不吝啬的笼罩在他身上,他闭起眼,安静的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洗礼,清脆可爱的鸟叫声随之传入他的耳朵里,这是他在美国的第一个早晨。
  因为出差他暂住在一个朋友家里。
  他慢慢推开窗户,清新的空气扑向他的鼻尖,他深吸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放眼望去,温和的阳光透过苍翠的松柏的空隙洒在地面上,形成了斑驳与影子,好不美丽~
  而正对着寒泽窗户的不远处的大树下,有个男子正在绘画。
  寒泽静悄悄的走近那个还在全神贯注绘画得男子,站在他的背后,男子熟练得绘画技巧让寒泽有些刮目相看。
  不知是对方根本无暇顾及他,还是压根不知背后有人,男子皆不动分毫,依旧眼神专注在自己的画布上……
  片刻间,这初晨之景在这原本苍白无力的画布上停留成为永恒的美丽,也成为寒泽记忆中的一个点,藏匿心中不可抹去。
  “Estelle~Estelle~where are you are?”
  不远处的朋友的叫喊声,吸引了刚画完整幅画的男子,当画笔签完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母“w”的时候,侧过身才恍然发现背后有人,而他也被对方投来的炙热的眼光盯的脸颊通红。
  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男子眼中的纯净清澈让寒泽片刻失了神,而寒泽眼中的深邃璀璨则吸引了男子的视线,让他移不开眼~
  四目交汇,岁月如诗,时光如画,只那一眼,便有了怦然心动!
  “你叫Matthew?上帝的礼物可不是什么好名字,你更适合叫Evonne!”
  说完这句话寒泽便转身离开,留给男子的是这灿烂的清晨第一抹迷人的微笑……
  回过神来得寒泽看着床上□□着的美人儿便红了双眼,狠狠的吻了上去,可是床上的男子却在此刻开始有了清醒的痕迹!
  “唔……唔……唔……这……是?”
  李暖阳的脑子有点混乱,却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仿佛是潜意识的反应。
  我在哪?我究竟在哪?
  迷失在脑海中的森林浓雾之中的他害怕着胆怯着,虽然有道光但是还不足以照亮他前进的方向……
  可这断断续续的呢喃落入寒泽的耳朵里的则变成了点点□□,使男人此刻的欲望更加膨胀。
  你记得也好不记得也罢,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来到这里,你都没有理由离开,做好了被享用的觉悟了吗?
  他低下头,覆盖上那柔软的嘴唇……
  ————我是分割线————
  春宵总是那么短暂,等寒泽醒来却发现身旁空无一人,仿佛昨晚的良辰美景如同虚设。
  可是床上那滴滴答答的尚未干透的斑驳的痕迹告诉他,昨晚的翻云覆雨绝非一场梦,而且即便是昨晚喝的叮咛大醉却也记得他一开始盯了那个“猎物”好久。
  仔细回想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只不过用来消遣的猎物看的如此仔仔细细,那人如桃花般迷人的双眼,可爱的鼻梁,魅惑的红唇,还有那销魂的□□,柔软的臀部他都深深记得……
  这以至于他脑海里的某种想法开始蠢蠢欲动,那便是最直接最痛快的方法——占有他!
  “Shit!”他低咒一声便冲进了浴室。
  真该死~居然对主动送上门的还不了解的猎物有如此武断的想法!
  虽说之前他们照过面,但是那也已经过了很久了,还不敢确定究竟是不是他。
  可是他依旧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寒泽快速穿好浴袍,拿起了电话直线打给了安排“猎物”的安管家。
  “安管家!”
  “少爷请吩咐。”
  “昨天晚上那个‘猎物’是从哪找来的?”
  尽管电话那头压低了声音,可安管家却知道少爷绝对在隐忍着什么,难道昨晚那个“猎物”触犯了少爷那根火爆的神经吗?
  他已经无法想象那个长得异常温柔动人的男子被少爷逮的话将会受到怎样“残暴”的责罚,而自己到时候也估计难逃处罚。
  只可惜很多事不是后悔就可以挽回的。
  “回少爷,那名‘猎物’是在男蓝爵酒吧找来的。”安管家实话实说。
  “难么马上派人去查!”
  “是!”安管家在少爷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开始稍稍叹了口气。
  而电话这边的寒泽却惊奇的发现床底有一串白金制的细项链,简单的叶片设计,却有着精致的花纹,窗外阳光射进,更显的耀眼夺目。
  寒泽不禁咧开了嘴,眼底闪过一丝皎洁,让人觉得危险十足~
  呵,想这么容易的溜走?简直是妄想!
  他寒泽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
  当星辰于白日交替,黑暗女神的踪影在天幕落下最后一抹灿烂的微笑的时候,李暖阳睁开了双眼。
  微侧过身借着清晨那抹微弱的晨光打量着这周围的一切……
  当映在瞳孔之中的是一个跟他同样□□着的男人的时候,除了窘迫难当外,更多的还有羞耻和愤恨,微肿的菊花让他暗下决心:此番羞辱今后必定以牙还牙。
  想我李暖阳,二十二年的处男之身居然被眼前这个看似阴柔美丽,其实阴险狡诈之人给强了!
  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办法逃出去才是当务之急。
  他放轻动作尽量避免吵醒那个还在沉睡的恶魔,慌乱的从地上找到自己的衣服迅速套上后开了门,却在门口被安管家逮了个正着,立马用手捂住了来人。
  被捂住嘴的安管家,示意其他人少安毋躁,暂且观察男子的下一步举动,庆幸的是对方并未携带凶器。
  李暖阳将安管家胁迫至一个偏僻的拐角,松了手。
  “我要从这里离开该怎么做?”
  看着那双阴郁不安的墨色瞳孔,安管家读懂了对方的那份藏匿起来的恐慌。
  “恕老朽无能为力!”
  他不能背叛少爷去帮一个看似可怜的仅见过一面之缘的陌生男子。
  可当李暖阳跌坐在地上,揪着他裤子的一脚眼眶微湿可是却依旧一副不甘和委屈的样子的时候,他的内心仿佛有些动摇……
  除此之外他有种直觉,直觉眼前这个可爱柔弱的男子在不久以后还会回到这里,于是他决定帮助他,趁着他还心软的时候帮助他。
  他让一个侍从领着对方从这个倘大的迷宫别墅走了出来。
  如果要怪的话只能怪他心太软!
  逃出来的李暖阳只觉得每走一步那股间的伤口就如撕裂般疼痛,肚子也是一阵阵的难受,再加上脑袋也晕晕乎乎的,但是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他不可以就这么没用的倒下去~
  必须先离开这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地方,越快越好,然后赶快回家再想办法一雪前耻!
  寒家别墅正处于郊区的别墅园内,光想办法走出小区就已经很费时间和精力了,幸好碰到了保安大叔才顺利的离开,走上大马路好一会了,才看见有几辆车开过,他招招手,却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来。
  直到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缓缓地向他这个方向驶来,而他也因为体力不支而晕了过去,这一幕也正巧落入坐在车里冷峻男子的眼底!
  这不是昨晚那个“猎物”么?
  马上吩咐司机大叔停下。
  本来打算下午去公司开会的,没想到今早就有客户急着赶来签合同,真是好巧不巧本来到嘴的鸭子飞了,却没想到又飞回来了!
  他的心里有一丝欣喜却也多了一份愤怒。
  欣喜是因为不用他使出手段对方就那么轻易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