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揽一袭芳华 作者:青柠种子

字体:[ ]

 
 
 
文案
揽一袭芳华渐行渐远,吟一曲流觞不怨不悔。——引自博文
 
方文睿看着半空中那只摇摆不定的气球,缓缓道:“北岛说,从卖气球的人那里,每个孩子牵走一个心愿。”
街上比店里冷多了,张张口,便轻易地形成一片朦胧。
袅袅白气中,秦明看见方文睿忽地转向自己,他帮他理了理没戴好的围巾,轻轻问:“我能从你这里,要一个心愿吗?”
CP:秦明 X 方文睿(偏科怪才毒舌攻 X 乖顺学霸口吃受)
 
◆其实这就是一个校园甜文,从头甜到尾,讲的是偏科怪才毒舌攻和乖顺学霸口吃受的故事,感情发展快速&后期一些属性会淡化。
◆微博@青柠种子,番外中的部分内容……朋友们都懂的=w=!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花季雨季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明,方文睿 ┃ 配角:沐雨芹,韩致,王涵,何婉清,沈茹,刘昀芳,秦孝威 ┃ 其它:情有独钟,高中校园,校园文,甜文 
==================
 
☆、第一章  夏末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秦明正忙着转笔。
  坐在他前面的班长韩致喊了声起立,他很敷衍地站起身,手上继续花式转笔,动作有条不紊。
  班主任刘昀芳还没说坐下,他的屁股便重新贴到座椅上了。
  他单手托腮看向窗外。八月初,即便是清晨,太阳还是很烈,大把阳光洒在香樟繁茂的枝叶上,绿油油明晃晃的一片。这个时节,理应还在放暑假,该睡觉的睡觉,该打游戏的打游戏,可高三党实在没这个福分。
  实验中学课程很紧,高三创新班的压力尤其大。
  高一高二那两年,秦明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混过来的。月考他根本不放心上,期中考期末考,他还会捧着书临时抱佛脚。也全亏他的脑袋灵光,公式看一眼就能记住,解题的时候歪点子层出不穷,结果歪打正着,复杂的压轴题就被他用歪门邪道的方法化繁为简,解出来了。有几次,他把步骤写得过于简略,批卷的老师看了半天愣是没看懂他的辅助线是怎么添的,可瞧着他最后那个落笔干脆、虬劲有力的正确答案,又不好两眼一闭给个大叉叉,只得去询问组长。组长一看秦明的试卷,拍手直说这个方法巧妙,不扣秦明的分,反而给他加了附加分。等发试卷的时候,同学们看见了秦明的数理化成绩都唏嘘不已。饶是如此,秦明的排名也不靠前,最好的一次,勉勉强强排到班里第十,段里前一百,因为他偏科,光语文一篇作文就足以给别人拉个十多分。
  余光中突然瞥到一道人影。
  秦明侧头一看,一名面生的男生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在空座位上坐下。
  由于二班的人数是奇数,秦明高一高二两年一直是一人一桌。他一个人霸占着两个抽屉,过起日子无比逍遥自在,此时旁边突然来了人,不太自在的同时也不太乐意:“你谁啊?”
  方文睿微微一愣,他方才已经在讲台上做过自我介绍了,不过秦明神游天外,哪能知道教室里都发生了什么啊。
  “秦明,你把刚刚那句古文再翻译一遍!”
  且不提秦明差劲的文言基础,他现在压根不知道要翻译哪句。
  方文睿很快地翻出语文书,在一行句子上指了指。
  秦明会意,拿过方文睿的书,照着底下手写的小字翻译起来:“农历十五的夜晚,明月高悬,照亮半截墙壁,桂树的影子交杂错落,微风吹过影子摇动,可爱极了……”念完,不出所料地看见班主任意外的神情,秦明得意地向上勾起嘴角。
  刘昀芳停顿片刻,继续往下讲:“然予居于此,多可喜……”
  “我……我的书。”
  秦明这才想起手中还拿着方文睿的课本,登时□□脸把书丢还给他。虽然方文睿帮了他一把,但若不是他,他也不会这么荣幸地在开学第一天就被刘昀芳点名。
  方文睿感觉到秦明不是很好相处,慌慌忙忙接住书后就把位置往外挪,尽量远离秦明。
  秦明把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屑地一笑。
  趁大课间方文睿不在的空当,秦明拉过前桌韩致一问,才知道方文睿的名字。
  “都高三了,还转校,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原来的学校混不下……”
  韩致咳了咳,秦明依旧自顾自地往下说,半晌才反应过来,往旁边一看,方文睿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脸色不佳,双手握拳垂在裤缝边颤抖,显然是听到了他的话。
  秦明其实只是随口说说,见方文睿紧抿的双唇和剧烈起伏的胸膛也没往心里去。他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事,一脸坦然,倒是韩致不太好意思地同方文睿道了歉。
  “没……事。”方文睿拿开放在椅子上的书包坐下。
  秦明听了他磕巴的回复,就觉得方文睿口是心非,嘴上说没事,心里上在意得很呢,越想越觉得他的新同桌虚伪讨厌,一上午的课都听不进去。
  “那个……你……这个抽屉里的书是你的吗?能……不能收拾一下?”方文睿很不想主动和秦明说话,但抱了一个上午的书包,大腿早麻了。
  “什么叫‘那个……你……’,嗯?”秦明没好气地模仿方文睿的语速。
  方文睿的脸瞬间就红了,他一紧张,说话便更不利索了:“那个……秦……秦明……”
  “秦秦明?本大爷的名字也是能被你这么糟蹋的?”秦明不快地皱起眉头。
  “我……我……”
  “你口吃?”
  听到那两个字眼,方文睿浑身一颤,想也没多想地就跑开了。于普通人而言,口吃不过是很寻常、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于他而言,却是一场噩梦。这个词像一条毒蛇紧紧地缠住他的心脏,勒得他喘不过气。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口吃并不严重,他只有在许多人面前发言时才会讲话磕巴,平日里还是能正常地和他人交流沟通。但高二那年,一节公开课完全改变了这一切。
  那堂公开课份量很重,由省城里的一名特级教师负责授课,听课的专家很多,并且全程录像。他们班被幸运地抽中了,同学们都很兴奋,好奇地打量阶梯教室先进的设备,只有方文睿一人战战兢兢地坐在位置上,望着漆黑的摄像头手心出汗。课上到一半,一切都还顺利,可特级教师突然随机抽问,而且还抽到了方文睿。方文睿期期艾艾地站了起来,张了张口,半天都发不出声音。特级教师耐心地等待,方文睿闭了闭眼,总算吐出几个字:“解离……使细……胞……”而后,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的一阵窃笑声,紧接着,全场哄堂大笑。方文睿脸色苍白,徒劳地用门牙紧紧咬住下唇。公开课结束后,班主任立即当着全班的面严厉批评方文睿,认为方文睿丢了全班的脸。学生们也被班主任的愤怒感染,渐渐地疏远方文睿。方文睿知道自己被孤立了,就连先前和他无话不谈的好友也不愿理睬他了。他没敢把学校里发生的这些情况告诉他母亲何婉清,等何婉清发现时,方文睿在学校里已经有大半年没和同学说过一句话,而且连日常问话都会结巴了。
  何婉清找过方文睿的前任班主任,那名班主任高高在上的态度让她极为窝火,骂人不带脏字不带停顿地问候了她全家便带着方文睿办了转学手续。那名班主任没想到何婉清会如此干脆利落,说走就走,想劝阻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接受班上成绩颇为理想的优等生又少了一名的事实。
  离开念了近两年的书的学校,方文睿在家里呆了个把月。他没有虚度光阴,高二下学期,新课大体都上完了,他自主地展开了复习,将各门科目的课本,从必修到选修看了好几遍。何婉清则四处帮他联系学校。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一高中同学的朋友在实验中学当教务处主任,他见方文睿学习成绩优异便破格将他插入创新班。
  方文睿再次回到座位上时,秦明已经把他的抽屉清空了。他把书包放进去,右侧就传来一道声音:“为了腾这个抽屉,大爷午饭都没来得及去吃,你也不说声谢谢?”
  “谢……谢!”
  秦明心道:道个谢都能结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转到创新班来的。
  下午的课比上午的课少一节,一下课,秦明就抱着藏在椅子下的篮球和几名男生一同跑了出去。
  韩致转过头,对方文睿说:“秦明这人嘴巴特坏,不说几句膈应人的话他心里就痒痒,文睿你别往心里去,他中午大老爷子似地叫我帮他从食堂打包了孜然牛肉蛋炒饭,什么‘中饭没吃’都是骗鬼的!”
  方文睿点点头,不过,去吃晚饭时还是绕道去小卖部。
  秦明披着一身汗赶到教室准备晚自习时便瞧见了物理书上的菠萝面包,“这是谁的?”
  周围几名男生围了过来:“不会是暗恋你的女生送的吧?”
  “去去去!这年头,哪有告白送面包的!”
  “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却有免费的晚餐……”
  秦明不理会他们熙熙攘攘的讨论,径自拆开包装,咬了起来。
  方文睿一直用余光观察秦明,见他神色如常地啃着面包,便放下心来,继续写物理大题。
  晚自习结束后,秦明叫住背起书包正欲往外走的方文睿:“你下回儿买面包能不能记得也买份牛奶啊!噎死大爷了!”
  方文睿忆起了第一节自习课上右侧传来的怪异的声音……原来是秦明在打嗝。
  “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方文睿看着秦明的神气样,实在不懂他为什么能这么蛮不讲理。他凉凉地瞥了眼秦明便收回视线,跨步离开。
  感觉自己被蔑视了的秦明在他身后嚷嚷:“方文睿!叫你呢!!!”
  第二天,高三二班教室左后角的气压明显偏低。
  秦明撅着嘴,头偏向右侧看香樟翠绿的叶子。
  方文睿见秦明故意疏离他,没半点反应。他早就习惯了被排斥、被歧视的生活。秦明不搭理他,他甚至还觉得有几分轻松,上课也更专心了。
  久而久之,秦明按捺不住,拉着前面的韩致聊NBA。他从小就活泼好动,老实不了半刻钟。他故意说话声音很大,余光中瞄到方文睿微微蹙起眉头,不由就有种成就感,但方文睿很快就松了眉毛,继续不为所动地写解析几何。
  上语文课抽背时,秦明又被刘昀芳抽到了。
  他以为昨天刚被抽中,今天就可以放一百个宽心绝对不会中奖了,因此什么都没准备,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刘昀芳压根不按套路出牌。
  “青山……隔……送行,疏林……不……做美……”他站起来结巴地背了两句,接下去的死活都想不起来。
  气氛正僵着,秦明感觉自己的左手被轻轻碰了碰,稍稍侧头一看,方文睿把书摊着给他看呢。
  “淡烟暮霭相遮蔽。夕阳古道无人语,禾……”
  那个字怎么念来着?
  秦明反应了半天愣是没记起,好在很快就响起一道很轻很细的声音。
  “黍秋风听马嘶。我为甚么懒上车儿内,来时甚急,去后何迟?”
  秦明就这么一下开拖拉机一下开飞机,有惊无险、半背半读地应付了过去。
  之后刘昀芳还抽了谁他无心留意,坐了下来就咧嘴对方文睿笑,等刘昀芳宣布下课后还特殷勤地问:“你要不要倒水?”
  他怎么也没想到方文睿今天还愿意帮他蒙混过关。刘昀芳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背不出课文就罚抄原文十遍,罚抄十遍,那得抄到猴年马月啊!所以,现在都快把方文睿当救命恩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