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主不是人 作者:77家的喵

字体:[ ]

 
 
文案 
如果有来世,他一定不要再爱上邬玄羽了...
 
这是徐林轩失去意识前最大的执念。
 
可老天似乎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先是发现自己昏睡了十年,一觉醒来已经和社会脱节。
 
再是有两个陌生人突然告诉他,他一直爱着的男人,其实——不!是!人!
 
这都不算恐怖,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那具静静躺在床上,却已经变得冰冷的尸体。
 
徐林轩觉得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统统都被同一个家伙彻底颠覆了,所以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金主大人,决不能就这样一死了之!是人也好是什么妖魔鬼怪也罢,总之这一生,他赖定他了!
 
这是一个人丨妻受,在遭遇了一连串打击之后被宠成骄傲女王的故事。
 
(忠犬遇上猫里鸟人邬玄羽和徐林轩的故事,非娱乐圈,涉及玄幻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邬玄羽,徐林轩 ┃ 配角:李鑫,贺学林,杨细,陆浅 ┃ 其它:1V1,HE
 
 
 
  ☆、意外
 
  浴室里的水声‘哗哗’的响着,徐林轩半靠在床上,不安的咬着嘴唇,因为他的动作,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微微滑落了一些,还带着淡淡痕迹的肌肤霎时暴露在空气中,他却已经无暇顾及。
  水声停歇,没多久浴室门从里面被打开,他整个人不由得震了一下,男人西装革履的走出来,除了发梢上还带着几分水汽,已经看不出丝毫刚刚那场欢丨爱的痕迹。
  又犹豫了几秒,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小声道:“邬先生。”
  邬玄羽正在换鞋的手一顿,微微回头看向他,“怎么?”
  “您后天早上有空吗?”徐林轩声音还带着几分嘶哑,问出的话也充满着不确定。
  “有一个会要开。”邬玄羽的目光从他脸上向下移了几分,走过去将滑落的被子拉好,“有事吗?”
  “啊...没...其实也没什么事。”最后一丝勇气散尽,徐林轩微微懊恼的垂下脑袋。
  邬玄羽其实猜到了其中的原由,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看了看表,“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门被合上的声音传来,徐林轩深深的抒出一口气,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圈之后,索性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挺尸,觉得自己简直不能更没出息了。
  只是想问问他能不能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明明已经心理建设了一个礼拜,可真面对这邬玄羽时,他还是开不了口。毕竟以两人的关系来说,他不该对男人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或是要求。
  两人的关系......金主与地下情人?
  而这一切起源于一场徐林轩也许这辈子都无法释怀的惨剧......
  那会儿徐林轩刚结束高考,一家人趁着周末从县城开车到B市游玩,白云山是B市著名的景点之一,也是最适合夏季游玩的避暑胜地。
  一家人开车到了山顶,入住在一家农家旅社。夜里,上了年纪的父母早早便睡了,徐林轩看了会儿电视觉得无聊,索性出门到山野上闲逛。
  山上的夜晚,少了城市的喧嚣,由于植被繁茂连空气都格外清新,徐林轩不知不觉走的有些远了,正要回头,却听不远处有争吵声传来。
  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挣扎了几秒后,他还是迈开脚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步去。
  “我知道错了,玄羽,你再给我次机会好吗?不要分手。”
  原本还以为是情侣吵架,走近了才发现,林子里站着的分明是两个男人,徐林轩诧异的张开嘴,又害怕自己不小心发出声音,赶紧抬手捂住。
  几年前发现自己和常人不同的性向后,徐林轩一直小心的隐藏着,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敢袒露分毫,此时难得撞到这样的场景,他不由的又向前走了几步,好在他站的地方没有光线,而那两人则是刚好处在路灯下,这样的角度倒不容易被发现。
  只见高大的男人冷着脸,有些嫌弃的甩开了他的手,“分手?我们从来就没交往过,何来分手一说,一开始我就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从你企图用我炒作的时候开始,你就应该明白我们已经结束了。”
  刚刚就一直觉得那个男人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听到‘炒作’二字,徐林轩才恍然,那不就是最近刚红起来的偶像明星康鹏吗,可站在他身边的男人非但在长相上丝毫不逊色反倒拥有更强大气场,不知是否也是个明星。
  “玄羽,你明明也很喜欢我的身体的不是吗,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后都听你的。”康鹏此时见男人依旧不为所动,慌乱中竟半跪下身动手去解他的裤带。
  反应过来他打算做什么的徐林轩,红着脸仓皇的逃离了那里。
  虽然早就听说娱乐圈中十分混乱,明星们为了上位可以不择手段,可真正见到这养的场景还是让涉世未深的徐林轩觉得十分震惊。直到第二天回程的路上,他还无法从昨晚的那些事中回过神。
  意外来的十分突然,沉浸在思绪中的徐林轩感觉到车子忽然改变了方向,慌乱中抬起头,前方不远处一辆红色跑车失控似得朝他们冲来,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再醒来时人已经在医院,他清楚的记得,关键时刻父亲将车猛的向他这边扭转,自己承受了所有的撞击。
  后来从交警的口中徐林轩才得知,在那场车祸中,两辆车上的七人,仅两人存活了下来,而另一个幸存者,也就是驾驶那辆车的青年,此时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一夕之间,他从一个拥有幸福家庭的普通人,变成了父母双亡的孤儿,可老天跟他开的玩笑远不止这些。
  “你说什么!车祸是我父亲全责?”
  一身西服的律师沉着脸,有些不耐的重复道:“车祸是因为徐国华先生,也就是您的父亲酒后驾车引起,因此他需要负担这起车祸的全部责任,由于徐先生已故,所以将有您来完成民事赔偿部分,共计xxx人民币。”
  “怎么可能!一定是你们弄错了,那天我爸怎么可能喝过酒!”
  他们一家在上山游玩了一天,午饭也是在山上农家里吃的小菜,因为知道下午要开车返程,徐父特意滴酒未沾。
  “如果在限定时间内,没有完成民事赔偿,我的当事人将向法院提起诉讼。当然您要是有什么异议,也可以直接提起诉讼。”律师说完后,留下一脸不可置信徐林轩扬长而去。
  徐林轩瘫坐在病床上,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多希望能把自己掐醒,然后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不过只是一场噩梦,可惜传来的只有真实无比的疼痛。
  由于轻微脑震荡,他还不能出院,但此时根本顾及不了这些,徐林轩跳下病床,甚至连衣服也来不及换,便往外冲去。
  结果可想而知,不过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在这偌大的城市里既没钱又没势,除了能一次又一次的听到那明显是虚假的责任认定外,再无力做些什么,而那些原本以为能获得巨额赔偿而千里迢迢从老家赶来的亲戚们,一听说这样的结果,生怕牵扯到自己似得都赶紧离开了B市。
  一日内尝遍了这社会的冰冷与残酷,徐林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医院,却在经过护士站时偶然听见里头的议论声。
  “五床那孩子回来了吗?”
  “还没呢,可是他这样冲出去,也没有用啊,怪只怪他们倒霉,被薛家人撞到,有理也说不清啊。”
  “是啊,人家有的是钱,和市里领导也相熟,普通人哪里斗的过他们。”
  是呵,他没有能力将肇事者绳之以法,只能令父母枉死后,还要背负酒后肇事的罪名。徐林轩从未觉得这样绝望过,如果有机会重来,他宁可在那场车祸中和父母一同死去,也不想一个人面对这样的结果,
  正要抬脚离开,却听里头的一个护士忽然道:“诶,不过我老公在邬氏上班,听说最近两家公司在争一块地,如果是邬总愿意帮忙,说不定还有一线转机。”
  “别开玩笑了,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怎么可能和邬氏......”
  话音未落,徐林轩已经冲进办公室,“真的吗?要是那人能帮我,就可能还我爸清白?”
  见到他,众人皆是一愣,一个略微年长的护士率先反应过来,叹了口气劝道:“就算这样,人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帮你,毕竟这么大的事,牵扯的人太多了,要得罪的人也多,这和他们商场上的竞争不一样。你还是安心把身体养好,你父母在天有灵,也会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的。”
  徐林轩此时哪听的进这些,他执拗的拉着那个年轻护士的手臂,哀求道:“姐姐,您帮我问问有什么方法可以见到邬总吧,求您了。”
  薛家的那个儿子,飙车、酒驾,已经不知道出过多少事故了,B市本地人心里都清楚其中的孰是孰非,所以看着眼前无助的孩子,年轻护士到底是心软了,拿出手机给老公打了电话。
  没多久,护士回来对他说道:“我老公说,邬先生每天都忙到很迟才离开,你真想见他就到地下车库守着,最里面靠近独立电梯的那个车位就是他的。”
  这大概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徐林轩回到病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擦去溢出眼角的泪水,换了身上的病服,带着仅有的几十块钱出了医院。
  打车到邬氏大楼,园区门口有保安守着,徐林轩按照路上想好的说辞,对保安礼貌道:“叔叔,我没带家里的钥匙,我爸爸在里面加班,我能进去找他取吗?”
  保安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许是觉得他长得确实像个学生,加上邬氏的办公楼大门采用的是指纹解锁,不是内部员工就算进入园区也进不了大楼,所以没再多问什么便直接放他进去了。
  徐林轩松了口气,一边走一边回头,见他重新将视线转向街道,立刻飞快的往地下车库的入口冲过去。
  一口气跑到车库最里侧,那座显眼的独立电梯边果然还停着辆黑色商务车。
  他没有手机,也没有任何的计时工具,好在这种情况下他除了紧张外没有丝毫的困意,盯着一动不动的电梯楼层屏,满脑子却都是父母出事时的场景。
  不多时,电梯发动机开始传来‘嘶嘶’的响声,原本停留在顶楼的电梯开始缓缓下降。徐林轩不自觉的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梯门,待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他的目光便毫无预警的直接和电梯内的男人对上。
  是他!徐林轩一惊,原本想好的说辞霎时都忘的干净,这男人...不就是那夜在山上遇到的那个......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好要全文存稿的。。但是无奈的发现不发文只会写的更慢_(:з」∠)_
但是宝宝还是会尽量保持日更的,有存稿的这段时间每天晚上8~9点更新,等存稿浪完了,就和上本一样应该是半夜12点到1点更新。
开文求收藏求点击 么么哒~(づ ̄3 ̄)づ╭?~
 
  ☆、包养
 
  从专属电梯出来便见到一个陌生人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并且似乎没有开口的打算,邬玄羽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等了几秒见对方确实没打算主动说明意图,他只得冷声问道:“有事吗?”
  “邬...邬先生,您好。”徐林轩这才回过神,紧张的鞠了一躬,低着头道:“是...是这样的......”
  将自己来的目的磕磕绊绊的阐述了一遍,他小心翼翼抬头偷瞄着对面的男人。
  邬玄羽俊朗的面庞上仍旧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问道:“然后呢?我为什么要帮你?”
  和B市老牌的世家薛家企业不同,邬氏是邬玄羽一手创立起来的商业王国,几年前,他毫无预警的出现在B市,带着巨大的资本和绝佳的管理能力,生生从薛家垄断的市场中夺得一半天下,如今邬氏早已成为足以令薛家忌惮的另一商业巨头,甚至率先将产业发展到了全世界,两年前在纽约上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