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厨神+番外 作者:静舟小妖(上)

字体:[ ]

 
文案
 
影帝彦朗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回老家开了一处度假村,算是给自己找个养老的地方。
.
【厨神系统】手把手教你成为厨神,没想到开个度假村却又是一番风生水起的模样,一不小心就被媒体宣传成了厨神的接班人。
.
真·厨神的孙子,施洋闻着香味跑了过来,两两一见面,卧槽!这不是当初想要跑掉/包养自己的那货吗!?
 
扫雷:
①主攻文
②渣受
③万能金手指攻调教渣受
④主剧情,偏种田爽文。
 
内容标签:美食 系统 娱乐圈 励志人生
主角:彦朗;施洋 
 
 
作品简评
 
影帝彦朗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回老家开了一处度假村,算是给自己找个养老的地方。没想到开个度假村却又是一番风生水起的模样,一不小心就被媒体宣传成了厨神的接班人。真·厨神的孙子,施洋闻着香味跑了过来,两两一见面,卧槽!这不是当初想要跑掉/包养自己的那货吗!?作者文笔流畅,行文风格清新明快。本文设定中包含娱乐圈和美食的元素,字里行间又充满日常生活中爆笑暖心的小细节。人物属性把握方面格外用心,开篇就吸引住读者目光,在后续情节推进中,逆袭和励志更是引发出读者强烈的代入感。
 
 
 
 
 
 
    第1章 正宗彦氏黄焖鸡
    
    “柳溪口走不走?搭车十块钱一个人了!十块钱!”
    “包车!包车!有没有人包车!上车就走!”
    “红格八块!红格八块!还差一个人就走!”
    “……”
    彦朗站在火车站出站口的队伍中间,熙熙攘攘的旅客汇聚着从地下通道走出来,在这里又分成六条单行线,慢慢的往站外移动。
    很多年没有坐过火车了,不得不说,比起上下飞机时的干净和秩序而言,火车站确实有些杂乱。可惜衡市没有飞机场,他要回老家,除了飞机只有大巴车。这两样交通方式的见面也不过就是大哥看见了二哥,没有什么可比性。
    彦朗和一只大公鸡对眼好一会儿了,火红的鸡冠子精神抖擞的,如今正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一位大姐背在背后的背筐里瞪视自己,尖锐的喙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彦朗闻到异味,慢走了几步,和这只大公鸡拉开了距离。
    一个抽着烟的中年人从后面走上来,看见彦朗前面空出来的半个身位,他理直气壮的插进了队伍里。
    “先生……”彦朗蹙眉。
    话还没说完,中年人就转头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一眼。许是第一眼只看见了彦朗下巴的部分,于是他抬起头后,终于看见了全脸。
    然而什么也看不见。
    彦朗的脸上架着很大的一副墨镜,头顶鸭舌帽,尤其夸张的是盛夏的季节,竟然还戴了一个口罩。
    “神经病。”中年人稍微愣了一下后,骂了一句。
    彦朗把口罩摘下来,捂着嘴开始咳嗽,撕心裂肺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尤其脚下似乎还不堪重负的晃了晃,像是随时要摔倒在地上一般。然后他把手拿下来,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然而一点声音没有发出来,又是一连串的咳嗽。那蜷着的背脊和脖颈上鼓出的青筋,仿佛真的病入膏肓了一般。
    被咳了一脸口水的中年人在愣了一下后,本来脸露厉色的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在看见彦朗这副病怏怏的模样,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一边抹着脸,一边急急忙忙的跑掉了,看方向似乎去了洗手间。
    这边中年人的身影消失,彦朗马上从弯腰驼背变成了背脊挺直,在一群侧目的视线中,从容的戴上口罩,跟着队伍走出了出站口,上了一辆计程车,扬长而去。
    一名长头发的女孩望着渐渐远去的计程车,若有所思。她的同伴问她怎么了,她说:“你说刚刚那个人是不是彦朗?”
    “彦朗?那个演员?”
    “对啊,刚刚我站在侧面,他把口罩取下来后,隐约可以看见眼睛,真的很像啊。”
    “不会吧,也没听说咱们衡市有什么地方在拍电影。而且彦朗在网上被骂成那样,好像广电都封杀他了,他这种大明星不该去国外发展什么的,跑到咱们这种三线城市来干什么?”
    “广电的事你听谁说的啊?彦朗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吗?他脑残啊,看现在这个风向,根本就是有人在造势好不好!”
    同伴见长发女孩气鼓鼓的模样,失笑:“行了,知道你是盐粉,但是遇见这种事情你能做什么?能够造出这么大声势的人,肯定有钱有权,是咱们平头老百姓能抗衡的?”
    “我不是盐粉啦,我只是……只是觉得这里面很多八卦啦!你不觉得吗?要是彦朗真的来咱们衡市,你就不好奇他为什么来吗?”
    “好奇啦!好奇啦!快走吧,车快要坐满了。”
    两个女孩子离开了,声音渐渐消失在风中。
    彦朗坐在车里,看着路上飞快倒退的景色,墨镜后的眼睛黑沉沉的,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脑海里不由回忆着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嘴角一点点的抿紧,咬紧的牙槽在腮帮处蹦出了一道黑白分明的线条。
    耳边传来不着调的歌声,回来神来,原来是司机大哥一边车,一边哼着歌,神情轻松欢快,耳熟能详的简单歌曲没一个在调上,喜感的演绎方式迅速的将他心中的阴霾驱散了大半。
    也对,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彦朗将口罩和帽子取了下来,最后又摘下了墨镜。司机大哥不经意间的扫了一眼,汽车在路上画出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形。
    彦朗对着司机大哥笑了一下。
    司机大哥惊喜的说:“你是你是你是,是是是是,那个那个那个,呃……”
    “彦朗。”彦朗好心的提醒他。
    “对!对对对!彦朗!我看过你拍的冠军王,当时一到周五九点我们全家人就守在电视前面,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你!超级喜欢!
    尤其是在扬州录制的那一期,你当时机智的回答,那歌唱的,我脑袋里刷屏了三四天呢!你不知道,我现在记得清楚,头上的花~地上的帽~戴上帽遮住花~一不小心你脑袋长了包~哈哈哈!是吧是吧!是这个词儿吧?后来我还追着看了四季呢,可惜因为换了工作的原因,所以最近才没有看……
    今天,诶,今天正好周五,晚上我就去看。
    话说您来衡市做什么啊?是来拍戏吗?还是来旅游啊?那个,我是不是问的太多了,其实平时不是这样的,我开车很专心,很少说话,我特别注意安全,还有老婆孩子在家等我呢……”
    彦朗摸了摸鼻子,真诚的说:“爱笑的人日子都过的好,师傅您会有好日子的。”
    “承您贵言。”司机大哥的笑容收敛了几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您真是会说话,特后悔没有录下来。”
    “哈哈,要不我再给您说一遍?”彦朗帅气的眨了眨眼,刹那光华汇聚其中,不愧是被《尚杂志》评选为最受女性欢迎的影帝男神,亲眼所见,扑面而来的魅力就是男性都会有片刻的昏眩。
    司机大哥也不例外,视线被后视镜锁住,那一瞬间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男人温煦的笑容。
    前面一辆SUV呼啸而过,司机大哥握着方向盘的手晃了晃,彦朗的后背出了一层毛毛汗。
    车内安静了一会,司机大哥醒了下嗓子,问:“您怎么会来衡市?拍电影吗?”
    “我只是回家,衡市是我老家。”
    “真的!?”司机大哥控制不住的转头看过来,眼睛亮闪闪的,就像是衡市瞬间从三线城市变成了一线城市一样。
    彦朗身上还没褪下去的冷汗又冒出来一层,这位司机大哥其实一点都不靠谱。
    “您回来是探亲的?家有人住在玉龙沟?”
    “嗯,我出生玉龙沟,大学才考到北京影视学院的,我确实是地道的衡市人……”
    彦朗陪司机慢悠悠的聊着天,看着这座城市,自己的家乡。
    市中心的部分有了很大的变化,道路宽敞,高楼林立,但是离开了那片区域,景色就越发的贴合自己的记忆中的模样,只是老旧了许多。回想从火车站出来这一路的景象,市政府应该是用了所有的能力维护了这个城市的脸面,然而在看不见的地方,这个城市正在腐朽老去。
    彦朗有些伤感,或许未来确实让他迷茫,他需要一个更加实际的东西来鼓励自己。
    最终计程车开到了一处郊区的小镇。这是一条沿着公路建设的小街,两层楼的自建房东一块西一块的遍布在这条街道的两边,有开饭馆的,有卖杂货的,通常一楼做生意,后院住人。
    道路的左边临山,山峰高耸,连绵起伏,山上郁郁葱葱。右边蜿蜒过一条玉龙河,河水清澈和缓,波光粼粼的倒映着山野的秀色。
    司机大哥在车上探头探脑的看了一圈,似乎在寻找大明星的老家,心不在焉的赞美了一句:“您老家就在这儿啊,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彦朗扶着行李箱卓然而立,出尘的气质与乡村味十足的小镇差异明显,但是偏偏却又给人一种莫名的和谐感,就像是在说,他就是这里的人,土生土长的玉龙沟人。
    司机大哥心中一动,问道:“您要回家休息几天啊?离开的时候用车不?您看您出行也不方便,用熟人的车肯定比陌生人的自在,要不我给您留个电话,您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师傅倒是个会做生意的。”彦朗收回环顾四周的目光,对着司机大哥粲然一笑,“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打算在这里建个度假村,到时候还要麻烦您和您的同事宣传一下,有吃有玩,保证您还想来二道,绝不后悔花的这份钱!”
    被反推销的司机大哥目瞪口呆,舌头像是被猫叼走,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彦朗不再说话,朝着司机大哥挥了一下手,推着行李箱朝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栋建在街边上的白色一层楼的自建房,前面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用篱笆围着,花坛里面的只有一些杂草,星星点点的红色和粉色小碎花点缀其中,很有一些野趣。
    这是小镇最新最好的房子。
    这个时间,平房的卷帘门已经推起来了,茶色的推拉门也打开着,里面可以看见桌椅板凳,彦朗眯着眼睛抬头看去,大门口上面的招牌写着——正宗彦氏黄焖鸡。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施洋这个渣受的文。
    本文是主攻文,主角彦朗是全能小攻,金手指大大的,微腹黑。
    
    第2章 【厨神系统】
    
    彦朗的眉心微蹙。
    他当年买地盖房子,是因为父母亲离不开这片地,所以为他们盖的房子安享晚年。只是父母离开不过五年,住在这里的人就擅自改了房子,明明有他电话,竟然连知会一声都做不到。想着这是父母留下的东西,却被改建的面目全非,他的心情就不太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