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厨神+番外 作者:静舟小妖(下)

字体:[ ]

 
    第51章 仙人跳
    
    一顿饭,没有喝酒,却吃的时间很长,完美的错过了彦朗午睡的时间,意料外的,彦朗却一点不困。
    饭店的服务员都回去休息了,进来收拾碗筷的是然子,一边收拾还一边瞪着施洋,那目光简直就像在看杀父仇人。后来彦朗才知道,施洋说厨师那件事的时候,然子正好在外面,夺人饭碗,和杀父仇人也没差别了,难怪那么大的气性,并且还持续了很久很久。
    施洋却不以为意,鼻孔长在脑门上惯了,揉着眼睛打哈欠:“朗叔,我困了,懒得走,去你房间睡觉好不好?”
    “凭什么啊?那是私人地盘,凭什么让你去。”然子手上的青筋暴起,狠狠的瞪了施洋一眼。
    “又不是睡你床,瞎比比什么。”施洋弹掉眼角的泪水,似笑非笑。
    “那是我哥的房间我哥的床!”
    “又不是你老婆的床,睡一下犯法啊?”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威胁我哥的!总之在我这里,你想的美!”然子甩了帕子,气鼓鼓的一张脸,彻底怒了。
    “呵呵。”施洋正是吃饱喝足,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时候,甩了然子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屑解释。
    “合同不包括侵入我的私人领域,你回车上休息。”
    彦朗慢了一步,两个人已经你来我往的呛过一轮了,他也不管两个人谁对谁错,只是想着不能让施洋得寸进尺,便张口拒绝了。
    施洋的脸一下沉了下来。
    然子像是斗胜的公鸡,叉腰大笑,“哈哈哈!”
    然子离开的时候,彦朗也离开了,然子问他什么合同,彦朗就解释了一遍自己和施洋签的合同内容,想了想,又透了一点底:“他身份不一般,你就别招惹他了,井水不犯河水的,等他的兴奋劲儿过去了,自然就会回京城。”
    “怎么不一般?皇太子啊?就算是皇太子怎么了,我好好过我的日子,我不信他还能把我抓局里去。”
    彦朗沉默了三秒钟,露出蜜汁微笑。
    然子撇了撇嘴,转身走了。
    彦朗回到房间休息了一会,又洗了一下脸,想了想,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了。
    楼下的池塘边很热闹,客人把这里当成农家乐,围在池塘边打麻将,还有孩子在喂鱼。原本还有些大人会带孩子去玉龙溪里面玩,但是最近施工,水不干净,大车来来往往的,褚艳不停的告诫大家小心,别去河沟里,今天还真有了一些效果。
    不过往天,总有那么些大人和孩子一样不听话。
    过了天桥,到了饭店,然后一路出了门。
    彦朗还没走出院子,就见施洋趴在车窗户上叫:“你去哪儿啊?”
    彦朗还真考虑过施洋住下的可能性,作为合作伙伴,他要求在最靠近施工现场的地方有个休息处无可厚非。只是不能在他的房间,真要放施洋进去,估计下一秒这人就得翘脚来一泡尿,圈了地盘。
    “你去哪儿?我也要去!”施洋说着就已经打开了车门,冲了下来。原本洁白整齐的衣服和发型都有些凌乱,脸上还有压出的印子,但是眼睛亮晶晶的,笑容灿烂。
    已经吐到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彦朗安慰自己,就算他不让施洋跟着怕是也不可能,这人属年糕的,黏上就扯不下来。
    施洋很得意,戴上墨镜走在彦朗的身边,白色的休闲鞋踩在黄色的泥巴上,沙沙的响。
    刘成业和杜涛要下车,被施洋撵走了。
    “去去去,我们过二人世界,你们当电灯泡有瘾啊?”
    “……”彦朗沉默。
    彦朗翻检着脑海中的记忆,快速的在村子里穿行。好在村子还没有大变样,除了家家户户都建了小楼,在外墙贴了瓷砖,那块地,那栋房子,住的还是那些人,就连脚下的青石地板也载满了童年的记忆。
    “我第一次进来,你的家乡不错,看着挺淳朴的。”施洋跟在后面,气息紊乱的说着。村子依山傍水,沿山而建,似梯田形状,部分青石板还有些湿滑,施洋既要跟上彦朗,又防着自己摔倒,转眼间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嗯,变化不大。”彦朗气息平稳,当演员需要体力,当厨子也需要体力,更何况他有运动健身的习惯,回到老家这段时间,偶尔晨运会在村子里绕上一圈,早已经习惯。
    “我看村子建设的不错,还有墙上的图腾很有特色,咱们得想个法子利用起来。”施洋指的是家家户户外墙上或画,或用瓷砖拼出的飞龙图案,什么都不懂的外人初来玉龙沟,也会惊讶这个村子对这个图腾的喜欢。
    “老人说,玉龙溪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个弯,印证了鲤鱼跃龙门的所有的劫难,玉龙溪靠近了飞龙潭的源头,可以说是龙首的位置,因此玉龙沟早晚会像那历经劫难的鲤鱼一样,飞升成龙。”
    “这不就要印证在你身上了吗?”施洋嘴甜的说。
    彦朗笑了一下。
    这句话他曾经想过,但是没敢深想,因为想多了会觉得沉重。这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竟然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把家乡扛起来,想想就觉得狂妄和不自量力。
    他觉得,他能做的,就是当鲤鱼展现腾飞姿势的时候,推上一把。
    最后,他们来到了一户同样贴着白瓷砖的小院外面。从建筑风格和大小来看都和一路上来的房屋没什么差别,只是大门显得要气派一点。
    “咱们就到这儿了?这是谁家?”施洋问,一路爬坡上来,他都快累成了狗。
    彦朗抬手在门上敲了敲,等待的时候,面色凝重。
    施洋又问了一句,没得到回答,只能看向了缓缓打开的大门。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穿着居家服的中年妇女,看见彦朗的瞬间,脸上顿时露出了热情的笑容:“彦朗啊,快,快进来坐。你怎么过来了?听说你才拍戏回来。戏拍的怎么样啊?店里生意还行吧?”
    彦朗笑着说:“阿姨,打扰您午休了,我来找金奎。”
    施洋的眉梢一扬,想起了那个看起来就没文化一脸凶相的徒弟。
    “唉,金奎……”金奎妈妈叹了一口气,“昨天下午出去,就没回来。彦朗啊,也不瞒你说,他在你那里干活,我放心着呢,饭都能多吃一碗。可是谁知道,最近又跑到市里面,去找那个什么伍哥去了。伍哥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什么犯法做什么,我劝了金奎多少次,他也不听,你来了正好,帮我劝劝他,能断就赶紧断了,走那条路没明天。”
    彦朗嘴角的笑容收了,低喃:“伍哥?”
    金奎是村里的一霸,比彦朗年纪还大一点,在彦朗读高中的时候,他就天天带着一群小弟在村里招摇过市。最后会和市里面的黑老大联系上并不意外。
    彦朗从没和涉黑的人接触过,所以也不知道金奎跟着的那个伍哥是干什么的。但是从金奎妈妈的描述里就听出来,金奎如今的情况不是很好,甚至还出现了夜不归宿的情况。
    只是,不知道金奎走上老路,是被逼,还是自愿的?
    从金奎家离开,彦朗一路沉默,施洋也没有说话,直到主公路遥遥在望的时候,施洋才说:“我找人查下那个伍哥的底细吧。”
    彦朗点下头。施洋找的人当然不是黑社会,只要关系够硬,从警察那边一样可以得到有用的消息,甚至更加的清楚。
    “还有,明天老林要过来,大家一起见个面,再重新谈下度假村和周边旅游项目的规划问题。”
    “可以。”
    “所以,你看我那么有本事的份上,晚上让我住你屋吧!”
    “……”就知道你正经不了三秒钟!
    彦朗真想翻白眼,施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难缠的人物了,没有之一。
    想想,他也算是有些能耐的人,但也做不到像施洋这样张口找警方,闭口找市长的骄傲放纵如此牛逼。这事到他手里,也不是办不了,但是肯定比施洋做起来要麻烦不少。
    在这一点上,彦朗觉得施洋还是很有些本事,能帮上忙的。只是他目的明确,居心险恶,致力以爬上自己的床作为毕生的奋斗目标。作为被爬床者,彦朗想说……真是垢了!
    施洋的消息很快,不过一个来小时,伍哥的资料就摆在了彦朗的面前。
    伍哥原本是衡市的一名普通工人,后来半路下海经商,生意没赚到几个钱,却摸到了一条歪路子——走私。
    他明面上开了一家物流公司,以运货为辅,走私为主,赚了大笔的钱,收拢了一群社会的闲散人士,甚至还涉足房地产和外贸生意,表面上看,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不过他两年前,曾经因为走私被捕入狱两个月,后来却无罪释放。警方已经盯了他两年,却一直没有找到证据,才放任他自由到现在。
    金奎是伍哥手底下用得上的一号人物,负责建筑工地的监督工作,对外说是保安队长,实际上负责看管的货物可能更加的贵重。
    警方如今已经盯上了金奎,有理由猜测他在工地负责看管的就是伍哥走私的货物,所以短期内就有一个针对金奎的抓捕行动,打算以他为突破口,破获可能是全省最大的走私集团。
    彦朗看完后,脸就沉下来了。
    负责调查出这些资料的杜涛难得说了一句话:“我可以保出金奎,他不会出事。”
    彦朗摇头:“不行,金奎不能搀和这件事,污点证人没有好下场,走私不是死刑,伍哥早晚要出来,谁都不敢保证他不会记恨金奎。我们要把金奎摘出来。”
    杜涛蹙眉:“我可以查到警方的动向,但是没有干涉的权力,您要有什么办法,就说吧。”
    彦朗沉吟。
    施洋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说:“把金奎的腿给打断了,就不信他瘸着还能去看货。”
    刘成业:“好!好一个釜底抽薪!”
    “……”杜涛。
    “……”彦朗。
    三观正的人都沉默了。
    彦朗觉得施洋的歪心思真不少,而且这个念头一旦进了脑子竟然就生出了根,怎么摘都摘不干净。
    仔细想了想,不得不说,这个法子歪是歪了点,但是却很有效果。
    “怎么样?觉得可以吗?成业会去找人的,打断腿,小意思。”
    “无缘无故的被揍一顿,本身就有问题。”彦朗说完后,后知后觉,打断腿才是最大的问题吧?
    施洋沉默思考,眼睛贼亮贼亮的,最后嘴角勾起,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交给我。”
    晚上,金奎一脸疲惫的来到饭店,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弟,都是村子里跟着金奎混的年轻人。见到彦朗,都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师傅。”“朗哥。”
    彦朗脸色不太好,以他的演技完全可以演出来什么都不知道的轻松。可是他不愿意,金奎做的事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对待这件事他本来就不高兴。更何况一想着自己要是没回来,金奎说不定就进局子里了,他就不想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的乐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