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搞也搞不定 作者:Avogadro

字体:[ ]

 
    文案:
    坏学生威胁好学生定了一个协议
 
    CP:坏学生攻×好学生受
    先走肾,走不走心日后再说
    
    第1章
    
    有时候陆洋真是恨不得把管昕干死在床上。
    这会儿陆洋刚射了精,身体一半是满足一半是疲惫,正靠在床上充分回味,身边的管昕已经摇摇晃晃地起了半个身子。两人的体液混在一块,流到白花花的大腿上,管昕皱着眉头,伸手在腿间捋了一把,直接往陆洋的床单上蹭。
    敢情不是你家床就这么弄?
    陆洋抬脚就想踹管昕,快碰到他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收了七八成力气,最后跟用脚挠了挠他没什么区别。挠完陆洋还忍不住想撩骚,顺着管昕大腿皮肤滑到膝弯处,勾了一下。
    管昕正在专心穿裤子,被这么一勾差点没站稳,套了一半的裤子滑到地上。
    他回头面色不善地瞥了陆洋一眼,然而他刚才被陆洋干得眼眶湿润,眼角发红,这一眼也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陆洋被他这一眼看得浑身舒爽,整个人摊在床上,大喇喇地问他:“这么着急走?”
    这隐含的意思很明确,无非是意犹未尽,还想再来一场。
    刚才管昕弯腰套裤子,屁股微微撅了起来,红肿的*口半露不露,陆洋盯着看了一阵,腿间刚软下去的东西又要冒头。
    可惜管昕毫不解风情,只丢给他一句:“我有事。”转头继续跟他那条裤子奋战。
    陆洋气得不打一处来,觉得管昕现在真是架子越来越大了。
    当初他们的协议里写的明明白白:“陆洋要搞管昕,管昕如无特殊情况不得拒绝。”也就是说,陆洋是主动方,享有对“搞不搞”这件事的最高控制权。
    但是往后分歧就变大了——他天天都想搞管昕,管昕不愿意天天让他搞。
    管昕说他*欲太强,简直是牲口,很不正常。他们还是青少年,这样会影响生长发育,带来严重的后果。陆洋被他三言两语给唬住了,就慢慢减少了搞他的频率。到了后来越搞越少,管昕还越来越会给他摆脸色,经常爽完一次就翻脸不认人,不肯让陆洋接着搞第二回。
    “你他妈到底有什么事?”陆洋压住火接着问。
    还能比被我搞重要?
    管昕套好裤子,开始慢条斯理地穿衬衫,把扣子一个一个系好,对着穿衣镜照了照。
    陆洋这个牲口,喜欢在他身上留印子,尤其热爱啃他的脖子,痕迹没三五天消不掉,害得他只能一直把校服扣子扣到最上面一个。他们班女生因为这个管他叫“禁欲男神”,简直是莫名其妙。
    收拾齐整以后,管昕才终于意识到陆洋在跟自己说话似的,指指自己:“你问我?”
    “不然我问的是狗?”
    陆洋发现管昕真是每一秒都比一秒更欠揍。
    管昕说:“我得回去写作业,明天要交。”
    表情严肃认真得不行。
    陆洋抓狂了:“写什么作业,你怎么不早点写!”
    “我怎么知道你这个牲口现在要发情?”管昕也来气了,语调忍不住升高:“本来我所有时间都安排好好的,结果你一发情,我就得上门给你搞,还住得离我家这么远,坐车过来一个小时,搞一个多小时,回去又要一个小时,把我的周末计划都打乱了!”
    他越说越不高兴:“这时间给我能写完起码五张模拟卷,你以为都像你一样不好好学习吗!”
    这么劈头盖脸地一教训,陆洋反而还真的生出点羞愧,感觉自己好像是挺过分的。
    管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也没心思跟陆洋叨叨了,一转身爬上了窗台。
    陆洋的房间在二楼,管昕摸熟了以后,进出都通过窗户。这倒不是他爱好特殊,主要是因为陆洋他妈常年在家,要走正门必须过了她那关。这位阿姨只知道管昕是年级第一,不知道他已经跟自己儿子勾搭成女干,还以为两人成天在房间里钻研学习,因此对管昕热情如火,实在让他难以招架。
    “喂,你小心点。”
    虽然管昕是个爬窗台的熟练工,陆洋对他还是比较不放心——要是他不小心摔死在陆洋家窗台底下,这责任肯定得算陆洋的。他见管昕一闪身跳了下去,赶紧下床,跑到窗户边往外察看。
    只见管昕成功落了地,早已溜出好几米远,知道陆洋在看他,还远远地举手给陆洋比了个中指。
    “我他妈怎么没干死你呢。”
    陆洋暗自咬牙切齿。
    
    第2章
    
    管昕和陆洋签的那个见鬼的协议,还得从苏子阳苏老师身上说起。
    苏子阳,男性,高二尖子班新来的代课老师,替的是原先教他们班物理的那位刘老师。这学期刚开始没多久,刘老师就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麻烦,具体来说就是他在洗澡的时候滑了一跤,磕到脑子,住了院。这事发生得太突然,学校里的人手来不及调剂,苏老师年纪轻不怕事,自愿来帮忙救了场。
    苏老师在学校人气颇高,因为他虽然长得一表人才(“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屁股还翘”——管昕原话),实际却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发火的样子尤其性感”——依然是管昕原话)。没几天就把尖子班里的一群中二病学生收拾得心服口服,全成了他的裤下之臣。
    管昕自然也是其中一个。
    关键是,管昕还是个弯的。上课时大家都看苏老师的脸,只有他盯着苏老师的屁股。看着看着,他整个人就魔怔了。
    按说管昕作为他们班班长,应该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很容易有机会接近苏老师。然而事与愿违,因为管昕这个人实在是表现太好,好到挑不出毛病,智商高又爱学习,办事认真负责任,从来不跟老师唱反调(至少表面上如此)。结果就是跟苏老师一直保持着相敬如宾,发展不出更近的关系。
    管昕害上了严重的相思病,又苦于无处纾解,白天看着苏老师,晚上回去发春梦。天长日久下来,憋得食不知味,寝不安眠,气虚体乏,生不如死,只好把有限的精力发泄到无限的学习里去。
    都说人憋坏了就容易出事,管昕也不例外。
    有一天晚自习,管昕翻遍所有习题册,终于找到一个自认为比较有质量的问题,准备拿去跟苏老师单独讨论讨论。
    他一路上意- yín -得很开心,可到了物理组办公室一看,不止苏老师不在,整个办公室都是空的。
    管昕虽然失望,但是面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室,脑子里各种邪念管都管不住,疯狂地迸发了出来,铺天盖地的,把他那点仅剩的良知都给压没了。于是,他磨磨蹭蹭地去坐到苏老师的椅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
    仿佛真的感受到了苏老师留下的气息。
    之后的事情管昕也说不清也怎么发生的。可能是因为办公桌上摆着苏老师的照片,正对着他笑得特别好看;也可能是因为他屁股下是苏老师的座椅,上面还残留着一点点苏老师的温度。
    反正等管昕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解开了裤子,右手伸进裤裆里,干着他每天晚上想苏老师的时候都会干的事。
    这太他妈羞耻了。
    但是管昕简直欲罢不能,从来没有这么欲望高涨过。
    他腿间那跟东西翘得老高,烫得惊人。体液湿淋淋的流了他一手,滑溜溜的几乎要握不住。他加快了撸动的速度,呼吸急促,口里不自觉地小声喊:“啊……啊……苏老师……”
    他爽得不知身在何处,只感觉整个人在不断地升高,直升到天际,仿佛即将触摸到云端。就在这时,他朦朦胧胧地,好像听见了什么奇怪的响动。
    他猛地睁开眼睛一看——
    然后直接就吓软了。
    他看见一个人站在他面前,饶有兴味地盯着他瞧,手里还举着个手机,明显是在录像。
    这人就是陆洋了。
    陆洋同学因为连续几个星期没交物理作业,被他们班物理老师勒令留在办公室里补写。趁着物理组老师都出去开会了,他丢下那堆看都看不懂的作业,躲在书柜后面玩起了手机。
    万万没想到,管昕进来以后,给他看了这么一出大戏。
    陆洋和管昕虽然同在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但是在这场办公室“偶遇”之前,他们作为学校里的著名三好学生和著名校霸,没有产生过什么明面上的交集,只算是听说过彼此名字的程度。
    因此,当躲在书柜后的陆洋被眼前这场手- yín -大戏惊掉了下巴,并决定拿起手机录下来时,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管昕。
    更何况他这个角度只能大概看见管昕的动作,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陆洋偷偷摸摸地拍摄了一阵,心里越发好奇这个胆大包天的人到底是谁,长的什么样子。他被膨胀的好奇心所催动,慢慢站直了身子,举着手机蹑手蹑脚地往前挪,一直挪到距离管昕几步远的地方,手机屏幕里逐渐显现出了管昕的脸。
    这张脸让陆洋觉得眼熟。
    他到底是谁呢……
    陆洋凑得更近了些,仔细观察。
    管昕此时正撸到情动之处,迷醉地闭着双眼,对陆洋的靠近毫无察觉。他可能是害怕自己会发出声音,所以死死咬住下唇,把红润的唇瓣咬得泛白,但仍然有细碎的呻吟从齿缝间溢出来。一滴汗珠从他的下巴滑落,沿着修长的脖子流到凸起的喉结上。
    陆洋不自觉地跟随着那颗喉结的抖动咽下一口口水,把镜头往下移。
    只见校裤的拉链被拉开,白色的内裤褪了一半,管昕的*器从中露出大半截,和他周身的皮肤一样偏白,看上去很干净。细长的手指笼罩住它上下滑动,动作非常灵活,手法也很有技巧。
    被这样弄一定很爽。
    陆洋心痒难耐,竟有种感同身受的错觉,就好像自己也正在被那双手如此细致地抚慰着。
    他看得口干舌燥,胯下涨得发痛。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光是围观一个男生在自己面前手- yín -,就让他硬了起来。
    陆洋以前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却一直对床上的事没有特别热衷。他毕竟还是在长身体的青少年,不至于因此怀疑自己的性功能,只当是发育还没跟上。
    到了这时,他才一下子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我他妈不会是喜欢搞男的吧?
    陆洋心头百感交集,陷入了一种自我认知混乱带来的迷茫之中,正当他不知所措之时,面前的人突然提高声音,喊道:“…啊…苏老师……”
    我CAO!
    陆洋被这一声“苏老师”里蕴含的信息量给震了一下,手指打滑,手机差点掉下去。
    虽然他成功稳住了手机,但是管昕还是听见了他发出的响动,猝不及防地睁开眼睛,跟他对视了个正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