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短篇合集 作者:载行河

字体:[ ]

 
文案:
小短文汇聚地,有了脑洞就在这里写。
 
内容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吃货的爱情(上)
 
  林和他们这一行人刚下车就被一群穿统一服装、高喊着“欢迎新生入学”的人层层围住,这群人手里还拉着彩色横幅,现场气氛很是热烈喜庆。林和被绕的眼花缭乱,还没反映过来,面前就突然出现一个男生,他顿时感觉眼前一黑。那男生个子很高,面容白净,黑亮眼睛里是浓浓笑意。
  男生笑嘻嘻的说:“学弟你好,欢迎来到河大,我是顾年,大二商学院的,你可以叫我学长”边说着伸手把林和手里的行李拿过来,林和还在晕眩中,手一松,行李便被他拿了去。之后他又拉着林和去院系报道,之后又带围着河大校区走了好久去领被子和碗盆,最后又领他去宿舍楼。
  林和全程一脸茫然,被他的热情吓到了,中间顾年问他什么他就呆愣的回答。等到顾年将他送回宿舍,他多大叫什么哪的人,顾年都已经摸得一清二楚。林和没想到刚入学就遇到了这么好的人,他不停的弯腰对他表示感谢。顾年看他清秀面庞满是真诚感激,眼神却有些晃荡,心里还有些发虚,想了想还是试探的说:“学弟,你要买手机卡吗?”恩,对了,顾年其实是来卖手机卡的。林和一时愣住了,觉得这话题转换太快,脑子没跟上趟,却还是老老实实说:“学长,我没有手机,不用手机卡。”话音刚落,他就看到顾年貌似疯癫的哀呼一声,又扒拉着头发直接暴走了。
  到了晚上,室友到齐了,从交谈中林和才后知后觉的明白,顾年原来是要卖手机卡给他。林和觉得很不好意思,顾年上上下下忙活了那么久,他买一张手机卡也是应该的,可是他没有手机,用不到。他心想,等他有钱买手机了,他就去买一张以此回报顾年的热情帮助。
  开学没多久,林和就在学校食堂帮助收洗碗筷,钱拿的少但是吃饭不要钱,就目前而言他觉得很好。国庆放假七天他没有回家,在商场里发传单,一天五十。他被安排在电梯口,人上来了他就笑着说声你好,然后把传单递到人手里。他长得好,一米七八的个子,身条板正,皮肤白皙到透明,眼睛细长明亮,往那一站,很是引人注目。他发出去的传单,大多人都会接,若是年轻的菇凉还会偷偷回头看他。
  顺着电梯往里走,某品牌电器店里,顾年正舌灿莲花的对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菇凉介绍着,说我家空调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制冷,怎么怎么省电。他手舞足蹈唾沫星子乱飞,话语里对姑娘又多是奉承,那姑娘最后耳朵微红晕晕乎乎的去付账了。店里另一个身材很圆润的导购员敬佩的对他偷偷竖起大拇指,顾年很风骚的抛个媚眼过去,那胖子大热天里不禁打个寒战。
  等到午后闲下来,顾年和胖子站在店门口,旁边几个店里的菇凉都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些什么,还不时媚眼乱窜。顾年有些疑惑,一般清闲的时候都会有菇凉有意无意的过来和他套话,怎么现在菇凉们自己倒聚在一起却把他冷落了。胖子看他一脸不忿,努嘴指向电梯口示意他看。
  泥煤的,什么叫冤家路窄,这就叫冤家路窄!那个浪费他一上午时间还没有买他手机卡的林和正站在楼梯口傻兮兮的发传单。对于林和没买他手机卡这事,他是当成奇耻大辱看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是青楼红牌,被人这样那样睡了之后,正喜滋滋的等着收嫖资,那嫖客却拍拍屁股走了,临了才说,不好意思,没钱。当然他也不是真的卖身,只是那种被拒绝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吭吭哧哧辛苦了大半夜却被无情告知:你丫被人白睡了!
  这过了近一个月,他都快忘记这种羞辱感了。没想到,林和这小子竟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明目张胆的和他抢女人。他心里又悲伤的滋生出一种嫖客突然挂牌下海和他争抢客人的感觉。这样一想,他看着林和的目光都有些不怀好意起来。
  林和不到四点就发完传单准备回校,一直在旁边密切注视他的顾年也急忙和店长请假说姨妈来了要回去精心伺候。店长眼皮都不抬,淡定的说,多喂姨妈喝红糖水,姨妈更持久。顾年脚下一软,邪魅一笑,又追着林和跑去。
  林和正在公交站台等车,一扭脸,便看见顾年隔着几个人站在一边。他眼睛顿时发亮,想上前去和他说话,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抬起的脚又放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另一边,顾年等的脸上风淡云轻的假象都快要崩溃,却看见林和跟没看见他似的低头发呆。等到上车了,他故意坐在林和旁边,一脸意外的对林和打招呼。
  “哎呦,这不是学弟嘛!好巧”他貌似很惊喜,下黑手拍林和肩,又说:“学弟这是去哪了呀?河市这么多,你人生地不熟的可别被人拐卖了呀!”他脸上虽有笑容,却是皮笑肉不笑,话里虽透着关切,却显得阴阳怪气。
  “顾学长好。”林和轻声叫,他听不出来顾年语气里的嘲讽,只是感觉肩被拍疼了,就有些躲闪。顾年一脸阴谋得逞的看他吃疼,正坏心眼的准备再说些什么,便听林和有些歉意的说,“学长,我正在攒钱买手机,等我买了手机,我肯定买你的手机卡。”顾年顿时被这纯洁无瑕的真情流露秒杀了,他内心在咆哮,靠!靠!靠!他都脱了衣服正准备嫖客决一死战,那嫖客却流着泪,含情脉脉的对他说:“其实,其实,伦家是爱你的,就是为了能快点献上嫖资,伦家才流落红尘的,千般万般,只愿不辜负一夜春宵。”
  顾年心里流着泪,默默谴责自己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的嫖客呢!他是多么的纯白无暇,多么的无私奉献啊!然后,下了车,顾年就头脑发热的请林和去饭店吃饭。他点了很多肉,花了他一天的提成。林和也有段时间没沾荤了,虽有些不好意思却也吃的欢快。顾年刚开始还心疼的给他夹菜,可吃着吃着,理智开始回归,就觉得事情发展的方向有些诡异。最后,他趴在桌上,捂住发疼的心口,内心狂乱,风雨肆虐。靠!靠!靠!死嫖客不仅白嫖,还白吃!
  等吃完饭两人回去,林和才知道两人竟在同一层楼住,他竟都没和顾年打过照面。之后几天,林和都会来找顾年,主动要求和他一起去商场兼职。顾年每次都无法拒接他那小鹿一般纯洁的眼神,就破罐子破摔同他一起去一起归,理所当然的他又被白吃了好几顿。
  等到国庆假期结束了,两人都有课,才各自散去。顾年一算账,这才发现假期挣得钱被林和吃了精光。他心里极度怨念,反省自己,让你嘴贱,让你招惹他,同时又有些敬佩林和,想不到他那瘦弱的身子却充满慑人的爆发力,那么能吃。他愈发认同“人不貌相,猪不可称量”这句至理名言。
  林和是个实诚人,白吃了人家的饭心里也想着回报。从那几日的相处中,林和知道顾年一般前天晚上打游戏睡的晚,第二天很少有时间吃早饭就直接去上课。林和却起得很早,他每天六点钟就去食堂收碗筷,到了7点半他自己吃饱之后就会顺手带走几个包子或者一份豆浆,然后挂在顾年宿舍门上。
  顾年刚开始以为是哪个瞎了眼的小姑凉跪倒在他的大长腿下,一收到爱情早餐就在舍友面前嘚瑟的不得了。后来有人看不下去了,就在他喝豆浆的时候丧心病狂的说,呵呵,小姑凉是进不来男生宿舍的,软妹子没有,估计小正太会有一枚。顾年手一抖,豆浆散了一地。然后,他就不要脸的说,看来哥离征服这个世界不远了。舍友被他的无耻打败,也就懒得说是之前和他一起兼职的大一新生送的。
  林和也就送了一个多月的早餐,他算算账,觉得还的差不多了就停了这种报恩行为。而且他觉得食堂的饭菜吃腻味了,就和舍友一起去快餐店做兼职。他培训了几天被分配到后厨做汉堡和炸鸡腿,他每天闻着肉香觉得心情异常的好。
  顾年最近心情却很复杂,爱情早餐消失后他就浑身不得劲,后来舍友看不得他一副抖M的贱样,就好像告诉他是林和送的。他知道后,犹如被雷劈了一样。靠!靠!靠!嫖客白嫖白吃之后还上瘾了,尼玛准备以身相许,白嫖白吃一辈子!真是太欺负人了,叔可忍婶不可忍!
  他想了很久,觉得这事很不秒,虽然他光棍一个,截止到目前性向未明,但也不能将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带到断子绝孙的路上去啊!他是个三观很正的人,不渣,做不出来这种事。哎,他忧伤的刷着厕所,责怪自己太招人爱了!
  顾年找到林和的时候,林和正下班。因为离学校不远,林和就走路回去。顾年在后面偷偷摸摸跟着他,想着该怎么策划出一场□□无缝的偶遇。
  于是,深秋十点半的黑夜里,林和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林间小道上,脚下落叶不时发出古怪的异响,这时,突然从前边草丛里钻出一个高大黑影,那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林和胆小,他强作镇定,准备悄无声息走过。然后,等他经过时就看见那黑影张着硕大血口……呵呵,想多了!
  其实是顾年咧着嘴,露出一个自认为温柔醉人的笑:“好巧,林和,又遇见了。”说完,发现嘴里有草屑,就蹲在地上呸呸吐口水,还把手放进嘴里掏。林和啊了一声,也觉得好巧。
  “你这么在这里?”顾年吐完口水问。“我刚做完兼职回来”林和脱下肩上背包,扒拉着找东西,又问:“学长,你吃了吗?”顾年虎躯一震,泥煤的,能不能不提吃的,他心脏受不了啊!但是一想都这么晚了,林和才回学校,肯定还饿着,他又有一种带他去吃饭的冲动,就摇摇头。
  “给,吃吧。”林和递给他一包用纸包住的东西,他打开一看是个汉堡,夹肉的,还有些温热。他下午去找林和,才知道他最近在外面兼职,又围着大商场来回找了好久,现在闻着香气,肚子也确实有点饿了。
  林和看他吃的香,忍不住说:“店里汉堡在最佳食用期里要是没卖掉就要扔了,又没有坏,扔了多可惜啊!”
  “恩,是挺可惜的。”顾年边吃边说。
  “所以我趁没人的时候,就从垃圾箱里捡出来了。”林和口气很兴奋,有种和小伙伴分享秘密的小嘚瑟劲。
  顾年别的没听到,就听到“垃圾箱里捡来的”这句,他一口气没顺过来,直接呛了满嘴。
  天啊,我顾年上辈子是怎么糟蹋你了,你林和要把垃圾箱里捡来的东西给我吃。他表示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
  “不是的,是用袋子装好放进垃圾桶里的,一点都不脏,真的。”林和看他吐出来了,以为是嫌脏,连忙解释:“而且垃圾桶天天都洗,也不脏。”说完,他抠手着细长指,不安的看着顾年。
  顾年看他那苍白小脸急的要落泪,心又软了,只得认命的继续吃。他本来是要对林和进行思想教育的,结果却吃了三个汉堡撑着肚子回到宿舍,打个嗝,都能闻到肉香。
  后来,林和在晚上回去的时候经常会与顾年不早一秒也不晚一秒恰到好处的相遇。一般顾年正酝酿着要说些什么,林和就往地上一蹲,背包一拉,在里面使劲扒拉,然后就会递给顾年满手吃食,同时用一种气吞山河的豪迈语气说:“给,吃吧!”就好像顾年是他家后院养的猪,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就等着养膘了过年杀吃。大多时候林和给的是鸡翅和汉堡,有的时候也会有卷饼,甚至有时只是两片白面包和一袋番茄酱,他让顾年沾酱吃。
  恩,是的,这些都是林和从垃圾箱里捡的。顾年觉得遇到这么一个兢兢业业、以搬空垃圾桶为己任的员工,店长得省下多大一笔清理费啊。就这样,他也自觉养成下午不吃饭的习惯,反正到了夜里也会吃撑回来。
  他慢慢有了一种被嫖客包养的觉悟,到点了,就很具有职业道德的去求投喂。同时,他也越来越觉得嫖客不仅很辛苦的每日为他清理垃圾桶寻找美食,嫖客本身看起来也越来越秀色可餐了。那细长清冷的明亮双眼,不经意盯人看的时候会散发出一股清纯却勾人的意味,那清瘦的身子一弯便露出一截白堂堂的纤细腰肢,那洁白匀长的大腿啊更是让人想跪舔啊!
  啧啧,他看着看着,红晕慢慢爬满脸颊,耳朵发热,眼神有些迷乱。林和看他不吃了,歪头问怎么。顾年饿狼似的盯着他,慢悠悠说:“硬了。”林和附身过去,握住他的手,顺势舔了一个爆花,疑惑道:“不硬啊。”他想了想,灿烂明媚笑:“要不我给你揉揉。”话音刚落,顾年便夹腿迫不及待的跑了。
  及至一日两人去吃饭,顾年把林和当下酒菜,心里越喝越美。不知怎么的两人酒后就滚到一起,一夜纠缠混乱。等到第二天顾年醒来,便看到林和穿着白色浴袍坐在床边,小脸通红,眼睛发亮,手里端着一碗清粥,表情格外餍足:“给,吃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