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深不知处+番外 作者:万里云罗

字体:[ ]

 
文案:
破镜重圆,又甜又虐
 
  李贺从未想过会对一个人如此朝思暮想。
  那天已是四月末,很多同学都回家或者去校外过五一假了,校园里的人少了很多。傍晚,李贺约了建筑学院的几个兄弟去踢球,李贺球踢得不错,还是院队的前锋,他虽然不是特别高大,但是踢球爱动脑子,灵活,控球也好,常常能逮到机会射门。那天天气很不错,李贺出宿舍的时候太阳刚落了一半,西边淡红的云一层层地铺在天上。去足球场要路过篮球场,李贺不大打篮球,很少注意球场的情况,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命中注定吧,就撇了那么一眼,就这么一眼,却一眼万年。后来哪怕心痛如绞,只要想到这一眼,也能从苦涩的荒漠中挣扎着开出一朵小花来。
  那是一个矫健的身影,从自己眼前一晃,一个急停,起跳,投球。暮春的风吹过那人额前的短发,他不在意地随手一抹,剑眉星目,俊美无双。李贺觉得自己的心脏忽然也来个急停,莫名想到奶奶常听的昆剧《红楼梦》里的一句唱词“这个妹妹我见过。”
  那日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过的,晕晕乎乎地踢完了球,回到宿舍,舍友们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洗完澡也没心情看书,随意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朦胧间,觉得身体飘飘浮浮的,一双火热的手从小腿处摸了上来,在背上游移,充满了挑逗,下体很快在火热地抚摸中硬挺起来,李贺想转身看看谁这么大胆孟浪,却被一个坚固炙热的怀抱禁锢住,那只粗糙灵活的手不断挑逗着饱胀的分身,李贺只能大口喘着气,高潮来临之际,身体猛地被转过来,在近乎窒息的高潮间,李贺清楚地看到那双明亮如同星光般璀璨的眼,是他?
  李贺一下子从梦中醒来,浑身是汗,摸摸身下,果然一片湿滑。李贺猛地向身后倒去,长吁一口气。他高中时就隐隐约约知道了自己的性向,其实李贺人又高又帅,虽然喜欢踢球,但人一点也不粗鲁,阳光健康,文科虽然不行,理科却一直很拔尖,很受女生欢迎。但他对这些一直都提不起兴趣,原本还以为自己平时学业重功课紧,后来无意中和几个同学一起看了AV,当天晚上做了个春梦,才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因为梦里的是个男人。那天他大汗淋漓地醒来,再也没睡着,后来又偷偷查了很多资料。不过李贺心眼儿特大,虽然明白了,可生活该怎么还是怎么样,依然和那帮好哥们儿勾肩搭背,也从来不会对他们有什么想法。“也许我只是性冷淡,也许还没遇到那个人。”李贺也常在心里想。
  过后的生活还是老样子,李贺去球场的路上依然会经过篮球场,每次路过都会下意识地望一望,看过几次后就自己在心里嘲笑自己:怎么跟个怀春的姑娘似的。其实单从外表来看李贺不仅不Gay,外表还特阳刚,一米八三的个字,身材十分挺拔,长期的体育锻炼让他还有八块腹肌,平时也和大部分这个年纪的男孩儿一样,大大咧咧的,喜欢去球场踢完球后和好哥们儿们一起去吃烤串儿喝啤酒,偶尔也陪失恋的兄弟抽抽烟。如果他自己不说,任何人不会把他和同性恋联系起来,所以,对自己进来莫名如怀春少女般的举动,李贺真打心眼儿里觉得别扭,可每次从球场路过,还是忍不住望一望,有时瞅见那人了,也不多做停留,可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那滋味儿,酸。
  又这么过了小半个月,这天晚上回到宿舍,同宿舍的哥们大海一下子扑到李贺跟前“贺哥,明天有安排吗?”李贺眼皮一抬:“有啥事儿要我干的,快说!”大海哈巴狗似的围着李贺直转:“是这样的,贺哥,我不是一直追机电学院的一姑娘吗?这姑娘明天社团活动,答应我也可以一起去,可我一人去心里也没底呀,想着贺哥你陪我一块儿。”
  “什么社团活动呀”李贺随口问道。
  “攀岩。”
  “……,”李贺拍拍大海的肩,“听哥一句话啊,这爱攀岩的姑娘咱HOLD不住,咱去隔壁院儿再找个爱绣花儿的姑娘追,哥帮你一起追。”
  “……呜呜!”
  谢谢麻袋姑娘,可能我需要去查一下资料,我这个身高的设定全凭自己的印象,记得高中班上几个男生踢球,大概都是一米八五左右,而且,我三个舅舅,一个一米八三,一个一米八七,还有个是忘记了,最矮的就是一米八三的,所以就用了这个身高。现在看来,我们班以前踢球总输,难道是身高问题,哈哈哈。这个我到时候一起来改呀。看到有读者看这么仔细,真的好感动。
  第二天两人还是去了,大巴上,大海激动地跟什么似的,又整理了一遍那个硕大的登山包:“矿泉水,毛巾,云南白药,保济丸,果汁,薯片……”李贺看傻子似的无奈地看着大海,当然,他知道等下自己会更傻,因为这个装满了讨好大海心上人的硕大的包会背在他身上,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像勤务兵一样为大海服务,让好兄弟能轻装上阵。
  攀岩的训练基地在城郊往南20公里的地方,其实离学校也不太远,据说很久以前是个军营,十多年前的大裁军后,这个营地也没有了,后来改成了一个大的训练场,除了攀岩,还有些别的项目。李贺他们学校的攀岩队也在这里训练。学校社团活动丰富多彩,尤其重视体育这一块,像攀岩这种听起来挺新鲜的项目,在这所北方的大学已经开展好多年了。不过今天大海女朋友他们参加的是最初级的训练,只是练习一下基本动作,也不需要任何设备。
  到了训练场,李贺往人群里一望,:“靠,值了!”李贺心里挺开心的,原来这段时间心心念念的那男的也在。穿着黑色的紧身训练裤,大腿一看就粗壮有力,小腿处腿毛也很浓密,和他那张俊美的脸一点也不相称。这种训练裤都看起来紧,包裹着结实的臀部,那挺翘的屁股……李贺瞬间就硬了,这是种从来没有过的冲动,完全没法估计场合。糟糕的是,他今天早上起床晚了,为了赶上大巴,在宽松的睡觉穿的平角内裤外直接套了条薄薄的运动裤。李贺只好把外套放在身前遮挡一下,可下身还是涨得发疼。
  大海看到要追得姑娘已经欢快地扑了过去,如果给他身后装条尾巴估计他能摇得比电风扇还快。李贺只好跟个勤务兵似的背着那个硕大的包跟了过去。“真挫”。他有点儿郁闷,早知道会遇到他,今天一定不答应背这个蠢死了的包。
  训练开始后,李贺才知道自己男神叫王瑾洪,是他们这个初级班的助教,看着面嫩,居然高自己一届,机电工程学院的,还是院草,最主要的是,单身!当然,这些资料都是站在李贺旁边的小师妹贡献的,看着周围好几个小师妹两眼放光地望着王瑾洪,就知道这家伙有多受欢迎。
  “我眼光果然高。”李贺心里居然涌起一股骄傲感。
  开始训练了,李贺和大海这种打酱油的跟在队伍后面慢跑热身,李瑾洪也跟在队伍中段,李贺看着前面这个矫健的背影,眼光不由地往下移,那两瓣屁股肉看起来特别紧致有力,李贺瞬间又硬了。“我真是没救了。”李贺无力地想到。简直跑不下去了,脚步一动,涨得不行的*茎就在裤子里磨得发疼,李贺只好蹲下,假装揉着小腿,平复一下心中升起的冲动。
  “同学,你还好吗?”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头顶起,李贺只好抬头,原来是李瑾洪,“艹。声音都这么好听。”李贺简直想哭了,他更硬了。
  “……”王瑾洪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蹲在地上的师弟怎么突然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就算抽筋也不会这么痛吧,而且,如果没认错的话,他不是足球队的吗?这是唱哪出?
  “……”李贺真的想哭了,“我蹲一下就好了。”这时候他可不敢站起来,一起来不露馅儿?裤子虽然宽松,可是薄呀。
  王瑾洪哪知道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一把把李贺扶起来,李贺总不能硬赖着不起来吧,那更难看,只好扭捏着站起来。他觉得自己脸都要烧起来了,“哎,他八成觉得我变态。”李贺破罐子破摔地偷偷看了一眼自己下身,呜呜~!果然很明显。感觉耳朵都要烧起来了,再看一眼男神,男神好像在笑?在笑?在笑?一笑左边嘴角还有一个很小的小窝。男神不觉得不变态,男神在笑?李贺凌乱了。
  李贺慢慢走到休息区,半天才平复自己的情绪。
  攀岩的菜鸟门跑了几圈后就被教练召集到一起,来到一处很矮的人工岩壁前,教练简要讲了几个基本动作要领,大家自由分组由助教带着练习了。李贺实在不想再丢人了,只想赖在休息区,可是大海在前面欢快着朝他招着手,示意他把包拿过去,李贺只好提起那硕大的包,继续过去丢人。
  走过的的时候,社员们已经三三两两的分散了,有的开始练习,有的再旁边稍微休息。因为是第一节课,所以不用真的攀爬,只用把脚和手放在岩壁正确的位置上摆摆动作,体会一下如何发力,就可以了,助教在一旁纠正一下就可以了。助教当然不止王瑾洪一个人,李贺观察了一下,不敢再往他身边凑,去了另外一组,这组的助教长得十分严肃,满脸青春痘,组员也少,李贺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排在最后一个。他刚把左脚抬上去,右手还没来得及放对位置了,忽然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就听到自己组助教说:“咦?洪哥,你那组这么快结束了?”
  “哪儿能呀,一群丫头,吵得我头疼,来和你换一下。”
  “好嘞。”
  李贺忽然像被孙悟空施乐定身咒订住了一般,僵硬着手脚,直到一只带着薄茧的火热的手抚上自己。
  “右手要抓住上方这块凸起的地方,右腿随着右手的动作同时发力向上登。”王瑾洪的手很快拿开,原来只是指导他动作。李贺正松了口气,忽然屁股一紧,臀尖被人狠狠一握,又立刻松开,充满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好练习,别又硬了,学弟!”
  “……”李贺凌乱了。
  等李贺终于从凌乱中清醒,他已经坐上了回学校的大巴,裤子口袋里有王瑾洪留给他的卡片,上面写着一串数字,应该是他电话。大海已经成功地坐到了那个女汉子旁边,只剩下他拿着卡片发呆。
  事情这么发展,完全是李贺想不到的,虽然李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动过心,也没谈过恋爱,但是他也不傻,知道这个圈子有多乱,也知道这个圈子的人大多追求单纯的肉体欢愉,因为社会的不认同不接受,和对未来的迷茫绝望,很多同性恋更放纵自己的肉欲的享受,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李贺知道也从不涉足,甚至连好奇都很少,他心中怀有一些期待,觉得自己能遇到一个让他愿意付出一切白头到老的那个人。现在忽然这么莫名动心动情了,而那个人,李贺摇摇头,从刚才那手段看来,一定是经验老道了。哎,管他呢,一切随心吧。掏出手机,开始发起了短信。
  “洪哥,我今晚有点儿事,等下社团活动表你帮我填一下,我先走啦。”
  “没事儿,你走吧,剩下我来。”王瑾洪随意挥了下手。想到刚才那个小子,不禁心里一乐。第一次见到那个男孩子是在一年前,学校足球比赛,这个羡慕他不行,肯定是不上场的,拉壮丁去现场搬水抬凳子顺带伺候裁判。那天的比赛正好是自己院和材料工程学院,男个男孩子是材料工程学院的前锋,女生的尖叫简直快要把草皮都掀翻了,到处都在喊:“李贺!李贺!!”这样的狂热让自己也注意到了他。小麦色的皮肤,奔跑中隆起的肌肉,专注的神情,俊朗的五官。不知道这样的人张开双腿在自己身下被CAO起来是什么滋味儿,王瑾洪心里痒痒的。后来,因为比赛,又接触了几次,当然,是间接接触,知道了这个男孩子小自己一届,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看起来很直。王瑾洪对直男从不感兴趣。在床上就图个爽,他才不愿去照顾直男的玻璃心。
  王瑾洪是个GAY,还是个特别爱享乐的纯一,性与旺盛,床上稍微有点儿粗鲁,其实他这张脸挺有欺骗性的,很多小零都以为他温柔体贴,一上了床才知道是头猛兽,一遍喊爽一边哭。不是说他是故意的,而是真狠难控制,也不太想去控制,他身体素质好,持久性又强,一般小零还真吃不消,就一直琢磨着找个爷们儿点的小零,可是爷们儿的都是一呀。所以只好继续和这些花儿一样的小零们厮混着。遇到李贺这样合心合意的,说真的,心里真是痒痒的,但是他可没心思去勾搭直男,一来二去就淡了这份心思,没想到今天又撞上了,而且,看样子,这家伙还是弯的,很有可能暗恋自己。一碰就硬的家伙真可爱!忍不住调戏了一把,还把电话号码给了出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