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爱上霸道总裁 作者:昀川

字体:[ ]

 
第一章
 
  端白被经纪人推搡进包间的时候,里面的宴席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他手忙脚乱地弯着腰在宽大的圆桌旁找位置,想胡乱混过这个晚上,一抬头,看见主位上那个人。对方也正在看他,眼神锋利又充满探究,两人的眼神对上,端白没来由打了个寒噤,他讨好地冲那人笑了笑。
 
  旁边的人注意到老板的目光,都十分上道地帮起忙。“这不是端白吗?第一次参加真人秀吧?怎么来这么晚?先罚三杯!”
 
  端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他作为团体成员出道一年,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场面,手里小心翼翼推拒道:“大哥,我不会喝酒……”
 
  其中有人冷笑:“新人吧?这么不懂规矩?看不起我们是怎么的?”
 
  端白只得接过酒杯硬着头皮灌下去,喝得太急,酒入喉咙又辣又辛,让他直吐舌头,脸瞬间就红起来。
 
  一直坐在主位的老板看在眼里,笑了笑说:“年轻人不会喝酒,你们这群老家伙饶过他吧。”那声音有些低沉沙哑,没用什么力气,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自觉放弃了劝酒的动作。
 
  端白捡回一条命,喘了口气,从脖子到面颊已经全红了,他坐在位子上的身体有些软。过了一会儿,服务员给他端来一杯温热的牛奶,他呆呆地接过来往嘴里送,远远听到一阵低沉沙哑的笑声,旁边有人说:“王总给你点得牛奶,连声谢谢也不说就喝?”
 
  端白的眼睛一眨一眨,已经不大清醒,听到旁人这样说,便摇摇晃晃站起来,嘴里有些含糊着说了句谢谢,他觉得舌头发胀,囫囵着说不了话了。周围全是闹哄哄的笑声,嘲笑他酒量不行。他跑了一天活动,连口水也没来得及喝,上来就被灌了一杯白酒,哪有不晕的道理?
 
 
第二章
 
    ……
 
  端白垂着头,脑袋还有点转不过圈,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扶他,低沉沙哑的嗓音说:“回房间再睡吧。”
 
  端白下意识地点头,像滩烂泥一样被人挂在肩膀上,脑袋一点一点地,好像又清醒过来,勉强支楞起脑袋,半睁着眼睛四处搜寻:“张哥呢?张哥……我找经纪人……”
 
  没人回答他,见他挣扎,干脆一把抱了起来。
 
  端白叫起来:“你是谁?”
 
  “王思安。”对方低低地说了一声。
 
  进到房间里,端白的脑子有点清醒过来,他这是被人卖了……怪不得今早出门的时候,成员们的表情有点奇怪,他们都知道!
 
  王思安将他扔到床上,站在床边看他:“洗个澡吧?要我帮你吗?”
 
  端白躺在那里看这个人,见他面目英俊长得并不难看,就是有点老,嘴里道:“我不爱洗澡,而且我便秘,已经两天没拉屎了。”
 
  那人低低地笑起来,坐到床沿,西裤的料子跟床单摩擦了一下,发出的声音让端白心尖一颤。“你……你干什么?”
 
  王思安的大手抚上他的脸,温热的触感让端白一下子脸红了,他急忙说:“能不能再让我喝一杯酒?”
 
  对方又笑起来,用那种又沙哑又低沉的声音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端白不说话了,闭上眼睛装死。他感觉那人在他脑袋旁边坐了挺长时间,一直在玩儿他的头发,等他都快睡过去了才说:“你睡吧,等你愿意了再来找我。”
 
 
第三章
  距那天见到王思安已三月有余,端白这段时间一直跟着组合闹哄哄地跑活动,但其实没什么用,都是给人作衬的绿叶,有一次演出甚至是在葬礼上,当真是坟头蹦迪……
 
  组合里有人不乐意了,对经纪人说:“张哥,我们好歹是偶像组合,也不能什么活儿都接吧?”
 
  张哥细长的小眼睛一挑,说:“当初给你们机会,自己抓不住,怨谁?”
 
  端白低着头,知道这话是在指桑骂槐地说自己。
 
  ……
 
  又一次演出罢,张哥说:“呐,公司投资了一部偶像剧,不要个子太高的,抢主角风头。端白和易生去试试吧。”又叮嘱:“你们团队不要为了个角色起内讧啊,就这么个试镜机会,也是我努力争取来的,上不上也不一定,指不定两个都落选。”他很擅长说丧气话。
 
  易生的性子比端白更清高些,平时喜欢作些词曲。有一次端白问他:“公司又不给发片,你写来也没用。”
 
  易生抬起头来却是一脸纳闷儿,说:“我又不是为了发片才写得。”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令端白记忆犹新的话,他说:“干嘛非要红?现在这样不愁吃喝,每天写写画画,多好,你不觉得惬意吗?”
 
  端白被他的淡泊折服,心中却叹气,你以为哪个娱乐公司会养闲人?
 
  他们去试镜的时候,易生连台词还没背熟,他志不在此,便也不上心。端白不同,端白自己在宿舍里就演练了无数遍,站在镜头前的时候,他就是那个争强斗勇的男四号。
 
  大约是有了易生先前的对比,导演看着端白鼓掌,说:“我们就是要这样的演员,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了,以为长得帅就万事大吉了。”一指他,夸奖道:“他就很好。”
 
  说不兴奋是骗人,从试镜棚里出来的时候,连张哥也高兴地拍他的肩膀,说:“行啊端白,真有你的。”
 
  易生也不在意,嘴里还念叨他的歌词。
 
  端白看着他,忽然想,易生这样痴的作者,不应该被埋没。
 
 
第四章
 
  一个月后,端白收到消息的时候,电视剧已经开拍了,他的男四号落选了。他揪着张哥的袖子,有些急切地说:“哥,你再去帮我问问,是不是导演记错人了?他当初不是说我很好吗?”
 
  张哥看了他一眼,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嗤笑:“你是第一天在娱乐圈里混吗?”
 
  端白沉默了。
 
  那天晚上他一夜没睡,想想易生,想想自己,他问同屋的易生:“阿生,你真的不想红吗?不想自己的作品被演绎出来?你每天花那么多心血。”
 
  易生声音朦胧,像睡梦中答他:“能被唱出来当然好,不能也无妨吧……”
 
  端白转过身,借着月光看易生的脸,想:他真的不想红吗?未必……
 
  第二天一早,他们团队一起坐着面包车去演出,经纪人坐在副驾驶打电话,一脸谄笑,大概又在为他手里的哪位艺人拉皮条。
 
  下车的时候,端白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拽住他的手,犹豫了一会儿,说:“张哥……上次那事儿,你能再帮我联系吗?”
 
  “上次哪个事儿?”他想了想,说:“电视剧?你可别再想了啊。”说完抽了袖子要走。
 
  端白忙喊:“不是!是……上次王老板那个事儿。”
 
  张哥嘲笑似的,说:“终于想开了?”
  端白点点头,张哥说:“王老板那里不知还能不能联系上,我帮你问问其他人吧。”在他眼里,反正是卖,卖给谁都没有分别。
 
  “不,只要王老板。”
 
 
第五章
  后来兜兜转转,竟真叫他又找上了王思安。
 
  他光着身体,像一只亟待剥洗的白斩鸡那样,撅着屁股跪在王思安的床上。王思安的目光像一双无形的手,拂过他的身体,叫他整个人都羞愧地烧起来。端白把脸埋进臂弯里,说:“王先生,快开始吧。”
 
  王思安便如他所愿,一根手指在他那里抠了抠,还未待完全张开,就撞了进去。
 
  端白一声惨叫,觉得自己整个身体像被撕成了两半。
 
  王老板不管他,不停地撞,问:“疼不疼?”
 
  端白忙点头,从牙缝里发出嘶嘶地痛呼:“疼。”
 
  “我叫你想清楚再来找我,既已经躺在我的床上,那势必是想清楚了,怎么还端着清高?”王思安撅住他两瓣白软的屁股,还嫌不够似的,又打了一下。
  端白眼里的泪都出来,红着眼睛哭,却不讨饶了。
 
  王老板见他哭,停下来,下体还插在他身体里,就那样弯腰去抱住他,帮他抹眼泪,说:“怎么哭起来了?”
 
  端白的眼泪仍流个不停,王思安顿觉扫兴,那点温存也不给了,把自己抽出来,拿床头的纸擦了擦,又塞回西裤里,走了。
 
  端白撅着屁股,*门火辣辣得疼,他抬头看了一眼门,心想,这次定被自己搞砸了……
 
 
第六章
  端白没留王思安的电话,那次之后,人家也没再联系他,倒是给了他一个清宫偶像剧里的小角色,算是破身的嫖资。
 
  他觉得这买卖不亏,就是有点屈辱。张哥嬉笑着说他:“王老板出手真大方,男三号,现在正流行清宫剧,你可好好把握啊。”
 
  端白不知他说得是人还是角色。
 
  第二天,端白收拾行囊,在宿舍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踏上进组的路,只有易生不羡慕,易生说:“演不好也没关系。”端白回来跟他拥抱了一下。
 
 
第七章
 
  到了组里才知道,即便是得到了角色也不好混。
 
  他从没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张哥手下还有其他艺人,不可能一直跟着他,于是请了个助理,那助理跟他一样是个新人,每天除了帮他领盒饭,就是坐在小马扎上拿着手机斗地主。
 
  大热的天,端白穿了一身阿哥袍子,叫助理去前面看看什么时候轮到他。小助理手捧着游戏不肯挪位子,端白憋了半个月的火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来了:“你别在我这儿干了,回家打游戏吧。”
 
  助理这才抬头,一脸懵逼看着他,说:“端白哥……”
 
  “你走吧,我自己领盒饭。”端白说他。
 
  小助理能力不行,自尊心却很行,被说了两句,竟然啪嗒啪嗒掉起眼泪,还还嘴:“不就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吗?拽什么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