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逢敌手 作者:千绮夏

字体:[ ]

 
文案
温柔并不意味着软弱。
 
 
很多年以后,黎暄才知道在这场以“爱”为名、势均力敌的追逐游戏之中,一开始,便毫无悬念的注定了自己将是最大输家,且输的一败涂地。
 
他们是众人眼里背道而驰的草食系与肉食系,是同事眼里水火不容的上司与下属,更是耳鬓厮磨、同床共枕的亲密*爱人。
 
食用指南:
1、第三人称主攻文
2、季瑜(攻)×黎暄(受)
3、进展也许比较慢热,看文需要耐心:)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相爱相杀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瑜 ┃ 配角:黎暄,小遥,林淼 ┃ 其它:主攻文,受追攻
==================
 
☆、第一章
 
  正午时分,伴随着“嗡嗡”的遥控声,玻璃幕墙上的遮光帘缓缓降落下来,隔绝了窗外那令人头晕目眩、两眼发昏的灼热阳光。
  天花板上的中央空调无休无止的运转着吐出丝丝冷气,五月将至,还未到盛夏,然而几场暴雨过后,温度却蹭蹭蹭的直往上升,丝毫不给人留恋春天的机会。
  季瑜在休息区的圆桌边坐下,休假一个月不见才回来复职没几天的编辑总监Roy随手递过来一杯冰咖啡,耸耸肩,拉开圆桌另一边的椅子施施然坐下。
  季瑜接过冰咖啡,目光触及漂浮在上的冰块,随手就把冰咖啡放到了一边,编辑总监Roy痛痛快快的猛灌了一口冰凉的咖啡,啧啧有声道:“听说上个月才来的那个新人又给你惹麻烦了?”
  “麻烦倒也谈不上。”季瑜不以为然的扯了扯嘴角,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张漂亮张扬的年轻脸孔,如果不是主编Monica亲自委托自己“带一下”这个初来乍到的大牌新人,恐怕他也不怎么想忍受这么一个咄咄逼人、随心所欲又不听指挥的贵公子下属。
  编辑总监Roy讳莫如深的摇了摇头:“哎,我懂、我懂。毕竟是上面《FEEL》主编的表弟,就一走后门进来的花花公子,得了,又是一小祖宗,当你这专题总监的助理也不过是混日子罢了。”
  这话也不能说是全对,虽然的确是靠楼上《FEEL》杂志主编举荐进来的,家境优渥、面容姣好的花花公子,但是工作上却出人意料的干劲十足,看似散漫却能很快的掌握要点,一旦占据上风,便会咄咄逼人的拿出让拖延症晚期的合作伙伴乖乖低头加快速度提高效率的气势,领导力很强,同时也是一个行径大胆的冒险派。
  季瑜在心底暗自计算着关于新人的优缺点,对于一旁编辑总监Roy又臭又长的抱怨牢骚是左耳进右耳出,习以为常的再次充当了一回人形树洞,还是设有最高保密级别的。
  直到碎碎念的声音骤然中止,季瑜还在诧异一向健谈又满腹牢骚的编辑总监今天怎么这么快就消停了,抬眼就看见了不知何时走到身前的高挑青年,眼角眉梢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流神韵,都是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伸手递过来一瓶贴有外国标签的纯净水,随即大大方方的拉开空着的椅子坐了下来。
  编辑总监Roy回过神,清了清嗓子小声问季瑜:“这又是楼上《FEEL》杂志社新晋模特?身材不错,脸也够俊。”
  只有两层楼之隔的《FEEL》编辑部与季瑜所在的《Beauty》编辑部时常有俊男美女出没,《FEEL》杂志的专属男模与《Beauty》杂志的当红女模无疑是时下炙手可热的镁光灯宠儿,无论是出色的外形,亦或是独特的气质,都是业界里数一数二且不可复制。
  上到《FEEL》曾数次登上大牌男士香水广告的杂志专属模特珂越,下到《Beauty》曾风靡一时,化身为万千少女时尚风向标的当家模特珂瑶,以及《Beauty》现任的Candice,那都是受人追捧、闪闪发光的存在。
  如果有人询问你是不是《FEEL》或《Beauty》杂志的模特,那绝对是一种褒奖。然而,偏偏在个别人眼里,这种近乎于夸奖的问句却等同于明目张胆的讽刺。
  季瑜刚拧开纯净水盖子,便听见身旁一声冷笑。毋庸置疑青年已经听到了Roy的耳语,还来不及解释,一道如珠落玉盘却让人后背发凉的嗓音便响彻耳旁:“这位总监想必就是那位休假一个月去迪拜散心采风的编辑总监Roy先生吧,你好,我是上个月才来的专题总监助理,黎暄。”
  “……”
  Roy倒吸了一口凉气,呆若木鸡的看着八卦传闻的主角向自己伸出了手,友好的展示了现代社交的握手礼。
  战争的号角声尚未吹响,某人就已经溃不成军、不战而败,唯一验证且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传闻中不好相处的大牌新人确实不是什么好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编辑部的工作时间是采取弹性制度,没有硬性要求,也无需打卡。即便在这样宽松的环境下,截稿日之前的那几天,主动加班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情,毕竟,大部分选择并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都是出于热爱。
  然而,对于严格遵循朝九晚五时间规律的专题总监季瑜来说,加班这种事情只不过是拖延症晚期的同事们效率低下的体现,既浪费时间,又没有加班费。
  但是,为了表面上的“体贴下属”、“关系融洽”,偶尔他也还是会酌情选择留下来陪着赶工赶得焦头烂额的同僚下属们加加班,比如说今天。
  虽然还没有到截稿日,但是由于前几日周一例会上提出的一个新提案,就已经够平时放松懈怠的专题编辑们忙上好一阵子的了。
  季瑜看了一眼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墙上的时钟指向五点,他刚刚站起身拿起马克杯准备去茶水间,就恰好跟同时起身的黎暄打了个照面。
  “辛苦了。”
  “那我就先下班了。”
  青年懒散的用手半捂住嘴打了个呵欠,一道细小的流光闪过季瑜的眼前,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青年衬衫袖子上的精致袖扣的反光。
  季瑜摇了摇头,看着青年大步流星的推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未料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扶住门偏过头朝着季瑜望了过来。
  季瑜举起马克杯,几步走过去,只待玻璃门在他们身后关上,青年这才微微颌首,长腿一迈,头也不回的穿过灯火通明的格子间,在苦逼加班的编辑同事们羡慕嫉妒恨的哀怨目光中扬长而去。
  果不其然,当季瑜从茶水间回来的时候,便再次听见有关自己这个我行我素的新人助理的不满言论。
  无非是“自由散漫”、“目中无人”、“缺乏合作精神”罢了,再严重一点的评价也不过是“毒舌傲慢”、“徒有其表的花花公子”。当然,后面这种极其不友好的评价大多出于男同事们之口,在众多女编辑眼里,黎暄还是挺受欢迎的,只要足够美貌多金,“毒舌挑剔”这种致命缺点也可以转变成一句“率真的孩子气”轻描淡写带过。
  不过那个人才不会在意别人怎么评价他吧,通过一个多月的相处,季瑜已经对这个极其不靠谱的新人的脾性有了大致的了解。如果硬要下定义的话,那就是做事随心所欲且缺乏责任感、自以为是又毒舌到了极点的贵公子。
  这番绝对称不上是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刻薄的□□若是说出来绝对会让人大跌眼镜。毕竟,在旁人眼里,季瑜绝对是《Beauty》编辑部里数一数二的温和上司。从未责罚克扣过下属,甚至连严厉的批评都不曾有过。平易近人得让即使是毫无经验、战战兢兢的实习生也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正因如此,也收获了一边倒的超高人气。
  在大家领悟到了大牌新人黎暄的毒舌功力之后,更是万分佩服敬仰对此可以无动于衷甚至大度包容、毫无怨言的负责带黎暄的季瑜。
  只是从不会在人前抱怨而已,却被看作是不会生气的好好先生,倒也省去了许多麻烦。然而在职场中,又有几个人能从始至终做到不议是非、沉默是金。
  窗外一声惊雷打断了季瑜漫无边际的思绪,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雨点便“噼里啪啦”的砸上了玻璃幕墙,很快便汇集形成一股股水流滑落,一场急雨。
  办公室外的格子间里响起一片哀嚎,来势汹汹的暴雨无疑是给编辑们无偿加班的惨状雪上加霜。
  正在此时,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也流泻出一连串优雅悦耳的旋律,季瑜接通电话,听筒那边传来前台小姐温婉动听的声音。
  “季总监,有位自称是‘小遥’的先生找你。”
  季瑜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头,稍稍犹豫了一分钟,波澜不惊的回答道:“请他稍等片刻,我这就来。”
  直到看见那个有些眼熟的人影坐在接待区的单人沙发上,季瑜这才加快脚步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的人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季瑜这才看见他湿漉漉的头发以及落汤鸡似的样子。
  余光扫了一眼好奇观望的前台小姐,季瑜咽下责问的话语,只说了一句“走吧”便率先朝外边的走廊走去。
  等电梯的时间,四周无人,季瑜看了一眼身旁垂头丧气、模样乖巧的男孩,盘旋舌尖的那一句“你怎么来了”最终还是换成了一声叹息:“怎么也不知道找个地方躲一躲,淋雨会生病的。”
  男孩闻言,双眼一亮,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季瑜的表情:“你不生我的气啦?”
  季瑜动了动嘴,电梯“叮”的一声到达,金属门打开的一瞬间,几个打扮时尚的女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季瑜以及化身落汤鸡的小遥。
  “季总监,这位是?”
  “哦,我的一位远房亲戚。”
  面不改色的撒完谎之后,季瑜带着小遥跨进了电梯,直到狭小的金属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之后,季瑜这才不容置喙的对身边一脸无辜的男孩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第二章
 
  “那你可以把手机号码给我吗?”
  名字叫做“小遥”的大男孩狡黠的眨了眨眼,可怜兮兮的望着季瑜,像是怕被拒绝一般,断断续续的解释道:“我在你公寓下面等了很久,又不知道你手机号,联系不到你,所以才会来公司等你……”
  眼见着季瑜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糟糕的时候,小遥这才伸手掏出一张门卡,咬了咬嘴唇:“我是来还你门卡的,对不起,之前不应该偷偷拿走你的备份门卡……”
  季瑜接过门卡,长久以来良好的自制力与忍耐力促使他没有再多加责备男孩不请自来的行为,心底却稍稍有些后悔,事情还得从几个星期前的一天夜里说起。
  心情不佳的季瑜去酒吧坐坐,秉承着浅尝辄止的原则点了两杯名字美妙的鸡尾酒,微醺之际,又恰好看见这个侧脸很像自己高中暗恋对象的侍应生,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一来二去,就把人直接带回了家,胡来了一场。
  谁知道这个看起来涉世未深、年纪轻轻的一/夜情对象从此却像是一块牛皮糖似的缠上了季瑜,甚至趁其不备悄悄拿走了家里的另一张备份门卡。
  季瑜不知道小遥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难不成是看上了他的钱?或者只是一时的迷恋而已?那些都不重要,只要别干涉他的正常生活。
  电梯抵达一楼的时候,季瑜看了一眼湿漉漉的大理石地面,只是问了一句:“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小遥犹豫了片刻,还是报出了一所大学的名字。
  车载音响里流泻出一连串类似于八音盒静谧乐声的动听旋律,甜美的女声轻轻吟唱:“Thought I woke up to someone different lying next to me/Somebody I didn't know/I try to wake him up and it still don't make no sense to me/Tell me baby where did it go……”
  淅淅沥沥的细雨轻轻拍打车窗,车厢里的空气沉默到尴尬,季瑜无意与坐在副驾驶上的男孩交谈,一是无话可说,二是不想节外生枝。
  一时的意乱情迷并不意味着接下来会是自欺欺人的反复沉溺,季瑜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无论如何,他是不会选择把男孩当作暗恋对象的替身,即使相似的侧脸以及干净的气息无一不令人心生眷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