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上秦家的男人 作者:小小流氓兔

字体:[ ]

 
文案:
沈洛从来没想过秦墨言会喜欢上他,当然更没想过冷酷无情秦墨谨以及邪恶霸道的秦墨辰也会喜欢上他。他的生活被他们搞得一团糟,几乎失去了他的全部......可他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们。结局he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洛,秦墨谨,秦墨言,秦墨辰 ┃ 配角:顾子烈,杨安琪 ┃ 其它:洛洛
 
 
  ☆、第一章 攻一登场
 
  “铃铃铃......”桌上一只可爱的小白兔闹钟突然响了起来,时针恰好指着6。
  床上的被子隆起小小的一坨,随着闹钟的响起,被子突然被掀开,里面的人迅速坐起来把那恼人的闹钟按掉了。然后巴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下床进了浴室。
  镜子里是一个正在刷牙的少年。少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个子不高,身材纤细,五官清秀,皮肤很白,却不是那种健康的白,是一种近乎病态的白。少年名叫沈洛。自小在幸福孤儿院长大,因年满18岁,便从孤儿院里搬了出来。少年在孤儿院时便勤奋好学,考上了国内的一流大学B大,于是便搬到了B城,平日里四处打工,积攒学费与生活费。
  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的日子。沈洛刚上大一,还是一枚粉嫩嫩的小鲜肉,他在心里想,千万不能迟到啊。然后匆匆换好衣服拿起书包就出门了。
  大一新生的课程总是轻松的,尤其是综合性大学。于是沈洛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打工。沈洛最近在一家不错的咖啡厅找到一份工作。工作时间每天下午4点到晚上9点,一个月能有3000块,再加上平日里有空打的一点零工,一个月除了生活费,还能攒下不少钱,这样的话,明年的学费就有着落了。刚开始咖啡店的老板是不愿意雇他的,觉得怎么看沈洛也不像是成年人。然后沈洛无奈之下只好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再加上自己的苦苦哀求,老板一看就心软了,于是沈洛便留了下来。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沈洛弯腰将菜单递给坐着的男人。男人抬起头,愣了一下,然后就对沈洛笑了,一瞬间,似微风拂面,又似阳光普照,让人觉得似乎心都被那笑容融化了。只听那人说道:“学弟,你在这里打工吗?”
  沈洛被那笑容晃得愣了神,呆头呆脑的样子煞是可爱,男人差点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了。
  这男人名叫秦墨言,是沈洛他们学校大三的学生。说起秦家,在天国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秦家乃天国首富,产业遍布天国。秦家有三兄弟,秦父已经病逝,秦母在遥远的意大利安享晚年,公司秦氏交由大儿子秦墨谨打理。二儿子秦墨言,还有三儿子秦墨辰均就读于B大,秦墨辰今年大二。新生报到那天,就是秦墨言领着沈洛去报到的。秦墨言身高183,相貌俊秀,就像古代的贵公子一般,温润儒雅,待人接物均彬彬有礼,从不摆有钱人的架子。于是便被称为B大的校园王子。不过关于秦家,沈洛却是不甚了解。他知道秦家是□□首富,可是他从来不知道□□首富那个男人,也就是秦墨谨,长成什么样。因为他从来不关注这些。不羡慕,不仇富,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秦墨言伸出两根手指在沈洛眼前晃了晃,沈洛终于回神了,他立马站直身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微微有些泛红,“学长,原来是你啊,抱歉,我没认出你来……”
  秦墨言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忽的又笑了,“怎么?看学长我看呆了吗?”
  沈洛的脸一下变得更红了,“学......学长……你别笑我了,你笑起来本来就很好看嘛……谁不知道你是B大的王子,看你看到呆掉的又不只是我一个人啊”
  秦墨言听了沈洛的话,心下却道:“你说我笑起来很好看,却不知道,在我心里,你的一颦一笑都足以让我神魂颠倒。”是的,从昨天第一次见面起,秦墨言就感觉自己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复苏了。秦墨言今年已经22了,内心成熟的他从来不拿感情当儿戏,他非常确定,自己是喜欢上了面前这个呆呆傻傻的小学弟了。但是他不敢贸然出击,万一吓到别人怎么办?好在他是学美术的,画画的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秦墨言点了一杯玛琪雅朵,就让沈洛去忙别的了。
  沈洛飞快的给秦墨言上了咖啡,然后就又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其间偶尔瞟一眼秦墨言,发现对方竟然一直没走,一直悠闲的坐在那里看着书,难道是在等什么人吗?好像又不是。
  终于熬到9点了,下班啦。沈洛正准备离开咖啡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沈洛!”
  沈洛回头,发现时秦墨言,惊讶道:“学长,你……还没走?”
  秦墨言点点头,“这就走。”
  于是两人一起出了咖啡店。
  “学弟现在是要回家吗?我送你吧。”
  “啊……不用了学长,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就不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难道……在学弟的心里,根本没拿我当朋友看?”秦墨言说完露出一种受伤的神情。
  沈洛一见,这还了得,立马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当然把学长当朋友看的……只是……”
  “没什么好只是的,既然都是朋友,那朋友送朋友回家是天经地义的啊。所以,上车吧。”说着,走到自己的爱车边,为沈洛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沈洛一看,这车自己还是认识的,可不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奥迪嘛。低调的奢华,德国货,沈洛最喜欢德国汽车了。没办法,沈洛只得上了秦墨言的车。
  汽车发动,沈洛紧张的不知该说什么,又听秦墨言道,“学弟吃饭了吗?”
  沈洛一听别人叫自己呢,立马坐正,“吃过了。店里吃的。”
  其实店里提供的晚餐也就两块小点心,但是沈洛为了省钱,晚上通常都是不吃的。
  秦墨言又道,“我还没吃呢,不如学弟陪我一起吃点吧。”
  沈洛连连摆手,“不用了,我真的吃过了,真的不用了。”
  秦墨言微微垂了一下眼角,“这样啊……”接着他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沈洛觉得自己坐立难安,连忙问:“学长你怎么了?”
  秦墨言一看,小笨蛋果然上钩了。便继续道:“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吃饭。今天遇见学弟你,本以为终于有人可以陪自己吃一顿饭了,没想到……呵呵,我还是自己回家吃泡面吧。”
  沈洛一听秦墨言这话,立马想到了自己,自己也是每天都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所有的事情,于是看着这样的秦墨言,他忽然就觉得有些心疼,于是他伸出手,拍拍秦墨言的肩,对他说:“学长,别难过,我陪你吃。”说完,还对他笑了一笑。
  秦墨言又被那笑容和那口小白牙晃到了……好在他开车技术过硬,两人才平安到达了吃饭的地方。
  秦墨言选了一个看起来挺一般的中餐馆,两人进去点了三荤两素一汤,大都是沈洛爱吃的。你问秦墨言怎么知道沈洛爱吃什么?当然是问的了。
  两人解决完晚饭,已是晚上10点了,秦墨言驱车送沈洛回家。
  沈洛住在B市三环路外,距离有点远。待秦墨言将其送至楼下,已是接近11点了。沈洛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学长,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耽搁了你这么久……要不是我,你早就回家了吧。”
  秦墨言温柔道:“别这么说,今天晚上我过得非常开心,真的,好久没有人这样陪我吃过饭了。”大哥和二弟都不算。秦墨言在心里补充到。
  听到这话,沈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刚准备说再见,却又听秦墨言说道:“洛洛……我可以……叫你洛洛吗?”
  沈洛头一歪,咦了一声。孤儿院的老院长也是这么叫自己的。自搬出孤儿院,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过自己了。突然眼眶便有点泛红。
  秦墨言有点被吓到,忙问:“怎么了?不可以吗?那我不叫了,你别哭。我只是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再叫你学弟显得很生分,你不喜欢那就算了,别哭……”
  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了,沈洛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于是便眨眨眼睛,对秦墨言说:“没有,我没哭。就是……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所以……学长,你就叫我洛洛吧,我爱听。”然后抬头粲然一笑。
  秦墨言心里有点复杂,也许自己需要好好了解一下洛洛。
  秦墨言终于做了一件自己一直都想做的事,他伸出手,摸了摸沈洛的头,恩,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柔软。
  “学长,”沈洛突然抬起头,很严肃的对秦墨言说,“既然我们是朋友啦,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秦墨言恋恋不舍的把自己的手从那颗头上收了回来。“什么事?”
  “就是……也不是什么大事啦,”沈洛搔搔头,然后定定的看着秦墨言,道:“我听他们说,咖啡对身体不好……学长你以后少喝点咖啡吧……”
  秦墨言看着他认真地样子,忽的又笑了,他觉得自己心口暖暖的。
  沈洛一看,心想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于是难为情的低下头。
  秦墨言扶着沈洛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洛洛,我听你的。”然后又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接着两人便道了别。沈洛下车了,对着车里的秦墨言挥挥手,然后飞快的上了楼。
  秦墨言一直看着那栋老旧的楼房,直到看到三楼一个房间的灯亮了起来,他才轻轻地说了声,“晚安。”然后,驱车回家。手心似乎还留着那人头发软软的触感。秦墨言心里痒痒的。
  
 
  ☆、沈洛生病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很多漏洞。。。已修复
  秦墨言虽然走的是艺术这条路,将来也不打算进公司,但他到底是秦氏的二公子,晚上吩咐秦家的人帮他调查沈洛,第二天一大早便收到了资料。沈洛身为孤儿,哪有什么好说的,所以那资料也就寥寥几页,在秦墨言看到沈洛生活拮据却仍然坚持每个月给幸福孤儿院寄1000块的时候,他的眉毛深深的拧了起来。1000块对他来说当然压根儿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沈洛来说,他知道那可是他一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难怪他看起来那么瘦小,一定是没有好好吃饭,再加上拼命的打工……秦墨言开始思考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才能让沈洛过得轻松一些。要不,让他去买彩票,然后中个500万?
  且不管秦墨言这边怎么想,我们的沈洛同学依旧勤勤恳恳的工作着。
  秦墨言在没想到好点子之前依旧三不五时的光临沈洛所在的咖啡店,然后等他下班,再拐他去吃晚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秦墨言和沈洛也变得渐渐熟络起来。可是由于沈洛太忙,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是秦墨言找沈洛吃饭的时候。所以两人除了像普通朋友以外,其他方面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再加上,每次都是秦墨言掏钱,一次两次倒还好,次数多了沈洛说什么也不干了。
  “学长,我真的吃过了,你不用刻意等我吃饭的,真的。我……我先走了,学长再见!”沈洛说完便一溜烟儿的跑了,正好遇见公交车,他毫不犹豫的上车了。徒留秦墨言两声可怜的“洛洛”飘散在夜风中。秦墨言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开车回家了。
  就在秦墨言愁眉不展之际,老天爷帮了秦墨言一把。
  沈洛病了。
  这天下午,秦墨言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沈洛了,实在忍不住便又来到了咖啡厅,却听咖啡厅的人说沈洛今天请假了,说是生病了。秦墨言一听,立即拨通了沈洛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却没有人接。秦墨言担心得不得了,他立即出门驱车去了沈洛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