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娱乐圈之情敌总想攻略我+番外 作者:桃灼灼

字体:[ ]

 
 
文案
    有一天,被大哥怒而斩断经济来源的废柴富二代跑到自家传媒公司,打算靠卖脸度日;有一天,受到惊吓的传媒公司经理哭着打电话给 Boss。
    Boss 沉吟一下:“没关系,我家阿琰乖得像只兔子。你知道的,兔子急了才……”
    经理惊恐:“咬人?”
    Boss:“……窝里横。”
    事实证明,只要入对行,选对郎,废柴少爷也能拥有开挂般的实力,假戏真做也能收获灵魂伴侣。
    温柔腹黑攻 X 蠢萌傲娇受  情敌变情人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甜文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涂琰,闻历 ┃ 配角:涂哲修,蒋绎 ┃ 其它:
 
 
 
第一章
 
  【豪门秘辛!同性三角恋情浮出水面,真相竟是……】
  【富二代插足他人婚姻,原配怒撕小三!】
  甚至还有——
  【模范夫夫貌合神离?前次离婚真相大揭秘!】
  多少个戳人眼球的词汇如此密集地汇聚在同一个题目里,即便三位主角都不是公众人物,关于他们的新闻仍然得天独厚地霸占了各大网站的头条。
  b城。
  嘉和医院的高档病房里,涂哲修狠狠将平板电脑摔在了病床上,怒斥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倚在病床上的涂琰捂着胳膊瑟缩了一下,一脸不得不屈服于他哥- yín -威的委屈。
  安悦微最见不得涂琰这可怜相,她拉了拉丈夫的手,劝道:“行了,教训也教训过了,阿琰那胳膊还伤着呢。”
  涂哲修嗤了一声:“一点淤青也算伤?我看谈衡揍他揍得还不够狠!”不过他倒是真停了手,只是还是没好气地瞪着涂琰:“小混蛋,别以为这次的事就这么过去了,等你出院了就给我滚回家,先扣你三个月零用钱再说!”
  病床上那只倒霉的枕头活生生被涂琰□□得羽毛纷飞,他气鼓鼓地反驳道:“事情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涂哲修站在一旁,抱臂冷笑:“那行,我就听听你怎么说。”
  这场闹剧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两天前是蒋绎的三十岁生日,他的合法配偶谈衡打了鸡血似的为他大肆操办,广邀宾客。涂琰明恋暗恋蒋绎由来已久,虽然不在受邀之列,依然带了重礼,不请自来。结果没想到那对狗男男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地乱秀恩爱,结结实实地刺激到了涂琰脆弱的玻璃心,一没留神,他就把自己喝多了。
  之后,涂琰瞅准了谈衡上厕所的功夫,溜达到蒋绎身边,没头没尾地跟人家说道:“我也养了只虎斑猫,什么时候你带小绎来我家,咱们培养培养感情。”
  “小绎”是谈蒋夫夫养的猫,两岁,性别男,至于为什么会跟蒋绎同名,那又是另一个一言难尽的故事了。
  下一秒,涂琰就被揍了。
  从洗手间回来手还没擦干的合法配偶谈先生只听见了“来我家培养感情”,再结合自家媳妇一脸莫名的惊诧,顿时火冒三丈,不由分说把胆敢企图挖谈家墙角的情敌先生暴打了一顿。
  据说当时场面极度混乱,但是涂琰不记得了,因为他真的喝高了。
  以上。
  涂琰莫名悲愤:“我说的明明是猫!”
  涂哲修抽了抽嘴角:“那你当场怎么不解释?”
  涂琰:“我解释了啊!然后姓谈的打得更狠了!”
  涂哲修:“……”
  涂琰:“我也没喝太多,还记着让他别打脸呢。我解释了半天我说的是小绎,但是那个暴徒根本不听!”
  涂哲修哼了一声:“嗯,你没喝多,你没喝多怎么不知道,提一下‘猫’这个关键词。”
  涂琰的一脸义愤填膺顿时凝固成了懵逼.jpg。涂哲修哼了一声:“你说有什么可冤的?这回就算了,下回你要是让人抓进局子里,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别乱说话,律师会去救你。”
  安悦微拍开涂哲修的手,嗔道:“胡说什么呢!”又转而慈爱地对涂琰道:“不过这也不能都怪谈先生,要是换了你哥,估计得打得更狠。”
  猝不及防又被秀一脸的涂琰:“……”
  安悦微又安慰地补了一句:“不过谈先生也真是奇怪,家里连人带猫一共四口,这怎么都能重名?”
  事实证明,背后议论人通常不好。安悦微话音刚落,涂哲修的私人手机就响了,他揶揄地看了妻子一眼,指着手机屏幕道:“奇怪的谈先生。”
  涂哲修接这通电话的过程中,脸色从凝重渐渐变得轻快,到最后心情大好,甚至还吃里爬外地说了一句:“教训的好。”
  涂琰登时黑了脸。
  放下电话,涂哲修愉悦地对涂琰招招手:“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出院了。”
  涂琰:“啊?”
  涂哲修十分不友好地瞪了一眼胆敢质疑自己的愚蠢弟弟:“啊什么啊,一点淤青你还想在医院住多久,把珍贵的公共资源让给更需要的人好不好?”
  涂琰:“……”是谁强行给他办了住院手续让他“避避风头”的?
  这风头这么快就过去了?
  涂哲修心情不错,难得耐心地对涂琰解释道:“谈衡说事情他已经压下去了。放心,信息爆炸娱乐至死的时代,你们这点小浪花很容易就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
  然而涂琰对此表示怀疑:“谈衡?他有这么好心?”
  涂哲修:“对你可能没有,但是他并不希望他们两口子自己一直挂在头条上。”他想了想,又换了一种更符合谈衡人设的说法:“也许他是愿意的,但是肯定不想带你一起。”
  涂琰:“……”
  为了证明自己真是亲哥,涂哲修立马对气得脸色发青的弟弟补了个刀:“谈衡说,蒋绎本来想亲自上门道歉的。”
  涂琰的眼睛立马亮了,羞涩道:“道什么歉啊又不是他的错。”
  涂哲修给了他一个鄙夷的余光,毫不留情地打破了涂琰的幻想:“但是谈衡不乐意,就算了。阿琰啊,蒋绎已经结婚了,而且人家夫妻感情这么好,你就别惦着他了不行吗?”
  道理讲得都对,但是感情这种事,也不是对方结个婚就能戛然而止的。他能管住自己不去打扰他,已经把他这辈子所有的忍耐都用光了。
  他就是,想看他一眼而已啊。
  回去的路上,涂琰整个人就像一只没精打采的茄子。涂哲修好像看不见似的,自顾自地心情大好。安悦微实在看不下去了,温言对涂琰道:“你待会想吃点什么?我现在打电话回家让阿姨准备。”
  涂琰恹恹地摇摇头:“我不回老宅了,我得回家补个觉。待会前头那个路口让赵秘书拐一下,把我放小区门口。”
  涂哲修顿时火大地挑起眉毛:“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看看你现在,都快上天了;再不好好板板你的臭毛病,你就该突破人类极限与太阳肩并肩了!”
  涂琰心情极差,难得硬气一回,敢梗着脖子对他大哥吼了回去:“我都二十三了,你能别跟管孩子似的管我吗!赵秘书,就停这,我自己走回去!”
  赵秘书为难地从镜子里看了涂哲修一眼,涂哲修的脸色晦暗不明:“让他下。”
  涂琰下车的时候一言不发,腮帮子鼓得像只苗条的青蛙。
  安悦微不安地目送涂琰过了马路,拐到一条小路看不见了踪影,才嗔怪地涂哲修道:“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跟孩子计较什么?再说了,要不是你一个劲拱火,他能发脾气吗?”
  涂哲修没好气地说:“谁拱火了,我是想让他早点断了念想。全家就他最不懂事,连咱们女儿都比他强点。你说说,他这么下去,以后我老了不在了,谁还护着他?”
  安悦微也跟着忧虑地叹了口气:“唉,是啊,可是……”
  她还没“可是”出来,涂哲修已经对赵秘书吩咐道:“把涂琰的卡都给我停了,零花钱先扣一年。”
  安悦微大惊:“什么!”
  到底是亲弟弟,涂哲修没舍得太狠,又犹豫了一下:“算了,x行那张信用卡留下,每月从我卡里还款,保证他不饿死就行了。”
  安悦微:“你……”
  涂哲修抬手止住她的话,疲惫地说道:“阿琰说得对,他都二十三了。”
  此时,涂琰并不知道他刚刚一言惊醒了他的饲养员兼监护人,他还沉溺在毫无意义的烦恼中不能自拔。涂琰躺在床上,两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脑海里刷着他跟心上人那几次少的可怜的接触经历,刷着刷着……
  他就睡着了。
  下午四点,心大的涂二少再一次抛却前尘烦恼,满血复活。他神采奕奕地打开置顶的微信群,发布了一条消息:“老时间,老地方,我请客。”
  一片欢呼声中夹了一条系统消息:您的好友李遥已将群名修改为“二少父子平安”。
  涂琰跟他的狐朋狗友们一直野到半夜,醉醺醺地去付账时,却被收银员彬彬有礼地告知:“二少,您这张卡被冻结了。”
  涂琰这才想起来他哥好像确实说过要扣他零用钱的事,只好另拿了一张□□递给收银小哥:“刷这张。”
  依然无效。
  涂琰悲愤地想道,一言不合就扣钱,果然是霸道总裁的作风!他刷遍了卡包里所有的卡,最后发现只有一张不起眼的普通信用卡还能用,然而额度只有三万。
  涂琰:“……”刷个底掉也并不够。
  李遥在涂琰身后搭着他的肩膀,醉醺醺地傻笑道:“你、你大哥把你扫地出门了啊?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
  涂琰不高兴了:“不行,说好是我就是我。”
  他转头对服务生说道:“压房产证,行吗?”
  李遥:“……”
 
第二章
 
  涂家大宅。
  一大早,涂哲修坐在餐桌旁,起床气还没退散。他刚刚打开手机就发现他的宝贝弟弟在东八区普通人类的睡眠时间里,迫不及待地作了个大死。
  手机开启时,弹出的第一条消息来自x行信用卡服务中心,提示他本月额度已用完,并询问是否需要提升临时额度。涂哲修皱了皱眉,咕哝了一句:“败家子。”
  安悦微给他倒了杯牛奶,随口问道:“怎么了?”
  涂哲修哼了一声:“你那个好弟弟,一天,一天就把我给他留的那张信用卡刷爆了……什么!这个败家子!”
  安悦微被他冷不防一声吼吓得手一抖,牛奶洒了一桌子。
  涂哲修收到的第二条信息,是一条带图片的微信,来自的老板。原来,昨天涂琰说话算话,竟然真的把房产证送到了会所。收银小哥不敢处置,早上一上班就交给了经理,经理吓得惊动了休假的老板。老板看见涂二少的名字,觉得幻肢有点疼,思前想后,还是把房产证跟账单一同发给了涂哲修。
  涂哲修气得当场摔了手机,要不是桌子上还有他全家的早饭,估计他还想把桌子也掀了。
  =====================================
  “我被我大哥扫地出门了。”一大早,涂琰一手提着猫包,一手拖着行李箱,强行敲开了李遥的家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