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失去+番外 作者:留白95年

字体:[ ]

 
文案:
萧展宁十九岁的时候,确诊患上了血癌。
天生性格淡漠的他除了父母和弟弟之外,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十月份他被宣判只剩下半年的生命,原本只想安静离开人世的展宁,意外地爱上了一个男人。
在生命的最后终结之时他才找到活下去的理由......是不是太晚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展宁佟言行 ┃ 配角:萧展宇佟言安 ┃ 其它:耽美悲剧
 
 
  ☆、第 1 章
 
  2009年10月
  萧展宁
  我叫萧展宁,今年十九岁。原本应是一个大一学生,但是我却没有入学。原因很简单,我患了血癌,已经活不长了。
  高三的时候身体变得很奇怪,总会莫名其妙地晕倒。父母曾经觉得我一个男孩子身体居然那么弱。但是也没怎么在意,以为是营养跟不上,毕竟我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高三了,他们只管给我补,从没往那方面想过。
  直到......我在高考场上晕倒......
  诊断结果出来后,母亲昏倒在我身边。父亲,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红了眼睛。
  医生说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期,我最长只剩下一年了。我是7月份确诊的,也就是说,我只能活到2010年的夏天了。
  前天病情又恶化,母亲来看我,在外面看着我疼得死去活来,她只能在一旁掉眼泪。
  其实我并不是个怕死的人,只是每次病发时的痛苦让我受不了,每次疼得在病床上打滚时,连医生护士都看不下去。
  十月初,远在A市的外公外婆来看我,但他们除了围在一起抹眼泪,什么也做不了。
  6岁的小表妹给我买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她说让我伤心的时候写在本子上。她就是这么可爱的孩子,说话还很直白。我知道这是舅舅和舅妈让她这样说的,他们怕我乱想,但我也只能感激他们了。
  说真的,人始终要死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从不畏惧死亡。我天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和父母相处很平淡,和我唯一的弟弟也不是很亲密,我知道他想亲近我,但是我的性子只能让我在背后对他好,当面做出来是不行的。因此我的性格让我在学校里与同学相处也很一般。
  所以,其实当我得知自己患上血癌之后,除了父母和弟弟,我找不到让我活下去的理由。
  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在安然无事的时候每天在担忧自己会不会出事,但当真的出了事,又能平静地面对这一切。
  早上母亲很早就过来了,她给我带来几本书,然后又得赶去上班。一个人呆在病房太无聊了,所以我和护士说一声,便带着书去了花园。
  现在是10月,虽然太阳并不猛烈,但我还是选了个在树下的长椅,坐在那里看书,
  看了一会儿,我的心思就被今天早上听到的话带走了。
  早上母亲离开的时候,我原本想追上去让她下次带点别的东西给我,却看见母亲和站在外面的父亲会合,然后去了为我治疗的医生办公室。我站在门外,听他们说话。
  医生说因为病情反反复复,我很可能连一年也活不到,只剩下半年了。母亲当场就哭了起来,整间办公室都是她压抑的哭声,我没听到父亲的声音,但他心里一定不好受。
  半年吗?原本想着能活到夏天,现在看来只能到春天了呀。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死亡不算什么,但我遗憾的是不能为父母尽孝,当我死去,然后把所有的担子压在了展宇身上。
  是我对不起展宇。
  想着想着,泪便掉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落泪。
  一阵风拂过,我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莫名其妙地笑起来。我在想,着会不会是我最后一个笑容?
  然后我听到了一阵“咔嚓”的声音,像是照相机的声音。循声看去,我看到一个男生站到不远处,对着我拍照。
  那个男生站在那里,穿着黑色板鞋,浅蓝色牛仔裤,洗得洁白的衬衫,脖子上还挂着相机的带子很时尚的样子。
  这时,一阵风吹过,男生额前细长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黑发倒映着漆黑的眼睛,就像剔透的黑曜石,清澈而温柔。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温和的软玉,白洁无瑕,却好像带上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清冷。
  这应该是个很温柔的男生,我这样想着。
  而这天,就是我和佟言行的第一次见面。
  
 
  ☆、第 2 章
 
  2009年10月
  萧展宁
  这个男生看着真的挺温柔的,见到我看着他,他笑眯眯地走过来,坐在我身边的长椅。
  他似乎对我很有兴趣,一直歪着头看我,说道:“你好!我叫佟言行。”
  “萧展宁。”我淡淡地说了一句,不打算再看他。
  他似乎不太满意,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又说:“你应该多做点运动,瞧你脸色苍白得,怎么不多休息?”
  又不是多休息就能延长我的寿命。我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见我不再回答他,他好像毫不介意。把相机放下,他伸出一只手拨弄我的头发,好像一开始他就和我很熟的样子。
  “你在看什么书?”他又把头伸过来看我手中的书。
  “《等待我的离去》?这是一本很好的书。”
  他的这句话吸引了我:“你看过?”
  他点头:“嗯,上大学之前看过,可感动啦!”然后又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我开始后悔搭他的话了。
  和他的外表不一样,他真是个话唠。
  唠唠叨叨地说了一会儿,护士小姐便跑过来说:“展宁,你得去做检查了。”
  我默默地点头,站起来离开,
  “展宁!”他突然拉住我,问:“我们还能再见吗?”
  能不能再见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很熟。但我还是说:“看情况吧!”然后便跟着护士小姐走了。
  当我进入大楼的时候,回过头,看见他还坐在那里,对着我笑,很温柔,很温柔……
  在这时,我心里好像卷起了一点点清风,柔柔软软地拨弄着我的内心。
  我有点慌,感觉事情好像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胡乱地扭过头,我快步走进电梯。
  电梯门合上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也慢慢沉下来。
  这真的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吗?莫名的,我产生了一点期待,但是最后还是一笑而过。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明明自己是个没希望的人,怎么会对一个男生产生期待呢?
  做完检查后,我又得躺在床上一整天了!中午的时候展宇过来了,说是下午校运会,不用上课,所以过来陪我。
  展宇今年高一了,分科的时候他打算选择理科。其实他文科更好一点,他只是想帮我圆了上S大物理系的梦。
  因此他现在拼了命学习理科,这对他来说有点困难。我想让他不要这样做,当我说了之后,他却说:“哥,我不想后悔!”
  我没再劝过他了。
  我们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书后,展宇想调节一下气氛,就开玩笑地说:“哥,你知道吗?我们学校今天有人告白噢!”
  “真的?哪个女生那么幸福啊?”
  “哥……”展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谁告诉你告白的一定是男生对女生啊?”
  不是男生对女生,难道还是女生对男生不成?
  看到我疑惑的样子,展宇笑了,说:“是两个男生。”
  两个男生?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展宇这才慢慢地给我说这件事。
  “他们是高三的,好像互相喜欢了好久呢,听说好不容易双方家长都同意了,因为太高兴了,于是当众就接吻了呢。”
  展宇显得很兴奋,他说:“哥,他们得到了幸福,你也会的。说不定到时候你的病就能好了呢!”
  他总是这样,一直想我能痊愈,然后好好地上大学,有自己的幸福生活。
  我笑了,摸着他的头。他的头发好像长了一点,很柔软。让我想起了刚才第一眼看见佟言行时,他那被风吹起的发丝……
  他明天会来吗?
  
 
  ☆、第 3 章
 
  2009年10月
  萧展宁
  我莫名的期待好像没有落空,第二天中午我就在医院走廊看到了拿着一束花的佟言行。他傻傻地捧着一束剑兰,逢人就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萧展宁的人?你知道他在哪间病房吗?”
  被他问到的人,要么摇头说不知道,要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尽管我一直不知道,来医院找人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我不喜欢他被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后,还傻傻的挠头给别人笑容。
  所以我走上去,站在他面前。
  明显的,见到我他很高兴。站在我面前,他羞涩地笑着,把花递给我,说:“展宁,祝你早日康复!”
  他可能认为我只是普通的生病吧?
  我抿抿嘴,还是接过了他手中的花。
  看着我苍白的脸庞,他好像有点不高兴了,说:“你看你脸色那么不好,怎么不休息呢?”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似乎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对着我露出了宠溺的笑容,然后道:“走吧,回你房里去,你得躺下休息一会儿。”
  然后我就带着他回到我的病房了。 
  我上了床,半躺半靠在床头。他把带来的花□□了床头前的花瓶里。然后拉过旁边的椅子就坐在了我床边。
  “嗯……佟言行……是吧?谢谢你来看我。”在他想出声之前我先开口,怎么说人家也是来看我的,怎好意思不道谢呢。
  听了我的话,佟言行好像有点害羞地挠挠头,说:“没有,我今天刚好有空。”
  “你来找我,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给你带了几本书。”说着他从背包里掏出了几本书,我接过来,几乎都是科幻小说。
  他又羞涩地笑了笑,说:“我不知道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这几本我觉得挺好看的,所以给你带过来了。”
  “谢谢!这本书是说什么的?”沉默了许久,我拿起一本书,开始主动找话题。
  他似乎更高兴了,于是兴奋地给我介绍内容。然后又慢慢扯到别的地方去,然后我知道了他很多的事情。
  比如他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大学毕业一年,职业是自由摄影师,不过所拍的作品都十分有名。
  比如他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比他大三岁,就已经是一间大公司的总经理了……
  佟言行啰啰嗦嗦地说了一大堆,我也只是静静地听着。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这么多话了!
  父亲是个朴实的汉子,寡言少语。
  母亲虽然很唠叨,但是自我出事后她也很少说话,她怕一和我说话就掉泪,会影响我的心情;
  我们两兄弟性格都一模一样,我是比较沉闷的性子,展宇也差不多,可能会比我稍微活泼一点,但是我们相处时,话终究是不多的。
  因此当佟言行对着我说那么多话的时候,我心底里始终是很高兴的,只是我不善于表达,没有反映在脸上罢了。
  这样一人说,一人听,偶尔一人问,一人答,我们聊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展宇来了。
  和展宇简单认识过后,佟言行好像真的要离开了!在展宇出去给我打水的时候,他站起来,说:“展宁,我回去了!到时候再来看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