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舐犊情深 作者:咚大(上)

字体:[ ]

 
文案
 
那郑家胖小子总会在村东头截住上学的大珉,打劫两个鸡蛋。
这是整个故事的开端。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珉郑浩 ┃ 配角:若干 ┃ 其它:伪父子
 
 
  ☆、第一章
 
  “老太太,炕给你烧上了,中午要热,就自己拣点柴火出去。”沈珉嘴里嘎嘣嚼着咸菜,抬眼嘱咐着他奶。
  “说你怎么一早上灰头土脸的,告你多少遍我自己来。”老太太有点儿心疼孙子,顿了顿接着说,“成天为照顾我这老婆子,学校搁镇上那么远呢,也就你一个人不住校这么来回跑......”
  “哎!”沈珉打断朝她瞪眼,“就那点儿道,蹬上车轻松,当锻炼了。”
  “锻炼也分着时候呢,”老太太叹口气,“你现在正该专心学的时候,眼瞅着都高考......”
  “行吧!”沈珉咽下饭不耐烦站起来,“走了!”说完揣兜里个鸡蛋,拎起包准备出门。
  “又给那郑家小子?”老太太笑了问。
  “是啊,成天准时准点的站那,比闹铃还准时......”说着走出大门,去院子推起车一跨,一溜烟出去了。
  沈老太看着孙子远去的背影,低头垂眉缓缓叹了口气。
  她心里清楚着呢,这孩子虽然一次也不拿成绩单给她看,可他打小就聪明学习肯定好着呢。可每次一提醒高考的事,他就回避了。她也猜着个大概,这孩子自己心里早有主意该是不想念了,八成是想早些赚钱......
  心疼惋惜,可确实也无能为力。家里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沈珉上着小学,家里多了个弟弟。本来就他爸一人在外打工,可眼下多出一口子,还是个男丁,他妈月子没做完,也去了他爸的城市,想找点活干分担分担。
  那时候老头子健在,身子骨虽说不那么硬朗了,也还能凑合把家里的地种种。两个老人捉襟见肘的抚养着两个孩子。
  连着两年过大年,媳妇都没跟着一起回来。她琢磨不对味儿,逼问儿子,这才知道城里的花花世界让她媳妇迷了眼,两口子就那么散了......
  幸福的家庭总是大同小异,而不幸的家庭,总变着法有各式各样的不幸。
  沈珉弟弟在入学前高烧不退,老两口带着从村里看到镇上也不见好。最终急得把儿子叫回来,带去城里大医院检查,说是血小板异常,进一步检查得出结论,败血病......
  老头子在同年走了,老天爷还不放过这一家子,隔年那发着烧还坚持在工地干活的儿子,从三十多米高台失足,胸腔穿进参差孤立钢管......
  她眼睛几近哭瞎,流尽了这辈子所有泪水。绝望地想还活着干嘛,老太婆一个一起去了得了......她无暇顾及沈珉,更不知道那孩子是怎样一点点坚强起来的。
  那天夜里那倔强的小身影一次次清晰的在脑海里浮现,现在想起来老太太还想乐。他站在床边对着哭哭啼啼的自己嘶吼,“就咱俩了老太太!好好过!!”
  是啊,日子还得过不是?好好过......
  “上学啊大珉。”这点儿时常能碰着准备下地的老张头。而因为他曾有个弟弟,村里人都习惯叫他大珉。
  “啊,”沈珉减缓速度问,“张大爷,那胖小子在吗?”
  “在着呢!”张大爷笑着回头喊,“红着小脸蛋村东头等着你呐哈哈哈......”
  沈珉也乐了,脚下用力蹬了起来。
  经过第二个坡道沈珉松了劲儿,任车飞速滑下坡,小石子垫的他屁股疼就支起身子,前面一个拐道,是个视觉死角。
  “哎!CAO!!”沈珉大喝一声刹住车,“怎么在这儿?!危不危险?找死?!”
  “不能......”孩子捏着衣角小声说。
  “CAO不能讲脏话是吧?”沈珉平复着呼吸,“再别走来迎我,晚吃一会儿能怎么?”
  孩子被他吓得撅了撅嘴低头不说话,沈珉看他拖着鼻涕那小样乐了。从兜里掏出鸡蛋扔给他,骑上车准备走了。
  “哎,”孩子怯声叫住他,沈珉顿了顿回头。
  “怎么就一个呀......”孩子看他看自己,又忙低头小声说。
  “呀哈?惯的你,还必须两个?”沈珉笑了会儿说,“今早我多吃一个,没了就这一个,小胖子减减肥吧。”
  孩子低着头,两只脚尖互相碰碰小声说,“没......那就给爷爷......”
  沈珉看着他叹了口气,“回吧,挺冷的,下次多带......”
  “不......我没事......”孩子打断他,抬头偷偷看看他小声说,“你先吃饱......”
  这个小村子留守儿童特别多,郑浩就是其中一个。沈珉两年前上学路上第一次在村东头遇到他,那时候他牙还没长利索,说话漏风。沈珉看他那样子恐怕是自己在外面晃悠了一宿,一身被蚊子咬的包,哭花的小脸,问他怎么了他又支支吾吾的不说。就把早上带出来的鸡蛋都给了他,从那天起,天天就能看见他站在村东头等自己......
  一来二去沈珉好奇起来,有天晚上吃完饭,走去村里八卦凉亭下,和磕着瓜子的妇女们打听他。这才得知是个命苦的孩子,父母早年外出打工,所在的地区有一年发大洪,了无音信好多年了,多半双双遇难了。家里就剩下这爷爷和孩子,都瞒着孩子说爹妈出国了,以后回来接他,哎......
  沈珉听到这皱着眉走开了,叽喳的议论还在身后继续,他叹口气快步离开不想再听。
  从那以后,他早上出门一定不忘记揣上两个鸡蛋......
  沈珉站着看了他一会儿,走上前摸了摸他头,又发现挺油的,啧了一声说,“几天没洗了?”
  “嗯......”郑浩绞着手指头,头低的更低了。
  沈珉想到他一个孩子,烧水什么的......想到这赶紧停下来,因为心有些烦了,叹口气说,“我明天休息了,别等了。”
  郑浩听到抬头看他,表情有点儿难过。
  沈珉本来站起来要走,看他那个样子想了想说,“明天下午我进山里,跟来玩吗?”
  “好!好好!”郑浩惊喜地抬头,连声不带犹豫的一个劲儿点头说好。
  “行了,”沈珉跨上车说,“回家吧。”蹬着车离开了。
  郑浩望着他,手里握了握那个鸡蛋,呲着两颗小虎牙乐了......
  
 
  ☆、第二章
 
  在校门口不远台阶上锁好车,看了眼封锁的校门沈珉低咒一声,一手把包扔进去,熟练利落翻上墙。
  “哎!搭把手!”
  沈珉听到喊声别住劲回头看,有些眼熟可能是别班的。侧坐两腿夹紧哈腰伸出一只手,那男同学伸手借力,也顺利翻上来。
  “谢了哥们!”
  沈珉跳下去拾起包皱眉拍土,“客气,快走一会儿自习过了。”
  “嗨对!”
  两人快步走进学校,沈珉走到班级门口,一手推开门背身挥了下手。身后的人会意小声说了句,“啊,我七班的,走了哈。”
  沈珉个子高,座位在后排。一路走过夹道的时候,有几个女同学抬头看他,这见怪不怪。可当她们看到他身后,又有了窃窃轻笑,这就有点儿奇怪了。
  一只胳膊拦住他,手里夹了个粉色信封,懒洋洋说了句,“今儿有点儿晚啊。”
  沈珉无视那胳膊,坐到他身后自己位置,“路上和小胖多说了几句。”
  曹贤侧了点儿身,夹着信那胳膊搭在沈珉桌上,“你还挺有童心。”
  “他挺好玩的,”沈珉说着翻包,手顿了顿问,“第一堂什么?”
  曹贤笑了,“问谁呢,等会儿谁进来就知道了,”说着又把信递给他,“你这么有人气,我是真不想提醒你,你后面大腿根刮了个口子。”
  “CAO!”沈珉站起来扯到前面看。
  “没多大,老太太补一下完事。”
  “她眼神不好。”沈珉啧了一声坐下。
  “昨晚呼你两遍也不回我,干嘛了?”曹贤回头看了他一眼问,他不会在晚上挂他家里座机,沈珉说过老太太睡眠浅。
  “那都几点了睡沉了,有事儿?”
  “行吧,等会儿说。”曹贤把信扔给他。
  沈珉叹口气两下拆开嘴里嘀咕,“其实内容都差不多,你告我一声谁给的就得......”看了个开头笑了把信扔回给他,“傻?这写给你的。”
  “啊?”曹贤赶紧拿起来看,“哎靠,我都习惯了......小姑娘话也没说利索。”
  “你俩讲相声呢?”
  斜后方传来这句阴凉的问话,两人像猫被踩尾巴一样直起腰板。曹贤看过去,沈珉没回头。根本不用回头,他们老班。个头矮还两百多斤弥勒佛一样,但作风可不是看着那么可爱可亲......
  “起吧,老规矩五圈。”老班说完点点头,脸上的肉还跟着节奏抖了两下。
  沈珉认命站起来,曹贤不死心垂死挣扎,“啊?别啊,我就......不去了吧。”
  “为什么?你俩一向不都买一赠一?”老班笑笑说。
  “暂时拆了卖不行?”曹贤也腆着脸笑问。
  后方一直听着的同学齐齐笑了,前面不知情况的也回头打探发生什么。沈珉给了他一个‘你废物’的眼神,准备走。
  老班瞪起眼,“快点!别墨迹,跑出速度,快上课了,我窗前数着!”
  曹贤一听那抓紧时间吧,跟着沈珉出去了。
  “两圈半就喘成狗?”沈珉问并肩跑着的人。
  曹贤扫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这山里的野人似的?”又喘了几口接着说,“我早饭还没消化利索,这会儿颠散了。”
  沈珉笑了下想起什么问,“昨晚呼我什么事?现在讲。”
  “啊对,也不是什么大事,”又喘几口,“就明天下午进山,那几个组队玩的,想顺道登山。”
  “装备我晚上回去挂,对了那再加......”
  “是,用你说?”曹贤受不了减了速度,“哎靠,累死了慢点。一人三十。”
  沈珉迅速一算说,“行,二百一,给你一百。”
  “十块给我个车费行了,其余都给你我不要。哎CAO,你怎么一点不喘,你真就一点也不......”曹贤奇怪看沈珉停下了,打了个哏才问完这句,“......累?”
  沈珉看着他说,“别,每次人毕竟都你叫来的。”
  曹贤听完无所谓笑笑,哈下腰手撑着膝盖喘着说,“一次两次我功劳,忙活的都是你,我就跟着游山玩水的。还得你带的路线有意思,才传开了陆续来,再说......嗨,别和我腻歪!”
  沈珉沉默了会儿,拍了下他肩膀,“谢啦,你们这些纨跨子弟。”
  “哈哈哈,”曹贤直起腰,“那你背纨跨子弟跑完呗?”
  “滚!”骂完沈珉扫了一眼窗,扭头快步跑开了。曹贤正纳闷呢就听楼上一声拉开窗的滑道声,接着就一声爆喝,“曹贤你抠虱子呢?!再加两圈?!”
  曹贤跳着向楼上喊,“哎抠完了!跑!跑!”喊完怒气冲冲追前面那野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