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助理你过来 作者:云梦今朝(下)

字体:[ ]

☆、滴,套路卡
 
  挂掉电话,陈轩有些感慨,周峰的离开不但会使肯特的投资回报寥寥,更会失去他本来能够拥有的回报,但是为什么?一个诺达维斯就能够满足吗?这种尚未行程正轨的附属公司,几乎没有自主权,还是说,周峰想要在这上面和雇主谈什么条件?
  “陈轩,这个人已经六十七岁了,还在工作吗?”吴泽纳闷的声音传来。陈轩眨眨眼,回过神来,现在周峰如何和他也没有关系,还是盯着点眼前这个人吧,他可比周峰有意思多了。
  “你好好算算,六十七岁他经历过华尔街几次改革?”陈轩点着笔尖,画出两个时间轴“戈登在三次金融风暴,别看现在他不显山露水,你且看看这个年龄还挣扎在华尔街的人。有哪个过的比他好。”
  两次峰值期间,陈轩画的那条代表着戈登的折线都平缓度过,这在吴泽和陈轩这种年轻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吴泽若有所思,盯着纸上的人名,半响道,“那这个,诺娃·伯姬,前任斯洛特公司的金融顾问,你确定我把她拉过来不会被斯洛特报复?”
  “唔,不会,她和凯瑟琳是一批出去的,天不怕地不怕,肯特对她们这些叛逆者也没什么兴趣,所以还算安全。”陈轩摸摸鼻子,“有一个问题,你要去招揽她的话,千万别提我。”
  “为什么?”吴泽警惕的抬头,“前任女友?”
  “不是……”陈轩哭笑不得,“做过一个案子正好是她老公的公司。”
  吴泽啧啧摇头,将那个名字从纸上划去,笃定道“这种不稳定因素我绝对不能让她出现。”
  “哈哈哈。”陈轩捏住吴泽的腮帮子“诺娃可是专业的金融顾问,当年在斯洛特也是个铁娘子。”
  “那也不要。”吴泽坚决摇头“我以后要把你介绍给我认识的所有人,而且要保证安全。”吴泽两腮被捏住,嘴瘪瘪的,看上去很是有趣,说出的话却一点都没有玩笑的意味。
  陈轩有些感动,但是他的感动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这个见缝插针的助理眨巴眨巴眼,凑近他道“哥~再给介绍两个呗?”
  陈轩顿时哭笑不得,干脆从电脑中给他调人。
  办公室中不务正业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三天后,陈轩再次出现在张铭的办公室,将两份文件交给他“这是上次有问题的股东,我查到他们的股权交易记录,如果你动手不方便,我可以帮忙。”
  张铭将文件扣住,搓搓脸,颓然道“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明德并没有让他们亏损,而且他们每个人在明德成立的时候都是劳苦功高,现在为什么想要转手将明德卖出去?”
  “原因很简单,明德三年赚的都不如他们一年给的多,而且他们并不觉得明德能撑过去。”陈轩拍拍张铭的肩膀安慰道“现在只是暗地里操作,咱们处理的还算早。”
  “我由衷的希望这个处理根本不存在。”张铭神情凝重,让陈轩叹气。陈轩点点文件嘱咐道“如果下不去手,我就动手。”
  “陈轩,知不知道是谁雇佣的顾云清?”张铭顿了顿,将文件收回,问出了一个他知道是禁忌的问题。陈轩摸着下巴,摇摇头“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是我知道也不能告诉你,顾云清输了,但是他背后的雇主没有,只不过明枪比暗箭要容易防备的多。”
  “也就是说,下一个出手的,就是雇主。”张铭并不笨,瞬间明白过来。陈轩点点头,长出一口气“据我的了解,顾云清背后的人很有可能不是一个。”
  “你,怎么知道?”张铭哑然,这种事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陈轩苦笑着摇头“你有没有计算过那些人为了对付你一共动用了多少资金?谁会为了一个二流公司动用自己的一半以上的流动资源。没有一个雇主会实行这样的计划,所以背后的人只有可能是三个以上,最终利益按功劳分配,或者,既然顾云清在你这边做了这么多年,最后要了明德的很有可能是他。而附属公司带给间谍的利益可不仅仅是分红那么简单。”
  “我怎么感觉你是像在交代后事?”张铭察觉到了陈轩不同以往的说话方式,以前他可是很忌讳和自己说这些的,别说这么明显的提点了。
  “呃……”陈轩见目的被点破,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将话题转移“我的生命线很长,绝对能活过九十。”
  “别扯有的没的。你想走?”张铭发挥兄长的作用,瞪着陈轩。陈轩往椅子里缩了一下,说话的时候有点底气不足。
  “全滨海的情报百晓生都知道我在你这,对你以后的发展不利啊。”陈轩眼神闪烁,“再者说,咱们当初说好的不就是我帮你抓出内女干,没有附加条款。”
  “你——”张铭盯着陈轩,深切的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哥哥的无奈,尤其是在小弟丝毫没有成长的时候!“那些人知道又如何,你就好好的当你的市场总监,不行吗?不行我把营销经理的位子给你。年薪翻倍。你给我好好待着。”
  “斯洛特的年薪是一百万,你翻倍?”陈轩挑眉,手掌挡住脸。张铭张张嘴,咬牙“翻倍。”
  “别,老爷子非打死我不可。”陈轩看看脸色不对的哥哥,站起来安抚“我在你这做营销经理,不可能不出面,明德要是止步于国内还好,国外可有我不少仇家,对吧。”
  “对什么对,你没有个稳定的工作,拿什么还钱?拿什么支付你妈妈的医疗费?拿什么回收股权?”张铭一个问题戳一下,点着陈轩的脑门。陈轩捂着头委屈道,“我要是限制在你这才是要斤斤计较。一个月工资都不够还房贷的,还给我扣了四个月。”
  “你还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别装不知道。”张铭翻翻白眼。
  陈轩嘿嘿一笑“我没说吗?那份分红我帮你在吴泽那买了两支股票,年收益至少三十万。所以,现在的获利人不是我。”
  张铭脑子转转,知道陈轩暗地里将和明德的关系撇清是为了什么,在这上面不多言说,只得找了另一个方向“你这边的房子,还要?”
  陈轩咂咂嘴“不然卖了赚钱?一但形成手续谁都知道我在这是虚晃一枪了。我准备彻底租出去,反正在房屋中介那也有我的记录。”转移话题成功。
  陈轩心中暗喜,然后准备着怎么把张铭的注意力转移,顺利离职。
  “彻底租出去,吴泽怎么办?”张铭看看陈轩“你不会没告诉他你要走吧?我怎么记得前一阵吴泽还在给你训练刘易迅呢?”
  “吴泽知道我要走,准备跟我走啊。。至于刘易迅,演戏而已……”陈轩叹气“看来他演戏不错,至少连你都骗过去了。”
  “……”张铭无言,点着桌面上的文件考虑要不要耍赖说没看到文件不算解决,将陈轩强留住,但是转念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要是装傻,陈轩绝对会自己动手。
  “至少你盯着莫无明的事情,现在局已经铺开了,你这时候撤走要是出了什么事找你都没地方找去。”张铭想到了那个已经开始布局的计划。说起来程明云对这件事的热衷程度让张铭有些诧异,但是想到程明云的心性也就了然,莫无明以为不过是个小猫的人,其实是个幼狮啊。
  “哥,你逗我,这时候我要是插手才是给莫无明怀疑的由头啊。”陈轩挑眉,一副你别开玩笑的表情。
  “要是你这时候走不也一样让莫无明怀疑吗?别忘了他可是知道你是蝎子,要是你有什么动作——不光是对计划不利,对明云也是一个威胁,而且,我这边很快要正面交锋,这时候要是有点什么别的事掺和进来……”张铭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发挥到了无赖的层次。
  陈轩被张铭说的一愣一愣的,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什么时候他这么重要了?张铭看陈轩一时没有反应,又继续道“你嫂子回来后你还没见过呢,不先去看看再走?还有你侄子,爸爸昨天还说让我给你放个假让你回家看看小球。好了,先回去吧。”
  “啊?”陈轩被忽然的话题转移弄得没反应过来,被张铭诱导着点点头,然后莫名其妙的出了办公室。
  张铭嘴角微笑,拿起手机编辑短信,‘看来还是你了解他。’
  对方回复很快,显然是在盯着这边的进展‘互帮互助,我不会帮你一直留着他。’
  陈轩直到走进电梯,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他自己的套路给套路了,顺着对方的想法走,然后加重事态效果,最后打感情牌。
  “张铭什么时候学会的?”陈轩晃晃脖子,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看见里面等着的人,陈轩忽然明白了。
  “是你教他的?”陈轩挑眉。吴泽抿唇一笑点点头“你现在离开左右也是放心不下这边,倒不如等着他彻底结束。”
  “你又在挑战我的极限。”陈轩煞有其事的警告道。吴泽微笑,丝毫不为所动“你要是心里真的想走,我就算教张总再多的方法也没用啊。”
  陈轩挂下脸来,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吴泽眨眼,走上前揽住陈轩安慰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是因为第一次被张铭说服很丢脸,我保证这事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好不?”
  被说中的陈轩哭笑不得,配合的转转头,做了个蹭眼泪的动作。吴泽刷的一下蹲下来,“真的这么严重?”
  “哈哈哈。”陈轩捏住吴泽的腮帮子,在他下唇咬了一下“下不为例,还有,不许说我被张铭说服了,那是我顺势而为。”
  “是,陈总监本来就没打算现在走。”吴泽一副你说的都对的样子,眼底却是深深的无奈。陈轩微笑,“但是我不可能一直留在这。”
  “我知道。”吴泽在心中估算,再有两个月,一切就稳定下来了。不论是他那边,还是明德这边。要走,他们就要走的没有后顾之忧。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总监从张铭办公室出来,目光呆滞,下巴微张,双臂做不规则运动摇摆在身体两侧。小助理瞪眼,坏事,别是玩大了!
“呜呜,老板欺负人!”总监技能被打击,造成伤害一万点,代价,——助理被套路了——
下午,助理揉着腰出现,看着面色如常的总监,求安慰。
“下不为例。”
 
  ☆、滴,以后不打卡
 
  半山别墅,张公馆,陈轩看着张铭家新添的小成员,玩心大起,抱着大名张一鹤小名张球球的小侄子在床上举高高。
  已经八个月的张小球第一次见到陈轩却一点也不认生,对着这个笑得比他还开心的大人咯咯直笑。陈轩将小家伙放在他脖子上,绕着圈参观小球爷爷家的吊顶,靠在门口的张铭无奈的摇摇头道“诶,你别让他伸手够着了,那上面两个月才扫一次。”
  “你管他们呢,兄弟俩玩的多好。”张铭的妻子杨明明凑过来和丈夫一起看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玩。
  “嫂子,不带这么占便宜的啊。”陈轩背对着两人,示意张小球去够房顶上装饰用的花纹,张小球显然对陈轩的头发更有兴趣。
  “那你有个叔叔样子吗,带坏了我儿子我饶不了你。”杨明明性格开朗,和陈轩同岁,但是比陈轩大一届,比张铭小一届,向来在陈轩面前以姐姐自居,实际上两人的关系更像是损友。
  “嘶,这可不是我教的吧。”陈轩和两人说话分神,没注意到张小球同学已经将他的头发放进嘴里了,虽然还没什么牙,但是用八个月的吃奶经验做基础,张小球发动了他唯一会的攻击方式,使劲抿、往上拽。
  陈轩不敢用力,只能伸手去戳小球的腮帮子“松嘴,松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