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医生与他的狗 作者:肥猫咪

字体:[ ]

 
文案:
夜场打手赵云欧突然被自己的熟人刺杀在厕所里。被杀就被杀吧,灵魂居然重生为狗,变狗就变狗吧,居然被自己以前的室友,高中时期素有“冰山美人”之称的医生曾立峰所收养。
我要被美女养,不要和这个冷冰冰的男人共处一室啊!
冰冷美貌的医生一到晚上却热情如火,对一只小狗上下其手。
我只不过是一只狗啊!为什么啊为什么!
本文有傲娇医生与二货宠物温馨相处情节与直男掰弯情节。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云鸥曾立峰 ┃ 配角:兮兮郭雅婷刘浩等 ┃ 其它:直男掰弯攻美貌医生受
 
 
  ☆、第 1 章
 
  月黑风高,群魔乱舞。
  A市最大的舞厅“蒙昧”里气氛正是最嗨的时候。令人目眩神迷的灯光与震耳欲聋的舞曲调动着舞池里人们的荷尔蒙,让人忘情的在舞池里舞动。
  赵云鸥站在吧台旁的角落看着舞池,掏出烟,一旁的小弟连忙递打火机给他点上。他抽了一口,朝前方路过的一个衣着暴露的美女嘘了一个口哨。那美女侧头一看,一旁的男人一脸帅帅的痞气,朝她笑着,左边嘴角露出一个小酒窝,居然显出几分稚气来。
  这样的男人无疑是很讨女人喜欢的,美女也抱之一笑,居然伸手在赵云鸥鼻子上刮了一刮,丰满的身体依偎过来,红唇也轻轻划过赵云鸥的脸,说:“帅哥,你是要请我喝一杯吗?”
  赵云鸥伸手环住美女的腰,正要说什么。
  “赵云鸥!!!”突然一声高分贝的魔音入脑,震得赵云鸥心肝肺都一抖,眼瞧着面前旋风般刮过来一个人,一把就将怀内的美女拉开了。
  来的是一个十□□岁的女孩,染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娃娃头,精致的脸上有银色眼影黑色唇膏,穿着黑色小可爱与皮裤,纤细高挑的身材一览无遗。只见她粗鲁的推了一把赵云鸥刚刚怀中还没捂热的美女,大声喊:“老狐狸精,你干嘛搞我男朋友?”
  赵云鸥伸手捂头。
  那美女一听那声“老狐狸精”也怒了,大声骂:“小妖精,你说谁呢?”
  “老娘打死你这老狐狸精!”小女孩伸出手就要去挠面前的美女,手上描得五颜六色的长指甲闪着寒光。
  “兮兮!你闹够没有!”赵云鸥伸手,他有一米八五,身高一米六五的兮兮居然被他提着小可爱的肩带提了起来。
  赵云鸥提着兮兮陪笑着对面前的美女说:“对不起啊美女!我请你喝一杯,小赖拿一杯血腥玛丽给这位美女!”吧台上的酒保答应了一声递出一杯鲜红的调酒。
  美女拿起酒杯,转着看了一圈,挑恤的看着被提着的兮兮说:“帅哥,来个电话号码呗,哪天你这小女朋友不好玩了可以来找姐姐。”
  兮兮奋力一踢长腿,正中美女的膝盖,美女“哎哟”一声好不容易才没摔倒,她稳住身体,红了眼睛,将手中撒了一半的调酒用力一泼,泼了赵云鸥一头一脸。
  她大骂一声:“他妈的!”推了赵云鸥和兮兮一把,一瘸一拐怒冲冲的走了。
  赵云鸥一脸的酒,无奈的将兮兮放下来。
  “哈哈哈哈哈!”兮兮看着赵云鸥狼狈的样子却忍不住大声笑起来“看你那傻样!”她笑得好像眼泪都要出来了指着赵云鸥说。
  “小狐狸精你说谁呢?”赵云鸥抹了一把脸上的酒,笑着说。
  兮兮大怒,伸手就要挠他,却被赵云鸥一把逮住抱在怀里,在她耳边低低说:“小野猫你怎么谁都挠啊?”
  赵云鸥声音低沉好听,在兮兮耳边呵出一股热气。兮兮脸红了,倚在他怀中,悄悄闻着赵云鸥身上的味道,温驯得像一只猫。
  赵云鸥却伸出魔爪托了托她胸前的小笼包,低笑着在她耳边说:“这个好像也长大一点点了呢。”
  兮兮脸羞得通红,挣扎出赵云鸥的怀抱,大声叫:“赵云鸥,你这混蛋!”一掌向他挥过去。
  赵云鸥敏捷的闪开,大声笑着说:“虽然长了一点点,还是一样小。从旺仔小馒头变成小笼包啦!你是不是想满十八岁和哥哥一起睡呀?哥哥不喜欢小包子!”
  兮兮狂怒,张牙舞爪的就向赵云鸥扑过去,突然被人从背后抓住了小可爱的带子提了起来,她头也不回,一脚向后踢去,只听背后“哎哟”一声,一股大力便将她掼向地上!
  兮兮感到头一定会先着地,她不由自主地尖叫出声,却没有预料之中的头破血流。
  赵云鸥弯腰托住兮兮,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几个大汉。
  这几个彪形大汉,个个虎背熊腰,倒也穿得清凉,敞着胸挽着袖,露出的皮肤上纹着乱七八糟的纹身,都怒目望着赵云鸥和兮兮。其中一个弯着腰捂着下面,露出痛苦的表情,看来兮兮刚才一脚倒踢金钩,踢到他的命根子了。
  刚才那个泼了赵云鸥一脸酒的美女站在几个大汉面前,叉着腰咬着牙说:“就是他们!干死他们!”
  大汉们围拢上来,将赵云鸥和兮兮围在中间,刷刷几声从口袋中抽出几把□□。
  美女尖声命令:“花了那女的的脸!”
  其中一个大汉手起刀落就向兮兮那张精致的脸划过去!
  兮兮看到寒光一闪,向自己的脸划过来,她甚至能感到刀刃带来的寒气已经割破自己的肌肤,任她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女孩也忍不住捂脸惊叫起来。
  这次她仍然没被伤到。
  赵云鸥手快得像闪电用两个指头牢牢抓住那薄薄的刀刃。那个大汉用力抽刀却抽不动,不由得骇然看着看起来比他瘦弱得多的赵云鸥。半晌才大喊:“大家一起上啊!”
  却没人回答他,大汉回头一看,更惊骇了。
  本来他们已经把赵云鸥和兮兮包围了,这一下发现他们自己也被包围了。
  十几二十个一看就非善类的年轻小伙将他们五个人围得密不透风,每个人都拿钢管,刀子,啤酒瓶。
  大汉刀也不要了,连忙退回去,和他的同伴一起将美女保护在中间。
  那个美女花容失色,她没想到居然遇到这么一个硬茬子。
  双方对持起来,四周的人早跑得一个不剩,远远地准备观战。
  美女心跳得厉害,胸部起伏不定。她看到赵云鸥一步步向她走来,心中越来越凉,赵云鸥身手一看就不凡,再说对方还那么多人,这下要倒霉了!
  赵云鸥的影子已经笼罩住美女,她身边的大汉大吼一声就要动手了。
  “住手!我有话说!”赵云鸥突然喊了一声。
  那些大汉硬生生收回了手。
  赵云鸥笑嘻嘻的看着美女。
  美女心头一荡,不可否认,赵云鸥很帅,笑起来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可爱。
  赵云鸥蹲下了。准备群殴的人都奇怪的看着他,看着他居然伸手在美女膝盖上按摩起来。
  赵云鸥手法轻柔熟练,美女只觉得被按摩的地方好像有一股电流传出来,直直流到心底,酥酥麻麻慰贴极了。
  赵云鸥按了一会,顺手将美女裙子皱折抚平,才站起来看着美女说:“对不起。”
  美女也看着赵云鸥,她也不是笨蛋,知道赵云鸥是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他并不想在这里打起来。
  美女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她媚笑着对赵云鸥说:“你对每个女的都这样吗?”
  赵云鸥也笑:“对美女就这样。”
  美女更开心了,哈哈笑着说:“你可真有点意思啊!”说完她一招手,领着她的大汉们一步三摇的走开了。
  
 
  ☆、第 2 章
 
  赵云鸥使了个眼色,围着的人也散了,他这才又掏出烟懒洋洋的抽起来。
  兮兮劈手夺过他的烟,自己抽一口。
  “女孩家家抽什么烟!”赵云鸥夺过她的烟。
  兮兮嘟起嘴,说:“你就知道管人家,你怎么不去管那个大胸大屁股啊!”
  赵云鸥大笑,说:“哥哥我这么帅,这是出卖出卖色相给场子吸引人气!”
  兮兮气急:“你还给她揉脚!”
  赵云鸥故意哭丧着脸说::“哥哥我这叫能屈能伸!你看那小妞带五六个保镖,一看就是混道上的。哥哥就是个看场子的,只好牺牲色相给她□□一下了!”说完他还瘪着嘴,垂着眼,把脸伸到兮兮面前,说:“哥哥心里苦啊!”
  兮兮突然不说话了,赵云鸥的脸和她不过一尺,他的眼睛在舞厅的灯光照射下闪着意味不明的光,他的脸无论怎样,总仿佛是带着一股稚气。
  兮兮脸红了。
  她是如此喜欢他。
  赵云鸥伸手抚上兮兮的脸突然跳起来了,故作惊骇:“兮兮你脸怎么那么烫!你是在害羞吗?啊!好害怕!你居然会害羞!”
  兮兮气急,使劲踢赵云鸥。
  赵云鸥和兮兮笑闹了一会,觉得尿急,便去上厕所。
  厕所里有个人,站在路中间,赵云鸥笑着说:“你怎么在这里?”
  突然胸前一阵疼痛,赵云鸥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插着的刀子,望着眼前的人。最后说了一句:“为什么?”
  凶手苍白着脸,用力抽出带血的匕首,匆匆跑出了厕所。
  赵云鸥扑倒在厕所冰凉的地上,感觉自己体温一点一点失去。脑海内闪电般回顾着自己短短的一生。小学,中学,大学,惨死的父母·····
  这一辈子啊,就这么凄惨的过了。
  赵云鸥模糊的想着,失去了意识。
  第一个进厕所的人来时,看到地上趴着的人和满地的血,尿都吓了回去,屁滚尿流的跑出去,大喊:“杀人啦!”
  兮兮正在喝酒,听到喊声,心脏仿佛一瞬间收紧,想也不想便向厕所跑去。
  当兮兮看到赵云鸥时,尖叫一声扑了上去。
  “云鸥哥!”兮兮抱着赵云鸥,用手去捂他的伤口,血却从她指缝中流出来,她回过头疯狂的大叫:“叫救护车啊!”
  赵云鸥看场子的小弟们也进来了,看到赵云鸥和兮兮的模样连忙联系了救护车。二十分钟后救护车闪着的灯鸣着笛开进了A市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兮兮随着担架飞奔,却被护士拦在手术室门口,护士拿出两张薄薄的纸,叫道:“谁是赵云鸥的亲属?”
  兮兮跳起来说:“我是他妹妹!”
  手术室红灯亮了。
  兮兮绞着双手,和赵云鸥的几个兄弟等在手术室门口。一直到了凌晨四点,手术室才打开。
  医生出来,兮兮和赵云鸥的兄弟将他围住了。
  医生看着这一群古惑仔和太妹,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说:“你们是赵云鸥的亲属?”他顿了一下又看着兮兮说:“你是他女朋友?”
  兮兮说:“是啊。”
  医生挑了一下眉头,看着她说:“患者情况很不好,那一刀虽没刺中心脏,却伤到旁边血管,现在虽然已经缝好,但是失血过多,脑内缺氧过久,很有可能会长期昏迷。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兮兮手脚冰凉,看着赵云鸥从手术室中推出来。
  医生冷冰冰的话在她耳边响起:“送重监室吧,过两天看看。”
  与此同时,在A市的一个小区,自行车棚的角落里有爱心的居民给无家可归的母狗用纸箱搭了一个窝。这时那只黑色的母狗正在痛苦挣扎着,它要生小狗了。
  赵云鸥意识有点混沌,他感到自己仿佛全身泡在温水之中,很温暖,很舒服,突然一阵大力的挤压,他昏头转向,浑身一冷,想要大叫,却只能细声细气的“嗷”了一声,耳边响起了好几声小奶狗奶声奶气的“嗷嗷”声。赵云鸥一激灵,清醒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