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流氓追妻记 作者:灿烂Ellie

字体:[ ]

 
文案:
不正经版:
高宗政严肃道,“关爱老年人,从身边做起。”说完拉着秦言的手放在不可明说的地方。
秦言怒吼,“我他妈关爱的捏爆你!”
正经版
秦言懵懂的仰头看着高宗政,以为他找到了归宿。
高宗政低头看向秦言,以为这是个无害的小花骨朵,后来发现只是它的刺还没长开。
如果只是如果,妄想终为妄想。可惜只有可惜,遗憾不必遗憾。——《老流氓追妻记》
其实就是一个老流氓硬生生把小白莲养成了毒玫瑰的故事
图片随便找的,凑合着看吧。
ps:
本文父子年上,不喜勿入,谢谢配合
受是傲娇别扭,攻是老流氓不要脸型的,后面有涉及到娱乐圈,本文慢热。欢迎有共同萌点的亲入坑~
 
内容标签:娱乐圈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言,高宗政 ┃ 配角:高骏一,叶谌 ┃ 其它:不仑之恋,父子,he
 
  ☆、第 1 章
 
  楔子
  货车在山路上行驶,收养秦言的郑家夫妻带着他去送货,家里只留下唯一的女儿。
  山路本来就不好走,更何况郑父心里有异,眼神不住的瞥向后视镜,想看看被单独留在货车后的小孩还在不在。
  “孩他妈,那小子跟这批货在一块不会偷东西吧?”
  郑母本来还高兴不用跟秦言那个扫把星挨着了,现在想想,要是东西丢了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长相魁梧的郑母沉下脸,猛地一拍,“他敢!打断他狗腿!”
  郑父瞄了瞄他老婆的脸色,又提到,“那上头的指示,咱啥时候给他办啊?”
  郑母依旧沉着脸,思忖半响说,“你看情况,这山路你开了多少年了,哪里一不小心拐个弯东西掉了很正常,到时候就说这孩子不听话自己掉下去的。”
  听到郑母的建议郑父松了口气,这路上有多少石子他心里都门儿清。
  还不知道马上发生什么的秦言突然感觉脸上有水,抬头看着天,阴森森一片,估计这雨小不了。
  在货箱中间蜷缩成一团的秦言冻的瑟瑟发抖,眼看着黑下来的天越来越怕,他却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眼见着雨越下越大,秦言无处可躲,只能硬生生忍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前面突然蹿出来一辆逆行的轿车,郑父手上猛地向左打转车头,被留在后面的秦言被惯性甩的左摇右晃。
  他想找点儿什么东西把自己固定起来,还没等他站起来,货车就因为下雨打滑,整个把他甩了下去。
  就是一瞬间的事,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从车上滚了下来,货车失去控制朝悬崖冲去。
  看完全过程的轿车只是停了几秒,随后快速离开车祸现场。
  秦言从车上摔下来,浑身都是血,趴在地上被吓得动弹不了。惊恐的看到货车头也不回的从悬崖上掉了下去。
  嘭——的一声,悬崖间火光冲天,下着雨的夜晚轰然一下被照亮......
  “怎么了?”旁边被惊醒的高宗政眯着眼看他,“做噩梦了?”把坐起身的秦言重新搂到怀里,“不怕不怕,我在呢。”
  坐在那里反应好一会儿的秦言忍了一下,最后还是没忍住,把高宗政伸进他裤子里的手拽了出来。伸脚猛地一踹把人从床上踢了下去,“从今天起,给我滚去书房睡!”
  ——————第一章分割线—————
  小时候秦言不叫秦言,刚出生的时候还姓高,人们都叹世事无常,转眼间改朝换代的事一直在发生,秦言换个姓也不算什么大事。
  但如果这个小事放在高家那就算是顶破天的大事了。
  秦言上面还有哥哥,他大哥出生时他们俩的亲爹不在他大哥跟前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亲爹心里有愧,起的名字都带着那么点儿疼惜的意味。
  骏字是秦言这一辈的字,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叫高骏书,说是知书达理的意思。
  只可惜他慢了一步,比他大哥晚出生一年,同月日,偏偏不同年,没想到姓没捞着名儿也没了。
  高骏一的妈,是舟城有头有脸的大家闺秀,高宗政当时还年轻,娶了比自己大了快十岁的曲槿。曲槿命不好,生完高骏一就撒手人寰了。
  高宗政念着小孩子一出生就没了妈,当时他也不在身边,还在英国留学。他说是只要这一个孩子,既然唯一那就要个一字。
  没想到当时在英国的那个情妇第二年又给他生了个孩子,他过去看的时候半天没说话,只挤出一个“好”字。
  秦言那个在英国的半俄罗斯混中国亲妈生下他就走了,说是要去寻找真爱。高宗政给她一笔钱,说两个人好聚好散,然后领了一个孩子回家。
  这个孩子跟高骏一不太一样,这个孩子是他亲眼看着生下来的,刚一出生浑身通红的小家伙就被塞到他怀里。
  忽然一瞬间,还有些放荡不羁的高宗政突然感觉到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这个担子叫责任。
  秦言他亲爹有三个弟弟,老二小小年纪就夭折了,高父高母伤心欲绝,没想到峰回路转,一下子来一个双胞胎。
  高宗政是宗字辈,他家里书香门第,时不时旁系的还会做些小生意。从清朝时期他们家就不能算纯粹的书香门第了。
  谁知道到了他这里,本来在商界混的还不错的老爷子准备让他从政,名字也带着官场气息做生意更是老女干巨猾。第二个孩子取的名字更是大气,叫高宗曌,起的就是武则天那个时候日月当空的意思。
  没想到过了几年这孩子溺水身亡了。就在自己家花园里的游泳池中没了,算命的说了,他命薄,就算再怎么聪慧也盛不住这么重的名儿。
  自从这个聪慧的儿子早夭,他们老两口以泪洗面。一直到那对双胞胎出生。他们什么都不敢乱来,取了平安两个字,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平平安安长大。
  有的时候秦言骂高宗政老不死时真是恨得咬牙切齿。但高宗政命硬,就是家里叔父们去家里面闹,他头上就是被打破个口子,满脸淌着血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人全须全尾的送进局子里。说是毕竟叔侄一场,这份缘来之不易,还是让他一路走好吧。
  第二天,送进去的叔父吵着嚷着要自杀,高宗政也不落忍,送进精神疗养院好好看护着。至此,他们老一辈的历史画上了句号。
  高家乱七八糟的事太多,追名逐利的人不少,可怜秦言他一个小孩子当成了活靶子,刚出生几个月就被拐卖了。也亏冬天过去了,不然等他被人发现早就死透了。
  高宗政发现这孩子不见的时候眼皮跳了一下,随即让人把这事压下去了。以前的那个情丨妇走了,更何况说了只有高骏一这么一个孩子就行,要真是秦言这孩子长大了,那可真真儿的打脸了。
  现在孩子被拐走了他也没多大情绪波动,跟在他身边的人,除了李管家全都换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件事最好沉到海底去。
  没想到高宗政他爷爷精明着呢,老头子身体虽说大不如从前了,但也是耳不聋眼不花,对高宗政做的这个决定没什么反对。再说了,现在是高宗政掌权,他的那些个叔父都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他一个老头能干什么?
  老头子一天到晚也就是溜溜鸟下下棋,跟别人说两句话,顺便偷瞄两眼路边儿买冰棍儿的,他孙子说了,年纪大了别想着乱吃东西,老头也就是偶尔眼馋看两眼,他没吃,真没吃…
  真没吃说不定他还能多活好些年,说不定还能看到他小曾孙长大。
  本来身体不太好,这几年一直有人帮忙照顾着,在家里又管得严,老头子也没机会乱吃东西,唯一一次李管家回去给他拿东西,他想着那小孩吃冰棍儿的样子可人疼劲的,又想到如果高宗政第二个孩子还在八成也这么大了吧?
  情不自禁的走过去想买个冰棍儿给那小孩。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两只眼滴溜溜转。旁边卖冰棍儿的直接给老爷子两个,每天都被人这么看着他心里都发毛了,真是不落忍,才给着老头两个。
  一老头一小孩蹲在马路边吃冰棍儿,说出去都得把还在飞机上的高宗政给震下来。
  “好吃么?”老头看着那个小孩笑眯眯。
  “好吃。”小孩顾不上和他说话,大夏天的,没一会儿冰棍儿该化了,他忙着吸溜冰棍上的水,没工夫空出来嘴跟他唠嗑。
  老头眯着眼,一边吃一边看,心里再一次感叹,要是他小曾孙现在还在,也该这么大了吧?
  等李管家过去的时候老头跟那个小孩已经消灭了罪证,淡定的抹掉胡子上粘着的糖水,背着手往前走,“老李头,回家!”
  当天晚上老头子就发烧了,送进医院没多久医生说他是淋巴系统出了问题,着凉只不过是个导丨火丨索。
  幸亏那天正巧赶上高宗政回国处理公司事务,这当口才没让老人身边儿没一个人陪着。
  也许是睹物思人,老头子跟高宗政说了他小曾孙的事,高宗政听完沉默的站在旁边。
  “孩子也无辜,这么多年了,指不定遭了什么罪,我这身体也差不多到头了,这几天总能听到一小孩在哭,一边哭还一边叫着‘曾爷爷,曾爷爷怎么不要我了啊?’孩子哭的啊,我心里疼。”
  高宗政低着头应了声,“爷爷,我派人去找了,您能长命百岁,得看着您小曾孙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没事多下去找那个小胖子,那孩子看着挺喜庆。”
  老头脸上带笑,没说话,点点头示意他要休息了。
  高宗政没多想,抬脚出去吩咐陈秘书抓紧时间把人找到。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我又改了一下下
 
  ☆、哥哥
 
  秦言第一次被带进高家的时候正在办丧事,满屋子入眼的全是白色,他一小孩,什么都不懂,被陈秘书拉着往里进。
  他还是没赶上老头子的最后一面,当天高宗政前脚走出病房,后脚老头子就去了,医生告诉他们老头走的很安详。
  高宗政抹了一把脸,过了会儿说,“那就好。”
  葬礼办的很简单,但该有的礼数也都在。作为长房长孙,高宗政得守夜三天。剩下的亲朋好友不多了,能来的都是老头子生前的几个好友,简单感慨几句也都差不多觉得可以了。
  葬礼就这么结束了。
  等高宗政第一次看到秦言的时候已经过了老爷子的头七。
  这栋房子不算老宅,纯现代化的风格,从落地窗能向外看到老头子喜欢的荷花池,现在正是荷花含苞待放的时节。
  秦言被李管家拉着小手走到高宗政的面前,他仰着头一脸懵懂的看着他,不太清楚让他干什么。
  高宗政觉得老头生前怨他亏待这孩子了,早些找回来或许什么事都没了,偏偏他那个时候只想到了高骏一的事,自动把这孩子忽略了。
  现在再看到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更何况秦言的眉眼长得像高宗曌,但就是面黄肌瘦,没有他二弟的那份水灵。
  耳边还残留他二弟叫‘大哥’时的那种声音,想到这里把秦言抱到怀里,看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自己养着吧。
  高骏一回来的时候荷花池里的花全开了,在国外就听说原来他还有个弟弟。外国的小孩多少都会有兄弟姐妹,高骏一记得自己第一次兴奋的问他父亲自己会不会有弟弟或妹妹的时候,高宗政只是冷淡的看他一眼给了两个字,“没有。”
  从那时候他就特别羡慕别人家里有兄弟的孩子,总觉得有个弟弟或者妹妹是件特别威风的事。
  但是他这次进来,就看到一个小孩坐在他父亲的怀里,从头到脚打扮的跟一样娃娃似的,内心激动无比,走上去就想看看他弟长什么样。
  “高骏一,老师教你的都忘了?”
  此话一出,吓得他一个激灵,立马站好,装出一副绅士范十足的模样,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往秦言那里瞟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