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果你追到我 作者:猫原

字体:[ ]

 
文案:
是一场走心走肾的故事。
痴汉攻X冷淡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周,齐丞琉 ┃ 配角:纪淮远,叶亚 ┃ 其它:宠没下限,污
 
 
  ☆、-01-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了,先说明几点。
1.存稿已有9w字,放心入坑。
2.谭某和齐某是过去有故事的男人。
3.第四章开始齐某就赖上谭某了,不要被前三章吓到,过渡而已。
4.攻很痴汉很污,全文酸甜苦辣都有。
5.开文三更。第二更是19:00,第三更是23:00
最后,你们有时间就留下评论好吗?
  -01-
  又是平常的一天,谭周不记得今天是几号星期几,对于他而言,记不记得都没多大关系。
  把吃剩的泡面碗搁在木桌子上,谭周抹抹嘴巴边往裤子上擦两把手边急匆匆地走出宿舍,往工厂跑去。
  路上都是些邋遢且行色匆匆的厂友,赶着去打卡,厂里明确规定迟到一分钟打卡罚二十,不容商量。
  邹家铭一头非主流黄毛爆炸发型,边提着裤子边踢啦着拖鞋朝他走过来,手臂一把揽在他的肩上,皱着鼻子闻了闻,“我CAO,你又吃的泡面啊?”
  “嗯。”谭周点点头,声音偏小又细,倒也蛮符合他这个身子骨的,“没啥好吃的。”
  “哎,那是你不想出门吧!”邹家铭恨铁不成钢地吼了一句。想当年,谭周这小子刚进厂,他作为厂里的老员工便带他熟悉环境,这一来二去,倒也把谭周当成好哥们了,只是这好哥们太过沉闷阴郁,恐惧出门又不擅长与其他员工打交道,背后落了个“呆木头”称呼,他也好心劝过好多遍,只是谭周只是嘴上应着,却依旧我行我素。
  “没事,挺好的。”谭周说。
  进了工厂,一排的缝纫机,谭周坐上自己的位置,戴上放在小盒子里的口罩,开始昨晚的活。这段时间厂里进了一批男装棉袄,里面的棉絮又烂又到处飞,鼻子很不舒服,便托邹家铭去买了几个医用口罩。
  旁边的员工还在吃着早餐聊着天,等到厂长过来才开始干活,她们才不会像谭周一样一进来就闷头苦干,还落不到一点好,傻子才会这样。
  谭周在服装厂不止“呆木头”一个称号,还有“傻子”、“怪人”等等,厂里那些带着小孩的员工家长经常性地叫她家小孩不要靠近这个怪人,虽然他现在闷声不吭的,但是难保会发脾气,怪人发起脾气来就是发疯。
  “别靠近这个疯子,听到没有!小心他把你偷偷卖掉!”
  二十岁的谭周,在小孩眼里如同老虎一样可怕。
  只是幸好,这些谭周都不知道。
  这大概也是那些同厂同事的一份善意。
  到上班时间了,厂长来到这里,严肃地板着脸背着手巡查。
  这下大家才开始埋头做事,嗡嗡、咔嚓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还有员工打开收音机,传来大声的电台新闻播报。
  谭周在服装厂待了两年,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只是耳朵有点受不住,有时候回到宿舍想休息时,耳朵却在不住地嗡嗡嗡,恼的人睡不着。
  做了四个小时,便下班去吃午饭,厂里有食堂,每个月要交一百五十块伙食费,但伙食并不好,比学校食堂还烂。
  谭周愣了一下,止住了脑子的转动,拿着碗去打饭。
  他和邹家铭坐在一起,今天食堂有煎蛋和清炒花菜,还不错。
  谭周闷声吃着饭,突然手机响了一下,他有一瞬的愣怔和不知所措,手机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个摆设,只是用来接听母亲的要钱短信,然而,他昨晚才把工资打给母亲,难道又有什么不好的事。
  谭周颤着手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是一条新短信。
  “尊敬的客户谭周,中国移动公司祝您生日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衷心感谢您对中国移动的信赖与厚爱。”
  谭周怔怔地看着,以至于对面正在吃饭的邹家铭发现了他的异常,拿筷子敲了下桌面,“看啥啊?”
  谭周这才回过神,关掉页面,放回手机,继续埋头吃饭。
  厂里给一个半小时休息,包括吃饭。
  下午一点半就要做事。
  谭周睡了半个小时就起床去工厂,一直到六点半下班。
  晚上还有班,从七点半做到凌晨两点,一般都是凌晨两点,晚上也可以提早下班,反正按货算工资。而后,明天早上九点上班。
  朝九晚两。
  原以为这一天就这么平静地度过,日复一日的。却未料到突发了一些事情,甚至于从此改变了谭周的日复一日。
  下午四点四十五的时候,手机又奇怪地响起了。
  谭周心脏突然激烈地跳动了一下,隐隐有不详的预兆。
  谭周不敢看手机,置之不理,仍旧埋头做衣服。
  只是这铃声吵到了旁边人听广播,阿姨不耐烦地大声吼道:“谭周,你有电话你不接啊?不要拼命成这样撒!”
  谭周这才停止踩动和手上的活,唯唯诺诺地拿出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盯了许久,才慢慢按接听键,低着身子,几乎与缝纫机高度差不多,细小的声音瞬间被厂里的噪音给覆盖:“喂。”
  “谭周吗!”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
  谭周愣了愣,随即点点头,片刻,意识到彼端人看不见他的点头,才慌乱地应了一声:“嗯。”
  “我是黄小秋啊!”
  声音很兴奋。
  谭周哆嗦着手,摸索着挂机键,以全身的力气挂掉了电话。
  随后浑身哆嗦,不受控制,体内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上来。他舔了舔干燥的唇,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周围,拼命使自己镇静下来,手扶向布料,往机针送,开始踩踏缝纫,只是手还在一个劲儿颤抖,一不小心,食指刺痛,机针狠狠地戳向他的手指,血立即往外涌,谭周赶紧关掉缝纫机。
  食指指甲已经裂开了,汩汩流着血。
  谭周抽了张卫生纸包住手指,那边,手机铃声又开始响起,还是那个号码。
  谭周站在厂门口,秋夜风大,又刺骨,吹的脸生疼。
  他弓着身子缩着脖子,尽量把脸埋在衣领里。
  等了好一会儿,一辆跑车停在他的前面,后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张漂亮青春的脸,笑容满面地对谭周说:“谭周!上车。”
  谭周偷偷往车内瞄了一眼,随后双手插兜,手指紧紧抓住兜里的布料,依旧弓着身子走向车门口,一动不动,他不知道怎么开车门。
  家境贫寒的谭周只坐过一两次车,且是被人带进车里,他压根不知道怎么开车门,又不敢乱动,怕弄坏了他们的东西。
  只能僵在这里,手足无措。
  黄小秋赶紧从里面打开车门,却不料撞到离车门近的谭周。
  谭周往后趔趄了几步,站稳后朝黄小秋露出一个不自然拘谨的笑容。
  他好久都没有笑过了。
  黄小秋看到他这副模样,眼泪差点飙出来,声音一下子哽咽了:“谭周……”
  这从来都不是他的命啊,可他又真真切切地承受着。黄小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控制不住地随着脸颊流下来,不一会儿就被秋夜里的风给刮干了。
  黄小秋泪眼朦胧地看着谭周,依旧消瘦的身体,破旧的穿着,还有那毫无血色的脸,一切都在说,他过的并不好。
  谭周说:“没事,挺好的。”
  黄小秋擦掉眼泪,让他上车,又把车窗关得严严实实的,叫前面开车的人,“开车吧。”
  车子开始驶动。
  谭周看着车窗外越来越远的服装厂,有点犹豫,低着声音问黄小秋:“要去多久?”
  “啊,我不知道诶,咱们先吃点好的,我给你定了生日蛋糕,还要——”
  谭周低着头,喃喃:“我还要上班。”
  黄小秋偏头看他,一脸不解,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谭周摇摇头,手指更加紧紧地攥着布料,没有处理只是用创口贴包着的食指隐隐作疼。
  “谭周,你口渴吗?要不要喝水?”黄小秋从车座一旁的袋子里拿出一瓶牛奶,不等谭周回答,便递给他。
  谭周慢慢松动手指,伸出没受伤的右手,接过牛奶,垂着眸低声道了谢。他没有喝,只是紧紧拿着,牛奶瓶身渐渐被他的温度给浸暖。
  黄小秋只细细看着他,越来越浓的愧疚几乎快要溢出来,她哑着声音开口:“谭周,对不起……”
  “不关你事的。”
  “如果我能挺身而出,帮你的话……”
  谭周颤着嘴唇,一张脸惨白,一点血色也没有。
  “咳——”前面开车的人突然咳嗽了一下。
  黄小秋这才意识到什么,老实闭了嘴,截住了话。
  黄小秋带着谭周去了家高级饭店,吃了顿从未吃过的高级饭,随后侍者端来精致的生日蛋糕,在黄小秋开心的催促下,谭周局促紧张地吹灭蜡烛。
  黄小秋看着谭周睁大眼睛,腮帮子鼓起,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一口气把蜡烛吹灭,随后愣着,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你没许愿望啊,”黄小秋注意到,“快许愿许愿!”
  谭周怔了一瞬,有一点没反应过来。
  黄小秋已经再帮他点亮了蜡烛,笑眼弯弯地看着他,在烛光下衬得分外温柔,“许吧。”
  “能成真吗?”谭周问。
  黄小秋哑口无言,嗓子口被堵住,张张嘴巴,不知该如何回答。
  谭周低下头,看着那橘黄色的光,心口在说着话。
  “不要再找我了,你们。”
  人生第一个生日愿望。
  就是希望能彻底摆脱过去。
  
 
  ☆、-02-
 
  -02-
  停车场。
  齐丞琉静静地坐在驾驶座上,微微低着头,注视着手上的牛奶瓶。
  修长的手指不断摩挲着瓶身,那上面似乎还带有谭周的温度——他并没有喝,直到下车时,才小心翼翼地把牛奶放在椅座上。
  齐丞琉苦笑,将牛奶瓶贴向胸口,仿佛这样,就是把谭周拥向怀中。
  没变呐,还是那么瘦弱,一阵风便能刮倒似的。不……变了,以前两颊还有点肉,现在可是一点肉都没有了。
  齐丞琉只能通过后视镜去偷看他,在这途中,竟是看得仔仔细细,遇见红灯,那目光便凝在后视镜那儿,一秒都不愿浪费。
  而谭周都是低着头,黄小秋与他说话也是如此,一路上他都没有发现那抹渴望贪婪的目光。
  手机响了,是黄小秋的电话。
  他接通。
  刹那间,黄小秋紧张惊恐的声音从手机里冲出:“谭周吐了!……”
  齐丞琉胸口一紧,手机一扔就开车门直冲饭店,黄小秋接下来的话便稳稳当当地全都说给车座听了。
  齐丞琉很快就来到饭店包厢,停在门外,黑亮深沉的眼睛盯着紧闭的门,有很久的犹豫。
  他怕,他闯进来会吓到他。
  这也是之前他答应黄小秋的:只偷偷看他,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然而,谭周吐了……谭周吐了……
  齐丞琉无力地倚在门口,有侍者看到走了过来,他摆手让其离开。随即转换了个姿势,直直地面对着门,为什么这门上不装个猫眼能让他看到里面的情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