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强嫁直男+番外 作者:风似雨

字体:[ ]

 
文案:
潘森爱凌君伟,哪怕要爱得低微到尘埃里,也能开出花来。凌君伟却恨潘森,恨潘森自私自利,恨潘森的背叛,恨潘森的强迫,恨潘森的一切。曾经潘森也算是凌君伟心坎上的人,因此,当那个一心一意对他好的人突然的背叛时,凌君伟才会无法原谅。潘森爱得很痛很苦,却甘之如饴。
朝夕相处,真相慢慢浮现,心慢慢沦陷,注定纠缠一生,亲手给潘森的痛苦,凌君伟也会悔不当初的吧?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潘森凌君伟 ┃ 配角:伍怡垣韦浩浒龙越伍怡轩 ┃ 其它:虐爱
 
 
  ☆、娶我
 
  “想要回股份?”潘森淡然地问。
  “废话!”凌君伟不耐道。
  “条件任我开?”
  “潘森,你哪那么多废话!”
  “娶我。”潘森装作淡然无比地说道。
  “什么!”
  “我要你娶我。”
  “你是个男人!”
  “我喜欢你。”
  “你是同性恋?”真他妈恶心,凌君伟内心想。
  “我只喜欢你。”潘森说出了不算辩解的辩解。只喜欢你,只是喜欢上了你,无关性别,仅此而已。
  “哼,可笑。”
  凌君伟冷笑一声,起身离开。
  “三年,只要三年。”潘森在后面放低要求,出声挽留。
  凌君伟置若罔闻,继续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两年,两年就行!”潘森高声道。
  凌君伟稍微停了下脚步,又接着走。潘森这个人,还真是可恶,还想他凌君伟娶他,潘森是变态,他凌君伟可不是。
  “一,一年。”潘森声音都发颤了,如果凌君伟再往前走,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最终还是会把集团还给凌君伟,只是,凌君伟的世界再也不容他涉足。
  所幸,凌君伟听到一年的时候,停了下来,站在了门前。
  凌君伟转身,低头,直视潘森的眼睛,就像凶猛的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潘森有种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撕成碎片的错觉。凌君伟性感迷人的双唇翕动:“潘森,你等着,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
  “连本带利讨回来的!”
  潘森被凌君伟恶狠狠的声音惊醒,又梦到那天的情景了,潘森自嘲地勾起嘴角,到底是心虚。
  潘森转头,望着右边,黑暗中,看不清那凌君伟张俊挺的脸,听着身旁的沉稳的鼾声,潘森觉得满足的同时心底也泛起担忧。梦里,凌君伟化作青面獠牙的怪兽,要撕碎了他,已经过了多久?七个月?不,更久,七个月零一天,集团到手那一天,就是凌君伟撕碎他的一天吧。
  他们睡的床很大,大到躺着两个成年男人,中间都还能空出好大一片。潘森转过身,侧身躺着,想离凌君伟近一点。睡梦中的凌君伟可能是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靠近,不舒服,一转身,背向潘森,把潘森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给拉远了。
  潘森恢复原位,转过身平躺着,在黑暗中,盯着虚无的天花板,心底的苦涩怎么都忍不住,凌君伟真的很讨厌他,连在梦中,觉察到他的气息也要躲开。
  当年,一起创业,却因为被另一个合伙人出卖,故意把违禁物品放到卖场,栽赃陷害。然后是警察调查:取证,潘森不甘心自己的心血就此落入旁人之手,作为证人,指控是凌君伟做的,凌君伟因此获有期徒刑三年。
  在之前,凌君伟一直把潘森当自己最好的兄弟,不,还不如说是最爱护的弟弟看,所这样被捅一刀。法庭宣判的那一刻,看到潘森那痛苦无奈的神情,凌君伟只是冷笑,从此潘森在他心里只是虚伪,假惺惺,恶毒的!
  潘森比任何人都懂凌君伟对他的恨。后悔吗?潘森不知道,他从不去做无谓的假设,就这样吧,凌君伟恨他讨厌他,他就可以无所顾忌,用集团股份要挟凌君伟,把凌君伟绑在他身边,哪怕只有一年,也比一辈子兄弟相称,要他看着凌君伟娶妻生子强,就让他再这么自私自利四个月零二十九天吧。
  那三年,凌君伟在牢狱里不好受,潘森在外面与曾经的合作伙伴斗智斗勇,一样是腥风血雨。但潘森从没有抱怨过,因为他知道,他受的任何苦都是活该,是他不想放弃的。而凌君伟则是无辜的,遭受的是无妄之灾。还有一个连潘森都不愿意承认的原因:凌君伟根本不会听他说那么多话。
作者有话要说:  崭新的文,跟《泠慕夫夫》不同,这是一篇有点虐心的文,希望有读者喜欢~~~
 
  ☆、一个人的中秋节
 
  惊醒后潘森几乎没怎么睡,迷迷糊糊不知躺了多久,天微微亮,便起床准备早餐了。熬一锅浓稠的小米粥,还煮了两三个下粥的小菜。
  听到凌君伟在楼上洗漱的动静,便把菜摆到餐桌上,把白粥盛好,一切准备就绪,凌君伟就下楼了。
  “我煮了早餐。”
  “嗯。”凌君伟低低地应了一声,不过早已经习惯他的冷漠的潘森并没有注意到。
  凌君伟看潘森轻轻地吹着粥,细长挺翘的睫毛微微扇动,潘森五官秀气,皮肤白皙,这样的动作,他做起来便格外好看。
  “我今晚要回家。”凌君伟说。
  潘森愣了一会,凌君伟每周周末固定都是回家陪父母的,有时候周五晚就回去了,到下周一才会回来,一周,他们在一起的夜晚也不过四晚。而今天,只是周二,昨天才回来的人,却说又要回去。
  见潘森久久没有回应,凌君伟不耐道:“今天是中秋,我总得回去陪着家人。”
  潘森听到凌君伟有些发冲的话,连忙点头附和:“嗯,是要回去的。”
  紧张过后,静下来,潘森才慢慢反应过来,刚刚,凌君伟说了什么,原来,已经是中秋了。又是一个一个人过的中秋。
  潘森放下碗,凌君伟扫了眼潘森碗里还剩大半的粥,“哼”了一声。潘森知道,凌君伟很讨厌别人浪费粮食,急忙解释道:“我中午会吃完的。”
  凌君伟置若罔闻,很快地喝光自己碗里的粥,起身离开。
  潘森收拾好桌面,凌君伟回家了,他自己又一整天在公司,想了想,还是把剩下的粥和菜都倒进了垃圾桶。
  抬头,却不期然见到凌君伟隐隐发黑的脸。
  凌君伟本来都已经发动车子了,只是想到今天是中秋,潘森只有自己一个人,心有不忍,就想着回去让潘森一起回家。没想到,却看到刚刚说中午会把碗里剩下的粥吃完的人,却把还剩大半的菜以及大半锅的粥倒进垃圾桶里。
  “我......”
  不给潘森说话的机会,凌君伟转身便走,他怎么会对潘森于心不忍,真是可笑,潘森就是个自私自利而且两面三刀的人。
  潘森虽然不清楚凌君伟为什么会回来,但他知道他前七个月,拼命地对凌君伟好,所积累的好印象,在刚才都消失殆尽了,何况,可能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只是在凌君伟眼里,他又更加可恶了。
  今年中秋,月色很好,月华如洗,月光似霰。凌君伟却没有什么赏月的兴致,陪父母吃完团圆饭,便快坐不住了,好不容易脱身,便驱车往潘森那赶。凌君伟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早上他的确是很生气,但此刻,却隐隐有些担心潘森。
  潘森的父母离异,原本情深意笃的爱侣,却因为发家致富,男方出轨,小三上位,原配下堂。潘森作为前妻所生的儿子,自然会受到后母及弟弟妹妹的刁难。
  凌君伟的父亲与潘森的父亲潘国庄算是来往比较密切的生意伙伴,有一年,因为两家有合作项目,凌君伟一家便到潘家一起过中秋。
  正在一行人其乐融融地吃月饼赏月时,潘森的弟弟,那个被百般骄纵的潘骏大声喊起来:“小偷,大坏蛋,小偷。”
  原来是潘森拿了个月饼,准备回房间,就被指责是小偷,凌君伟看潘森一脸无措地看着他们,走过去,拉起潘森,便跑了出去。
  那时,他们才不过是上初中的年纪,凌君伟对潘森说:“别怕,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亲弟弟,我保护你。”
  凌君伟知道从大学开始,潘森便从不回那个家,那个家给的钱却会照用不误,潘森说:“那本来就是我该得的。”
  凌君伟从来不知道他的一句话,给内心荒芜已久的潘森带来怎样的感动。一旦承诺,便是一世。潘森知道,凌君伟可以守一辈子诺言,一辈子把他当弟弟爱护,只是不知何时起,潘森不想再是凌君伟的弟弟了,他渴望更多,渴望成为凌君伟的爱人。这些,凌君伟都不知道,所以,他不懂潘森所说的爱他,那份爱有多重,有多沉。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的小伙伴,请留个爪子,评论评论,
 
  ☆、喝醉
 
  凌君伟也不知道那三年,为了一份订单,为了一次合作,潘森可以喝酒喝到胃出血,可以不顾及尊严地跪下,只是因为,那是他与潘森一起创办的公司,潘森拼死也不会让它毁了,不会让觊觎它的人有机会染指它。
  凌君伟只是单纯地想回去,回去看看,那个人,一个人过的中秋节是怎么样的。
  打开门,凌君伟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屋里一片漆黑,凌君伟打开灯,扫了全屋一眼,没有看到潘森。又跑上二楼,找遍了也没有。最后,在一楼阳台里,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潘森。
  潘森靠着墙,眼睛直怔怔地望着天空的方向,右手还握着一瓶已经被喝掉大半的伏特加,地面上还散着一个已经空了的瓶子。这么烈的酒,喝了这么多,还不醉,潘森是怎样做到的?
  很快凌君伟就发现了潘森的不对劲,他的眼睛根本没有焦距,分明已是醉得透了,只是潘森酒品好,醉酒后,只是静静的自己带着。
  入秋的夜是微凉的,潘森就穿着一件短袖衬衫,下半身还是皮鞋西装裤,一回来就开始喝了吧,凌君伟对潘森无语,这样坐一晚,明天不感冒才怪。凌君伟走过去,想拿下潘森的手里的酒瓶,潘森却握得更紧,口中喃喃自语,凌君伟凑近潘森,听到他在说:“我的,这是我的。”“我不是小偷,这,是我的。”“妈妈......”“凌君伟,不,凌君伟,不要,不要恨我。”“好痛。”
  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却让凌君伟心里很不是滋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搞得好像全世界有多对不起他一样,有意思吗?
  凌君伟拍拍潘森的脸,“醒醒,潘森,你醒醒。”
  潘森听到人声,慢慢转过头,盯着凌君伟看了好久,突然,绽放了一抹很绚丽的笑,“你长得好像凌君伟。真好,凌君伟恨我,在梦里都恨不得撕裂了我......”潘森打了个酒嗝,摸着凌君伟的脸,接着说:“你真像他,鼻子,眼睛,嘴巴都一样,只是太温柔了。凌君伟再也不会对我好了。”“你不是他。”
  凌君伟听到潘森的话,恨不得立刻起身离去,最后还是弯下腰想把潘森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原本很乖的潘森立刻挣扎起来,“不要动,不要抢我的地方。”“我不出去,外面有坏人,他们逼我喝酒,喝很多,可是,我,我的胃好痛。”
  “没事,没事了,他们都走了。”凌君伟一边安抚潘森,一边试图把他扶起。
  潘森却突然发力,把他推得趔趄一下,然后,跌跌撞撞地坐回一直呆的角落里,双手紧紧地抱着双膝,头埋在臂弯里,全身还在瑟瑟发抖。
  “潘森!你够了!”凌君伟快被逼疯了,大吼了一声。
  潘森只是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就也没有反应。
  凌君伟走过去,强硬地掰起潘森的头,却瞬间愣住,潘森眼里全是恐惧,泪水不断地溢出,在他清秀的脸上肆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