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给你吹一下吧+番外 作者:正见

字体:[ ]

 
文案:
是这样,灵感来源于某日看到的一个笑话。
“今天跟领导出差,晚上一起住宾馆,很累,洗澡睡觉。见领导洗完澡之后出来头上湿答答的,突然想献个殷勤,就翻身在包里找吹风机,一边找一边小声跟领导说:‘领导 要不 那个 我给你吹吹吧。\\\\\\\\\\\\\\\'等了半天没反应,转身一看,领导红着脸,把老二对着我,翘得很高……”
当时就脑内剧场风暴文已成型_(:з」∠)_
甜文,温馨,HE。
是面瘫傲娇攻×□□呆萌受
所以说,这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小职员努力伺候冰山面瘫话少上司却不小心发现了上司不(men)为(sao)人(meng)知(dian) 的一面还产生了巨大尴尬误会而结果美满的故事!
 
内容标签:甜文 近水楼台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成锦,陆尧 ┃ 配角:周霖,陆骁 ┃ 其它:温馨无虐日常反差萌
 
 
  ☆、第一章
 
  以各种小说的标准来说,我应该是个很普通的角色,就是书中那种充当布景板的路人甲或者露个脸的小助攻啥的。
  好在以现实的眼光看还不算太糟糕,至少我有工作,有幢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还没还完贷,还有个不错的脾气,当然,用发小周霖的话来说也可以是窝囊,逆来顺受。
  我记得前女友和我分手时说,你人好是好,就是太没主见了,又长一副路人脸,啥特点都没,温温吞吞,战战兢兢的,忒没意思了。
  然后我就这样被甩了。对着镜子研究了一下自己所谓的路人脸,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因为出门少有点儿偏白,除此之外看不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好吧,确实是扔进人海里就找不着的稀松平常。
  那老好人没主见呢?这年头敢情脾气好也成了被甩理由了?
  周霖听了以后嗤之以鼻,说,女人么,不就是想找个长得帅有钱的,虚荣心作祟。
  我恍然大悟。
  不过,工作很忙,成天焦头烂额早出晚归的,原本就没空伺候女朋友。过了几个星期,被甩这件事也就渐渐淡出我脑海了。
  说起工作,我在一家口碑不错的私企上班,按理来说应该是高薪体面让人钦羡的饭碗。但是,我从正式在公司就职到几年后的今天,同一个办公室的人一个接一个升迁调职,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我却还在原来的岗位上,做我的职员。
  有老同事半无奈半调侃地说我,你就是太死板了不懂得拉关系讨好人,埋头死做事,这样老实是爬不上去的。
  办公室的新人都把我当前辈待。但结合过往经历,想想看总有一天这些小子会升上去做我的上司,也是哭笑不得。
  说起上司,不得不提一下我的老板陆尧陆先生了。陆先生是总经理,也就是掌握公司命脉喽啰生死的人。我这种职员当然只有闻风丧志烧香跪舔的份。当然,想跪舔也没机会。之前周霖说,女人都想找脸帅有钱的,根据这个标准,我脑海里能想到的第一个是周霖,第二个就是总经理陆先生了。
  陆先生长得确实很好看,这从公司每一批女新人的谈话热点里可见一斑。可惜,他还有一张常年不化的冰山面瘫脸和寡言少语的冻人技巧,无数少女春心日后都碎成了冰碴。
  对员工来说,陆先生不是好伺候的领导。由于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喜怒无从揣测,再加上陆先生是个对工作极为严苛一丝不苟的人,无人不以进总经理办公室为酷刑,出办公室为逃生。
  所以,当我接到主任通知,让我准备准备这周三和陆先生去B市出差时,先是一个寒战,才开始不可思议。
  “主任您排错人事表了吧?怎么可能要我陪陆总出差?”我一个电话打过去。
  不是我看低自己,我上头少说也有各部门总管,再不济也还有总经理助理呢,什么时候轮到我护驾出征了?
  “没排错,你闭嘴做事就行了,”主任在电话那边苦口婆心,“这次去有个大案子要谈,总经理助理刚好请事假,各个总管也有别的安排,别多想,叫你就是去挡酒跑腿打杂的,你不想在这个职员位子上坐一辈子就机灵着点儿,好不容易有个升迁的盼头,争取给领导留个好印象。”
  我听懂了。这是给我个跪舔总经理的机会。我也想升职啊,但讨好陆先生实在是个技术活,搞不好事没成命先丢了。冲着主任感激涕零一番,我挂了电话,心情复杂。
  下了班我就扯着周霖煲电话粥诉苦,鼻涕眼泪一大把。
  “谈案子少不了应酬,叫你去挡酒,你能行吗?”周霖没理会我的哀号,倒是难得说到了点子上。
  我一愣,脑子有点懵。就我这种三杯倒的酒量,别说挡酒了,没醉倒桌上影响人家谈事就不错了。
  “哎呀,那怎么办,总不能推了工作吧……唉,现在也没辙,走一步看一步了。”我越发觉得自己此行性命堪忧了。
  周三眨眼便到。一清早我就拿着早几天就收拾好的行李在公司等陆先生了。
  八点钟陆先生准时到达,不愧是领导,十分潇洒,就拎了个皮质公文包,穿着精致的西服,从头到脚打理得无懈可击。
  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赶紧自我介绍:“陆总好,我是人事部的员工张成锦,这次公司安排随行陆总出差。”
  几秒的静默,陆先生开了金口:“我知道。”
  我松了口气。
  见陆先生的目光似乎还是没有移开,我有点疑惑:“陆总……?”陆先生好像是在看我的,旅行箱?难道这箱子和陆先生八字犯冲……我立刻又惴惴不安起来。
  好在不一会儿陆先生调开了眼,沉默地朝停在公司门外的座驾走去。
  我跟着钻进了陆先生的保时捷Panamera,体验了一把资本家的腐败。
  司机将我们送到机场,剩下就都是我跑腿了。等到九点钟登机,我这才想起早晨赶早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吃早餐,此刻早已肚内空空。
  陆先生似乎没有什么消遣活动,系好安全带后便靠着椅背闭目养神,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我在一旁不敢轻举妄动。
  好一会儿,腹部咕噜作响的声音战胜了对领导的畏惧,我按捺不住翻身去摸背包,开始掏东西吃。
  刚摸出一袋饼干,还没送进嘴里,陆先生闭着的眼睛就忽然一下睁开,吓得我差点被饼干噎死。
  听说有钱人都有些怪癖,陆先生不会属于那种有一丁点声音就会被吵醒的人吧……想到也许是我吵醒了他,我冷汗直冒地把饼干放在桌上,冲他挤出个歉意的笑容,再不敢动了。
  陆先生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这一下,足足过了四十来分钟,确定陆先生很久都没动过了,我才敢做贼一样拿回饼干,小心地咀嚼着。
  一旁陆先生侧脸在睡着的情况下柔和了不少,不再冰冷吓人,显出原本的好看来。鼻梁高挺,眼睫密长。
  我苦中作乐地想着,坐在头等舱里看着美人睡图吃饼干,也是种享受啊。
  直到空姐来送飞机餐,陆先生都没有醒过来。很奇怪的是,刚才一点声响就睁开眼的陆先生在空姐走进来放东西时居然没有被吵醒。
  我看他睡的挺香的样子,犹豫要不要叫醒他,万一对方有起床气就惨了。想了半天,觉得午饭还是不能不吃,只得硬着头皮轻轻叫道:“陆总?”
  陆先生没有反应。我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陆总,醒醒。”
  陆先生微不可闻地呼出口气,皱起眉,好像很不耐被打扰一样,动了动,脸颊碰到我的手,在我僵住的同时,再次睡过去了。
  我:“……”
  仔细看去,陆先生的眼底有淡淡的青黑色痕迹,很疲倦的样子。陆先生总是很忙的,从不迟到早退,还时常不定期加班,不比任何一个员工懈怠。难道是昨晚熬夜处理公务,没有睡好?
  我有些不忍再打扰他。至少在飞机上,让他好好睡一觉补充精力吧。
  领导啊领导,我这么体贴,你醒来千万不要冲我发火。
  陆先生在离飞机降落还有二十分钟时醒来了。他四周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我身上,无故又皱起了眉。我心想惨了,没叫醒他吃饭,报应来了。
  陆先生虽然对着我皱眉,但也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可能是决定放过我了。
  下了飞机我们直奔酒店,却在前台领房卡的时候出了问题。
  “是张成锦先生18号预定的两个商务套间对吗?”
  “对对对。”我说着递上身份证。
  “张先生,非常抱歉,”前台接待员核实了身份与订房信息后一脸歉意地道,“原订您的两个商务套间其中一间有意外损坏情况,现在正在紧急修缮中,暂时无法住人,只有1769号房空余,您看……”
  “那可以改定一间别的类型吗?”
  “对不起,现在是旺季,我们酒店房间都要提前两周预定的,现在其他所有房间都客满。您订的商务套间是有双床的,要不然您将就一下,酒店方面愿意全额退款并进行一定补偿,为我们的失误再次道歉!”接待员小姐不停地道歉。
  我是没什么不能将就的,让我住家庭旅馆的标间都可以,可正主不是我啊……我忐忑不安地回头看身后一言不发的陆先生。
  “无妨。”陆先生终于淡淡道,“几个晚上而已,可以忍受。”
  我和接待员都如释重负,自动忽略忍受一词,接过那张唯一的房卡往电梯间走。
  好在五星级酒店的房间足够宽敞,住两个人其实绰绰有余。我安顿好自己的行李,回头看陆先生,已经在电脑桌上打开笔记本摊开文件进入工作状态了。
  低头一看手表,下午两点。晚上七点约了对方公司的人在酒店吃饭,还有五个小时。陆先生从早晨八点起,就没吃什么,这样去喝酒应酬,胃肯定受不了。
  想了想,我打电话叫客房服务送些粥和小吃上来。
  “陆总,您中午就没吃东西,现在还是把胃先垫垫,免得晚上喝酒伤胃。”我端着粥说。
  陆先生从电脑与文件中抬头看我,嗯了一声,说:“放那儿吧。”
  我把粥和小吃放桌上,有点儿沮丧,心想这算关心人没关心到点子上?陆先生真冷淡。
  于是郁闷地走开坐床上玩起ipad了。
  临近七点,我忽然想起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不会喝酒。
  我感到很愧疚,主任之前说派人跟着的一个目的就是挡酒,我却无法完成使命。
  然而,我摸不准自己喝醉了是什么样。要是当桌发起酒疯毁了这件案子,那事情就大了。
  思前想后,我决定先坦白。
  陆先生正对着穿衣镜调整袖扣和领带,身材修长脸孔英俊的他做起这个动作来和杂志里的模特一样好看,我却无心感叹,觉得自己正提着脑袋说话:“那个……陆总。”
  “什么事。”陆先生依然看着镜子。
  “事先告知您一声……很抱歉,我酒量不好,待会儿在饭桌上可能不能多喝,我担心影响谈案子……”我说话声音底气越来越不足,就差扑通跪地说小的罪该万死皇上饶命。
  陆先生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停顿了几秒,我以为他在考虑我的死法,结果他说:“知道了。”
  我就这样死里逃生。
  也许,陆先生并没有公司传闻的那么可怕?
  晚上的会面,我彻底体会了什么叫总经理的魄力。陆先生一改平常的面瘫脸三字经,谈笑风生,气度不凡,谈吐滴水不漏恰到好处,不输阵势也不失礼节,看得我一愣一愣,感觉自己十分多余。
  对方没讨到半分便宜,却也挑不出错处,心悦诚服,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此乃总经理何以为总经理也。我暗暗歌功颂德,在旁边充当个点头附和敬酒布菜的背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