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外科顾戎 作者:火龙头

字体:[ ]

 
文案:
医院被收购,董事长易主。
心外科医生顾戎在手术后突然被俊美男人堵住,这少爷居然是医院的新董事!
庄少祺眼波如流:“怎么样,戎哥就当是为科学事业[献身]嘛。”
旁边的小护士噗嗤一笑,顾戎脸色黑沉:“……你,保持离我半米以上。”
庄少祺又凑过来:“可这真的是你希望的吗?真的吗?”
“……”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戎,庄少祺 ┃ 配角:王洪霖,简森,GabrielLam ┃ 其它:
 
 
  ☆、第一章
 
  
  “大家辛苦了。”雷崇把装满甜甜圈的纸盒拿到了会圌议桌正中间。
  从入座到会圌议结束,双方的律师和会计师团队分秒必争。在连续谈妥三处医院较大的债务问题后,雷崇终于对庄少祺点了点头。
  对面的王总看了下雷崇,立刻眯起眼笑了出来:“庄公子年纪轻轻,择人的眼力却是相当好啊。这家医院是我十年的心血,交到你母亲的手上我也放心。”
  庄少祺锐利的眸光转瞬铺上了笑意,他大笔一挥,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王总身边的助理也是雷厉风行。现在正好午饭时间,本来我应该带王总去家好的饭店,但是我爸昨天刚做完手术,现在还在医院观察,时间上实在不巧。”
  “没关系,饭可以改日再吃,我也正要去探望下庄总。”
  “那一起去吧。我爸早就想认识王总,可惜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
  雷崇先一步走到会圌议室的门前,把门拉到一边:“王总请。”
  出门的时候,庄少祺不经意地碰了碰雷崇的手指,在男人耳边压低了声音:“就喜欢带你出来给我露脸。”
  医院的会圌议室在顶楼,从这里到庄鸿的病房不过一层楼的距离。王总对这里的路比庄少祺熟悉,便转身道:“咱们走楼梯吧。”
  VΙP病房里宽敞的空间因为来探望的人拥挤起来。
  沿着窗台摆放的一排鲜花,窗台下堆满了几箱的礼物,从营养品到卷好的字画数不胜数。
  庄少祺进来的时候屋里正是一片安静。顾戎听到声响,习惯性地放下病例往门口看去,却在抬眼的时候愣住了。
  站在门边的年轻男人眉宇浓圌密英挺,狭长的桃花眼笑起来像会发光,俊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就连皮肤都泛着和田玉的白圌皙光泽。
  他怎么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却头一回觉得眼前一亮。
  庄少祺同样打量着顾戎,只不过他的目光就有了点儿别的意思,盯的顾戎一阵不自在。
  顾戎绕过了病床走到病人身边:“庄总,我爸在手术,我先过来看看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庄鸿昨天在东奈山实行了冠状动脉搭桥术,在重症监护呆了一整天,现在刚搬到VΙP病房。他半躺在床圌上给顾戎竖了一个大拇指:“不错!我知道把命交给你们父子俩不会有问题。顾戎啊,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顾戎诚恳一笑:“如果没意外,下周末就可以。”
  查过病人确保没问题后,顾戎就出了病房。热心的闲聊和问候是他爸的强项,他对这些实在无法驾轻就熟起来。
  顾戎推开拐角处的卫生间,刚迈进去身后一个更大的力量就扶住了门。顾戎没太在意,直到听到卫生间反圌锁的声音才慌忙抬头看去。
  这一看,顾戎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庄少祺靠在卫生间的门上,眉眼一弯,数不尽的风圌流:“宝贝儿,你喜欢温柔的还是粗`暴的?”
  顾戎下意识往旁边看去,但整个卫生间里只有他自己,庄少祺直勾勾的赤圌裸眼神也显然是对着他的。
  庄少祺一步步朝顾戎走来,在顾戎的震圌惊下居然把手放在了他的腰上。
  顾戎手臂发力立即推开了庄少祺,被推开的男人不羞不恼,脸上还挂着一副多圌情公子的笑容:“看来宝贝儿是喜欢粗圌暴的。其实你都喜欢也可以呀,我会一边温柔的在你耳边讲话,一边用圌力打你的屁圌股。”
  从在病房时庄少祺看他的眼神起,顾戎就知道这人是同道中人。但即便做好了被搭讪的准备,以这样的方式顾戎还是始料不及。
  顾戎正决定不予理会直接走出卫生间,庄少祺就猜到似的换了个姿圌势挡住了他出去的路。
  顾戎皱眉:“你这是性骚扰。”
  庄少祺不以为意:“你说我什么都好,谁让我喜欢你呢。”
  “你都不认识我,何谈喜欢?”他们明明五分钟前才第一次见面吧……
  “那又怎样?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庄少祺伸手去碰顾戎的手臂,但顾戎却警惕地后退了一步,庄少祺只好作罢:“不少护圌士都知道你是gаy,你的隐私工作也太不到位了。”
  “因为没有什么好刻意隐瞒的。如果你打听了,就应该也知道我有个交往两年的男朋友。”
  “他有我好看吗?”庄少祺从领口往下一颗颗解圌开扣子,胸口的肌肉从若隐若现到彻底呈现在顾戎面前。这唇红齿白的惊艳脸蛋与高大健硕的身圌体放在一起不仅没有丝毫的不协调,反倒更耐人寻味。
  这脸蛋和身材确实是极品,也难怪能以这种色圌情的口吻做开场白还不被人打到鼻青脸肿。
  不过顾戎没有让他沾沾自喜的自觉,面无表情道:“你没那么好看。”
  庄少祺扑哧一笑:“你总是这么冷淡无情吗?不过这我也喜欢,你越是严肃正经,我越想把你压在身下干`得哭出来。”
  顾戎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庄少祺才说出来的话。
  顾戎不禁往卫生间里的大镜子看了一眼,他一副多年来在健身房练成的强圌健体魄、下巴上还留有男人味十足的胡茬,就连皮肤都是最有男人气概的小麦色。如果说庄少祺是想要他上,他也能理解,但他到底哪里像……
  大脑还在持续的震圌惊中,嘴巴已经先一步问了出来:“你认为我是bottom?”
  庄少祺讨好地笑了笑:“当bottom很爽的。试试嘛,戎哥。”
  “……”原来这么大个男人还能撒娇的。
  庄少祺眼里的情圌欲愈发明显。顾戎移开了目光,这不是他对自己的自控力不信任,只是被庄少祺这样看着,他就觉得自己好像从头到脚都没穿衣服。
  “戎哥,你不敢看我。”
  “没有,你让开我要出去,不然我生气了。”
  “你和我上圌床,我给你部门发一笔钱做研究,怎么样?为科学献身嘛。”
  顾戎这回真是不想再和这个大少爷多说,献个屁身!他这是被当成什么?
  顾戎一把按住庄少祺的肩膀,“你让开!”
  顾戎本就面容冷峻,一般人都不太敢亲近,庄少祺却借着顾戎按圌压在他肩膀上的姿圌势,分明都疼得呲牙咧嘴起来,依旧顺势偷腥地搂住了顾戎的腰:“宝贝儿,我开玩笑的。我错了。”
  顾戎心里的不爽正要发出来,对方就放软语气摆出一副他还计较就是小心眼的姿态,让他心里这股不舒服不上不下的:“既然知道错了还不让我出去?”
  “那你要答应我一起吃午饭,不然我没法和我爸交差的。”
  “……”
  “我爸今年就七十五岁大寿了,你们刚给他做完手术,他再三嘱托我要好好招待你,你也不希望他不高兴吧。”
  本来被年轻帅气的男人告白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但对他这个已经有男朋友的人,这样被缠上就只剩下头疼的份。可如果不去,就有些不谙世故了。顾戎想了想,觉得庄少祺也就是三分钟热度便答应道:“我去可以,你保持离我半米以外。”
  “好。”庄少祺说完就拉起了顾戎的手,在顾戎的瞪视下,才想起自己两秒中前刚做过的约定,但还是耍赖道:“就碰一下。我是庄少祺,是这三个字。”
  手掌上的触感有些酥圌痒,庄少祺最后一个笔画落下,顾戎就把手抽圌了回来:“你是庄总最小的儿子?”
  “嗯。”
  顾戎印象中庄鸿最小的儿子才二十二岁,前不久还听朋友说起这个大少爷奢华的生日派对。
  男人圌大多都喜欢年轻的恋爱对象,顾戎也理解这帮同事们都愿意跟医院里年轻新鲜的血液出去约会。他虽然年轻的时候顺其自然的就和同龄的妻子结婚,连离圌婚后也没想过和什么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恋爱,但更从未想过特别去交往比自己还年长的同圌性。
  对比起庄少祺的风光年纪,他可是足足要大了十二岁,这竟然会是庄家少爷喜欢的类型?
  一路上,顾戎指了好几家离医院近的小饭馆,庄少祺却没有停车的意思,一直到他们堵在半路上,最后磨磨蹭蹭半个钟头才到了京圌城一家装修上乘的餐厅。
  顾戎看了眼表:“我下午三圌点有手术,你还有两个小时。”
  庄少祺笑了笑,抬起手露圌出三根指头保证道:“是是,不会耽误顾医生手术的。”
  服圌务生在前面带路,顾戎和庄少祺跟在后面。
  庄少祺有圌意与服圌务生保持了一定距离,凑在顾戎半米外的最近距离上,“既然我们不能做圌爱,你帮我弄出来总可以吧。下午你握手术刀的时候,就会想起我的——”
  虽然庄少祺声音不大,顾戎还是担心周围人听到什么,打断了庄少祺接下来尺度更大、更加荒诞的的话,“你就不能正常交流吗?”
  “做圌爱不行,碰也不让碰,话还不能说,你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顾戎觉得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他不讲道理?到底是谁大言不惭、厚圌颜圌无圌耻、毫无羞愧之心的?
  进了包房,顾戎想等庄少祺坐下,然后挑个离他空出几个椅子的座位。结果庄少祺也不急不慢,一副等着他先落座的绅士样子。
  顾戎清楚地看到服圌务生在把菜单递过去的时候脸都是红的。
  又一个因为表象就被眼前这个大少爷色胆包天、穷奢极欲的本质迷惑的小姑娘。
  顾戎发誓,如果自己可爱的女儿以后喜欢上这种男人,他一定毫不留情地加以阻挠拆散。
  “这里的生蚝都是法国空运来的,很新鲜。”
  顾戎拉开椅子随便找了个座位,低着头翻起菜单,把旁边说话的庄少祺自动屏圌蔽。
  “如果你不想吃生的,这里也有鹿肉,主厨调配的酱汁很好吃。”
  顾戎选好后就对着服圌务生报菜单,一直到服圌务生走了以后,都不看庄少祺。
  “戎哥,你说话呀。”
  “……”
  “你再不说我就亲你了。”
  厚脸皮到如此程度的,顾戎还真是服了:“你能不能自重,我已经说过我有男朋友了。”
  顾戎也没料到话说出口的时候比预想的语气还要重,果然庄少祺不出声了,安静地坐在那里还倒像受他欺负了。
  红酒和前菜先送上来了,庄少祺倒好一杯,正要到第二杯的时候突然想起顾戎下午有手术,给他的那杯里倒上了苏打水。
  顾戎接过杯子,打算饭后结账的时候再和庄少祺说几句缓解气氛的话,这样不至于关系僵硬,他也不会吃饭时要不停的被庄少祺露骨的话分散注意力。
  果然这一顿饭吃得还算安稳,庄少祺看顾戎放下刀叉,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差了才说:“你真的不想和我做情人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