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普通不普通 作者:专心娱乐的小号

字体:[ ]

 
文案:
重生别扭受与温柔多情攻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花季雨季 青梅竹马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可乐、肖宇轩 ┃ 配角:李栋、林翔、李浩君 ┃ 其它:
 
 
  ☆、男孩!男孩!我变成了男孩!?
 
  从睁开眼开始,张珊珊老师就处在一片混沌当中,大脑一片空白。现在她躺在病床上,围在她床边的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说的话更是让她如坠雾里。
  在她左手边站着三个中学生大小的男孩,一脸恐慌的看着她,站在最后的那个高个子男孩,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厌恶与审视。离床最近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中年男人个子很高,身材挺拔,虽然衣着邋遢,依然掩饰不住曾经的帅哥气质,他身边的微胖女人,虽然也在微笑但总是觉得在敷衍。
  张珊珊摇了摇头,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可稍一动刺骨的痛翻滚着袭来,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嘴角,中年帅哥看到马上回头喊了一声:“大夫,醒了!”然后又一脸关切的望着望着张珊珊。
  此时身为资深语文教师的张珊珊正在大脑中为中年帅哥修改病句,什么大夫醒了,明明应该是:大夫,病人醒了。正想着,一个面貌和蔼的男大夫走过来,看了看病床上的张珊珊,回头对中年帅哥说:“醒了就应该没事了,不过还要住院观察,看看有没有脑震荡。”
  张珊珊注意到围观的人中,只有中年帅哥是真诚的松了一口气,医生继续说:“留一个家属陪床就可以,剩下的人回家吧。”
  中年帅哥对那三个男孩说,你们先回去吧,明天找你们家长谈。三个男孩子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病房。
  这时候,那个微胖妇女对中年帅哥说:“咱也回去吧,可乐这边也不是不能动,还有大夫和护士呢,你不回去晴晴睡不着。”中年帅哥,一脸无奈的看了看珊珊,想了想。然后嘱咐了珊珊几句,什么早点睡,不舒服要喊人啥的,就跟着微胖妇女走了。
  这时的张珊珊,除了懵就是懵,大脑已经完全停滞,嘴也张不开,她有太多问题想问,但一个问题都问不出来,模模糊糊中她有一些猜想,又不敢证实。
  当中年帅哥关上病房门,张珊珊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端详之下,如一声惊雷在脑中炸响,她看到的不是陪伴了她四十一年那只柔软而圆润的手,而是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这是一只男人的手,不,应该是男孩的手。
  张珊珊吓坏了,她现在不敢照镜子,只是用手小心的抚弄自己的身体,曾经傲人的85D已经荡然无存,平坦消瘦,当她的手摸到两腿之间那团软肉,只有欲哭无泪了,张珊珊在心底嚎叫,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天爷你他妈的在玩我!!!
  张珊珊,女,41岁,当老师当了22年,无惊无险平平淡淡,她有一个普通的家庭,养了一个普通的孩子,长的普通,性格普通,能力普通,好在她乐得享受这种普通,如果没有那一堂游泳课,她会一直普通到死。
  她是小学四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今天是她们班最后一节游泳课,由于一时疏忽,几个小皮猴钻空子溜到旁边的成人泳池去比赛,由于这边的水温低的多,孩子的准备活动也没有做充分,在深水区抽筋,旁边的孩子伸手援救也差点被拖拽下去,为了救人,她不顾自己的水性不佳就跳下去,最后她用尽力气把抽筋的孩子推了上去,自己渐渐沉入了池底。
  只是到现在,张珊珊还是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到了这里,还成了一个男孩,一个男孩?一个男孩!
 
  ☆、你好,我叫张可乐
 
  毕竟也年过不惑,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与恐慌,张珊珊慢慢的平静下来,她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做起自我催眠来。
  在不断的放松与暗示后,她慢慢走过一段漫长而黑暗的隧道,在光亮的那一边,是无尽的大海,有个单薄的男孩就坐在那里。
  珊珊知道,这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了,她慢慢的走过去,坐在那个男孩的旁边。男孩缓缓的面对着珊珊,小声说:“你好,我叫张可乐。”“你好,我是张珊珊。”珊珊说。
  男孩看了看她,说:“不,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张可乐了。”“你要去哪?”张珊珊皱了皱眉头问道。“不知道,我要走了,马上就要走了。”张可乐的说话有点结巴,弱弱的好像在害怕什么。他好像在思考什么,最后像下了决心说:“在这里,我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想有,太累,太痛苦,我不想留下,也留不下。你来了,就留在这里吧……”
  曾经的人民教师张珊珊就开始了思想教育工作,拼命的挽留这个脆弱单薄的男孩留下,男孩一边拒绝,一边讲起自己的经历,最终张珊珊也没有成功,看到那单薄的身形完全消失,张珊珊认命的摇了摇头,慢慢的从催眠状态中苏醒过来。
  望着病房雪白的房顶,心里不停的盘算着,现在这个时空貌似是过去生活的平行时空,非常相近但并不相交,没有了回去的可能性,而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已经离开,所以其实自己没有选择,那么?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想明白这一点,心大的张珊珊,不!是张可乐翻了一个身,抱着枕头,睡了过去。
  一整个晚上,可乐都好像漂浮在水中,随时都会窒息的感觉让他睡的极不踏实,到了后半夜可乐觉得梦中的水温越来越高,他如同掉进了一口汤锅,在里面翻滚。
  第二天,可乐是被送体温表的护士摇醒,他勉强把体温表塞进腋下,又昏睡了过去,在睡着的前一瞬他知道,现在的身体发烧了,还是高烧。
  再一次神清气爽的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之后了,中年帅哥也就是张可乐的爸爸每天中午都来,带点吃的,等可乐吃完就走,完全不顾念可乐现在每天打着吊瓶需要照顾的现实。还有可乐一直想问问这个爸爸,他的早饭、晚饭在哪里?幸亏有好心的护士姐姐的照顾,要不可乐真不知道这三天怎么熬过来。
  认识护士姐姐要从第一天说起,那天可乐高烧一直昏睡,吊瓶打完了也不知道,等护士来拔针的时候回了半瓶子血,护士吓坏了,可乐一直小声安慰护士,还说笑话逗这个漂亮的小护士。
  小护士情绪稳定以后问他:“你的家属呢?”“回家了,家里还有妹妹需要照顾,我自己可以。”可乐小声说。护士瞥了瞥嘴,“那也不能扔你一个人在医院吧。”“没事,我能照顾自己,而且不是还有你吗,护士姐姐。”可乐笑着对护士说。“哼!”护士姑娘不屑的哼了一声,“自己照顾自己,你是病人,还是小孩,真不知道你家大人怎么想的。”“护士姐姐,你叫什么?”可乐没接护士姐姐的话,而是满脸微笑着对护士说,“我总不能一直叫你护士姐姐或者漂亮姐姐吧。”“小东西,小小年纪怎么油嘴滑舌的?我叫刘琳琳,你可以叫我琳琳姐。”“琳琳姐,我叫张可乐,你可以叫我可乐。”“可乐?还雪碧呢?你家人怎么起名字也这么敷衍。”
  刘琳琳真觉得无语了,不过从那天开始,刘琳琳会给可乐带早饭、晚饭,会看可乐的吊瓶还剩多少,会逼着可乐喝水……可乐觉得有人照顾真好。
  
 
  ☆、张可乐的悲惨童年
 
  退了烧,可乐才有机会来到病房洗手间的镜子前认真的端详起自己来。
  镜子里的男孩个子不高,脸色苍白,也许是因为没有长开的缘故,脸上的线条稍嫌阴柔,鼻子挺拔,嘴唇轮廓分明,是好看的心形,眼睛大而明亮眼角略往上挑,睫毛很长,像两把小小的扇子,美中不足的就是眉毛有些杂乱,这个身体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我见犹怜的味道。
  可乐对着镜子挑眉微笑,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桃花眼,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魅惑。可乐对这个身体的皮相满意极了,想想现在长着这么好看的脸,就开心雀跃不已。藏在灵魂深处的张珊珊嚎叫,哈哈,以后不管有什么烦心事,看看镜中的自己也就解决了吧。
  在张珊珊的灵魂来到这个身体之前,可乐是自卑的,极度自卑。可乐是非婚生子,他妈妈不到年龄就和她爸混在一起,怀了可乐因为无知错过了堕胎的最佳时间,生下可乐不久又跟着别人跑了。为了给可乐上户口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曾经不靠谱的爸爸开始跑长途养家,只能把他扔给了爷爷奶奶。爷爷一直酗酒清醒的时间不多,奶奶身体不太好还要照顾家里一老一小脾气非常暴躁,对可乐也没什么好脸色。在他5岁的时候他爸找了现在的媳妇,尤其是2年前又有了一个叫晴晴的女儿就不太来看他了。
  可乐的奶奶是在可乐小学毕业那一年去世的,看着看着电视人就没了,来抢救的大夫说是心梗,可乐一直就在身边,还是他发现奶奶的不对劲打的急救电话,那个家里唯一的成人已经烂醉如泥。奶奶走后爷爷就不喝酒了,但是越来越糊涂,是老年痴呆,到后来人都认不清了,爸爸跑长途,阿姨说孩子小,照顾爷爷的重担完全落在了可乐的身上。
  爷爷在上个月肝癌走了,谁都没注意爷爷的突然消瘦,直到老人说肚子痛,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扩散转移,吃了不到一个月的止疼药人就走了。可乐成了一个人,阿姨打着要照顾他的口号住进了老人的房子。从此之后可乐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有了,只能睡在客厅里。
  除了身世可怜,可乐从来没有自己的朋友。因为他胆小木呐不会和人打交道,同学们都不太喜欢他。不过他的性子软,长的清秀偶尔带他玩的也都是女孩子。到了五六年级的时候就有男孩笑话他是娘娘腔,从那以后他胆子越发小而自卑,说话也结结巴巴,连女孩子也不找他玩了。
  不过他学习很好,因为没什么牵挂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好好学习,再加上脑子也不笨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这样他好歹在班级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就是娘娘腔的书呆子。
  
 
  ☆、林翔,我喜欢你!
 
  张可乐的童年已经够悲惨了,但还没有到生无可恋的地步,直到林翔来到这个班里。
  林翔就是那个现在他病床前恶狠狠瞪着他的高个子男孩,是上个学期才转到他们班的转学生,听说因为在原来学校打架被勒令退学才转到这个普通学校。
  林翔就如同所有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吸引力所有同学的目光,女孩们迷恋他好高、好帅、好大方,男孩有的崇拜有的嫉妒。
  而张可乐对他是爱慕,是深深的爱慕。他无法想象一个和他同龄的人,如此有力量如此男人气,他的眼睛总是追逐着林翔的一举一动,看到他微笑时雀跃看到他阴沉时难过,心情随林翔的喜怒而起伏。
  有一天他做了一场春梦,梦中和他*欢的是林翔,早上当他看到内裤上的秽物震惊了,不对!春梦的对象不应该是女人吗?他觉得世界都塌了,他开始不敢看林翔又忍不住不看,闪烁的眼神连老师都发现了,心情的起伏直接影响到学习成绩,上个月在发周考卷子的时候,老师略嫌鄙夷的说:“看看你的成绩,倒退了20多名,上课再让你把眼睛老放在人家身上。”
  可乐觉得周身发烫,就像被扒光了衣服站在教室里一样,窘迫不已。
  下课,林翔的一个狗腿就跑过去跟林翔挤眉弄眼,林翔不耐烦的推了那小子一把:“滚,边去。眼睛有毛病治病去,要大爷帮你治治?”“别,别,别,翔子哥,这不有话要跟您汇报嘛。”那小子一脸谄媚的凑过来。林翔又把他往外推了推:“在这,好好说话,别往我跟前凑。”那小子一脸神秘的说:“你知道老师说的,那个娘娘腔上课老在偷看的是谁吗?”“CAO!我怎么知道。这关老子什么事?”林翔愈加的不耐烦起来。“翔子哥,那个娘娘腔一直偷看的就是你,翔子哥你的魅力无法挡不但姑娘们喜欢,连男的都……”林翔的脸已经黑的无法直视,上课铃声也适时响起。林翔这节课稍微留意了一下就捕捉到可乐迷恋的目光,林翔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恨不能挖出可乐的眼珠。
  得到了老大授意的狗腿子总算体会到了欺负人的快感,他们在路上、厕所里、楼道中围堵张可乐,开始言语侮辱,后来逐渐升级到动手,可乐开始还会躲避求饶,到后来只能认命的挨打。即使他脸上带着伤,没有人问问伤是怎么来的,他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狗,只有自己舔舐自己的伤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