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番外 作者:笑蓝

字体:[ ]

 
    文案:
    表白表错人了,淡定
    扑倒和人家睡了,淡定
    恶心呕吐浑身没劲,怀了,嗯,淡定
    啥?!
    怀了?!!!
    这还特么怎么淡定啊啊啊!!!
    本文又名《不好意思,睡错人了》《我如何成为暗恋对象的大嫂》《怀上暗恋对象哥哥的孩子肿么破?》本文生子,HE,轻松无脑苏,甜宠,目前日更,晚八点前更新,微博@苏苏也是笑蓝,欢迎勾搭萌点:受蠢,攻老干部加老司机
    雷点:受蠢,攻老干部加老司机
    内容标签:生子 天作之合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阅清 ┃ 配角:顾惟深,顾惟森 ┃ 其它:生子
    ==================
    
    第1章
    
    时值盛夏,又到了一年的毕业季,名列三大火炉之一的山城如同要融化了一般,在这热气腾腾的天气中,山城南山层叠浓翠中仅供两人并排行走的青石板小路上,一行五六十人的队伍行走在其间有说有笑。这是山城一所大学今年的毕业生,两个经常一起上课的班级,大约五六十人,都穿着印着学院标志和入学时间的白色短袖,他们组织了毕业狂欢之夜,此时正往目的地走去。
    一群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女,又是熟识好几年的朋友,在这即将离别之际,无论平时关系如何,此时心里都充满亲切感,一路说说笑笑,给这闷热的山林增添了清爽年轻的气氛。
    “啊……方阅清…掉下去了”一个女声尖叫发出,打乱了一群人的节奏,窄小仅供两人并排走的路,一边是披着藤蔓的山壁,一边是长满各种植物的斜坡,坡度很大,在一处拐角处,下面的斜坡上,距离石板路十来米的一棵碗口粗细的小树上卡着一个人,正是那女生说的方阅清。底下植物有野草,有荆棘,有藤蔓,都很密集,咋看上去一片黑绿,还有些高的小树,在方阅清落下的周围只有一棵小树,而且坡度的角度更大趋近九十度。方阅清显然是失足滚下去的,身上头上沾了杂草,露出的手臂也有血痕出现,若没有那棵小树挡着,说不定这方阅清就要滚到最底下去了,从路边的角度看,那深度像是看不到头一样有点可怖。
    山城多的是这种路,他们走过不知道多少次这种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周围几个女生紧张的叫起来,最初尖叫的那个女生还哭了起来。
    “徐小柔你哭个什么劲儿!方阅清,你怎么样,能上来吗,你怎么那么笨蛋”一班的宋慧颖也有些紧张,对哭出声的女孩徐小柔很不满意说了句,喊掉在下面的方阅清,在方阅清掉下去的那块主要都是女生,周围的其他女生也很紧张方阅清,他的人缘看上去不错。
    “女生别紧张,来几个男生过来,方阅清,你千万别动,小心点,抓住那棵树,我马上下来”人群中有个清朗的声音如同定海神针一样让躁动紧张的一群人安定下来。
    “班长,班长,你快点救救方阅清”一个女生从紧张中回神喊了句。
    众人让路,几个男生跟着一个高个子男生走了过来。那高个子男生身高大约一百八十多公分,身材匀称矫健,宽肩窄腰长腿,更有着一副让所有女生尖叫的俊脸,五官立体好看,眼眸幽黑深邃,俊朗英气,显得阳光爽朗,这人正是一班班长顾惟森。
    其实方阅清是二班班长,不过两个班一个辅导员又一起上课形影不离,连班费都算在一起,方阅清被自动忽略,顾惟森成了两个班的班长。
    “方阅清,你怎么样?能说话吗?行了,别紧张了,方阅清在下面能动能说话”顾惟森朝下面喊道,听到方阅清低弱的声音,知道他暂时没事对女生说了下,看了下斜坡的情况对跟来的几个男生说道“哥几个,衣服脱了绑成绳子”
    顾惟森一说,这几个人跟着脱了衣服,都是篮球队的,虽然看上去瘦,一脱衣服,一个个肌肉都显露出来,尤其是顾惟森,六块腹肌人鱼线,像是被设计出来的超跑一样有着让人惊叹的线条,好看的让人流口水,引得放松下来的众女生尖叫起来。
    “你们拉着,我下去带他上来”顾惟森在将衣服结成绳子后说了句,几个男生帮他拉住了“绳子”,他拉着绳子往下去。
    在底下抓着小树头低下的方阅清感觉浑身火辣辣的疼,脸更是热的要爆炸了,不禁在心里骂自己是猪,竟然能掉下来,今天可是决定要向顾惟森表白的,摔成这蠢德行怎么表白,怎么这么衰!
    是的,身为男生的方阅清喜欢同性的顾惟森,非常非常喜欢他,之所以掉下来,也是因为决定向顾惟森表白,有些紧张恍惚,看到前面的顾惟森帅帅的背影犯了花痴,拐弯时不知怎么的就掉下来了……
    “方阅清,你没事吧,能走路吗?”方阅清正在心里将自己三百六十度回旋扔时顾惟森已经下来了,抓住了方阅清的手臂问道。
    “我,没事…”方阅清抬头看到喜欢的人赤着上身就在他身边,这美颜盛世,这美好肉肉,顿时腿软了,口里的唾液大量分泌,恨不得扑上去…
    他若是转化成表情符号,肯定是两眼红心,口水横流…
    虽然心里想的都是大雾,奈何他看到顾惟森就怂了,只是眨巴着眼睛舌头打结。
    方阅清的头发特别黑,又顺滑,加上水汽潮气,头发贴着头皮越发显得黑,额前几缕碎发让他修长的眉毛若隐若现,眼睛乌黑晶亮如单纯的小动物一般,皮肤比一般男生细腻白皙,嘴唇被他咬的发红,整个人看上去颜色分明。
    顾惟森有一瞬间感觉自己是碰到了一只山中成了精怪的小东西,在这里楚楚可怜的等待他的救援。
    “流血了,还说没事,在我面前别逞强,抓好,我们赶紧上去”顾惟森看到方阅清额头有血迹皱眉说着,从方阅清腋下穿过揽住他,另只手紧抓衣服结成的绳子,带着方阅清往上去。
    虽然脚下荆棘丛生,裤脚露出的小腿和脚被扎的刺痛,光明正大的抱着顾惟森的方阅清还是在心里默默许愿,让这一刻,停留一百年!
    “方阅清,你的脚肿了”方阅清的美梦在上来后被一个女声叫醒,是一边的徐小柔,似乎特别心疼方阅清,带着哭音。
    “方阅清你个蠢萌货,怎么会掉下去,能不能长点心眼,以后我们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宋慧颖脾气比较火辣看到方阅清直接说道。
    “方阅清你可真行!你特么太逗了吧,你这可以载入史册了都”看方阅清上来没受多大伤,一个男生调侃道,是二班和方阅清一个宿舍的姜小晖。
    “方阅清鞋子掉下去了,这回我下去看看吧”另一个男生说道,是一班篮球队的常亮。
    “抱歉了,大家,让你们担心了,鞋子不要了,我不穿鞋子了,我没事,真没事,你看,跑个一千米绝对没问题,大家继续走吧”方阅清心里很感动,裂了下嘴角带着笑忍着痛站起来说道。怎么会掉下去,他也不想啊,只能怪太衰了……
    “这样吧,我知道附近有家诊所,我带他先去,你们继续走,老醴泉山庄,你们都知道路,我会尽快赶上去的”顾惟森看到方阅清明显肿起来的踝关节也不听他说的没事直接说道,他是本地人,对附近很熟悉。
    “班长,我们去没你能让进吗?”姜小晖问道。
    “没事,我打过招呼了,今儿清场,我哥在,你见过的,你们报我的名字就行,我也会尽快赶上去的”顾惟森说道。
    众人也不墨迹了,分了衣服各自穿上,兵分两路,顾惟森揽住方阅清的背架起他往小诊所去,根本不容方阅清拒绝。
    方阅清感觉快飞起来了,刚才有些懊恼的情绪变得有些小窃喜,欢喜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被喜欢的人这样扶着,如此亲密,简直不要太幸福了……
    方阅清是个弯的,从大一入学看到顾惟森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梦想着睡人家梦了四年,只是作为同性,他没敢表白,好多次下定决心最后都怂了,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毕业典礼过了,学校的事情基本都完了,连宿舍也只能再呆两天了,明天很多人都要走了,顾惟森要出国留学,他也要回家去,过段时间要去签约公司上班了…
    顾惟森带方阅清去小诊所,再到一起去老醴泉山庄,前后一个来小时,方阅清还是没说出口。顾惟森是直的,笔直笔直的,他感觉的到,他不敢说出口,怕他觉得他恶心,以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直男有喜欢上同性的可能吗?哪怕是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有吗?你敢不敢试试,万一走了狗屎运呢?万一呢?!!!
    “运动是不行了,去唱歌还是打牌,看电影玩游戏?我带你去”顾惟森的声音将方阅清从无限纠结中拉出。
    “今天多谢了,你去玩儿吧,不用管我,我在这儿休息休息,昨天没睡好…”方阅清摆手说道,顾惟森也没多说和他说了句便走了。方阅清都是皮外伤,消毒处理贴了几个创可贴,额角的伤也贴了,刘海盖住点不太显眼,伤的最重的是脚踝,崴脚肿了,喷了药,还是有些痛,他也没怎么在意。
    看着顾惟森走远方阅清有些小失落,看到桌子上放的冰镇饮料还有啤酒,他开了罐啤酒喝起来,边喝边看着远处和同学们玩的开心笑的特别好看的顾惟森发呆。
    他们已经到老醴泉山庄了,屋子里开着空调,随便坐哪里都能看到苍翠的山涧。山庄算是山城的特色之一,层叠浓翠的山峦中,黑色石板山路两边,各式各样的小楼镶嵌其中,都赶潮流起名为某某山庄,价位也各种各样,能让他们这些还没工作赚钱的学生每人交不到一百块的班费吃喝玩乐都包的山庄,还是有的,以前他们班级活动也经常来附近的山庄吃饭玩乐。
    这最后一次,他们来的这处山庄是顾惟森特意找了关系来的,明显和以往来的不太一样,虽然房屋在外面看起来古朴,内里却处处显得精致典雅,透着古意,玩乐的游戏也比以往多了许多,有现代化的KTV包房,台球,泳池,保龄球,麻将桌等,还有带着古意的投壶,射箭,击鼓传花,叶子牌等……
    方阅清喝东西期间,好几人人找他来玩他都推说太累让他们去玩,他一个人坐在角落喝闷酒。
    再次喝了口面前的啤酒,方阅清本就比一般人白的脸像是火烧了起来一样,红晕从脸颊窜到耳际,嘴唇沾了水渍,红润的反光,带着水光如同水晶葡萄的眼睛显出几分迷离。
    “方阅清,你个孬种,这辈子你能不能勇敢一次?就一次!”喝了几口酒后,方阅清揉了揉自己的脸,骂自己同时也给自己打气。
    或许是喝了点酒,所谓酒壮怂人胆,他的脑子有些迷糊,身体终于有了冲破各种顾虑恐惧的迹象,在看到顾惟森出了大厅后,方阅清使了好大的劲儿终于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跟了过去。
    “方阅清,你要去哪里,我扶你去”方阅清还没走到门口徐小柔过来怯怯的说道。
    “不用,我是去厕所”方阅清看到徐小柔要来扶他赶紧说道,心里庆幸还好不是宋慧颖,不然就算是进男厕所,那姑娘也不会眨眼的。
    “那边有厕所最近,你去吧”徐小柔有些脸红退了一步说道。
    方阅清赶紧快了几步走了出去,被徐小柔这么一打扰,他都看不到顾惟森去哪里了,徐小柔还在那边站着,他只能先往刚才徐小柔说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们来时就已经下午了,方阅清到时天就快黑了,又纠结了会儿,此时外面彻底黑了起来,看上去雾蒙蒙的。悬空在山涧的露台凸出来,玻璃栏杆边站着一人,身材高大,衣服上白下黑,宽肩窄腰大长腿,挺拔健硕,看背影很像顾惟森,方阅清走了过去,或许是听到了方阅清走路的声音,站在栏杆边的人转过了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