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甘霖 作者:于典

字体:[ ]

 
 
    文案:
    我最好的朋友喜欢上了我怎么办?我也喜欢他不就得了。
    
    第一章
    
    虽然汝雨泽不承认,但我坚信他的身上一定有某种探测器,不然为什么每次出现的时机都那么蹊跷。
    比如现在,我正蹲在墙角抱怨阳光太刺眼,一大片阴影就笼罩在了我的头顶。
    “学校规定不许抽烟。”
    “谁抽烟了,”我抽出嘴里的棒棒糖,“要吃一口吗?”
    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视线在化成一个小球的糖上停留一秒,又飞快地移开。
    “快上课了,别吃了。”
    “不上。”
    我把棒棒糖塞回嘴里,“咔咔”两声咬碎,满脸心不甘情不愿。被他忽悠着报了个散打选修课我已经够后悔了,还巴巴着每周跑去操场晒太阳那就太傻了。
    汝雨泽皱起眉头,对我伸出手。
    “你该多动动。”
    我深思一秒,对他点点头,握住他的手。
    “你说得对。”
    他嘴角向上扬了扬,露出一丝笑意,深棕色的瞳仁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明亮的光彩。
    我见他松懈,揪准时机,猛地起身,用力撞上他的肩膀。
    “我确实该动动。”
    然后反向转身,手撑在矮墙上熟练的一跃,再接一个帅气逼人的落地,往前跋足狂奔。可惜了,我扫扫刘海,心中不无遗憾,周围没有漂亮的女同学,得不到鲜花和掌声。
    我估摸着应该甩了他有十万八千里,逐渐降下速度,回头一瞧,不期然地对上了一张俊脸,吓得我脚步一错差点摔倒。
    “你、你、你……”
    汝雨泽紧跟在我身后,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翻墙很危险,下次别这样了。”
    他是吃激素长大的吗,跑这么快。
    我四下乱瞥寻找逃跑的机会,瞅到转角正在倒数的绿灯,心下一动,大吼道:“等等!”
    他一愣,乖乖站定。
    “怎么了?”
    我说:“你看看,我是不是扭到脚了?”
    他听罢,二话不说地蹲下身,关切地望向我的脚踝:“没肿,疼吗……”
    我不等他说完,提脚跑向马路对面,汝雨泽反应很快,仍是慢了一拍。果然以他的好学生做派,即便没有车也不会抢红灯,只会站在路灯下干着急。
    我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隔着一个人行道对他喊道:“你到底要干吗?”
    他也跟着提高了音量:“追你啊!”
    “……”
    他不自然地别开脸,咳了两下。
    “追……追赶你。”
    我搓搓胳膊:“好冷的笑话。”
    小路口红灯的时间只有十几秒,我不跟他扯了,准备抓紧时间拉开距离,结果一转身,刚迈开脚,又听到他的声音。
    “你脚扭了,不要跑。”
    这下可好,我两腿一个不利索,左右互绊,当真跌在地上扭了脚。
    我捂住脚踝刚抽一口冷气,另一只手便拂开我的手,在上面轻轻揉了两下。
    “嘶——”
    我抬起头,看着汝雨泽凝重的神情,满脑子都是出糗了好丢人,然而一张口却是:“你闯红灯了?”
    他点点头:“嗯,我等会儿去自首。”
    要……跟谁自首?
    我正困惑着,一只手已经穿过了我的腿弯,另一只手则揽上了我的肩膀。
    我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他一本正经地说:“抱你去医院。”
    我一听,哪能答应,义正言辞地拒绝。
    “不许抱,不许去医院!你扶我回宿舍就行。”
    我挣扎着按住他的肩膀起身,他犟不过我,只得稳稳地托住我的胳膊,慢慢往前走。
    我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靠着他的肩膀一蹦一跳地艰难前进。
    “汝雨泽你居心叵测啊。”
    “什么?”
    我哼哼两声:“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小心思。”
    他停下脚步,一双深邃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
    “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我被他看得没来由的一阵心虚,想想有什么可怕的,又强行挺起了胸膛。
    “你想破坏我男子汉的伟岸形象,借机上位!”
    让学院里暗恋我的小姑娘们知道我随随便便就崴了脚,甚至被人抱去医院,弱不禁风跟林黛玉似的。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越发感到理直气壮,甚至颇为委屈。
    “你一个人看我出糗还不够吗?”
    他好笑又无奈地摇摇头:“哪里冒出来的自尊心……我还以为,算了,走吧。”
    我瞧着他的样子,不是很放心:“不许跟人说啊。”
    “不说。”
    “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嗯,秘密。”
    汝雨泽微微侧过头,似乎是对我笑了一下,我还没来得及确认便见他飞快地绷起脸。
    “走路要看路。”
    啧,跟我老妈一样。
    我嘀嘀咕咕地被他一路搀回学校,坐到床上的时候总觉得脚又肿了一圈。
    “早知道不跑那么远了。”
    “就不应该跑。”
    汝雨泽找了个小塑料袋灌上凉水扎紧,小心翼翼地放到我的脚踝上冰敷,起身时顺手撩开了我的刘海。
    “太长了,不扎眼睛吗?”
    “你懂什么,这是新时尚,现在的小姑娘们就喜欢这样的。”我拍开他的手,不自然地摸了摸头发,被冰冷指尖触碰过的额头隐隐有些发热。
    “对对对,现在的小姑娘们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头子。”他没好气地说。
    “你才是老头子。”我习惯性地冲他的小腿踢去。
    汝雨泽神色一紧:“别动!”
    晚了,在踢到他的瞬间,我“嗷”的一声抱住小腿,水袋顺势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赶紧捡起水袋,握住我的小腿,重新按上。
    “笨蛋。”
    我发现他的脸皱成一团,嘴里直抽冷气,看起来比我还疼,甚至凑过去吹吹我的脚踝,“嗷”着“嗷”着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忘了说‘痛痛飞走了’。”
    “什么?”他不明所以地抬起头。
    我大笑:“哈哈哈,你真跟我妈一样。”
    他气道:“我要是你妈,天天打你屁股。”
    “好哇。”
    我笑嘻嘻地趴到枕头上,撅起屁股。
    “想不到你有这种愿望,我今天满足你。”
    汝雨泽声音冷硬地说:“别闹。”
    我没察觉到他态度的变化,埋在枕头里笑得脸都红了,一个劲儿地拱来拱去。
    “来吧,来吧。”
    汝雨泽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就在我以为玩笑开过头了他生气了的时候,屁股被轻轻拍了一下。
    我扭过头,发现他已经背过身看不到表情了。
    “什么啊,”我打了个呵欠,“这种程度,你天天打我也不怕。”
    他身子顿了顿,摇摇头,又点点头。
    下午三点的阳光非常温暖,窗外传来阵阵蝉鸣,室内一片静谧,我蹭蹭枕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眯着眼,倦意一点点涌上来。
    “我没事了,你不用去上课吗?”
    “我跟你选的是一门课。”
    “所以呢?”我瞌上沉重的眼皮。
    “所以……你不在,我也没有去的理由。”
    我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最后只记得有一只手为我撩起了碎发,发丝扫过脸颊带起丝丝痒意。
    我一觉睡了四个小时,连带着下午的专业课一起翘掉了。
    划拉着汝雨泽带回来的晚饭,我含糊不清地抱怨:“你太不够意思了,也不叫醒我,自己去上课都不帮我喊个到。”
    他递给我一张餐巾纸:“你睡得那么沉,叫的醒吗,肯定又是抱着被子死活不挪窝。”
    我擦掉嘴边的残渣,想想也是,对他嘿嘿一笑:“了解的这么清楚,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是。”
    “答得这么快,太假了。”
    “……”
    我拿胳膊肘捣捣他:“干嘛不高兴啊?”
    汝雨泽抬起眼,眉头微微皱起,幽深的视线在我脸上打转。
    “我在想,你到底能蠢到什么地步。”
    我不乐意了:“你说我帅可以,但不能质疑我的智商。”
    他和我对视三秒,忽然说:“你先把你嘴里的饭咽下去。”
    我下意识地吞了吞喉咙,咽下去一口唾液。
    “哇,你胆敢骗朕。”
    他手掌托起下巴,嘴角隐含笑意,望着我慢悠悠地说:“确实又帅又蠢。”
    我理应反驳他,可是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想到什么好句子,最后索性郁闷地继续扒饭了。
    汝雨泽头脑聪明长得俊俏,本来觉得是个孤高自持的家伙,结果主动跑来跟我做朋友,平时对我处处照顾,好像……没什么缺点。
    我偷偷瞄向他,越看越满意,不愧是我的朋友,简直跟我一样完美。
    他看着我进入扫尾工作,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屈起指节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桌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