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懒兔只吃窝边草+番外 作者:溯钰

字体:[ ]

 
文案
即将面临高考的乖学生云洛乾和转校生苏瞻成为了同桌。
每天努力学习,勤奋刻苦的云洛乾成绩依旧平平,而上课睡觉听歌开小差的苏瞻却是年级第一。
凭什么啊?老天不开眼!
在两人相处之中,云洛乾渐渐发现苏瞻对他的感情不一般……
直到最后一次全班聚餐结束后,他喝醉酒,被苏瞻带回家,扒光了衣服,推倒在床上……
 
此文讲述:书呆子宅男被腹黑小攻看上,从高中到大学到工作,一步步吃死的故事。
 
前期甜宠,后期异地,误会,分离,虐,结局HE。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七年之痒 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洛乾,苏瞻 ┃ 配角:云楚楚,夏音 ┃ 其它:HE,青梅竹马,初恋,腹黑,霸道,小虐
 
  ☆、第一章遇见你
 
  我一直以为,跟苏瞻的相遇只是个偶然,说得好听点,算是缘分。
  直到很多年以后,某人云淡风轻地说起其中缘由。
  什么偶然?什么缘分?真是放他娘的狗屁!
  傍晚的阳光从窗子里射进教室,有些刺眼,我坐在窗子边,拿着本书遮着太阳,低头写着作业。
  “云洛乾,快看快看!”后桌王小明拍了拍我。
  高三是个紧张的时期,眼看着快要期中考了,我还有语文、数学、英语等六科没有复习,以及一叠卷子和N本辅导书没写,天知道我这几天有多忙!
  王小明还在拍我,我转过头没好气道:“干嘛?”
  “我们班来了个转校生耶。”
  “每年都有转校生,你大惊小怪什么?”看他那花痴的样子,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个美女,往讲台一看,靠,一男的!
  男的有什么好看的?我写我的作业。
  “不是不是,他看着你啊!”
  说着,又来拍我,真是的,还有完没完了!我终于不耐烦,拿起卷子转过身去砸他:“看你大……”爷。
  “请问这里有人吗?”
  我卷子还没拍下去,耳边忽然响起一个特别好听的声音。
  是那个转校生。
  我同桌一周前转学了,所以这里一直空着,我看了他一眼,摇头:“没有。”有新同学在,我也不能太暴力了,于是收回手,坐了回来,继续奋斗我的卷子。
  班主任刘奶奶天天教育我们说“高考是打败富二代,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唯一出路”。我倒是没有这个雄心壮志,我呢,只想好好学习,考个理想的成绩,上个爸妈都满意的大学,找份好工作,攒一笔钱,最后找个合适的女孩,谈恋爱,结婚,生子,安安稳稳过完一生。
  我那个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愿望,后来,一直都没法实现。
  “我叫苏瞻,你呢?”
  是新同桌跟我打招呼,我停了下手中的笔,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叫云洛乾。”
  刚刚没仔细看,现在近距离一看,才发现这个苏瞻长得挺帅的,怪不得连王小明那个汉子都犯花痴了。
  可能是才转校的原因,他还没有校服。他穿着白色休闲衣,低头看着书,后颈上的皮肤细腻得如同上了粉一般。他跟我打完招呼便不再说话,我也正想继续做我的数学题,忽然看到他耳朵上塞着耳机,整个人沉迷在音乐中无法自拔。
  耳机……
  我为他捏了一层冷汗,这可是赵老头的课!在他的课上,就是做其他科目的作业都不行,更别说这么明目张胆地听歌!
  赵老头忽然从讲台上走了下来,看着前排同学的卷子,一个个看着过来,我赶紧戳了戳苏瞻,他转头一脸迷茫地看着我,我使劲向他瞪眼,他还是一脸迷茫。
  不行不行,赵老头快过来了,苏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我干脆伸手把他的耳机扯下来。
  谁知这货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笑着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你要听?早说嘛。”
  然后他就把另一只耳机塞到了我耳朵里,这个时候,赵老头目光扫了过来。
  “云洛乾!苏瞻!”
  于是我俩被双双点名批评,然后双双罚站。
  我一直是老师眼里的乖孩子,别说罚站,连被批评都很少,谁知今天,又是被批评,又是罚站,真是时运不济,流年不利!
  苏瞻,真是我的丧门星!
  因为罚站的事情,我一天都没理他。最后一节课是模拟考,期间,苏瞻忽然传了一张纸条给我。依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这货肯定是不会做题,问我要答案呢。我且看看他哪题不会,至于给不给他答案,嘿嘿,看我心情!
  我一边看着老师,一边小心翼翼展开纸条,上面写着:小乾,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被老师看到。
  原来是道歉,我瞬间心里舒坦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在上面回道:没事啦,你也不是故意的。
  然后把纸条传了过去,期间,老觉得纸条怪怪的,却找不到哪里奇怪。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了了。
  放学铃声响起,我拍了拍他:“苏瞻,一起回宿舍吧。”
  他转过头看着我:“我不住学校宿舍。”
  “哦。”我有些失望。
  “一起去吃饭吧。”他眨了眨眼睛,我顿时有种被电到的感觉。天哪,一个男生,眼睛怎么能这么好看?那睫毛,又长又浓密,女生看到都自言惭愧。
  “好啊。”我说着,便收拾东西。
  “你刚来我们学校,肯定不知道我们附近哪里的饭好吃。我呢,在这里呆了也快三年了,方圆十里的饭店,哪家好吃,哪家不好吃,我都清清楚楚。”作为一个老学生,我开始十分敬业地跟他介绍。
  于是,我带他来到了我们学校食堂!
  “根据我快三年的经验,还是咱们食堂的饭菜物美价廉。”我转头去看他的表情,竟然没有看到意料中的猪肝色,有点不爽。
  “我没有饭卡,你帮我刷一下,下次我请你。”
  他看着我说道,暖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鼻翼一侧是一片阴影,五官十分立体。
  说实话,虽然都是男的,但是我也忍不住嫉妒他,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
  打了两份饭菜,我们坐到一起,大口扒着饭。
  这就是我跟苏瞻相识后,我请他吃的第一顿饭。
  后来想想,真是赚了,我用一顿饭,换来了他往后的时光里,对我数不清的付出。
  还特么是食堂的饭!
  “你每天都吃食堂?”他忽然问我。
  “对呀,出去吃还得走很远,我还要复习。”没办法,我不是学霸,也没有高智商,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必须通过死记硬背和刻苦努力来提高成绩。
  吃了饭,我回教室,准备晚自习,苏瞻也跟着我来了。
  “我们住校生才要上晚自习,你走读的,可以不上的。”我好心提醒他。
  “我也复习,马上期中考了,我刚转学过来,怕学习跟不上。”
  “哦。”我能理解。
  晚自习老师不会讲题,一般都是学习自己写作业看书。当然,也有学生例外的,比如说:苏瞻。
  他又在听歌。
  听歌就算了,他还把另一个耳机塞到我耳朵里。真是,白天的教训还不够吗?我正想把耳机拿掉,手臂忽然被他钳制住。
  “嘘。”他比着动作,指了指讲台,小声说:“他睡着了,不怕。”笑得一脸得意。
  好吧,听就听吧。我继续做题,过了一会儿发现苏瞻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奶奶的,刚刚是谁说的他也要复习。他就是这样复习的?戴着耳机,趴着睡觉?还说怕学习跟不上?再这样垫底得了。哼,算了,不管他,等成绩出来我看他怎么哭。
  晚自习结束是晚上十点,那个时候末班车都没了,我很好奇他怎么回家。
  他告诉我:“我家就在附近,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
  “诶,真羡慕家离学校近的,可以走读,不用四个人挤一间卧室。你是不知道,我们宿舍晚上有多难入睡,磨牙的,说梦话的,打呼噜的,那袜子,一个月都不洗一次,你一进门,那味道可真叫一个销魂!不过习惯了就好,大家都是男的,计较这些干嘛,正所谓……”
  “小乾。”他忽然停下脚步,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想到了言情剧里面正要对女主告白的男主,他说:“搬来我家住吧。”
  “额,那个,不用了!”
  其实我挺想点头答应的,但是想了想,这学校附近都是别墅区,他家在这附近,自然也是别墅喽。住他家,租金应该挺贵的,我可付不起。
  “你放心,念在我们是同学兼同桌,租金跟学校的一样。”
  学校每年住宿费就一千多,算下来一个月才一百多块,他家那是别墅,这么收费真的挺夸张的。不过仔细想想,苏瞻应该就是说说客套话,毕竟我们才认识不过一天而已。
  我道:“我交了学校住宿费的,不住岂不白交钱了。”
  “好吧,那我走了。”
  他好像有些失望。
  之后的每天晚自习,他都来,但是无疑,每天晚上他都在睡觉。
  期中考成绩出来了,我依旧是中间,不上不下。
  而苏瞻,年级第一!
  我的内心在咆哮,大脑在燃烧!老天不开眼啊!
  为什么每天认真听课,上课从不开小差,晚上努力学习,课余时间也在学习的人成绩依旧不好,为什么每天睡觉,上课听歌,永远在开小差的人成绩竟然第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智商上的差距是无法逾越的。”苏瞻的这句话让我彻底怒了,想也没想,拿起一本书,爬起来便追着他打。
  “小乾我错了!别追了!”他一边说一边绕着教室跑,那眼神,分明高兴得要上天了,哪里有认识到自己错的样子?
  在黑板旁边我追到了他,我拿书当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胁他:“你说,你错了没有?”
  他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盯着我看。
  “你别看我,看我也没用,要是不道歉,我以后就不理你了!”我继续威胁他。
  忽然手上的书被夺走,双手被制住,接着是一阵天翻地转。等反应过来,我已经被他按在了黑板上。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溯钰,第一次跟大家见面,九十度鞠躬,你们好,遇见你,很幸运!懒兔只吃窝边草:讲述两个少年从高中开始的羁绊,琐碎的日常,偶尔恶搞一下,喜欢的小天使们酷爱来冒个泡哟(づ ̄3 ̄)づ╭?~
 
  ☆、第二章见家长
 
  这一瞬发生得太突然,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明明前一秒我还占上风呢。
  等我回过神,才发现他的身体在一点点朝我靠近,他的脸在慢慢放大,几乎就要跟我的脸撞一起了。
  心脏跳得很快,脸有些发烫,我连忙伸手去推他。谁知他却一点也不松手,还得寸进尺把一条腿伸到了我两条腿中间,膝盖抵着我身后的墙壁,用人形钉子把我钉在黑板上。
  这下,我真的连动都不敢动了,只能狠狠瞪着他。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他已经死了十遍了。
  “放开,你干什么?”我低吼他。
  脸与脸的距离很近,他的气息喷到了我脸上,他笑得有些邪气:“你要是不理我,你信不信?我就让你哭着求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