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逐鸟记 作者:江无七

字体:[ ]

 
  内容简介:
 
  兄弟年上,致郁向
  秦正语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哥哥的那一天,他就写好了遗书。
  遗书里写:我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来,干干净净去,人生不过一场梦。
  真·兄弟,年上。
  苦恋无果,背德乱*,梦中梦中梦。
 
  01.
  秦正语经常这样说:“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这是一句很装逼的废话,所以无论是他的初中同学还是高中同学,基本都不把他的这句话当回事。他们只知道,大概秦正语又要做一些违反校规的事,比如翻墙逃课,比如染发穿孔,又比如在厕所派烟(自己却不抽)。而这些事其实都不能使秦正语丢掉性命,只能使他又一次被拎着后衣领带到教师办公室,挨一通臭骂。而他的同学又都知道,光骂秦正语是不能让他长记性的,要让这小屁孩长记性,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叫他哥过来。
  秦正语没爹没娘,就剩一个大他五岁的哥哥,长兄如父,只有他才是制住这青春期躁动荷尔蒙的有效法宝。这法宝总被秦正语的老师传唤,也不嫌烦,每次还都屁颠颠地到了学校,然后站在秦正语面前冲他好一通吼,拍脑袋拧耳朵,再跟老师哈腰点头地致歉,总算得个机会能把秦正语这倒霉孩子给带回家好好反省。
  秦正语的初中教室面朝走廊开了很大的一个窗子,于是秦正语他哥带着他穿过走廊的情景,就能被教室里的人尽收眼底。有的毛孩儿耐不住性子,抻直了脖子往窗外看,就能瞧见秦正语他哥那个高高大大的背影,后边还跟着一个小小的秦正语,蔫头耷脑,左边耳朵整个红通通,跟沸水里烫过似的。于是他们就憋不住发笑,妈的,秦正语这小霸王终于也有能被降住的一天,下次秦正语再抢他们作业本来抄,就直接告他哥那儿去,叫他狂!
  秦正语跟在秦正思的后面,脚上一双白色的球鞋是最近才刚买的,今天早上踢球的时候弄脏了一块,他有点郁闷,寻思着回去得把鞋子给洗了,但是最近天气太冷了,他不想手洗,扔洗衣机里也不行,家里那台破玩意儿上次差点没被整散架,不如扔给他哥叫他帮忙洗了吧?但是他哥正跟他生气呢,怎么能去拜托他?秦正语想着就觉得好烦,刚才他哥还在办公室里拧他耳朵,几个科任老师都看过来了,噗嗤噗嗤地偷笑呢,以为他秦正语没看见,其实秦正语都快气炸了——日,他都十四岁了,还要被人拧耳朵!
  秦正语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走越快,低着头也没留意,一下子撞前面他哥后背上了。秦正思停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秦正思一下子梗直了脖子,视线不知道往哪儿摆了,滴溜溜转了两圈,终于还是落在了他哥的胸前。秦正思的声音在头顶盘旋:“你眼睛长哪儿了?走路不看路,总有一天被车撞飞。”
  秦正语不服气:“你在前面带路,我干嘛还要看路?”
  秦正思一下子绷不住就笑了:“你这傻逼,多大了,还当自己幼儿园小孩啊?”
  秦正语至此就知道他哥已经不生气了,想来也是,他哥从来也不是一个爱生气的人,只是爱摆架子,爱装严肃,其实很容易哄的。一想到这儿,秦正语就起了念头,三下两下黏过去:“哥,你看,我这头发上星期才染的,可贵了,两百多呢,能不能不要染回去……”
  秦正思被叫到班主任那儿,就是为了秦正语这头黄毛的破事,也不知道秦正语哪来的钱,毕竟秦正思每个星期只给他早餐和午餐的费用,再多也没了,秦正语从哪儿省下来的钱去造了这头黄毛的?秦正思定了定心神,沉声说道:“不行,你老师说要是不染回黑的,你就别想回去上课了,总之我现在就带你去染回来。”
  秦正语拉长了语调,有点凄凉地叫嚷:“哥——!别啊,染回去又得破费,图什么呢你!”
  “我才要问你图什么呢,从实招来,你从哪来的钱染的头发?”
  秦正语支支吾吾:“我……我从零花钱里省下来的呗。”
  “撒谎!我他妈一星期才给你多少?你能不吃不喝省下来这么多?”
  “就是能!”秦正语犟起来,“你管我怎么省的!”
  “秦正语我跟你说啊,我最讨厌小孩子撒谎。”
  “我没撒谎……真的是省下来的钱!”
  秦正思看他气得有点脸热眼红,双拳都握在了一起,心想自己大概是挫伤他的自尊心了,于是也不忍再去说他,然而还没等调整好心绪呢,秦正语这厢就又来了一句气势汹汹的:“还有,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你不是小孩子?我怎么看你都像个小孩子。”秦正思嗤之以鼻,把手掌摁在他的脑袋上使劲儿往下压,“你说你哪点像个大人?总是给我惹是生非。”
  秦正语从他的手掌下矮身躲过,然后梗着脖子自顾自走了。秦正思哪能放他跑路?忙追上去拉住,“哎哎想去哪儿?发廊在那边。”
  秦正语当天即便是哀求撒娇再多遍,也没能挽救自己的新发型。眼见着那黄色的毛发又变回了乌沉沉的黑色,然后还被剃了几刀,变得又短又扎手,别提心里有多烦闷了,偏生那理发师还要夸他(实则是在吹捧自己手艺):“瞧,这下变得多精神啊,小伙子就该这样干净利落嘛!”他哥秦正思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点头,秦正语在镜子里冲理发师露齿一笑:“那你自己干嘛不留这个发型,还染得五颜六色的。”理发师被这小子噎住了,脸色有点不好看,就只能说:“这个嘛,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我就适合这种发色。”秦正语嘁了一声,没搭理他。
  完事后秦正思拉着他出了发廊的门,见他没什么精神,却还要教育他:“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个正常的初中生了,别成天整那些有的没的,给我好好读书准备中考,听见没有?”
  秦正语不答他,情绪还沉浸在那两百多块打水漂了的悲戚之中,心尖都在发颤,于是也没听到秦正思在一旁唠叨,秦正思还能跟他讲什么,不就是讲中考的事,成天念也不嫌烦。他秦正语天生不是读书的料,也不指望上什么重点中学,能上区里的普通中学就不错了,何必强求那么多,莫非他哥到今天也没看清?秦正语和秦正思不一样,秦正思是个会念书的聪明人,秦正语只是个身无长处的小王八蛋。
  回家的路并不长,绕过大马路,再穿几条小巷就到了。光线在迅速昏暗下去,梧桐叶的影子在地面上变得越来越模糊,然后和地砖融为一体,像被吸进去了一般。秦正语有点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哥,你最近没什么课吗?怎么这么有空?”
  秦正思在本市的一所重点高校上大二,读的是计算机相关的专业,按说课业应该不算轻松,平时也还有兼职,忙起来能好久不见一次面,但总能腾出时间来给这不听话的弟弟擦屁股。秦正语想,所谓大学,应该就是一个怎么逃课老师也不管的场所,这太他妈幸福了,这一点觉悟让他原本的人生规划有点了偏差:那么不如还是上个大学吧?他正寻思着,秦正思就回答他了,“谁说的,我课多得要命,你最好还是给我乖一点,别总给我找麻烦,听见没?”
  秦正语还在想自己的事,没答他,秦正思就逼迫似的再问了一遍:“秦正语!你听见没有?!”秦正语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点了几下脑袋,“听见了,知道了。”
  他们正在走的这条小道隔开了两个同属于一个地产商的小区,西边是别墅区,东边是高层区,两道都种了高大的梧桐树,天色渐晚的时候它们就把自己的影子压得极低,极广,只留下中间一线黯淡的橘黄。秦正语走在这道橘黄之上,感觉空气中有一股非常绵长而安静的味道,就像睡饱了缓缓睁开眼睛时能嗅到的那种,他的心因此而变得沉寂祥和了,不再那么闹腾不休。秦正思走在他的前面,头发剃得很短,大概就是刚才发型师所说的那种“小伙子最适合留的发型”,上身穿了一件长袖的T恤,右手上搭了秦正语的校服外套,外套的袖子在空气中甩动,留下一道道小弧线。秦正语拿手比划了一下,发现他哥还是比他高大,在他印象中,他哥一直比他高大很多,在很久之前,他就想或许有一天,他能比他哥高,但似乎这念想没有成真的一天了。但秦正语也没有为此感到不高兴,有什么好不高兴的,他巴不得永远被他哥护着呢。
  秦正语快步上前拽住他哥衣服的后摆,秦正思拍掉了他的手:“别拽,衣角都被你拽松了。”
  秦正语就改了动作,拉住了他的手臂,面不改色地走着,秦正思笑他:“还敢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本来就不是。”
  “哎,秦正语,你什么时候真正长大了,我就轻松了。”
  “我已经长大了。”
  “哦,是吗?”秦正思也不嘲讽他,“那你想好将来要做什么人了吗?”
  秦正语心不在焉地,“反正……就做个能赚钱的人呗。”
  秦正思笑了,“就这么点追求?”
  “嗯,对啊。”
  “也是,”秦正思像自言自语一般,“你看起来也不像什么有远大志向的人,哥早就知道。”
  “知道就好。”
  “秦正语。”
  “嗯?”
  “我总有一天是照顾不了你的,你依赖性这么强,怎么办?”
  秦正语无端地就觉得很烦躁,心底有个地方在噼啪地乱炸一通,他也不想驳斥他哥了,就自己松开了拽着对方的那只手,有点寥落地抓了抓背包垂落下来的带子。秦正思察觉到了他的失意,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儿,被短短的头发扎了一手,他笑了,“怎么,这么怕离开你哥啊?”
  “没有啊。”
  “别想太多了,在你能独立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过你是男孩子,还是得早点学会自力更生为才行。”他面上露出一个完整的、慈柔的神情,嘴角是微暗的笑意,却也十分有力地击中了秦正语的心。
  “将来呢,你想要继续在咱家这套房子住着是没问题的,虽然之前才转到我名下,但如果你想卖了分钱,也没有问题。或者咱俩都娶老婆生孩子了,各自分开供两套房吧。”秦正思缓缓地说着。“过去苦是苦了点,但只要组建了新家庭,新的人生也就到来了。”
  秦正语觉得他哥所描绘的这种未来实在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一千一万一亿个人也是这么寻常过着的,真不知道他哥从哪里看出来的所谓幸福人生。但既然他哥觉得是,那便是了吧。他呼出一口温热的气息,小步地跑起来,把他哥秦正思甩在了后头。秦正思的声音在背后越来越小:“喂——!你跑什么——!”
  秦正语回头冲他一笑,层层叠起的暮色之中只有牙齿的白色光亮在闪动。
  02.
  一九九九年的时候,秦正语七岁,秦正思十二岁。千禧年来临前,全世界都要传递着人类末日的谣言。秦正思那时候上初一,就听见班里同学交头接耳地说:在九九年末尾的时候,地球要毁灭于一场巨大灾难。秦正思和其他同学一样,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心怀不安,悚然地等着这末日向他袭来,也许是一颗天外流星,也许是地底火山喷发,但他没想到的是,迎接他的是双亲的意外身亡。
  世纪之交的夜晚,秦家父母携二子出外游玩,开车来到了一处市外的山顶,在这高寒之处鸟瞰全城。下山的时候与另一车相撞,那车打了个急转弯,撞上了一旁的山壁,然而秦家的车子却从盘山公路上跌落,坠入山下的无边密林之中。秦母彼时怀中正抱着七岁的小儿子,替他抵抗了大部分的冲击,至死也将儿子紧紧抱着,像要揉进骨肉之中那般,而后座的长子因为身形较小,在跌落过程之中滚入了前后排座椅间的夹缝中,也幸运地逃离了死亡的捕捉。
  秦正思以前老是去回忆当天的情景,他记得山顶上的桌椅是白色塑料制的,记得桌上的烤鸭被片成了薄薄的形状,记得连成一长串的彩虹色的灯泡,记得远处闪耀着的城市灯火还有天空中炸开的烟花,记得回去的路上秦正语想吃奶糕,于是从中间爬过去,坐进了他妈的双腿之间,嘻嘻笑着伸手。再然后的事情他再也记不得了。他问秦正语,秦正语也避谈这个话题,嘟嘟囔囔:“你那时候比我大多了,你都不记得,我怎么会记得?”然后再补一句:“我只记得很晕,很痛,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