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MAMA 作者:生悲死喜

字体:[ ]

 
内容简介:
【鬼畜病娇怪物攻×风流渣受】
 
  【怪人】
  午夜时分,已经没有多少人迹的街道上。黑色的奥迪Q7悄然停靠在公寓楼下,蓝正平先从车上下来,落地站稳后他伸手挡在车门上方,接着一个喝得半醉的女人紧随下车。
  由于脚上踩着近七厘米的高跟鞋,加之神智不大清醒,这使她身形有些摇晃,下来的过程中本能地想捉住东西来稳住脚步。
  艳如丹蔻的指甲扎进蓝正平的手臂,留下五道浅红色的半月形痕迹,但蓝正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仍然保持迷人的微笑,搀扶着半醉的女人上楼。
  这个女人叫谭雪,现年三十五,是G市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女企业家,而现在,她是蓝正平同时交往的六个女朋友中的其中一个。
  蓝正平往好里说就是自由职业者,但说难听点就是小白脸,靠女人养的。他天生就是个二世祖性格,即没上进心,又惯于享乐,会花钱不会挣钱,可惜他不是生在富贵人家,他家顶多是小康水平,自然是供不起他这般挥霍,好在他长了副好皮相又口齿伶俐,倒是在女人堆里混得顺风顺水。
  从他高中起,身高定了下来,脸也褪去婴儿肥后,就没少倒贴上来的女人。蓝正平对此也乐见其成,而他父亲打也打过,骂也骂过,可惜这人性子天生就是歪的,后来蓝正平去了外地念大学,又留在G市发展,他父母也就干脆眼不看为净,懒得再管他。
  现在蓝正平扶着谭雪上了电梯,谭雪这一路上由于脚步不稳,捉他手臂捉得死紧,长长的指甲在上面刮出一个个印子。
  蓝正平忍不住皱了皱眉,他不动声色地拉开谭雪的手,原本被她捉着的手臂转而揽住她的肩。谭雪顺势像没了骨头似的贴到他身上,雪白的胸脯也整个挨了上来。
  好不容易将谭雪送回家里,对方却拉着他不让走,一双美眸带着几分醉态暗送秋波。
  谭雪虽然三十好几,但保养得宜加上有健身习惯,看起来也才二八左右,再加上成熟女性独有的韵味,让她有着不比年青姑娘差的魅力。
  蓝正平自然明白她的暗示,但他今早才和姚美静胡搞了一番,虽说他现在年轻体力充沛,晚上再来一场也没关系,不过蓝正平很有养生意识,他可不希望过了四十就开始有心无力,所以年轻时还是得节制点。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谭雪的酒品不算好,现在看着还很正常,但等会儿就该趴卫生间里吐得一塌糊涂了,这可是他和谭雪交往的这两年总结出的教训。
  “乖,别闹,我先帮你弄杯醒酒茶,不然待会儿你的胃又该不舒服了。”蓝正平用温柔得能溺死人的语调对谭雪说。
  果然,谭雪虽然面上有些失望,但更多的是因为对方的体贴而感到满意。不过她没在客厅待多久,很快的,喝多的后遗症就来了,她感到胃里翻天倒海,急忙迈着左右摇晃的步伐冲进卫生间里,抱着马桶吐起来。
  蓝正平听见里头传出的动静,熄了火,走进卫生间,动作轻柔地给谭雪顺背,让她好受些。
  他能吃女人这碗饭自然有个人能耐在,他不像那些只会索取不懂回报的男人,在他眼里看来,对方既然花了钱在自己身上,那么他也自然要让对方享受到相应的服务,宾主尽欢才能有来有往嘛。
  在谭雪家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让对方舒舒服服地睡下了,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多。
  蓝正平没打算在这里过夜,他明天早上还得陪另一个女人逛街。
  其实这些女人心里都清楚他还有其他人,但知道归知道,也不能有持无恐地在一个女人面前公然展示另一个女人的存在,这样不给面子肯定是会后宫起火的。
  蓝正平从楼上下来,那辆奥迪Q7还在路边停着,他和谭雪的司机打声招呼后上了车。
  司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直接把蓝正平载回他家楼下。
  蓝正平住的地方在老城区,回去的路上得经一条小巷,汽车进不来。他下车后和司机道过谢,然后独自穿过小巷。
  这个钟数除了路口士多店有吃宵夜的人外,其他地方都已经杳无人烟。蓝正平快步地从巷子走过,走着走着,忽然间,他见到前面路灯下站了个人。
  原本他是不大在意的,可是随着走近,他看见那人浑身都包裹在一件黑色风衣底下,头上也带着黑色帽子,面部被翻起的衣领遮了大半。
  蓝正平心里有点发毛了,现在可是夏天,人人外出都穿短袖短裤的季节,这人竟然还包得这么严实,是不是有病啊!
  巷子不宽,街道大概只能容许两个成年人并肩走,这意味着蓝正平不可避免地要在那怪人面前走过。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蓝正平心里也打起鼓来。人在黑夜里行走本来就有所不安,这三更半夜又撞上个怪人,更是令人心里发慌。
  蓝正平咽了咽喉咙,他要回家就得经过那怪人身边,这么近的距离,万一对方真的是歹徒,那自己肯定防范不及。他有些迟疑,最后还有四五步距离时,他硬着头皮向对方打招呼道:“喂,兄弟,晚上睡不着出来思考人生吗?”
  那怪人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蓝正平听见他嘴里似乎叨念着什么,但太小声所以没能听清。
  蓝正平看他这反应,心想大概是个精神病吧。
  刚才的试探让蓝正平减轻了恐惧,只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发悚,他稍作迟疑后,甩甩头,心想自己一个大男人又有什么好瞻前顾后的,又不是女人。
  这么一想后他就整个人豁然开朗,放开胆子从那怪人面前走过。当他走到怪人正前方时,耳朵似乎从对方那喃喃不休的口中捕捉到一句——“mama……”
  妈妈?
  蓝正平也只是困惑不到一秒,就把问题抛之脑后,反正对方和他没关系。
  蓝正平很快地就从怪人面前走过,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这让已经走过去有一段距离的蓝正平终于松了口气,他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怪人站的地方。
  就这一眼让他整个人呆立在了原地。
  人呢?!
  才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原本站在路灯下的怪人就不见了!就算对方是往反方向走了,那么也该看到他的背影,更何况刚刚蓝正平压根没听见自己外的脚步声。
  陡然间,巨大的恐慌蔓延上他的心头,蓝正平只觉脊背发凉,他不敢再细想下去,赶紧转身,几乎是跑一样快步往家的方向走。
  【异梦】
  到家的瞬间,客厅里暖黄色的灯光驱散了黑暗带来的冷意与恐惧。
  蓝正平喘了口气,关门前看了眼昏暗的楼道,外头静悄悄,除了他家外楼层里的其他住户都大门紧闭。他带着几分狐疑与不确定再次扫了眼外头,并没有看见奇怪的东西,松口气之余心里自嘲自己方才屁大点事都紧张兮兮的。虽然他现在也没明白那人是怎么突然消失的,但人嘛,太注重细节就注定会活得很累。
  防盗门重新被关上,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里,它发出的动静显得格外大。
  蓝正平洗过澡,将满是酒气的衣物随手丢进洗衣机后就整个人扑倒在床上,他只能再睡六小时,早上八点半他就得出门前往刘晓君家,陪她去看新上映的电影,外加逛街扫货。他们约的时间是上午九点,但女人出门嘛,梳妆打扮总得花个半小时以上,约的是九点,可十点前能出门就已经不错了,尽管如此他也还是得准时,女人不会觉得出门晚了有什么不对,但作为陪同的男士没准时到达就绝对有过错。聊聊天也好,提提意见也好,反正就权当交流下感情。
  随着冷风从空调口吹出,原本闷热的房间渐渐变得凉快起来,蓝正平身上搭着张空调被,没多久便陷入梦乡。
  他这人没心没肺,所以睡眠质量向来很好,但今晚上,注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在黑暗中发酵。
  客厅墙上的挂钟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随着时针指向三,分针踏正十二,时间正式迈入凌晨三点。
  蓝正平呈大字形躺在床中央,鼻腔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睡得很沉,哪怕行雷闪电也吵不醒他。
  漆黑的室内,原本紧闭的房门忽然悄然无声地打开,露出一人宽的缝隙。
  不久,房门再度关上。
  一双金红色的兽瞳在黑暗中睁开,这只趁着夜色潜入人类家中的生物不急不慢地走到床边,用近乎贪婪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人类。
  被高危生物盯上,睡梦中的蓝正平本能地感到不安,眉头皱起,身体朝左翻了身微微蜷缩着身体,将腹部藏起,徒留个后脑勺和背部给那不明生物。
  脊骨因此弯曲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单薄的睡衣虽然有起到遮盖作用,但也很好的勾勒出那具骨肉匀称的躯体,裸露在外的肌肤因为冷气的缘故泛起几颗小疙瘩。
  来历不明的生物将此看在眼里,只觉口舌莫名的干渴起来。它仔细地将这副酮体的每寸肌肤都收归眼底,直到几道嫩红色的弯月状痕迹闯入它的视线。
  它突然感到无比恼怒,如同领土遭到侵犯一般,更是暗恨这几道痕迹破坏了肌肤的完整。
  ……
  蓝正平睡到半夜,发现身体越来越冷,最后实在忍受不了想去扯被子,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了。
  几番尝试失败后,原本睡得迷迷糊糊不知时日的意识也逐渐回笼。
  蓝正平感到不对劲,可脑子还没清醒过来,只是神情十分扭曲,仿佛正在做噩梦般。
  就在此时,他的脚掌触碰到一样冰凉粘稠的物体。
  自脚底传来的凉意让蓝正平打了个哆嗦,同时人也清醒了。
  可惜这时候清醒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想必大多数人都宁可装作什么都没发现。
  蓝正平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此时的状态,梦魇,俗称鬼压床。
  鬼压床并不可怕,按照现代医学解释,它不过是由生活压力引起的一种睡眠障碍疾病,可怕的是现在缠绕在他脚上的东西。
  那是什么?!
  蓝正平自欺欺人地试图以“白天随手丢在床上的衣物”为由去解释脚上的触觉,可不久,那东西就动了。
  它用实际行动敲碎了蓝正平的妄想,那仿佛是某种海洋生物触手一样的东西沿着他的小|腿蜿蜒而上,它的举动十分暧昧,尖细柔软的前端顺着蓝正平的腿部肌肉纹理上下滑动,像是在感受着这副肉体的美好般。可被它骚扰的人类显然并不享受,蓝正平浑身寒毛倒竖,头皮发麻,心底发虚别提有多慌了。他想睁开眼,又怕睁眼后会看见难以言喻的恐怖画面,矛盾又纠结,而身处黑暗中,双目又无法视,以至于剩余的感观就变得加倍敏感。
  那生物并不满足于停留在他的腿部,很快蓝正平就发现它开始爬上了他的大|腿,然后顺着裤管朝三角地带延伸过去。
  蓝正平的脑子瞬间炸了,不待他冒出些不健康的猜想,那生物就先一步将行动贯彻落实。柔软的触手钻进他的内|裤,缠上包裹在里头的软|肉。
  它先是捆住底下的双丸,然后用尖细的顶端去刺激暗红色的龟|头,它小心翼翼地撩动着沉睡中的**。
  蓝正平虽然睁不开眼也动不了,但人是清醒的,这生物的举动让他难堪,身体却又难以抵抗快|感带来的生理现象。
  他的**很快就充|血勃|起,原本半掩在包|皮下的龟|头也彻底袒露出来。
  那生物似乎为他的反应而感到高兴,它开始环住性|器,模仿着交|配的节奏上下套弄,触手内侧的吸盘此时也开始行动起来,它们吸在性|器的表面上,好像有无数张小|嘴在吮吸一样,所带来的快|感是人类正常性|爱中难以比拟的。
  蓝正平心底在无声的尖叫,他快被这快|感刺激疯了,他此时已经全然忘记刚才的恐惧,一心只沉溺在前端传回的快|感之中。他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嘴边不时溢出低沉的闷|哼,胸膛大幅度上下起伏,浑身的肌肉都绷紧,象牙色的皮肤上凝出滴滴汗珠。
  底下的动作骤然加快,快|感一浪接一浪,快了,快了!蓝正平感觉自己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可就在此时,触手尖细的前端突然扎进他的铃口“啊——!”
  蓝正平终于尖叫出声,整个人如脱水的鱼,拱起绷紧的腰,身下的床单被抓得凌|乱不堪。
  触手继续深入他的铃口,巨大的刺激下蓝正平终于挣脱了鬼压床的钳制,猛然睁眼,眼球满是红血丝,目呲欲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