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自知之明[娱乐圈] 作者:九夜狂言

字体:[ ]

 
文案:
叶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老爸是厉家家主的司机,叶棠12开始就搬进了厉家,一直恪己守礼,却还是对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厉家少爷厉明川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成年之后成为厉明川的助理,再到后来一同混迹光怪陆离的娱乐圈,两人的羁绊不减反增,兜兜转转许多年,叶棠别的没捞着,竟是混成了给厉大少暖床的。
叶棠一直没弄明白,他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没道理混到输的丢盔弃甲啊? 
于是他很有自知之明的决定抽身,谁知这一回厉明川却又不肯放手了。
 
屌炸天鬼畜攻X自强隐忍受
 
扫雷:没有错!这就是一篇新时代狗血老梗渣攻虐受而后追悔莫及娱乐圈酸爽文! 
娱乐圈背景,恶趣味有,洒狗血必须有,口味重,就是爱万年狗血梗谁也别拦我!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厉明川,叶棠 ┃ 配角: ┃ 其它:渣攻,隐忍受,先虐后宠
===================================
 
    第1章 楔子
    
    京郊湿地保护区临湖的别墅里,三楼主卧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的双眼被眼罩蒙着,空调被下四肢都被手铐锁在床柱上,时不时发出难耐的轻喘。
    厉明川走进卧室,坐在床边,掀开了男人身上的被子,不消仔细看,他也知道男人身上都被安上了些什么。
    厉明川的手指在男人大腿根部的内侧滑过,看到男人一阵难捱的轻颤。
    放在床头手机震动了很久,才被厉明川接起,“喂。”
    谭辰在电话里嚷道:“怎么回事啊川儿?我一大早电话就要被打爆了,你昨晚把叶棠带到哪去了?他人还好吧?”
    “是谁在问你他的去向?”厉明川质问道,手下的动作却没停止,若有似无的划过了床上男人的身体敏感处。
    男人低低呜咽一声,手指动了动,却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
    谭辰一阵吱唔,最后说道:“你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过,我有个哥们儿看上叶棠了吧?就是那个人,巨石的秦岩。人家对叶棠挺上心的,说昨天晚上带着叶棠出去,结果半途被你把人给带走了,怎么回事啊到底?”
    厉明川一把掐住了手下男人的要害,口上说道:“我记得我警告过你,叫你的朋友离他远点。”
    谭辰自知理亏,解释道:“是,我知道,我也和秦岩说过了,我发誓不是我介绍他们认识的!可人家自己搭上的关系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而且你这不前阵子也和叶棠掰了嘛,秦岩那边我也就没拦着,秦岩说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联系不上叶棠,挺着急的,托我来问问叶棠的下落。”
    “叶棠是在我这。”厉明川坦白说道。
    谭辰嗅出了异样,直接问道:“你没把叶棠怎么样吧?”
    厉明川看了看床上的男人,没有回答。
    谭辰换了种口吻,问道:“川儿,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还对叶棠有意思?”
    听厉明川始终沉默着,谭辰说道:“你听我句话,你如果真对叶棠有意思,那就好好对人家,要不然,就给他自由,叶棠和谁在一起你也别再管。”
    厉明川挂了电话。现在再说他要好好对待叶棠,恐怕已经晚了。
    厉明川仁慈的拿起电动开关,关上了男人体内那东西,接着掀开了男人的眼罩。
    “想清楚了么?我,还是那个秦岩?”
    叶棠浑身难受的快要发疯,他一直知道厉明川有些奇怪的性/癖,可从来没有这样胡来过,厉明川竟然将他锁在床上,开了一夜的电动道具!
    厉明川看到叶棠被揭去眼罩后,两眼早已被浸湿,氤氲着水汽,越发显得脆弱,心里那被压制了许久的欲/望就又被激发出来。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对叶棠的身体竟是这般渴望。
    叶棠动了动嘴,声音都有些哑了,“这样耍我,你觉得很有意思?”
    他实在想不出,厉明川为什么突然摆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架势,当初说最好再也不见的是他,现在扣住自己的也是他,可厉明川的意愿,他就一定要配合吗?以前他是真的放不下这个人,所以克制着自己的一切诉求,凡事以满足厉明川为先,他是真的贪心了,也付出了代价,现在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辙,放下一次已经足够痛,那种即便知道自己的最终下场,却还要时刻提着一颗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判出局的无力感,他再也不想经历。
    这场游戏,厉明川似乎还有兴趣再来一个回合,可他已经满盘皆输,没有再对局下去的实力了。
    厉明川摸了摸叶棠的脸,说道:“叶棠,我没有耍你,我是认真的,回到我身边,我们重新开始。”
    厉明川要的是一个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床伴,从开始到结束的周期完全由厉明川的兴致而定,全部规则由厉明川主导,这一点叶棠十分清楚。所谓重新开始,不过又是一段荒唐的肉/体关系而已。
    只是他不明白厉明川为什么又盯上了自己,其实除他以外,年轻懂事的男孩女孩还有很多,肯配合厉明川的也一定不在少数,也不是非他不可,又何必大费周章搞出这样一出闹剧?
    叶棠只当厉明川是脑子一热心血来潮,自然不会当真,只压着火气说道:“你先把我放开,我今天还有工作。”
    没有人喜欢被限制自由,叶棠被厉明川强行锁住了手脚,还在身上装了那般过分的道具,换了谁都不会有好脸色,若不是当下处于完全的劣势,他难保不会对厉明川动手。
    厉明川却道:“我已经给顾总去过电话了,说你要休一段时间病假,工作的事自有人帮你料理,你就不必CAO心了。”
    叶棠心里一惊,厉明川这是要干什么?一段时间?他难不成还想把自己这么关下去?
    有了这层顾虑,叶棠将自己的怒意收敛了几分,试图冷静下来,可厉明川却偏巧在这个时候打开了手中的摇控器,他身体的器物即刻以一个极缓慢却极刁钻的角度扭动起来。
    叶棠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牙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你保证,再也不去见秦岩,我要你答应我,回到我身边。”
    “你!”叶棠气结,厉明川无理取闹他早已见识过,只是这一次简直离谱太过,这算什么?威胁他吗?
    叶棠身体里的不适却越来越浓烈,但经历了一晚上的开发,体内也变的极为敏感,只一会的功夫,竟升起了些隐秘的快感。
    “叶棠,我有的是耐心,如果昨天一晚上你还没有想清楚,我可以等下去。”
    他虽然恨不得当下就把叶棠要了,却更加希望叶棠认清一个事实,就是除了回到自己身边,他别无其他选择。他还可以做的更狠绝,断了所有叶棠的退路,只是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给点小的惩戒就可以了。
    “如果我,不答应呢?”叶棠的声音已经有些破碎。
    “那我就把你关到你答应为止。”厉明川平静的说道。
    从昨晚得知叶棠有意要和秦岩交往开始,他就已经打定了这个念头,叶棠迟早会对他妥协,他对此深信不疑。
    叶棠体内的一点被猛的刺激到,强忍着嘴里的呻/吟,拱起了腰身,又重新坠回床上。
    叶棠实在不明白厉明川是了什么刺激,要这样在他身上玩着花样作弄他,只是身体里想要释放的欲/望越发强烈,可宣泄的出口被阻塞,那一点点累积起来的快感活生生成了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他难受的叫道:“放开我!放开!”
    厉明川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叶棠憋闷至极也懊丧至极,骂道:“你这个疯子!啊啊……”
    厉明川抿了嘴角,轻笑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喜欢上你。
    厉明川将电动开关调到了最高档,重新为叶棠戴上了眼罩,怕叶棠咬伤自己,又为他戴上了口枷,“你好好考虑清楚吧。”说罢,离开了房间。
    
    第2章 真人秀
    
    一年前。
    “真人秀?你觉得厉明川有必要去参加真人秀么?不去!”坐在黑色皮质沙发上的男人把手中的策划书往茶几随手上一扔,一脸嫌弃。
    他的背后,整整一面墙上挂着巨幅奢侈品牌的男士古龙水广告,镜头以俯瞰的视角拍摄,广告男主角慵懒的躺在浴缸中,被弄乱的衬衫与合身的西裤都被水浸湿,裹附在他肌理分明的身上,他的双腿极为修长,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被打湿的头发微微散落在额前,一双深刻的眼睛对着镜头释放着高频电压,明明是肆意张扬的性感,却给人一种不敢轻渎的质感。
    仔细看去,眉眼竟是和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如出一辙。
    厉明川的拒绝干脆而直接,顾彪抱着双臂靠坐在总监巨大的办公桌上,看着她的宝贝摇钱树,觉得有些头疼。
    的确,厉明川不需要靠参加真人秀刷人气吸粉,真人秀赚得多来钱快的优势,对于他也完全没有吸引力。奢侈品牌v近年来在亚洲市场疯狂砸钱,品牌代言人向来锁定圈内一线当红巨星,一张v画报几乎成了检验年度艺人人气的风向标,也是明星身价的象征,厉明川却得来豪不费功夫。
    不过顾彪向来不懂得什么叫知难而退,“明川,《撒丫子疯跑》的制片人是我的老朋友了,来拜托过我很多次,很希望你能去上他们节目,说只要你愿意去,他们完全配合你的档期,你的电影年底上档,这时候保持话题度对你没什么坏处,我已经答应了,一会叫小柴来,商量一下你的档期。”
    顾彪是厉明川现在的女老板,澄星传媒的总监,也是他之前的经纪人。
    顾彪女生男相,在圈子里混的开,两年前自己成立了工作室,把厉明川挖到了自己旗下来。
    厉明川虽然在荧幕形象上一直走的都是狂霸酷*拽的画风,但其实是个极念旧的,他从出道开始就是顾彪一手带起来的,顾彪自己开工作室的初期经历过一段挺艰难的时期,厉明川在那个时候毅然回绝了原经纪公司的续约意向,加入了顾彪的团队,帮助顾彪度过了最困难的垦荒期。
    厉明川19岁出道,两个人前前后后合作了小十年了,互相的脾性都摸得清楚,底线在哪里也都有共识,什么工作能接,什么工作绝对不能接,两人是有默契的,很少发生争执,这也厉明川愿意和顾彪共事的原因之一,但这一次却是个例外。
    厉明川起身,对女老板吐了两个字:“推掉。”
    顾彪额角抽了抽,看着历明川头也不回的走人,却是没有办法。
    厉明川拉开总监办公室大门,恰巧门外站着他的助理柴丙,迎面看到厉明川,柴丙下意识一个哆嗦。
    见厉明川没什么动作,柴丙挺直了腰板,“厉哥!顾总,我来了。”
    顾彪直奔主题:“你来的正好,我正和明川商量上节目的事,过来一块儿说吧。”
    柴丙察言观色,知道自己来的时机十分微妙,就在门口应道:“顾总,我刚和《撒丫子疯跑》导演组的人通过电话,他们说这次节目组是砸了血本,卡司阵容无比强大……厉哥,您这是要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